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对我做什么,我是直男……”梁天成被李队长拉到办公室之后,便是抱着肩膀,楚楚可怜的看着李队长,无辜的说道。

    “阎你就别装了,这里没有别人,你是阎王,战地阎王我的队长!”

    李队长激动的跟个孩子一样,上去握住了梁天成的手,眼圈当中泛着泪花说道。

    梁天成摇了摇头,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劲儿呢,摆脱了他的手,坐在了沙发上,淡淡的说道:“你怎么来地方了?在部队这么快就退役了?”

    “阎你终于承认了!”

    李队长仿佛又看到了那个身穿着一身迷彩,器宇轩昂的男人,对着梁天成立正啪的甩出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队长好!”

    战友之间的的轻易是难遇用语言表达出来的,只有真正的军人,真正出生入死的人才会知道那份情意有多么重要。

    “行了,我不是你什么对着,我现在也不是阎,我只是梁天成一名大德高三的学生而已,快把手放下吧,弄得这么正式干嘛,吓坏我的小心脏了!”

    梁天成看了李队长一眼,无所谓的说道,其实他内心中也是有些激动,毕竟这是他曾经带过的兵,并且带着他们一队执行过几次任务!

    “是是是,我脑袋浑了,刚才怎么能当众叫你阎呢,不过我几年没见到你了所以有些激动!”

    李队长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旋即便忙着走到饮水机旁接了一杯水,递给了梁天成说道:“你不管我们小队之后不久,其实我就退役,我们小队去执行任务遇见高手,将我打成了内伤!”

    “内家高手?”

    梁天成皱了皱眉头,这才自信打量了一下李队长的脸庞,暗无光华,眉宇之间展露着一丝病态,便是招了招手,说道:“把手给我!”

    “阎,不怕告诉你,我现在就是维持着,我活不了多长时间了,看了不少医生了,中医上有造诣的徐华鹊看了都只能帮我维持,阻止不了内脏的衰竭!”

    李队长知道梁天成是一个中医高手,至于他为何在中医方面有这么高的造诣,他想知道,但从来不敢问,有些事情保密条例里面都写的清清楚楚,而且梁天成又不是普通的兵!

    “嗯,说的不是屁话嘛,内脏衰竭很正常啊,每个人内脏都会一点点的衰竭的,哪有青春不了的……”梁天成摸着脉象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你这个衰竭的速度确实是快了一些,如果我猜的不错,你是被中国功夫所伤吧?”

    屁话?

    李队长暗自摇头,这要是让徐华鹊听到了会不会当场发怒,竟然说一个在国际上都有名声的中医大佬说的话是屁话?

    “嗯,是一个会中国功夫的外国女人,碧眼金发长得很是迷人!”李队长眯着眼想了想点头说道,想起那个女子的样貌不禁吞了吞口水,虽然那个女人伤了自己,不过还是有些想念那倾国倾城的笑容。

    “世界杀手排行第二的万人迷,你没死万幸了!”梁天成摇头苦笑了一声,想起了一些事情,旋即收回思绪,把手收了回来,看着李队长挑着眉头说道:“那个徐华鹊开的药方你就不要服用了,他开的药方虽然能够阻止内脏衰竭的速度,但副作用还是很大的,神经痛让你夜里睡不着吧?”

    “阎,你真是神医,你都能看出来我晚上神经痛?”李队长不可思议的看着梁天成,连连点头说道。

    “好了,等我重新给你开个药方吧,你最少多活十年的时间!”梁天成摆了摆手认真的说道:“还有记得我不叫阎,我叫梁天成是一名学生!”

    “啊?”

    李队长一愣旋即便是明白了梁天成一定是有任务在身,不方便透漏自己的身份,便是拍了拍脑袋笑着说道:“好,好梁天成,能多活十年我就够本了!”

    一只米色高跟踏出了出租车,修长的美腿被丝袜包裹的浑圆富有弹性,另外一只高跟踏出来的瞬间,两腿之间的交叉形成的间隙,构成了一道迷人的风景,那纤细的双腿,看似脆弱,但毋庸置疑绝对能使得男人为之疯狂,死而无憾!

    出租车司机心里暗叹,依依不舍的从后倒车镜看着站在警局门前亭亭玉立的徐若涵喃喃道:“这样的女人能上她一次少活几年也值了!”

    徐若涵紧了紧手提包,暗自送了一口气,怎么到处都有流氓,刚才做出租车,司机虽然没光明正大的盯着自己看,但那眼角余光还是瞟了自己一路,让自己觉得浑身不自在!

    “咦,小徐老师这是来接我的吗?”

    李队长送着梁天成走出了警局,刚到门口梁天成便是见到一身职业装的徐若涵,便是嬉皮笑脸的走了过去说道:“放心吧,不用担心我,我没事!”

