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氏集团顶楼一间装修考究的房间内,邵无忧站在巨大的沉船木办公桌前面,低头不语,手心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紧张的不行。

    办公桌后面的男人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看邵无忧,便是对其挥了挥手无奈的说道:“坐吧,你也不小了,让我省点心不行吗,贝万松去学校持枪伤人这人其实并没多大事,但我担心他被抓进去将咱家一些见不得人的生意给抖落出来,那样后果你知道吗?”

    “爸,我没想到那么多!”邵无忧依旧低着头,喃喃的说道:“我错了爸!”

    “行了,你也不小了,有些事我觉得你可以去面对的,毕竟以后这邵氏可都要你去掌管的,你爹我还能干几年?”

    国字脸的中年男子,邵无忧的父亲邵峰摆了摆手,想了想说道:“你放心吧,贝万松跟了我多年,我想他不至于把你供出来的,这点我相信,我就怕警局使用手段,借此事情来调查公司的其他生意!”

    “爸要不要找人把贝万松做掉,反正他现在医院?”

    邵无忧忽然抬头看着自己父亲说道。

    “胡闹,这事绝对不能这样去做,现在这案子你还闲不大,如果做了贝万松那警局顺藤摸瓜如果抓到咱们的小辫子,到时候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邵峰瞪了邵无忧一眼,手指头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击了几下,便是说道:“现在也只能稳住贝万松了,一会我去医院和他交代交代!”

    “哦,知道了!”

    “还有那个梁天成你就不要去招惹了!”邵峰抚了抚额头说道。

    “那这事就这么算了,他欺负我,而且还把贝万松弄到局子里去了,这些都算了?”邵无忧捏了捏拳头,抬头跟着自己父亲有一丝倔强的说道。

    “这事不用去管了,那小子既然能收拾了贝万松一定就不是简单的角色,这事交给我吧,你安心上学就是了,欺负邵家的人还能有好果子吃?还有贺国强女儿那边你追的怎么样了?看你那样子就知道没戏,有时候可以使用一些手段嘛!”

    邵峰叹了口气,不想再见到这样不争气的儿子,挥了挥手说道:“到学校去吧!”

    “我知道了爸!”

    邵无忧点了点头,便走出了办公室,心里暗道,可以用手段,是不是可以生米煮成熟饭?

    有了邵峰的支持,邵无忧似乎胆子更大了起来!

    梁天成知道这次事件的幕后主使者是邵无忧,没想到这家伙还有点*,原本一位就是一个花花公子,不过管他多大*,自己不发威还真拿自己当病猫了?

    他觉得应该给邵无忧一些警告,不然自己都觉得自己委屈了!

    下午上课的时候梁天成才是赶到学校,毕竟自己口袋里没有钱,在警局门口徐若涵追了自己一阵子,无果,就打车抛弃了自己,还得自己走路回来的,这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所以他决定要跟组织申请津贴,自己好像好久都没开支了!

    徐若涵你这狠心的娘们,老子要圈圈完了你在叉叉你,一万遍!

    呃,那不得让她舒服死嘛?

    梁天成想了想不划算不划算啊,还是让徐若涵来圈圈完了在叉叉自己吧,自己不舒服……累死啊,一万遍啊!

    正在梁天成思索着,一个足球又飞了过来,而这次却没有早上那球力道那么猛,滚到了他脚下,显然是一脚踢偏了,滚了过来。

    “无忧你让那小子把球踢回来!”

    佑天一抬头,刚要叫嚣喊把球捡过来,见到是梁天成便是将话咽回了肚子,转而扬了扬头对着邵无忧说道。

    “叉了,天一哥你啥时候这么熊了,在大德招呼一声不是小弟屁颠屁颠的给你捡球……”邵无忧鄙视的看了一眼佑天一,转头就要喊,看到梁天成便是一个错愕,犹豫了一番,转过头吞吞吐吐的说道:“你喊吧,我有点累,喊不动了!”

    “还七八说我完犊子,我看你才完犊子,一个球你就喊一下呗,你累我不累啊!”佑天一见邵无忧不上套,便是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不写的说道。这事,自己可不好去让梁天成捡球,毕竟今天上午的事情,已经足够让他震撼了,还侥幸没和梁天成对付起来呢,这次说什么也不往枪口上撞了。

    “那成,那就不玩了!”邵无忧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挥了挥手说道。

    “玩一会呗,不玩干什么,不就一个球嘛,我来捡!”

    梁天成带着求跑了过来,在靠近众人的时候,便是凌空飞脚,皮球急速的旋转了起来,奔着邵无忧的脑袋就飞了出去。

    砰!

    邵无忧哪有那么激灵,刚听到梁天成的话,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皮球一下撞到了脑袋上,一下子就栽在了地上,头晕目眩眼冒金星。

    “无忧哥!”袁仁才在一旁见到邵无忧被皮球打中,便急忙跑过去嘘寒问暖的说道:“你没事吧?”

    什么情况?

    佑天一眯了眯眼睛,看样子这个邵无忧和梁天成有仇恨啊,不然怎么直接奔着他来了!

    “天一哥!”

    佑天一身边的小弟,招呼了一声,意思是要不要动手。

    佑天一没有言语只是摇了摇头,傻十三啊,没见到上午那事,人家带枪过来都不是手,自己胳膊别大腿,吃饱了撑得!

    而且跟邵无忧远远没到达哥们的关系,他死活跟自己没关系,顺水人情是能做,但小马拉大车,力不从心,甚至殃及鱼池的事,他做不来!

    “这只是一个警告,如果有下次,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梁天成注视着被扶起来的邵无忧,冷冷的说了一句,旋即便是转身而走。

    “梁天成老子和你拼了!”

    邵无忧的拳头狠狠的在草地上砸了一下,随后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向着梁天成扑了过去,凶狠的骂道。邵无忧虽然对梁天成心有余悸,不过此时在佑天一跟前丢了面子,毕竟同为大德四少嘛,谁都不想被谁比下去,顿时觉得委屈之极,脑袋里充满了怒意,失去了理智。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