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成看的出来沈佳宜这妮子对自己还心存警惕,当然其中那尴尬也是必不可少的,毕竟自己那天晚上摸了她个通透,而且她还那般主动,自然见到自己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过用得着防贼似的吗?自己这样一个正直的人是不需要别人防备的,防备自己的都不是好人,是坏人!

    想想,梁天成有些后悔,那天晚上就应该把沈佳宜给办了,那样看她还防备不防备自己了,到时候会不会跟今天的状态皆然相反,媚态横生,娇羞的叫自己老公?

    不能在想了,骨头都酥了……

    梁天成已经来到大德几天的时间了,对于呆滞工作的事情,他心里很是不舒服,可是要怎么下手去查,甚至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原本以为到了大德组织上会给自己线索去查,可是一连续几天的时间,组织那边都没有动静,不由得让他有些苦恼……

    偌大个大德市,去找一个人形同于大海捞针!

    坐在雪佛兰车子里,孙晓晓叽叽喳喳的说着早上沈佳宜和自己的事情,梁天成也懒得去理会,心思完全都在想这次任务,当然还有叶千蝶为什么会突然来到大德市,难道真的是因为爱上自己,追逐爱的脚步而来了,他相信叶千蝶对自己的感情是真实的,不过另外一方面,也千蝶也不是那种被情感冲昏理智的人吧?

    这个女人有些摸不透彻!

    “喂,想什么呢,下车了!”贺彩皱了皱眉头,不悦的道。刚才一路上就听孙晓晓喋喋不休的说,早上在厨房见到梁天成和佳宜姐怎么怎么样的了,虽然贺彩有些不相信,毕竟佳宜姐可是大家闺秀,不是孙晓晓那种疯疯癫癫的女人,但是毕竟是孙晓晓亲眼所见,也不由得半信半疑了起来,所以对着梁天成就没有了好的态度!

    贺彩哼了哼,这个玩忽职守的死流氓,勾搭老师不说,竟然还勾搭佳宜姐,气死人了……

    孙晓晓唯恐天下不乱,指了指梁天成的背影,对着贺彩神秘兮兮的说道:“看到没有,理亏了,早上我可是亲眼见到的,这回你信了吧?”

    “他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呗,能勾搭上佳宜姐是他的本事,只要他当好我的保镖其他事情我不管,和我又没有关系,不过我得警告佳宜姐,梁天成不是什么好人,可不能让他欺负到了佳宜姐!”

    贺彩哼了哼,仰着头看着走进学校的梁天成,忿忿的说道。

    “是呀是呀,彩彩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我关顾着佩服兵哥哥这么能勾搭上佳宜姐了,倒没想到佳宜姐可能被他骗了挨欺负,我马上给佳宜姐打电话,告诉她,千万不能着了兵哥哥的道道!”

    孙晓晓盯着贺彩的表情,慧黠的笑了笑说道。

    “就你这没心没肺的能想到什么,人家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贺彩捏了捏孙晓晓的脸蛋,不放心的说道。

    邵无忧对梁天成可谓是恨之入骨了,不但在贺彩面前丢了人,而且还在佑天一面前丢了人,大德四少的之一的名头似乎没有那么响亮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该千刀的家伙,竟然把梁天成打自己巴掌的事情传了出去,而且更让他气愤的是这事传得都神了,说什么邵无忧当场跪在地上认错之类的……

    小不忍则乱大谋!

    邵无忧这样给自己安慰,自己对付不了梁天成,那么自己父亲自然会替自己报仇雪恨,但对于追求贺彩这事,他可不敢怠慢,自己喜欢贺彩是真的,另外一方面原因这也是自己父亲的命令,有自己父亲做*,他觉得底气足了很多!

    见到贺彩和孙晓晓从车库走了出来,邵无忧也是从他的白色辉腾当中快步的敢了过去,边走还不忘正了正衣领,笑着迎了过去说道:“彩彩这么巧,在这遇见你了!”

