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强子上去就给了张老三一个板栗,瞪着凶神恶煞的眼睛吼道:“我哥说给你钱,你还婆婆妈妈干什么,耳朵聋了吗,多少钱?”

    我叉了,这开始要钱不给,现在不要片给,张老三觉得这四十来年今天才算是懂得了人生百态这四个字啊!

    “四块,四块钱,正好一斤!”张老三被强子敲了一下,哪还敢推辞,小心翼翼的报出了价格。

    徐若涵心里对梁天成有些刮目相看了,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演戏给自己看,但不得不说,这样确实讨女孩子喜欢,有本事又不欺负人,还给自己买水果!

    同时也是鄙夷的看了看水果男张老三,还真是欺软怕硬的手,哼,这样的人就该有人收拾他,徐若涵不觉,刚才还向着让张老三收拾梁天成呢……

    “我不要!”徐若涵看着梁天成递过来的水果,摇了摇头拒绝道,哼,想拿水果收买我没那么容易,就算你买了整车水果你也是流氓,大流氓怎么还抱着自己的腰呢。

    “我没说送你啊!”梁天成嘴角上扬,委屈的说道:“我口袋里可没钱!”

    “你……”

    徐若涵一听梁天成话,顿时气得不行,一张小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起来,一下就掰开了梁天成在自己腰上的手,拿出五块钱递给了张老三,气呼呼的转头就走。

    “媳妇不高兴了,我去哄哄!”

    梁天成冲着强子等人嘿嘿一笑,便是追了出去:“等会,徐老师你等会我……”

    “干嘛,还想占我便宜,你别以为今天替我解围了,我就会感激你,告诉你流氓就是流氓,即便会武术也是大流氓,你别想在我这再占到便宜!”

    徐若涵顿足扭过头,气急败坏的说道,哪有这样的人,人家送你苹果不要,非得买,买也行,还让自己掏钱,有这样没风度的男人吗?

    “我想说,徐老师我跟你演了那么半天的夫妻,你是不给点酬劳,我现在口干舌燥的,你四个苹果能吃了吗,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梁天成看着徐若涵皱起的柳眉,嘿嘿笑道,这妞确实是美,生气都这么美,就是不知道脱光了生气的时候是什么样呢,应该也很美吧?

    “你无耻……”

    徐若涵气得要哭了,跺了跺脚恼怒的说道。好像跟自己演夫妻亏了他似的,自己刚才被揩油得事还没找他算账呢,这回就问自己要酬劳来了,她将苹果袋子全部塞到了梁天成的手里说道:“都给你,都给你,别来烦我!”

    “那既然徐老师不想吃,那就算了,我替你吃,对了,谢谢奥!”

    梁天成抓着苹果袋子,对着徐若涵笑了笑,转头向着别墅走去。

    “梁天成别让我抓到你的小辫子,我轻饶不了你,气死我了,我要崩溃了!”

    徐若涵指着梁天成的背影恨恨的说道,这个梁天成三番五次的占自己便宜,自己竟然拿他没办法,这种心情,让从来没有遇到过难题的她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徐若涵觉得自从那天在公车上遇见梁天成以后,整个人生都发生了改变,她心里憋着一口恶气,发誓一定要给他好看!

    回到别墅的时候,厨房的餐桌上,贺彩,孙晓晓,沈佳宜已经开始吃早餐了,梁天成暗自郁闷,自己好心去买菜,你们买了豆浆油条也不和我说一声,害的我一早上就惹得小徐老师一肚子气,多不值当!

    “兵哥哥回来了啊,还以为你在睡懒觉呢,哇,去买菜了,你是传说中的绝世好男人吗?”孙晓晓嘴里的油条还露在外边半截,听到房门响,扭过头来,便咋呼了起来,十分惊奇,随后又看了看贺彩说道:“彩彩你的白马真是一匹好白马啊,以后咱们再也不用吃豆浆油条了!”

    “哼,那是你的白马,可不是我的,我得白马是得会骑白马的王子!”贺彩扭头白了梁天成一眼,转过头去啐了孙晓晓一口。

    “兵哥哥你会骑白马吗?”孙晓晓对于贺彩早已经见怪不怪了,相互挤兑是常事,没有理会贺彩,就长着大眼睛,将身体靠在椅子上,好奇的问道。

    “也有可能是唐僧哟!”梁天成笑了笑没有回答孙晓晓的话,到是看着她靠在镂空椅子上被挤压不成型的胸有些担心,可不要挤爆了啊。

    要说梁天成骑没骑过白马,他还真骑过,那是在澳洲老约瑟庄园,当然白马并不是他记忆深刻的东西,那里的葡萄酒和异国美女的风情才是他念念不忘的!

