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成走进大德商业大学的时候,第二节课已经上了大半,既然迟到了索性他也不着急,慢悠悠的向着教室走去。

    唰!

    突兀的一个足球急速旋转的飞了过来,梁天成一扭头,便是一个漂亮的胸停,随后右脚轻轻一带,足球就稳稳的停在了脚下。

    “叉了,竟然没踢中你,小子把球给我踢回来,你站那别动,我在踢一脚!”

    足球长内,三三两两的人看着梁天成,身穿球服身材高大的佑天一对着梁天成吼了一嗓子,显然是不太满意他这脚球竟然被对方躲过去了。

    刚才可是和身边几个人吹出去了,一脚就能踢中对方的脑袋。

    我叉那么大个球门你不练,拿我练手呢这是?

    梁天成有些窝火,这还真是应了那句话真正牛逼的从来不装逼,只有小地痞流氓每天才叫嚣着如何牛逼,对于这些学生,他是不屑跟他们扯淡的,也没理会对方说什么,右脚将足球轻轻往右侧一带,随后起脚,足球便是急速带着旋转飞了出去。

    唰!

    挂角,足球贴着球门的一角擦着飞进了球网!

    “叉你个妈的我让你射门了吗,跟我装犊子呢!”

    佑天见到足球被射到了门里,便是很不高兴了,这明显是在挑衅,带着几个小弟奔着梁天成走了过去说道:“你耳朵聋吗,我刚才让你把球踢过来,我在踢你一次,你跟我玩什么呢,找打是不是?”

    “说话呀,吓傻了咋地?”

    “天一哥问你话呢,你哪个系的,是不是不想在大德待了你?”

    “叉了,你七八是傻十三吧……赶紧去把球给我们天一哥捡回来,让他踢你一脚!”

    佑天一身边几个小弟七嘴八舌的叫嚣道,根本没拿梁天成当回事。

    “我要是不去呢?”

    梁天成看了看身材高大的穿着球服的佑天一,很随意的说道。

    “不去,呵,不去也行啊,揍你就完事了呗,兄弟们给我收拾他,一大早上的有个活靶子打,当锻炼身体了,给我上!”

    佑天一笑了笑,对着几个小弟说道,他是不屑于出手的,看看热闹心里开心开心就得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李主任走过来,皱着眉头吼了一嗓子。他本来是早上准备在办公室运动运动的,可是今早竟然那个和他长期在一起的女人说怀孕了,让他郁闷的不行,索性就来到操场上散散心,正巧见到有人要打架斗殴,走近之后就气急败坏的说道:“佑天一你一大早上的不上课,跑操场上来瞎搞什么,给我消停点,在不消停我就让你滚出大德一中!”

    “走啊,还看啥啊,李主任心情不好拿咱们撒气,你们看不出来啊,还在这碍事,走上课去咯!”

    佑天一见虽然不是李主任经济关系系的学生,但毕竟是主任,他还是认识的,摊了摊手,他就对着身边的几个小弟调侃的说了一句,走到梁天成跟前打量了一下他说道:“我记住你了,下课我会找你的!”

    如若是平时李主任可不会这样和佑天一说话,毕竟人家父亲在大德市也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自己只是一介书生,怎么惹的起巴结还来不及呢,不过今天他很生气,都告诉那女人了吃药吃药的,竟然背着自己把要丢马桶了?

    “赶紧去上课吧,书到用时方恨少啊!”李主任缓和了一下,知道刚才说话语气有些生硬,便是衣服为人师表的对着他们几人苦口婆心的说道。

    “拜拜了您那!”佑天一不屑的看了看李主任,带着几个小弟返回到足球场继续去踢球了,让他们去上课,那得给他多大面子?

    “没事吧你?”李主任看着继续踢球的佑天一心里一阵无名火,也不好发作,索性置之不理,转头对着梁天成笑说道,这小子手里可是有自己的小辫子啊,宣扬出去了,自己还怎么在大德混,现在各大媒体都关注着校长老师学生这些事呢……

    “没事,谢谢李主任了!”梁天成突然觉得这个李主任很可爱,在学校里面还真是能用到他,挥了挥手,便向着教室走了过去。

    不过他也知道,如果自己手里没有李主任的把柄,想必不会对自己这样的,或者是佑天一这小子身手要打自己,李主任都做事不理当做没看见!

    对于佑天一这样的小事梁天成根本就没当回事,一点心情都不影响,回到教室正好是第二节课下课,他也就顺理成章的进入到了班级。

    邵无忧见到梁天成进来便是瞪了他一眼,哼一会有你好看的,起身带着袁仁才就离开了班级!

    大德商业学院有一个优良的传统,就是每周二下课后有一个中间操的时间,梁天成原本是不想参加这种无聊透顶的事情,对于一些学生而言,每天都在埋头苦学,出来锻炼锻炼身体是有必要的,可对于一个超级兵王,一个在硝烟战场游走生死边缘的他而言,简直是浪费时间,有那个时间不如想想这次任务,该如何进展下手去查的要好!

    可是梁天成发现个奇怪的事,这班级的学生怎么疯了似的要上操要锻炼身体呢,而且特别是那些男同学?

    贺彩正拉着孙晓晓出去上间操,孙晓晓却扭头看了看梁天成,忙推脱说我拿点东西去趟厕所要,人家来那个了嘛!

    贺彩一阵无语,也无可奈何只好自己先离开了教室!