    “咯咯……”

    孙晓晓掩嘴笑了起来,也不说话,而是扭头看着贺彩。

    “巧吗,我倒认为咱们好有缘分啊,能在这见到?”

    贺彩嘴角微微上扬,喜气洋洋的说道。

    “对啊,多有缘分啊,能在这见到你,难道你不认为吗,彩彩既然咱们这么有缘,中午我请客如何?”

    邵无忧见到贺彩笑的这般灿烂,不免心神一荡,急忙顺水推舟的说道。

    “邵无忧你能在无耻点吗,这是学校车库,不是澳洲不是巴黎,你在这和我见面说巧,你早上吃了多少大蒜!”

    贺彩皱着眉头,收起笑脸,没好气的说道:“别跟个苍蝇似的好不好,像个男人一样活着!”

    “咯咯,彩彩姐,邵无忧不就是男人嘛?”

    看着邵无忧掩嘴笑了笑,孙晓晓一路小跑追了出去,拉着贺彩的手臂疑惑不解的问道。

    “你看还是晓晓眼睛好使,我本来就是男人嘛!”

    邵无忧对孙晓晓的话点头称赞,待到两人离开之后,他收起笑容,阴沉着说道:“臭娘们说我不像男人,等老子让你看看什么是男人!”

    既然我爸告诉我可以动用一些手段,那我也没有什么忌讳的了,生米煮成熟饭,这事我没少做!

    邵无忧阴森森的笑了笑,离开了车库。

    今天徐若涵穿了一件黑色的职业装,并且戴了一个黑框眼镜,这样的装扮无疑让班级不少牲口都是流了口水,那纯色的丝袜,五厘米的高跟,将她整个人衬托的高贵气质。

    梁天成自然也是男人,当然他不属于牲口范围,因为他倒是没有到达流口水的地步,但经过他胡思乱想了一阵之后,身体便有了本能的反应。

    看了看两腿之间,不由得唉声叹气,小兄弟别急,哥一定把你初哥的帽子摘掉,请放心这一点,我以我的人格担保!

    徐若涵对于这些眼光到是习以为常了,不过看了看梁天成不以为然的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微微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不悦,怎么难道自己一点魅力都没有?其他人上自己的课,特别是那些男同学哪个不是精神抖擞的,他可到好趴着睡觉?

    这其实是徐若涵误会梁天成了,他正和自己的小兄弟语言交流呢!

    “梁天成你把这道题回答一下!”

    徐若涵站在讲台上,大声的道。

    “啊?不会!”

    梁天成抬头来,理直气壮的说道。连题都不知道是哪个,还怎么答。

    “你懂不懂得尊师重道,回答问题站起来这个道理都不知道,这是对人起码的尊重吧?”

    徐若涵推了推黑框眼镜,瞪着梁天成忿忿的道。

    “我站不起来!”摇了摇头,梁天成有些委屈的说道。

    “你怎么就站不起来,你是腿脚不好使?你给我站起来!”

    徐若涵一拍讲台桌,愠怒的大声说道。

    “我真站不起来!”

    “你不站起来,就出去到外面给我站着!”

    “好吧,这是你让我站起来的!”梁天成有些无奈的说道。随后就缓缓的站了起来。

    起初徐若涵还没明白梁天成为为什么说站不起来,以为是他和自己作对,可是当他站起来的时候,便是发现有些不对,男性特征非常的明显,不由得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尴尬的说道:“坐……坐下吧!”

    “我就说嘛,站不起来,非让我站!”

    梁天成看到徐若涵泛红的脸颊,嘿嘿一笑,坐了下去。

    这个梁天成简直无耻到家了,脑袋里在想什么,竟然,竟然在课堂上有反应了,气死我了,徐若涵不傻,她能擦测到,一定是这个死流氓把自己当成幻想对象了!

    不过奈何没有证据,徐若涵也是没有办法,想到此处又狠狠的瞪了梁天成一眼,才肯罢休,不过那发烫的脸颊,久久在大家的注视下渐渐恢复过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