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

    此时看热闹的同学,见到西服男掏出了枪,便各个都慌张了起来,开始四下逃窜,看热闹溅身上血就不好了……

    场面一片骚乱的时候,一声枪响响彻了起来,西服男用折掉的手托着另外一只血肉模糊的手,疼的满地打滚,豆大的汗珠在他狰狞的脸上如同嘲讽一般,似乎忌惮的流淌着!

    “我叉,松哥竟然掏枪了,而且自己还受伤了,怎么办无忧哥?”袁仁才在人群中有些焦急的对着邵无忧说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该死,掏什么枪啊,掏枪了性质就变了!”邵无忧捏了捏拳头,有些后悔找贝克松来了,不过现在也只能溜之大吉了,这个梁天成还真是不好对付,希望贝克松别把自己拱出来吧。

    梁天成此时也是见到了神色仓皇离开的邵无忧,心里便是明白了,这人是邵无忧找来的!

    “邪乎啊,幸亏没和他动手,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佑天一也是大德四少之一,排行第二,见到操场上有热闹,也是带着自己小弟悠哉的坐在足球场上叼着烟,闲来无事的看热闹,而当看到那西服男找的对象竟然是早上一脚挂角射门那小子,不免更是有些兴致了,可是当他看到西服男倒在地上痛苦不堪的时候,便是有些暗自庆幸了,这小子原来是扮猪吃老虎的主。

    “那个,那个梁天成没事吧?”贺彩和孙晓晓跑到了教学楼里,吞吞吐吐的问道。

    “咦,你们关心起他来了?”孙晓晓跑得领口颤颤巍巍的,用手抚了抚,才是惊奇的看着贺彩说道。

    “看什么看,我脸上长花了吗,我就是问问,什么叫做关心,我担心他受伤了,没法保护我了!”贺彩白了孙晓晓一眼强调的说道,心里也是莫名其妙自己关心他干嘛,死不死谁家孩子!

    “哦哦哦,那不正和你意,到时候让贺叔叔给你换一个白马吗?”孙晓晓不住的点头,笑咯咯的说道。

    “对啊,也是,也是,这样正好,可以把他换掉了!”贺彩咬着嘴唇想了想,便是点头,笑的有点牵强,随后心里就有些烦乱了,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说换掉他,心里还有点不太舒服的感觉?

    难道是因为他救过自己一次,所以对他感激,让他留下来工作,嗯一定是这样,不过现在还在考验期,如果那天本大小姐不高兴了也一样换掉他!

    “没事啦,我刚才看到了,兵哥哥好厉害的,我刚才偷偷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人都倒在地上了,好像还流了好多血!”

    孙晓晓会心一笑,从贺彩的脸上看出了一丝端倪,随后便没心没肺的说了一句,挽着贺彩的手臂笑嘻嘻的说道:“彩彩姐你赶紧去换衣服吧,不然周围的同学可受不了想着你的样子去厕所搞小动作了!”

    “啊?讨厌说什么呢晓晓!”

    贺彩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穿着体操服,俏脸一红,急忙向着更衣室跑了过去。

    李主任原本在坐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品闷闷不乐的喝着茶水,看着外面上间操的学生们,饶有意味的打量着在领操台上的贺彩,心里暗自捉摸着什么,不过一个穿西服的男人出现,就引起了他的注意,随后走到梁天成跟前大打出手,他便是坐不住了,急忙拿出了电话报了警。

    校外人到学校闹事,必须要报警,如果是小内的打架斗殴就让学校保安来处理就是了!

    挂了电话,正准备在酌一口茶想这该如何哄那个女人把孩子做掉的时候,那西服男竟然掏出了枪支,他就再也坐不住了,急忙向着操场跑了下去。

    刚跑到楼道里就听到了一声枪响,心头暗道不妙,急忙拿起电话通知了校内保安,一同向着操场而去。

    “把他给我抓住!”

    李主任跑了下来也是见到保安的队伍来到了操场,就指挥他们将倒在地上的西服男制服,他有些纳闷,原本以为那生枪响一定是打在了梁天成身上,可是对方竟然没事人似的站在原地,不过他心里也多少踏实了不少。

    大德学校学生被人枪杀了,这事传出去实在是不妙的事情啊,而且对方还是自己系的学生,跟自己也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李主任走到梁天成身边不放心的再次大量了一下,确定他没事才是开口废话的说道:“你没事吧?”

    “没事,他枪好像炸膛了!”梁天成嘴角上扬,无辜的说道。

    “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李主任点了点头,送了一口气说道,他还真是有些后怕,万一出事了,可就是轰动大德市的大事了,亏了校长昨天出差了,不然他见到了,非得数落自己不可……

    “发生了什么事?是谁报的警?”

    一辆警车驶进了大德商业大学,直径杀到了操场上,王丽颖带着几个警察走了下来,看了看已经被制服的西服男,对着王主任说道。

    “哦,是这样的,警官……”李主任眼前一辆,这个警察好有料啊,如果趴在她身上,是不是很美妙,不过短短想了片刻,就收回他贪婪的眼神,讲诉了起来。

    “哼!”

    王丽颖看出了李主任那让人憎恶的眼神,听了他讲诉之后,看了看一旁站的梁天成,嘴角就勾起了笑容,走了过去说道:“我们又见面了!”

    “这也是我一直期待的!”梁天成肆无忌惮的盯了盯王丽颖的领口,笑着回应道。

    “带走,统统带走!”

    王丽颖瞪了梁天成一眼,对着身后的几个警察招呼道。

    “警官,这位同学是无辜的,他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他是受害者,你带走他干什么,一会就要上课了,我们系的课程很紧的,一节课都耽误不得的啊!”

    李主任一听要把梁天成带走,就忙不迭的过去解释了起来。

    “我做事用你指手画脚吗,我带他走自然是有带他走的目的,不用做笔录的吗?”王丽颖没好气的对着王主任说了一句,就钻进了警车,不多时候,警车便是驶出了大德一中。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