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你要和我动手?”

    梁天成走了两步,听到后面邵无忧的叫嚣,站住转过身子,皱着眉头,双眼之中散发出了一股寒芒疑问道。

    “我……”

    邵无忧整个身体一滞,原本那股暴戾的气焰一下就被梁天成眼中散发出来的寒芒给震慑住了,大脑瞬间就清醒了过来,此时退也不是进也不是,站在原地十分尴尬,身子不住的颤抖着。

    啪!

    梁天成走过去,伸出手一个嘴巴就扇了过去,狠狠的打在了邵无忧的脸上,阴沉的说道:“看来刚才给你的警告还不够,如果在挑战我的忍耐,就不是一巴掌的事了!”

    梁天成老子要弄死你,你等着我爸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梁天成远去的背影,邵无忧站在原地将拳头捏的嘎嘣作响,目光凶狠的注视着他,还从来没有人这样打过自己,半边脸都火辣辣的疼,然而当着这么多人打自己,特别是在佑天一面前,更是觉得这一巴掌是在侮辱自己!

    “无忧哥……”袁仁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欲言又止,其实他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骂梁天成还是安慰邵无忧?

    “走!”邵无忧从牙缝当中挤出了一个字,便是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出去。

    “我叉了,无忧这不是你性格啊,就这么被打了不敢吱声?”坐在草地上,佑天一冷嘲热讽的说了一句,虽同为大德四少,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是很好,都是尔虞我诈,想要把对方挤兑下去,见到邵无忧被打不敢吱声,他也是知道,这个邵无忧肯定和梁天成结过梁子!

    想想自己有想想邵无忧自己幸运多了,一尊瘟神啊,能交朋友尽量别整僵了!

    “哼,你牛叉,你牛叉咋不敢让他捡球?”邵无忧顿足,转过身瞪了一眼鄙视的说了一句,再度大步而走。

    “呃……我……”

    佑天一哑口无言,自知心虚,索性摇了摇头也不去理会邵无忧。

    下课晚课,梁天成出了校门坐进了雪佛兰里,便是感觉车内的气氛有些不对,贺彩这妮子谁惹她了,跟谁欠她钱似的,想起下午的时候她还瞪了自己几眼,不是自己哪没做对,又得罪这贺大千金了吧?

    孙晓晓也是一副爱莫能助的的无辜表情,可怜巴巴的看了看梁天成,唉声叹气,欲言又止,咬了咬嘴唇便是将头扭到车窗一面,用一根手指在玻璃窗上画着圈圈……

    既然两个妮子都不言语,那自己也难得清闲,抱着肩膀便是闭起了眼睛,舒舒服服的躺在了后排椅子上!

    贺彩从后视镜看了看悠哉的梁天成,哼了哼,启动了车子急速的驶出了一百米突兀的一脚刹车,便将车胎一下暴死了。

    “哎呀,彩彩,你怎么了,差点把我美丽的额头撞破了!”犹豫惯性孙晓晓的身体向前一幢,额头撞到了车窗一侧,她呲牙咧嘴的揉着脑袋,不满的看着贺彩说道:“你是想让我毁容嫁不出去嘛!”

    贺彩扭头看了看已然纹丝不动,躺在后排椅子上好像早有准备的梁天成,便是呼吸加重了起来,对着孙晓晓说道:“嫁不出去姐收了你!”

    “才不要,我是喜欢帅哥的!”孙晓晓嘟了嘟嘴巴,有些委屈,随后看了看贺彩满脸不悦的表情,又看了看后排的梁天成埋怨的说道:“兵哥哥都怪你,我嫁不出去你可要负责的!”

    “怪我,他踩得刹车好吧?”

    梁天成坐了起来,疑惑不解。

    “就怪你就怪你,如果你不和徐老师打情骂俏的,彩彩会生气,会踩急刹车,她不急刹车我的头就不会撞到车上了,也不会毁容,也就能嫁出去了!”

    孙晓晓不依不饶,据理力争针对梁天成的说道。

    “下车!”贺彩突兀的吼了一嗓子。

    “对,下车,哎呀我的脑袋呀,疼死我了!”孙晓晓揉着脑袋,对着梁天成的大声说道。

    “我是让你下车!”贺彩嗔怒的瞪了一眼孙晓晓说道。

    “啊,我下车?我是受害者,我下什么车,这外面乌七八黑的我一个小女子下车了,会遭狼的!”孙晓晓惊讶的看着贺彩,不解的说道。

    “你在胡说你就下车!”贺彩挽耳鬓的发丝,从后视镜里瞟了一眼说道:“你和谁打情骂俏我不管,但你不能在工作时间泡妞吧,我爸爸把你找来不是让你泡妞的,这点你必须要明白,而且我警告你和徐老师的事最好别闹出什么风声来,老师和学生你知道的闹出事来,我都跟着丢脸!”

    “对,彩彩都跟着吃醋!”孙晓晓瞪了梁天成一眼说道。

    “什么?”贺彩皱着眉头愠怒道。

    “啊,彩彩都跟着丢脸!”孙晓晓张了张嘴巴,急忙改口道。

    “你们说我跟徐若涵打情骂俏?”

    梁天成惊奇的看着贺彩和孙晓晓问道。

    “啊!”孙晓晓点了点头。

    “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跟徐若涵打情骂俏了?”梁天成有些迷惑的说道。如果有这事自己会忘,自己还巴不得真有这事呢,那成熟的女人,圈圈叉叉肯定带劲儿,一想到成熟的女人,他便是想起了沈佳宜那妞,昨晚好像有点心软了,如果趁着她药效发作的时候……哎,自己还是太正直了,没办法的!

    “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哼哼,还想瞒着我们,我和彩彩中午去警局好心好意去接你,没想到看到你和徐老师……哼哼,原本我还想你有资格做彩彩白马预备役,可现在没多大希望了!”

    孙晓晓反驳了一句,旋即摇了摇头,叹息的说道。

    “白马,哼,我看他是马,种马的马!”冷冷一哼,贺彩鄙夷的说道。

    “停车!”

    梁天成余光扫了一眼倒车镜,突然的说道。

    “干嘛,觉得自己做的不对了,理亏了,不好意思了,你还有脸皮薄的时候,稀奇啊,哼,你让我停我就停多没面子,我偏不停?”

    贺彩较真的说道,不但没停反而车速更快了起来。

    “停车!”

    梁天成收起了嬉皮笑脸的作态,转而严肃认真的的态度,阴沉的说道。

    贺彩也是被这声给吓到了一样,本能的就踩了刹车,不悦的说道:“快滚!”

    梁天成打开车门便是走了下去,并对着贺彩认真的说道:“直接开车,赶紧回别墅,听到没有?”

    “你让我回我偏不回,一会我就飙车去,你是我什么人啊管着我,哼!”贺彩哼了哼,眉飞色舞的说道。

    “对方来头不小,我没时间照看你们,快开车,回别墅!”梁天成眯着眼睛,毋庸置疑的说道,不给人任何反驳的余地!

    “那,那,你自己注意!”贺彩扫了一眼倒车镜,忽然一惊,果然后面跟上来一辆黑色无牌子的车子,知道梁天成不是开玩笑,便是有期期艾艾的说了一句,旋即脸色微微泛红了起来,为了掩饰尴尬连忙启动了车子,向着市郊别墅而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