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妮子,不,确切的说这女人确实是让男人为之动容的,成熟端庄,秀发披散而下,看似随意却是静心打理过,脸蛋标准的瓜子脸,柳眉修长,高挺的鼻梁上冒着细密的汗珠,那微微开启的朱唇仿佛是在召唤,想要吞吐一般,看着坐在副驾驶上依然昏沉着睡着的沈佳宜,梁天成身体本能的发生了异样的变化,低头看了看自己不争气的家伙,随后再度深思起来,那嘴型很合适有没有?

    回去的路上,雪佛兰便没有开的那样天天酷跑了,他享受这样的时刻,特别是车厢里还有着一个身上散发着淡淡香气的美女,梁天成知道这香味并不是香水能够营造出来的,这是天然的体香!

    车子里放着舒缓的音乐梁天成淡淡的抽着烟,好不惬意,而此时沈佳宜梦呓一般的哼了一声,梦游一般的开始拉扯着自己的衣服,嘴里含混不清的说道:“热,好热,我好渴,水,水……”

    “不是吧?”

    梁天成一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媚态横生的沈佳宜,现在这种情况,即便是初哥的他也知道沈佳宜被人下了什么药了,原来看到她昏沉的睡着还以为对方只是给她吃了安眠药之类的,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禽兽,给她吃了春天的药……

    梁天成吞了吞口水,要不要去阻止,自己可是正人君子啊,不过司考之际,看是不错烟的看着沈佳宜脱掉了,黑色的休闲职业装,里面白色胸前装饰着褶皱大花的衬衫也已经将扣子撕扯掉了一车厢,露出了里面紫色成熟富有韵味的抹胸……

    好,好大!

    梁天成心中暗道,反正又不是自己让她脱的,可是她自己脱的,跟自己可没关系,这样一想心里就坦然多了。

    可是当沈佳宜将那抹胸也丢到了车厢里,随后整个人扑向了梁天成,他便是知道不能让事情继续发展下去了,自己的定力远远没有自己的武力和智力值高!

    “给,给我……”

    沈佳宜脸上一片酡红,张开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极度的委屈难熬,伸出白皙修长的手,便是抱住了梁天成的腰肢,娇艳欲滴的红唇胡乱的在他身上亲吻着,索取着。

    “我到是想给你……”

    梁天成摇了摇头,旋即闪电般的伸出了手在沈佳宜脖颈上敲了一下,她整个人便是再度的昏睡了过去。

    梁天成知道现在也只有这种办法了,不给她打昏过去,后果很难想象的,而且这春天的药貌似威力不凡,好像不是不良商家背地里卖的那种骗人不好用的东西。

    梁天成想了想,还是不要把她带回去吧,这样带回去实在是让人难为情,如果她醒过来,药效再次发作,她如何面对贺彩和孙晓晓,以后还怎么见人?

    梁天成想的很周到,所以就见车子停在了一家快捷宾馆门口,将沈佳宜的外套套在了她的身上,系好了扣子,看了看没有任何漏点,才是搀扶着她走进了宾馆。

    当然在穿衣的时候梁天成不可能闭眼,他还没练就闭眼给女人穿衣服的功夫,自然那春光一览无余,随之便是定力不在的在那颤巍巍的地方忍不住的摸了几把……

    罪恶啊,罪恶,梁天成不停的嘟囔着,同时一只手抱着她盈盈蛮腰也是不安分的摩挲着。

    “开一间房!”

    搀扶着昏睡过去沈佳宜,走到快捷宾馆的吧台,对着里面接待的人员说道。

    接待人员看了看梁天成又看了看昏睡过去梁天成灰心一笑,便是快速的开了一间房,梁天成这才意识到自己兜里没钱,才是在沈佳宜的兜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了钱包,看着接待问道:“多少钱?”

    “一百九十八!”

    接待的男子笑脸相迎,这种晚上在酒吧灌醉女人的男人不少,几乎每天都能遇到,所以他见怪不怪,要说怪也就怪自己没钱去泡妞,可是今天这位不要脸的小哥让他大开眼界了,竟然用女人的钱开房,这无疑给他指引了一条光明大路,使得他茅塞顿开。

    “禽兽啊!”

    不过将梁天成和沈佳宜送到了包间之后,接待还是一脸鄙夷的臭骂了梁天成一顿,旋即回到了吧台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喃喃自语:“我小时候的梦想其实就是当一名禽兽!”

    梁天成自然不知道前台接待说了什么,但刚才从他的眼神当中已然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不过人之常情,他不会怪罪生气,误会自己的人还少吗?

    我这么正直的人,定然有一天会真相大白,上帝还我一个清白,不对,我不信上帝的啊!

    梁天成正想着自己是不是该去有个信仰的时候,躺在包间的沈佳宜,便是再度的醒了过来,比车上那番春色更加的迷人……

    “别怪我了,这是你逼我的哟,我可是想做好人的,但你不让我做好人就怨不得我了!”

    梁天成磋了磋手,便是向着沈佳宜快步走了过去。

    “给……我……我要疯了,不管你是谁,请,请给我!”

    沈佳宜神智还在不过那种热度依然是占据了大脑超越了一切,看着梁天成走过来,便是咬着嘴唇,不顾一切的向着他爬了过去,央求道。

    一丝不挂,沈佳宜如同一条搁浅在沙滩上的美人鱼一般,摇晃着美丽的身姿,等待潮起回归大海,畅游欢快……

    “去洗洗冷水澡吧!”

    梁天成抱起了沈佳宜,便是丢到了浴室里面,打开了淋浴喷头,随后便急忙闪身出来,关好了浴室的门,在这样下去自己真的承受不住了!

    原本保护人的工作梁天成认为很简单,没想到这么让人捉急!

    哗哗哗!

    浴室的水线不停的淋在沈佳宜凝脂一般的肌肤上,身体上那滚烫的感觉渐渐消失,取而代之便是理智,更加的理智,恼羞,羞耻,愤恨……

    梁天成躺在包间的摇椅上手里喝着一瓶在茶几上供客人随意选用的汽水,悠闲自在的看着电视屏幕,是一档外国衣秀,主题叫做维多利亚的秘密!

    “里瑟瑟,嗯,这个法国妞还真没骗我,还真是模特!”

    梁天成喝了一口汽水,便是盯着电视屏幕喃喃自语了起来,看着熟悉的脸孔,心头暗道,这大长腿你要是早露出来,是不是就不会让你睡地板了!

    正在梁天成逐一给电视上的模特打分的时候,沈佳宜裹着浴巾从浴室走了出来,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颊,水滴不停的流淌下来,显然是没有擦拭过,光着脚丫在地板上踩出了一个个水印,面无表情的接近冰冷的看了看坐在摇椅上的男子,冷漠的问道:“你是谁?”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