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梁天成便早早的起来了,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风雨无阻,打开了别墅的大门,便踏着晨光慢跑了起来。

    这种运动量对于梁天成而言微乎其微,不过习惯养成了,每天早晨跑跑步也算得上是一种休闲,惬意的很,而且家里又没有吃食了,出来看看有没有早市,买点菜回家来填肚子也是有必要的!

    先是慢跑后来便成了五公里越野了,找到大半天才是在一个偏僻的小街巷找到了一个人群熙攘的早市,叫卖声吆喝不停。

    因为兜里只有八块钱,所以只能买一些茄子豆角土豆之类的了,想要卖肉那是坚决不可能的了,精打细算总算是将八块钱完全花光了,正待他准备原路返回去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不远处围了一群人,而他自然不想多管闲事,嘟囔了一句,能动手尽量别吵吵,就要转身离开,眼角余光一下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怎么在这,也是来买菜?”

    梁天成笑了笑,便是向着女子走了过去,既然这么有缘,那不打个招呼多不好,而且还是自己的班主任老师,显得自己没礼貌嘛。

    想想徐若涵身上那淡淡的柠檬香水味,他就忍不住在脑海当中圈圈了这女子一遍……

    “不买,你说不买就不买嘛,真拿自己当盘菜了,长得这么水灵你一大早上上着来忽悠我们农民也不嫌磕碜?”

    买水果的四十左右岁的男子拦着身穿着一身红色带白杠的运动服,脚下是一双纯白色的运动鞋,扎着马尾的徐若涵,气焰嚣张的说道。

    “你……你怎么说话呢,谁忽悠你了,你刚才说这苹果四元一斤,现在可到好称好了重量你就告诉我五块了,你这不是欺诈吗,我要没去消协告你就不错了,你还反咬我一口,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素质?”

    徐若涵皱着眉头,一张精致的脸蛋被气的通红,也是没有好气的说道。

    “你说谁没有素质呢,你凭什么说我没素质,你有素质,你有素质买了苹果不给钱?”

    男子不依不饶的拉着徐若涵,硬气的说道:“今天你不买就别想走,我实话告诉你了,说我没素质,不要脸的女人,有娘养没娘教你吗?”

    男子原本也不想大动肝火,毕竟欺诈顾客让其他人知道了,以后自己的生意没办法在做了,可是周围看热闹的越聚越多,他也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咬死了,徐若涵是故意来找事的!

    “你怎么骂人?”

    徐若涵气得跺了跺脚,跟这种人还真是没办法讲理,咬了咬嘴唇,看着周围不断涌上来看热闹的人她面子也是有些挂不住了,便是摸出钱包,气呼呼的说道:“我不跟你计较,多少钱,我买!”

    “五十!”

    水果男伸出了粗大的手指在徐若涵面前,口气生硬的说道。

    “刚才不是还说十块那么,怎么这回五十了,没有一分钱都没有,你愿意怎么样怎么样,这苹果我还真就不买了!”

    徐若涵讲钱包塞到了口袋里,大动肝火的回了一句,四个苹果要五十块,抢钱去得了……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你打扰我这么半天没生意,不是钱啊!”水果男理直气壮的说道:“你要再拖一会,就是一百了,反正今天你不给钱就别想走,我张老三在这片什么人,你不知道,你可以打听打听,还想从我这占便宜,门都没有!”

    梁天成在人群里看清楚了里面的一切,心头暗道,这妮子踢自己的劲儿哪去了?哎,还是自己太老实了,如果像这个大叔似的不依不饶,是不是能圈圈叉叉了她?

    “宝贝你在这呢,我都找你一圈了,原来是在这给老公我买苹果呢,就知道宝贝你最爱我了!”梁天成走进人群,直接奔着徐若涵而去,到了跟前,便是将手搂在了她盈盈蛮腰上,笑着说道。

    “你……”

    徐若涵刚要出口反驳,挣脱身体,就被梁天成就抱的更紧了一些,低头在她耳边说道:“我的徐老师我是来给你解围的,你不会让我出丑吧?”

    这个动作十分的暧昧,在外人看来就是梁天成在亲吻徐若涵一样,她瞬间脸色绯红,心头忐忑不安,还没有一个男人这么近距离的和自己说话呢。

    想起梁天成在公车上的流氓行为,徐若涵便是想要挣脱他,可是现在的情况看来如果没有梁天成给自己解围,还真难离开早市,毕竟今天还要去上班,所以心里即便极为不情愿,也只得配合着对方了。

    “嗯,老……天成,你平时不是最喜欢吃苹果嘛,所以我就过来给你买几个!”

    徐若涵瞪了梁天成一眼,用手将梁天成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掰开,微微挪了挪身子,说道。那句老公,她实在说不出口!

    “哦,那就买呗,怎么买给水果还围了这么多人!”梁天成故作不明的说了一句,有心在把手搭在徐若涵身上,可想了想,别把她惹急了,拆穿了自己,这么多人看着,多丢人,自己可是正经人!

    “小子知道这片谁罩着吗,你女人买了水果不给钱,耽误了我不少时间,你来得正好,这钱就你掏吧!”

    水果男张老三,看着两人打情骂俏的心里十分不爽,自己还要做生意呢,而且这男人既然是这女人的的老公,那事情就好办了,要钱要容易了,不给就收拾他。

    如果单独是一个女人的话,张老三还真不好下手打,不是他怜香惜玉不怜香惜玉的问题,是打了女人,自己有理也变得没理了,毕竟同情弱者是人性。

    给这些顾客造成了一个不好的印象,以后自己的水果甭想卖了!

    “知道谁罩着啊,但和买水果有关系,知道谁罩着就不用给钱了?”梁天成不悦的看着张老三说道。还没根徐若涵热乎完呢,本想趁着这个机会多揩油呢。

    “谁罩着?”张老三再次打量了一番,疑惑的问道,看看对方是不是这片混社会的哪个大哥,可别惹到了茬子上!

    “政府罩着啊!”梁天成嘿嘿一笑,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叉你个妈的政府,你小子玩我!”张老三勃然大怒了,一拳就向着梁天成挥了出去,这小子分明就是装傻充愣那伙的,这是跟自己打马虎眼呢,先收拾了,在收钱!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