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正好让这个卖水果的收拾收拾他,让他占我便宜!”徐若涵看到张老三打向了梁天成,便是有些暗爽,虽然知道梁天成是为自己解围,可刚才分明也是趁机占了自己的便宜,心里也是气愤不已的。

    一个买水果的可恶男人一个流氓让自己憎恨男人谁打谁跟自己都没关系!

    可怜梁天成如果知道徐若涵这么想,那自己才不来掺和这事呢,有那时间回去多接近接近别墅里的三个妮子不好吗,特别是沈佳宜那成熟昨晚被自己看了个通透的女人,不对,还摸过的女人!

    原本徐若涵没心没肺的还准备看场好戏,不过还没等她做好思想准备,梁天成便是制服了水果男张老三。

    “啊!”

    张老三一拳打了过去,梁天成双手提着菜袋腾不出来,就在拳头即将靠近他的时候,豁然一个高抬腿,直接踢在了对方的下颌下,直接把下巴踢掉了,随后整个人就来了一个华丽的空中三百六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你看看,说话就说话呗,动手就是你的不对了,下巴掉了吧,下回注意点!”梁天成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便是笑呵呵的走到徐若涵身边说道:“让你失望了吧?”

    徐若涵心里一惊,有些尴尬,没想到自己的心思竟然被他看出来了,便是咬了咬嘴唇,期期艾艾的解释说道:“我失望什么,我才不失望,跟我什么关系……”

    “叉的,谁在我地盘闹事不想活了咋地,别走,给我站那!”

    正待梁天成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的一群人耀武扬威的叫声。

    “快走吧小伙子,这帮人你惹不起,他们都是收保护费的,你打了他们管辖内的人,你没好果子吃的!”

    “是啊,小伙子快带着你媳妇走吧!”

    “小伙子你听大娘的,赶紧走,以后也别来着买菜了,这帮人记仇着呢!”

    周围看热闹的好心大爷大娘看到气势汹汹走过来的一群人,忙不迭的好心相劝。

    梁天成原本也是准备跑路了,毕竟谁愿意没事惹麻烦玩,可看了看走过来的人,便是笑了笑,站在了原地。

    “走啊,笑什么笑,你傻了,再不走就挨打了!”

    徐若涵看着走过来的一群人,皱了皱眉头,急忙拉了拉梁天成的手臂,虽然他可恶流氓,但今天这事毕竟是为自己出头,刚才那一个人也就算了,现在来了一群,梁天成肯定不是对手,而且怎么说他也是自己学生,于情于理,自己都得提醒他。

    “我可以理解你在关心我吗,这么快就爱上我了,我告诉你千万不要爱上我,爱上我你会很痛苦的!”

    梁天成再度俯在徐若涵的耳际,喃喃笑说道。他说的不假,如果爱上了他,确实会很痛苦,因为他身不由己,他的使命便是报效祖国!

    “哼,一会你被揍成猪头,我看你还有闲心跟我贫不了!”徐若涵气愤不已,白了梁天成一眼说道,自己好心提醒他,他倒好,竟然调戏上自己了,索性也是撒手不管了,可看着走过来的一群地痞流氓,心底也是有些担忧,怎么说都是因为自己才惹出来这么多事的!

    “谁,站出来,在我这片惹事不想活了怎么地!”

    强子带着手下一群人走过来,便张牙舞爪的吼道。强子是这片的老大,每天这早市都要交税,当然说好听了是税收,不好听了就是保护费,原本每天他是不跟着来收钱的,但鬼使神差的今天他竟然起的很早,所以没事也就跟着来了。

    当他知道有人闹事,这回可下是给他一个机会表现了,毕竟平时收了保护费,这群摊主嘴上不说心里还是会骂自己的,今天有人砸场子,正好替这些摊主解围,以后收保护费自然也是轻松多了!

    “强子哥你要给我做主啊,就这小子他说一只手就能捏死你,还扬言要收了这早市!”卖水果的张老三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把下巴按上了,见到强子带人过来,就无事生非夸大其词的指着梁天成说道。

    “叉的,七八的还要收我早市,活腻歪了吧,你……啊,那个……怎么是你……”

    强子一听张老三的话更是火冒三丈,凶神恶煞的吼道。这早市是他来钱的道啊,被收了,自己少了一个来钱到,阻止自己赚钱,等于要他命,怎么能容忍,可是他顺着方向看了看梁天成心里便是一惊,怎么是他,昨天那事他并没有那么快忘记,昨天三下五除二的把自己收拾了,嘴里大泡现在还没消呢,怎么今天又遇见这尊瘟神了?

    “啊,大哥,大哥是您啊,过来买菜啊,你看看你需要什么跟我知乎一声,我给你送家里就完事了呗,大早上的跑一趟多辛苦!”

    强子急忙转了一副笑脸,献媚一般的对着梁天成说道。

    “这片你罩着?”梁天成问道。

    “啊,没有没有,大哥你在,以后这片你罩着,我当你小弟!”强子急忙挥手不承认,他对梁天成是心有余悸了,知道不是自己能对付的角色,强子从来不拿鸡蛋碰石头。

    “别跟我套近乎,一口一个大哥叫得这亲,跟黑色会似的!”

    “是是是,大……那个,叉你个妈的张老三张能耐了是吧,瞎了你的狗眼连我哥都不认识……”

    强子连连点头,心中也是憋屈窝火,但不敢跟梁天成发作,便是对着张老三走了过去,啪啪啪几个嘴巴扇了过去,一直到把对方打蒙才算完,张老三叫苦不迭,他脸上也没写着你哥两字啊,要写了我就是把这些水果都送给他也不惹他啊。

    “大……不是,那个哥这回你满意了吧?”

    强子出了一通气,对着梁天成恭敬的说道。

    “我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我就是来陪我媳妇买点水果!”梁天成再度把手深了过去,抱住了徐若涵的腰肢,说道。

    徐若涵身体一紧,并没有挣脱梁天成,她也是被这突如其变的场景给弄得不知所以了,刚才还以为这群人过来,梁天成肯定是要挨揍了,都准备拿电话报警叫警察了,可是这看着凶神恶煞的男人走过来,竟然是这副嘴脸,很害怕梁天成?

    这个梁天成到底是什么人,一个学生怎么一下就撂倒了水果男,而且这个地痞流氓见了他都怕?

    徐若涵不由得猜疑了起来,想来想去,综合梁天成占自己便宜认定他不是什么好人,她甚至大胆的想象,今天这是不是专门针对自己的一场戏,为了占自己便宜,那么如果是的话,梁天成也太煞费苦心了吧?

    但想想这个可能性很小,毕竟他怎么知道自己家在这里,而且又知道自己出来晨练,买水果?

    “陪嫂子买水果啊,好男人,哥你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快给嫂子装水果,挑大个的!”强子看了一眼梁天成身边的徐若涵,陪着笑容阿谀奉承的点头,随后便是对着张老三恼怒的骂道,这个不长眼的家伙,看一会怎么拿你泄气!

    “这个就好了,够了!”

    梁天成不等张老三去装水果,就拿起之前徐若涵已经称好的水果,晃了晃说道:“多少钱?”

    “啊,不要钱,哥你能吃我水果就是我莫大的荣幸了,欢迎来吃,欢迎以后来吃!”张老三连忙挥手,有些害怕的说道,他不是傻子,强子都惹不起,自己一个卖水果的更惹不起了,这收了钱,不得让强子收拾死?

    “我像买东西不给钱的人吗?”梁天成不悦的说道。怎么一到大德市都拿自己当坏人了,我可是一名光荣的为人民服务,为美女特殊服务的军人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