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你没事了?”

    梁天成一转头,微微一愣,打量着沈佳宜,出水芙蓉显然这个词就是给她准备的啊,有种颓废之美,让人心生怜爱……

    看来,看来女人都是百变女侠啊!

    沈佳宜内心极度的复杂,虽然知道是面前这个男人救了自己,可是一切的经过她自己也是有感觉的,这个男人摸了自己,而且不止是一个地方!

    “你是谁?”

    沈佳宜咬了咬嘴唇再度的问道。她讨厌面前这个人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仿佛自己没有穿衣服一样,一眼就能把自己看透的感觉,让她觉得十分不舒服。

    “相逢何必曾相识呢,不用太感谢我!”

    梁天成挥了挥手,随后便满不在乎的喝了一口汽水说道:“要不要来一瓶,刚才我打开盖子好像中奖了,再开一瓶?”

    “好了,我不问你是谁,但我不希望你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而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我动手动脚的,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沈佳宜憎恶的看了看梁天成,一手扶着额头,苦恼的说道。

    “行,既然这样不欢迎我,你没事我就走了,原本还想和你一起回家呢,对了,这瓶汽水还没结账呢!”梁天成将汽水放在了茶几上,旋即便是走开门离开了宾馆。

    回到雪佛兰上,便是对着宾馆笑了笑,开着车子回到了别墅。

    梁天成走后,沈佳宜便一下瘫软在了地上,抱着膝盖嘤嘤的哭了起来,一个女人太强盛了有时候并不是好事,今天如果不是这突然出现的小子救了自己,那么现在可能已经着了佑德强的道了,自己的清白从此也毁于一旦了。

    虽然这个男人救了自己,可是沈佳宜并没有对其产生一丝的好感,竟然趁机揩油自己,而且在自己迷失自我的时候,竟然将自己丢到了浴室,这是说自己没有魅力,这是严重的不屑于自己?

    乱,总之沈佳宜脑袋里面乱乱的,哭了一阵子,想起自己家里的逼婚,她便是觉得来到这个城市是值得的,所受到的委屈也是自找的!

    沈佳宜回到别墅的时候,还是那副端庄贤良的样子,一点看不出受到了什么委屈心酸,一脸春风般的笑容,踩着高跟踏入了别墅。

    听到开门声,贺彩和孙晓晓急忙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也不顾审讯梁天成了,当他们两个看到沈佳宜出现,心里的担心顿时一扫而空。

    “佳宜姐你回来了啊!”

    孙晓晓光着脚丫扑了过去,一下就扑到了沈佳宜的怀里,如同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眨着大眼睛打量了一她一番,好奇的问道:“佳宜姐你那个电话真是开玩笑的吗?”

    “开玩笑的?”

    沈佳宜突然想起来,自己在和佑德强吃饭的时候,感觉到了有些不对是趁着上洗手间的时候给贺彩打了一个电话的,而现在自己还真不好去解释了,一方面是觉得丢脸一方面则是担心贺彩和孙晓晓惦记自己,或者通知自己家人,硬逼着自己回去。

    “我都说多少遍了,她一定是开玩笑的,不然我去她说的那个地方怎么就找不到她,害的我都没吃饱饭,我得在补一口去!”

    梁天成从沙发上站起来,想门口瞄了一眼,便若无其事的走向了厨房。

    “他,竟然是他?”

    沈佳宜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怎么竟然是他,而且自己两天不在家别墅里怎么多出来一个男人了?顿时她有些不知所措了,心里慌慌的。

    “佳宜姐你认识兵哥哥吗?”孙晓晓听到沈佳宜惊讶,便好奇的问道。

    “哦,有些面熟,他是谁,怎么住到别墅里来了?”沈佳宜用手抚了一下秀发,用此来掩饰慌张惊讶的神色,片刻便是淡淡一笑,摇头说道,眼神的余光还一直的打量着梁天成,心里矛盾不已。

    他不会说出来吧,不过看他刚才话的意思显然是为自己打了掩护!随后又听了孙晓晓的一遍介绍她彻底明白了。

    梁天成是贺彩派去救自己的,而对方的举动显然是不想声张自己的事情,所以才将自己带到了宾馆,而回来说自己打电话是开玩笑,让他白跑一趟……

    这么想来这个梁天成还是一个细心的人,是一个好人?

    不免沈佳宜对梁天成的想法有了一些改观,可是忽然想到他竟然摸了自己,便是有些恼怒了,而且竟然不管不顾自己,将自己丢在了宾馆?

    想到这里她不免瞪了一眼在厨房吃饭的梁天成!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佳宜姐你还没说呢,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可不会开这种玩笑的啊?”贺彩皱了皱眉头,看出了沈佳宜有些不对,但具体什么地方不对,她也是瞧不出来,所以便是催促的问了起来。

    “那你猜呢,咯咯,我平时不开玩笑,就不行我偶尔开一次,让你们没事就拿我开玩笑,我也让你们知道知道紧张的感觉!”

    沈佳宜咯咯一笑,如沐春风,拉着孙晓晓的手走到贺彩身边,意味深长的说道:“所以咯,你们知道紧张了吧,下次别跟我开玩笑啦!”

    “原来佳宜姐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啊!”孙晓晓恍然大悟,原本的担忧便一扫而空,返回到了沙发上,继续吃起了薯条。

    “佳宜姐我想说,你变坏了,哼,害人家担心,都没吃晚饭!”

    贺彩白了沈佳宜一眼,便掐着腰向着厨房跑去道:“别都给我吃没了,给我留一口!”

    沈佳宜嘴角的笑意渐渐收敛,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梁天成,便叹息一声,直接返回到了楼上,这两天自己太累了,而且今晚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让她精神有些要崩溃了,回到屋子,没多一会便是熟睡了起来。

    “哼哼,真以为能拿奥斯卡金像奖啊,佳宜姐肯定有事,怕我们担心所以才不说的,什么事情能逃得过我炫酷无敌孙晓晓?”

    孙晓晓看着沈佳宜的背影喃喃了一句,旋即想起了什么,妈呀一声,急忙丢到手里的薯条光着脚丫子,向厨房怒气滔滔的跑去:“你们两个窗前明月光,把那个西红柿炒蛋给我留着!”

    (注:窗前明月光,地下鞋两双……)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