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市郊的无人公路上,梁天成一人站在中央,显得有些顾影自怜,不过那是他自己伤春悲秋,任何有眼力的人都不敢小觑面前这位少年!

    他并没有真正的踏足江湖,但江湖一直有着他的传说,他不是一个杀手,却抢了杀手的饭碗,他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却是一个真正意义的国之利刃!

    战地阎王,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称号,寻常人难以把这个称号和他联系起来,而他对这个称号也只是淡然一笑,不屑一顾!

    黑色轿车缓缓的驶了过来,停靠在了梁天成不远处,车上走下来四个人,各个身穿皮衣皮裤,为首碧眼金发身材雄壮的男子,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展开双臂走到离梁天成几步的位置停了下来,用着一口标准的华夏语笑道:“我亲爱的阎,能再次见到你很高兴!”

    “抱歉,我却没有什么兴趣和你见面,反而我觉得这是一件很苦恼的事情!”

    梁天成笑了笑,摇头说道。

    “哦,阎,上帝可鉴,我真的是很想念你我的老朋友,用你们华夏国的话说,多一个朋友多一个出路,难道你身为华夏人这个都不懂吗,还用我这个外来的和尚去教你?”

    碧眼金发的罗斯耸了耸肩撇嘴说道。

    “我们华夏有句歌谣你不知道听没听过?”梁天成深处一根手指摇了摇,挑着眉头说道。

    “洗耳恭听,我对华夏文明很感兴趣!”

    碧眼金发的罗斯点了点头,说道。

    “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等待他的是猎枪!”梁天成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支烟,点燃吸了一口,眯着眼睛说道。

    “这个我回去一定要去听一听!”罗斯思考了一阵,点头说道。

    “你还想回去?”梁天成眯着眼睛说道。

    “不然怎么样,上帝还等待我去祷告,我这样忠实的信徒有神的庇护,他还不想让我去见他!”罗斯笑了笑,随后板起脸孔认真的说道:“你知道的阎,我并不想和你成为对手,我希望我们像上次见面那样,即便成不了朋友,至少别拳脚相见,这次来我是带你回去,你知道的,月光不见了,她背叛了组织,而她的行踪想必也只有你知道吧?我亲爱的阎,别让我为难,跟我走,我保证你毫发无损!”

    “月光?”

    梁天成喃喃自语,思绪飘飞,又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那是一个让他不能忘怀的女子,穷极一生都要厮守的女子……

    月光你在哪?完成这次任务我就去找你!

    “亲爱的阎你不会告诉我你把你的女人弄丢了吧?”罗斯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问道。

    “动手吧,我晚饭还没吃,很赶时间!”

    梁天成苦笑的摇了摇头,双眼之中便是射出了凌厉的寒芒,冷冷的说道。

    “亲爱的阎你知道的其实我真不想这样,不过很抱歉……上,干了他!”罗斯遗憾的摇了摇头,粗大的手臂一挥,冷冷一哼,身后的三个人跟着他一起冲了上去。

    四人如同饿狼一般各个面相严肃,面对梁天成他们不得不谨慎对待,战地阎王这个称号不是随便谁都能得的!

    梁天成捏了捏拳头,面对这四人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在战场上开玩笑,就等于放弃自己的性命!

    “吼!”

    梁天成微微退后了一步,随后后腿猛的一瞪,如同一只箭矢射向了罗斯为首的四人!

    砰砰砰!

    四人包夹,梁天成一人被围在其中,近身战不即便是他最擅长的,但对方想要解决自己也不是那么轻轻松松的。

    砰!

    抓住时机,梁天成拳头便是毫不犹豫的狠狠对着一个人砸了出去,那人顿时痛苦不堪,头晕目眩。

    一列趔趄之间,梁天成便再次对他发起进攻,一只手迅速的伸展了出去,抓到了对方的喉骨,那人眼中立刻闪现出一声的惊恐,想要反抗但已然是来不及。

    咔嚓!

    对方的喉骨被梁天成果断捏断了,片刻整个人便是没有了一点生息,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

    “该死!”

    罗斯咬了咬牙齿,见到同伴毙命,手上青筋暴突,奔着梁天成的后脑就挥了出去。

    唰!

    梁天成只感觉到一阵劲风吹过,如同灵猫一样的弹跳开了,不过因为面前还要对付两人,所以这一躲避显得有些缓滞,罗斯的拳头只是擦到了他的耳边。

    但即便是这样梁天成也感觉都耳朵嗡嗡作响,罗斯不是一般的人!

    砰!

    一击不中,罗斯便是顺势横扫,将粗壮的手臂砸在了梁天成的脑袋上,瞬间他觉得头晕目眩,有些站不稳脚步,紧接着就是一阵腹痛,其中一个包夹梁天成的黑人将梁天成打出了几步开外,一口咸腥涌了上来,不过却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罗斯战地阎王也不过如此,没有你说的那样夸张,你太小心谨慎了!”刚才击中梁天成腹部的黑人嘲讽的大笑了起来,用英语说了一句,旋即便趁胜追击,一个箭步向着梁天成射了出去。

    “该死,黑鬼,不要去!”

    罗斯大吼一声,想要叫住黑人,却已经为时过晚,他见过战地阎王的厉害,并非听他人所说,所以他最清楚梁天成的实力!

    “找死!”

    梁天成眼睛杀意盎然,阴冷的说道。

    砰!

    刚才还活生生的黑人,在短短片刻的时间,和梁天成交手了几个回合,便是重重的栽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瞪着不可思议的眼睛似乎要寻找答案,可是一切终究是没有意义的了!

    罗斯带来三人,现在已经倒下去两人,剩下一名女子亲眼见证了战地阎王并非浪得虚名,这位大韩的女子神色凝重,一伸手便是将腰间的黑色手枪掏了出来,对着梁天成疯狂的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突兀的枪声,突然使得女子身体微微一怔,旋即扭过头,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女人,咬了摇牙,想要抬起手中的枪射击,可是还没等抬起来手臂,她便是第三个栽倒在了地上,后脑一个手指甲大小的洞,汨汨的流淌着血液!

    梁天成眯了眯眼睛,看了看来人,嘴角不由得发出一声苦笑,轻轻的摇了摇头,对着罗斯无奈的说道:“快走吧,再不走即便我想让你走,咱们的枪王也不会同意了!”

    “叶千蝶……”

    罗斯不敢相信的吐出了三个字,如果面对梁天成他还有些勇气的话,那么面对叶千蝶他则是没有一点勇气了,世界杀手排行第一的枪王叶千蝶,自己的功夫还没有练到能躲避过她无处不在的子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