    “兵哥哥走啊去间操看长腿大美女哟!”见到贺彩离开,孙晓晓走到梁天成跟前招呼了一声,促狭的说道。

    “哪有那么多长腿美女可看,而且我这么正直的人这么会有那种想法!”梁天成摆手说道,盯了盯孙晓晓的领口,这衣服穿的太保守,做的太不人性化了,什么也看不到。

    “哪种想法,莫非你有那种龌蹉的想法?”孙晓晓眼珠一转咯咯的笑着,指着梁天成说道:“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解释了起来,从实招来是不是有那种龌蹉的想法?”

    “你说有就有咯!”

    梁天成摇了摇头,不与其争辩的说道,对于孙晓晓这妮子还真是没办法,古灵精怪的自己斗嘴可斗不过她,不过要是亲嘴之类的,到是不知道谁胜谁负,看着那娇红的嘴唇,他不由得心里一荡,多合适的口型啊……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反正我告诉你了,你愿意去不去,彩彩可是领操员哟,你想想站在大台子上,那大长腿,是不是可以光明正大的看?”

    孙晓晓对着梁天成扎了扎眼睛,诱惑的说了一句,旋即看了看手上的坤表,也急忙跑了出去,间操马上就开始了。

    梁天成被孙晓晓说的有些动心了,这样光明正大去看,不对,欣赏一个人的机会自己怎么能错过,我这么伟大的艺术家,对艺术的追求坚决不能放弃!

    哇,不是吧?

    梁天成来到操场找到了自己的班级,站在了最后一排,一抬头就见到中央场台上的贺彩,而此时的贺彩早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大德太给力了,我爱你大德!

    梁天成心里暗自欢呼一声,贺彩竟然换了一身体操服,有模有样的,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体操员来学校授课了呢。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那大长腿,简直是勾起人的最原始的想法啊,梁天成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向着四周看了看,有不少同学都流哈喇子了,甚至有些站着都有些不自然了,用手有意无意的挡在自己裤裆前面……

    我叉,太龌蹉了,你们简直太不是人了,这样的大长腿是你们可以亵渎吗,懂不懂得纯纯的想法啊,就不能像我一样,纯纯的想上去摸一摸,或者如同《断点》里唱的一样,我吻过你的脸,你双腿放在我的双肩……

    不过美中不足,好像没什么料,梁天成也知道哪有那么完美的女人,完美的女人不都是在男人的帮助下才完美起来的吗?

    小妮子如果有需要,我无偿帮忙,绝不含糊,不丰不收费,不满意报销往返路费!

    “你是梁天成?”

    正在梁天成寻思做回雷锋去无偿帮助贺彩的时候,一个身穿西服跟业务员似的高大胖脸圆头的男人走了过来,不善的问道。

    “我是你大爷!”

    梁天成早就发现了这个西服男向着自己走过来,而且眼中散发着一股戾气,分明就是来找自己麻烦的,所以他也懒得跟他说那么多开场白,直接回敬了一句我是你是长辈。

    对于社会上的人跟自己找事,他绝对不惯着,学生的话就还是算了,毕竟这里说不定谁就是祖国的未来,打伤了还好说,万一下手重了打死了那就是国家的损失了!

    西服男一挑眉头,脸上横肉便是狰狞而现,没有言语突然就伸出了硕大的拳头,一个横勾拳打向了梁天成的太阳穴方向!

    对方拳速很快,而且看的出来腰胯有力,这一拳,速度和力道相辅相成,如果打在人身上恐怕会当场摔跟头,甚至晕死过去!

    是个练家子!

    梁天成从对方的举动一眼便是将对方看透,不过对方这点手段,对于他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在外人看只是瞬间的事情,在他眼里慢的如蜗牛爬了。

    咔!

    电花石火的的瞬间,梁天成身出左手一个横档,在对方拳头惯性依旧向前用力的时候,他的手臂便微微移了一下方向,旋即翻手一抓,直接抓到了西服男的手腕,向下猛的一撅,只听得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啊!”

    西服男一脸的横肉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疼的颤抖了起来,一手捂着断裂的手腕,惊讶的看着梁天成,没想到自己轻敌了?

    邵无忧找到自己,原本他是不屑来学校找一个学生的,不过奈何他是邵无忧父亲保镖公司的经理,无奈也只有依着这位邵大少爷了。

    “滚,我不想找事!”

    梁天成眯着眼睛对着西服男不屑的说道。

    “我叉你找死!”

    西服男贝克松多年没有吃过亏被这样赤果果的当着自己的面骂自己了顿时怒气横生,猛然一脚向着梁天成的要害踢了过去。

    “我叉太歹毒了!”

    梁天成没想到对方还不依不饶了,而且可恨竟然踢自己的小宝贝,这是叔能忍婶也忍不了的事,骂了一句,快速的抓住了对方的腿,随后一转身,西服男贝万松的身体便是从自己的脑袋上飞了出去,跟丢铅球似的,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贝克松何时受到过这等待遇,就算是他犯事进局子那几年,谁也不敢跟自己动手动脚的,哪个不是好生款待,今天竟然被一个学生给摔成这样,而且周围还有无数双眼睛看着自己,特别是他知道邵无忧也定然在人群当中看着自己,这让他怎么交代,说给自己老板连一个学生都打不过,以后还怎么在保镖公司混?

    “我要弄死你!”

    贝克松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渍,满脸的横肉都聚集在了一起,似乎要吃了梁天成一般,从地上爬了起来,顺势在腰间就抽出了一支黑洞洞的手枪……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