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我欠你一条命,我罗斯记得,愿上帝保佑你!”

    罗斯果断的上了轿车,一脚油门便射了出去,这个叶千蝶是个惹不起的女人,和月光一样,是美到让人想要靠近,又不敢接触的女人!

    “好了,散场了,各回各家吧!”

    瞟了一眼叶千蝶,梁天成揉了揉还有些疼痛的腹部,无所谓的摊了摊手,的转头就向着别墅走去。

    “阎,难道你真的没爱过我?”

    叶千蝶深情的望着梁天成的背影,颤抖着嘴唇道,此时的叶千蝶不是世界排行第一的枪王,也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她只是一个渴望爱情的妙龄少女!

    “你既然知道答案还要问,难道你不觉得愚昧,爱上我没有任何好处,只会遍体鳞伤!”梁天成转过头来,看着这个身材样貌都无可挑剔女人,无情的摇了摇头说道。

    “难道就没有人能取代月光在你心中的地位?”

    叶千蝶咬了咬微微泛白的嘴唇,如同喃喃自语一般的说道:“如果没有月光,你会不会爱上我?”

    “你别做傻事,我和你的事与月光无关!”

    梁天成大大喝了一声,他知道叶千蝶要做什么。

    “哈哈,果然在你心中只有月光,放心吧阎我那么爱你怎么舍得让你伤心,而且那个女人我没有把握战胜她!”

    叶千蝶自嘲的笑了笑,抚了抚随风飘飞的乌发,在寂静的公路上,整个人显得格外萧条。

    “你知道最好!”

    梁天成冷冷一哼,旋即挥了挥手于心不忍的说道:“你是可以找到你的爱,而你的爱不在我这,我不属于我自己,这个你心里十分的清楚!”

    “如果你想你自己属于你自己,我随时可以帮你做到……”叶千蝶看着梁天成那宽阔的臂膀多上依靠上去,他一定很温暖,旋即摇了摇头,挥去自己多次在梦中出现的场景,淡淡的说道:“阎你来大德市是为了什么?”

    “我不说你也想必你也知道,过来享福保护美女!”梁天成笑呵呵的说道。

    “嗯我知道的……阎,如果你说句我爱你,我帮你达成所愿,完成这次任务!“叶千蝶的看着梁天成,央求一般的说道。

    “不,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还是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吧!”

    梁天成心里一怔,摇了摇头,转身大步离开。他知道叶千蝶知道了自己来大德的真正目的……

    面对梁天成的冷酷无情,叶千蝶并没有感觉愤恨,反而能与他有这样多的对话交流很是欣慰,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她爱他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了!

    “我属于你,永远都属于你,我不会离开你!”叶千蝶此时就是一个痴恋的少女,站在原地直到梁天成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当中,才是转身离开。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沈佳宜贺彩孙晓晓三位别墅女主人都在,见到梁天成回来,孙晓晓便是光着脚丫子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跑过去关心的说道:“兵哥哥你没事吧,又是绑匪?”

    此时沈佳宜也是站起了身子,想要走过去询问一下,毕竟贺彩和孙晓晓回来的时候已经说了,梁天成半路下车遇到有人跟踪他去解决了,心里也是有些担心,不过想起来昨天梁天成对自己动手动脚的事情,她便是有些犹豫了,还是有些无法面对他。

    贺彩也想跟着孙晓晓一样跑过去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见到梁天成平安无事,便哼了一声,下了沙发穿上了兔宝宝的拖鞋,走向了二楼,冷冷的说了一句:“没事就感觉睡觉吧,这么晚回来,我们都困死了!”

    “不是劫匪是老朋友过来看看我,他们长得太丑我担心吓到你们,所以让你们先回来!”

    梁天成嘿嘿一笑的说道,瞟了一眼贺彩的大长腿,便是很享受的盯着孙晓晓那丰腴的领口吞了吞口水。

    “奥,是这样,吓死我们了……唔……不对……”孙晓晓说道一半,急忙捂住了嘴巴,小心翼翼的转头看了看楼梯方向,看到贺彩已经上了二楼才是笑嘻嘻吐了吐舌头的说道:“是担心死我了,可没彩彩姐的事啊……那个佳宜姐你怎么不说话,你刚才不是也要出去看看兵哥哥的嘛?”

    “啊?我?我出去干什么,他都说了老朋友来了,没事了赶紧睡觉吧,都这么晚了,明天你还要上课的!”

    沈佳宜没想到孙晓晓一下就将话题转到了自己身上,微微一愣,脸颊有些泛红抚了抚耳鬓的乌发,白了孙晓晓一眼,催促的说道。

    “知道啦,知道啦,我这就睡觉了,兵哥哥明天见!”孙晓晓慧黠的笑了笑,对着梁天成挥了挥手,就跑向了二楼,蹬蹬蹬几下就没了影儿。

    顿时屋子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凝滞,沈佳宜略显尴尬,拉了拉裙摆,向着厨房走去,期期艾艾的说道:“还没吃饭吧,我给你留了饭在厨房,我去帮你热一热!”