    沈佳宜自从梁天成进屋就瞟了他一眼,随后神情就很不自然的底下了头,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了,毕竟昨天他看到了自己的身子,甚至还摸了自己。

    她可是从来没让其他男人砰过身体的,想到这里她便有些恼火,认定梁天成是一个流氓,可是转念又想如果是流氓的话为何在自己吃了那种药,在宾馆绝佳的机会,将自己丢到了浴室?

    是自己没有魅力,还是他不行?

    总之现在的沈佳宜脑袋里面乱乱的很是矛盾,不敢和梁天成面对!

    贺彩和孙晓晓这两个没长心的妮子,在梁天成看了看餐桌上没准备自己的早餐之后,在厨房鼓捣吃食的时候,他们两个便是背着书包,跑出了别墅,开着雪佛兰驶向了学校。

    梁天成想追出去,不吃早餐就不吃吧,总比自己跑步去学校的好吧,这可是市郊啊,大德一中在市中心呢……

    “一会我去公司,顺路载你过去吧!”

    沈佳宜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便也是离开了餐桌,返回到楼上,冲了一个澡,换上了一套职业装,在卧室里看了一会早报,算好了时间,才是缓缓走了下来。

    既然有人送自己,所以他也不担心跑步去学习了,至于迟到之类的事情不在他考虑范围,好生的款待了自己之后,沈佳宜便是掐着时间走了下来。

    这女人还真是细心?

    梁天成将餐桌上的碗筷都洗刷干净了,才是跟着沈佳宜做上了车库里面的奥迪,昨天的车子在酒店停泊着,所以只能开另外一辆,她是有两辆车的。

    这男人还真是心细?

    对于梁天成刚才洗碗的动作,沈佳宜也是看在眼里,不由得也是惊讶的在心里说了一句,现在能洗完的男人少之甚少了。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才是好男人!

    车厢里放着舒缓的音乐,是单纯的音乐,古筝曲《山居吟》恬静舒缓,令人有种身处大自然的感觉。梁天成用眼角余光打量着穿着得体,领口白皙饱满,蛮腰盈盈而握,修长的双腿被丝袜包裹的浑圆富有弹性的沈佳宜,心中暗道,昨天那副姿态和今天简直判若两人啊,一个妩媚妖娆,一个端庄贤惠,还真是床荡厅淑。

    “昨天的事我希望你不要和彩彩晓晓说,免得他们担心!”

    俏脸微红,沈佳宜打破沉默,用手抚了抚耳际的秀发,来掩饰内心的紧张尴尬,心虚的说道。

    “放心吧,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毕竟……”梁天成一顿,差点把自己揩油的事情说秃噜出来,忙不迭的解释道:“毕竟这种事情不是什么好事,说出来怪吓人的,还有你不要有心结,我救你不图回报的,不用以身相许!”

    “昨天我的意识是清楚的!”沈佳宜听了梁天成的话不由得哑然失笑,这个人还真是有种不要脸的精神,不过她也知道对方是开玩笑,也没在意,盯着前面的道路,便是提醒着梁天成说道,毕竟有些事要让他知道,自己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你占了便宜就别卖乖了!

    “啊?到了,到了,车子停在前面路口就好了,我下车了啊!”梁天成惊呼了一声,急忙让沈佳宜停车,开了车门就跑了下去,虽然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可毕竟是初哥,自己有贼心可现在还没经过实践,对于这种话题,他还是有些脸红害羞的。

    叉了,她竟然知道自己摸了她,可是那是摸了,那是情不自禁好吧……

    沈佳宜在车子里怔怔出神,不敢相信这个梁天成竟然还会不好意思,虽然几乎没怎么接触,不过在她的印象当中,不应该会出现脸红害羞的样子啊?

    想了一阵子,沈佳宜便调转了车头,向着自己公司而去,毕竟昨天那单合同没签成,还要想办法找寻其他合作方,不过想想,这都是自己公司的团队耗费了全力才拉到的一份合同,要去想别的办法拉合同有那么容易吗?

    对于一个刚刚立足大德市的中小型公司,想要发展起来实为不易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