一下课,梁天成就被叫到了办公室,徐若涵气呼呼的将教科书摔在了办公桌上,摘下黑框眼镜,怒气横秋的说道:“我告诉你死流氓,你最好给我规矩点,不然赶紧滚出我的视线,我对你一再忍耐,你别得寸进尺!”

    “我怎么了?”梁天成看着发火的徐若涵,好奇的问道:“我怎么不规矩了,我怎么得寸进尺了?”

    “你还想狡辩,你在课堂上脑袋里想什么呢,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徐若涵站起身来,气急败坏的说道。

    “我想什么了?”

    梁天成玩味的一笑道:“就算我想什么了,这是我的事情,你管天管地还管我的思想了?”

    “你想什么我不管,但不要把我带入你的想象中!”徐若涵恼怒的指着梁天成说道。

    这女人还真是自恋,不过貌似她说的是那么回事,梁天成笑了笑,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是说,我把你带入到我的想象中去了?”

    “对啊,难道不是吗,看你那一脸猥琐的样子,就不是什么好鸟!”

    挺着胸脯,徐若涵硬气十足的说道。

    “我是不是好鸟你不要这么快的妄下结论嘛,知道试过了才知道!”

    眯了眯眼睛,梁天成毫无征兆的一把就将徐若涵搂在了怀里,一只手在她的腰肢上不停的摸索着。

    “你放开我臭流氓!”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徐若涵心头一晃,脸色突的一下染了一层红霞,双手不停的捶打在梁天成的身上,委屈的骂道。

    “别喊,你再喊我不介意当场办了你!”

    梁天成身体往前顶了一下,警告的说道。这个徐若涵总是找自己麻烦,不给她点颜色,他还真是没玩没了。

    被梁天成一顶,徐若涵也是明显感受到,小腹被一物撞了一下,顿时惊慌失措了起来,不敢再向刚才那般张扬了,小心翼翼的说道:“你别乱了,千万别乱来……”

    “对嘛,乖乖听话,女孩子不应该安静点嘛,这样多好,嗯,我就喜欢你身上柠檬香水的味道,好惬意的感觉!”

    梁天成看着安静下来的徐若涵,说话的声音也是柔和多了,深深吸了一口,神往的说道。

    “你到底要干什么,你千万别胡来,我,我是你的老师!”

    徐若涵注视着梁天成,心脏砰砰乱跳,紧张担忧的说道。

    “你一再说别胡乱,别乱来,不是说反话有意在提醒我让我乱来吧?”梁天成张开眼睛,质疑的看了看,伸出手指在徐若涵的脸颊上轻轻抚摸了一下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强来的!”

    梁天成走后,徐若涵便是虚弱的瘫软在了椅子上,现在她的想法就是离梁天成越远越好,最好别再见到他,他简直是一个死皮赖脸难缠的家伙。

    原本还抱着报复心理的徐若涵,现在一点这个想法都没有了,梁天成无耻到家了。

    想起刚才的情景她便是有些后怕,如果他真的冲动,那么自己该如何是好,一个弱女子能抵抗过他吗?可恨我一定得想个办法把他弄出去!

    “无忧哥你救救我爸吧!”

    一直到下午的时候,袁仁才此急冲冲的来到学校,直接找到了邵无忧,焦急的说道。

    “你爸怎么了?”

    邵无忧正在球场踢球,见到袁仁才风风火火的跑过来,一脚将球射飞,走了过去,皱了皱眉头,不悦的说道:“一个大男人哭什么,擦了眼泪!”

    “无忧哥我爸跟别人做生意,结果被坑了三十万,那人连货带钱都卷走了,现在找不到人,我把给告上法庭了,如果拿不出钱,可能就要进去了……”

    袁仁才将眼睛推了推,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一五一十的说道。

    对于袁仁才家的一些情况,邵无忧是知道的,邵无忧的妈妈瘫痪在家,生活基本都靠着他爸,现在一下被骗了三十万,恐怕还真是素手无策。

    不过对于从小就在经商的父亲邵峰的熏陶,耳濡目染下,邵无忧对待人情也看的比较淡薄,没有利益的事情,让他去做很难。

    “无忧哥你借,你借我三十万,我袁仁才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袁仁才看着邵无忧不言语,便捏了捏拳头,咬着牙齿认真的说道。

    “仁才你知道咱们的关系,说什么命不命的,以后别说这种话了,让人听了笑话咱们,不过你也知道我一下拿出三十万也是很费劲的,毕竟我家里管钱管的很严,你这样吧,我回头给我爸打个电话,跟他商量一下,你别急行不?”

    邵无忧斜眼瞟了一眼袁仁才,问难的说道。

    “无忧哥这次无论如何你都要帮我,如果我爸进去了,我,我妈妈……”袁仁才腾的一下跪在了地上,央求的说道。

    “仁才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我肯定不能看着你爸进去的,你放心吧,你先回家照看你妈妈去,我晚些时候给你信儿!”

    邵无忧急忙扶起了跪下去的袁仁才,安慰了他几句,送他离开,便是继续玩了一会球,但脑子里面不断思索着,这钱拿出去了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如果说好处是等这以后还钱,那邵无忧到是觉得没什么营养,虽然自己父亲邵峰确实把钱管的很严,但三十万他还是能拿的出来的,之所以没一口答应袁仁才,这是他跟他父亲耳濡目染学来的。

    唰!

    一脚射门,守门员扑了个空,皮球狠狠的射到了球门里,赢得一片欢呼。守门员也呵呵一笑,这收假摔是要有技术的,既得让人看出来自己全力以赴了,又不能扑到球,想想自己是不是能去好莱坞弄个角色演演了?

    一脚射门之后,邵无忧脑子灵光一动,就想到了如何在袁仁才那里得到利益,阴冷的一笑,走到球场边掏出了电话,给袁仁才打了过去:“仁才啊我和我爸说了,他非常支持我这么做,三十万块够不够,我把说了咱们是好兄弟,别说三十万,就三百万也不是问题,这样我在我爸那要了四十万,三十万还款身下的钱,让你爸在做点小生意,毕竟家里还有生病的阿姨需要照顾!”

    袁仁才听了邵无忧的电话,感激的五体投地,发誓要死心塌地的跟着邵无忧混,自己这条命就是他的了!

    几天之后,当袁仁才把钱送到自己父亲手里之后,那边的事情处理干净了,邵无忧才是找到袁仁才。

    辉腾车子里,邵无忧递给了袁仁才一根香烟,随后自己也点燃一支吸了一口,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沉思不语。

    “无忧哥我爸的事这次多谢你了,我袁仁才说过的话算数,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有什么事你说话!”

    袁仁才看着邵无忧,他知道邵无忧每当沉思的时候定然是有事要做,所以拍着胸脯一马当先的说道。

    “说什么呢,咱们的交情能拿那点钱衡量么,即便没这档子事我让你干点事你不做啊?”邵无忧扭过头,没好气的拍了一下袁仁才的脑袋说道。

    “是是是,你看我这嘴,瞎七八跑火车!”袁仁才歉意的笑了笑。

    “不过,确实有点事想让你去做,但这事有点棘手,我也在考虑应该不应该让你去做,可能做了这事后果……”

    邵无忧扭头询问的目光看着袁仁才,叹了一口气,摇头道:“还是算了,我不能坑你,你是我兄弟!”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