    “不用了,我生冷不忌的胃口好着呢,你早点休息吧!”梁天成打量着身穿着一身得体灰色长裙,将身材包裹的凹凸有致的沈佳宜,忙不迭的摆手说道,这妮子娶回家当媳妇绝对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女人,想到此处就不由得多瞄了几眼那扭动的腰肢,圆润,丰翘啊,要死了……

    梁天成急忙收回自己的视线,向着厨房走去,将背影留给沈佳宜,不然她看到自己的窘迫了,小家伙太不争气了……

    “那,那好吧,你也早点休息!”

    沈佳宜吞吞吐吐的说了一句,便转身快步的上了二楼,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了睡衣,却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昨天晚上的事情,摸了摸发烫的脸颊,暗自啐了一口,懊恼的翻了个身子,将修长的双腿用力夹了夹……

    第二天一早,梁天成早早出门跑了一圈,又有心到早市晃荡了一次,没见到徐若涵有些意兴阑珊,这妮子不在学校的时候确实不像个老师。

    回到别墅,刚打开门就听到厨房有叮叮当当的切菜声,梁天成知道这是沈佳宜起来在做早饭!

    “早上好,要帮忙吗?”

    梁天成走到出门门口,一脸无邪的笑着,盯着身穿着蓝色半袖下身是一件灰色粗布裤,脚下穿着一双人字拖鞋,露出了豆蔻一般上面涂着油彩的脚趾甲,不禁有种冲动,想上去摸一把,没想到沈佳宜的脚生的这样美丽?

    咦,难道自己有恋脚癖?

    “啊?”

    正在聚精会神做饭的沈佳宜听到有声音,不由得吓了一跳,看到门口站着梁天成脸色突的一下泛红了起来,摸了摸秀发,尴尬的说道:“不用了,你稍等一会,饭马上就好了!”

    “没事的,我在部队是炊事班的,做饭我拿手,来,我帮你!”梁天成笑道,直径走进了厨房,要抢过沈佳宜手中的菜刀,帮着她切菜。

    “不用,真不用的!”沈佳宜有些慌神,娇嗔的说道,握着菜刀的手一直不放开。

    “你看都在一起住了,客气什么,我也不能白吃是不是,多少参加一下劳动嘛!”

    梁天成诚恳的说道。

    “啊!”

    沈佳宜正要措辞婉拒梁天成的时候,忽然菜刀的刀锋就割破了手指,使得她惊呼一声,急忙一手抓住了割破的手指!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

    梁天成将菜刀放在砧板上,连连道歉,抓住了沈佳宜的手不由分说一下放到了自己的嘴里吮吸了起来。

    “你……”

    沈佳宜面若桃花,怔怔出神的看着梁天成,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心脏砰砰的乱跳了起来,他竟然把自己的手指头放到了他的嘴里?

    “没事了,唾液有消毒的功效的!”梁天成看了看沈佳宜割破的手指,点头理所当然的说道。

    “可是,家里有创可贴和消毒水……”

    沈佳宜反应过来,瞪着梁天成有些气恼的说道,这分明是在占自己的便宜嘛,这个臭流氓,占自己便宜还占上瘾了?

    “嘘,那东西不管用,我这唾液可是消炎利药啊,咦,还再出血!”梁天成认真的说了一句,将头再度埋了下去,把沈佳宜的手指头再度的放在了自己的嘴里,吮吸了起来。

    “你……”

    沈佳宜恼羞成怒,跺了跺脚,刚要阻止梁天成,却听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的孙晓晓,捂了捂嘴巴,随后拿着一只青葱的小手指着两人,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问道:“你们这是……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我梦游呢,什么都没看到!”

    说完就打了一个哈欠,将双臂伸直木讷的看了看两人,扭头向外走去,这个兵哥哥还真是厉害,才来几天就把佳宜姐拿下了,可就算是拿下,也不用这么着急吧,一大早上的就把拉着佳宜姐的手指头亲……

    “孙晓晓你给我回来,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沈佳宜瞪着美眸,脸蛋上一片红霞委屈之极,忿忿的大声说道。

    “啊,我说梦话呢,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孙晓晓回过头来,摇头否认道。

    “气死我了,真是的!”

    沈佳宜瞪了梁天成一眼,便走出了厨房,在孙晓晓的脸蛋上掐了一把,佯怒道:“你这小脑袋瓜里面整天想的都是什么乌七八糟的,赶紧的,去换衣服,一个大姑娘穿着睡衣满屋跑,也不知道家里有个男人注意点?”

    梁天成倒是不以为然,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自己可是好心啊,他懒得去解释,郑世华不是有首歌是那么唱得吗,当别人误解我的时候,我总是沉默,沉默对我来说其实是一种反驳……

    那手指头还真是滑嫩香甜可口呀!

    看着沈佳宜婀娜的身姿,梁天成喃喃自语着。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