    “谁担心你了,我就看看你这死流氓有没有被打死!”徐若涵白了梁天成一眼,极力撇清内心的想法,不善的回应道。

    “你好,你是梁天成的老师吧?”李队长听到徐若涵的话有些不高兴的走了过来,看着她点头,便是继续说道:“我们警局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打人呢,你这样诋毁警局你可知道后果的严重性?”

    “你……没见到我就开玩笑的说吗?”

    徐若涵皱着眉头看了看李队长,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个人怎么这样古板呢?这也不怪李队长古板,只是梁天成在他心中的地位太高了,任何人都梁天成不善,都会惹得他不高兴!

    “这玩笑能随便开吗,而且你在警局门口开这样的玩笑,这是说我们警局严刑逼供,不收纪律吗?”李队长不依不饶的说道。

    “懒得理你哼!”

    徐若涵自知理亏,躲了躲脚,气呼呼的回了一句。

    “什么觉做懒得……”李队长还要继续说下去,却被梁天成拦了下来,笑呵呵的说道:“李队长你怎么不知道怜香惜玉呢,这么一个大美女就开一个玩笑而已,不必那么认真!”

    “啊?”

    李队长一愣,看出一些眉目,感情是小两口闹别扭了,便是赔笑着说道:“是啊是啊梁天成你说的对,我这人平时太古板了,哈哈,玩笑玩笑啊,你们小两口快走吧!”

    徐若涵看着一百八十度瞬间转变的李队长有些纳闷,梁天成一句话对方就不古板了,这也太“一句点梦”了吧?而且这个李队长明显对梁天成的态度不一样,有些谦卑的意思,难道他们认识,可是梁天成的年纪就算认识李队长,这个李队长也不可能是这副态度啊?

    “说什么呢,谁和他是小两口,你不要信口胡说!”

    徐若涵想不明白为何李队长对梁天成那般谦和,索性不再去想这事,转而瞪着眼睛生气的说道。

    “好了好了小徐老师你们打平了!”

    梁天成笑了笑,这妮子自己当她老公好像亏了她似的,摇了摇头忙拉着徐若涵离开,转而对着李队长回头说道:“李队长现在还不是小两口,等是的时候会给你喜糖的!”

    “梁天成你说什么!”

    徐若涵站在原地咆哮了一声,猛的跺了一下脚,突然一个趔趄,身体一歪,差点摔倒高跟再次折了,不过此刻的她全然不顾,拿着手提包向着梁天成就追打了出去。

    梁天成不紧不慢的跑着,徐若涵就在后面气急败坏,一瘸一拐的追打着她!

    “还说不是小两口,你看着打情骂俏的,哪个敢说不是小两口!”李队长看着徐若涵和梁天成,嘟囔了一句,转身走回了警局,笑着说道:“不愧是阎,到哪都美女环绕!”

    “彩彩你真不去接兵哥哥啊,他被抓到警局,都这个点还没回来了,你不担心他嘛?”

    中午放学,孙晓晓就叽叽喳喳的围在贺彩身边喋喋不休的说道。

    “真是烦死人了,都说了他被抓进去就抓进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而且你听说过雇主去警局接保镖?”

    贺彩顿足气呼呼的回了孙晓晓一个白眼,抱着书本向着车库走去。

    “可是,你不担心他?”

    孙晓晓急忙跑了几步,抓着贺彩的手臂说道。

    “我为什么担心他,死不死谁家孩子!”贺彩看着孙晓晓一字一顿的说道,似乎怕她听不清楚自己说什么。

    “哦,那你不担心我担心行了吧,你载我过去接兵哥哥!”孙晓晓眨了眨大眼睛,嘟着嘴巴小声的说道。

    “不是吧,晓晓,你花痴也花痴到帅哥身上好不好,他有什么好的!”孙晓晓的一句话让贺彩长大了嘴巴有些不可思议说道。

    “我关心他中午能不能给我们做点饭吃了!”孙晓晓咯咯一笑的说道。

    “也是哈,把他接回来让他回家做饭!”贺彩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

    “咯咯,还说不关心,分明是关心的嘛!”

    孙晓晓看着走进车库去取车的贺彩的背影,掩嘴咯咯的笑着,笑颜如花,天真灿烂!

    红色雪佛兰到了警局的时候,正见到梁天成在前面晃晃悠悠的跑着,徐若涵在后面一瘸一拐的追着……

    “彩彩我眼睛是不是近视了,那个女人是谁,我怎么看不清楚?”

    一只手不停的拉着贺彩,孙晓晓坐在副驾驶上吃惊长大了嘴巴,透过挡风玻璃瞪着大眼睛不可思议的问道。

    “我眼睛瞎了,什么都没看到!”贺彩冷冷的说了一句,便是急速的调转了车头,一骑绝尘!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