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需要带什么吗,家里没别的了,对了,还有菜刀,带着菜刀!”想了想,孙晓晓挥舞着手里的棒球棒,就向着厨房跑去。

    贺彩也是急坏了,毕竟佳宜姐虽然不是自己亲姐姐,可胜过亲姐姐,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面的问题了,不得不先开口和梁天成说话了:“你跟着去!”

    “别动刀,动刀犯法的,这是法治社会!”梁天成一身手就组织了孙晓晓,随后对着贺彩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跟着!”

    “兵哥哥我想说……”

    孙晓晓瞪着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却被梁天成阻止的说道:“别说了,动刀是坚决不行的!”

    “我是想说,动刀不行,你也不至于摸我胸吧?”孙晓晓眨了眨大眼睛有些委屈的说道。

    “哦,对不起,对不起,手误,手误了!”梁天成嘿嘿一笑,忙是收回了手,插在了口袋里,一脸歉意的说道,我说嘛,刚才怎么手感那么好,软软的大大的弹性十足的,不看我还以为是刚出锅的白花花的大馒头呢。

    “晓晓别跟他废话,走,他不去咱们去,孬种!”贺彩瞪了梁天成一眼,便拉着孙晓晓便是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向着车库提车。

    梁天成不紧不慢的跟了出去,在雪佛兰开出来之后,便是走到车头,抱着肩膀看着车里两个妮子嘿嘿的笑着。

    “滚开,姑奶奶要去救佳宜姐,在不让开我就撞了!”贺彩探出头来,气急败坏的爆了粗口,旋即就推动了档位。

    “叉,贺彩我要叉叉了你!”梁天成看着贺彩恼羞成怒,知道这妮子还真能说道做到,便也不再和他们开玩笑了,快速的走了过去,拉开了车门,将贺彩抱了出来。

    “流氓,死流氓,放开我,放开我,孬种!”贺彩有些惊慌失措了,不停的捶打踢着腿,这个梁天成要对自己做什么,竟然抱自己,他竟然敢抱自己。

    “你们留下我去,把地址说给我!”

    梁天成不顾贺彩反抗,将她抱下车后,便倒了车身另外一端,将孙晓晓也如法炮制的抱了下去,随后就钻到了架势位置上,探出头来说道:“别无理取闹了,你们去了也是白搭,赶紧的把地址告诉我,我见过沈佳宜的照片,我去就可以了,别啰嗦了,不然去晚了可别怨我啊!”

    贺彩也是见过梁天成的手段的,梁天成去定然没问题,所以也不计较刚才抱自己,小动作摸了自己的小腿一把的事,便是急忙将地址报给了梁天成。

    “把佳宜姐好好的带回来!”

    孙晓晓看着车子开除了别墅,还忍不住担心的提醒道。

    “佳宜姐要有个三长两短,哼,你就等着死吧!”贺彩恨恨的看着远去的雪佛兰,嘟囔道,随后便是急忙拉着孙晓晓回了别墅,这才想起来给自己父亲打了电话。

    梁天成并不熟悉大德市的地形,不过幸好雪佛兰上装载了地图导航,一边急速的开着车子,一边就将要去的地方输入到了里面,随后便是开足了马力。

    “我叉,撞死你个王八蛋,赶着去投胎啊,开得这么快?”

    “刚才过去的是车?我还以为是鬼影呢,擦!”

    “妈了个蛋的,估计是哪个富家子弟,车里载了个小娘们,就不知道咋得瑟好了!”

    一路驶去,街头上便有一些看不惯,心里羡慕嫉妒恨恨的人对着雪佛兰大骂。

    鸿运酒楼三楼一个别致的包间内,一位秀发乌黑散开在肩头,欣长的脖颈上挂着一条白色的铂金项链,吊坠直入领口,带给人无限遐想,身穿黑色职业装,纯色的丝袜下面是一双黑色镶着蓝色钻的高跟的女子,脸颊泛红的躺在椅子上,似乎是有些醉意,睡了过去。

    “佳宜啊佳宜你这是何苦呢,非逼我用这种手段,你乖乖听话,我们相互得到想要的不是很好嘛,你这样真是让张哥我为难啊,这是逼不得已的手段了,别怪张哥下作了,要怪就怪你生的太美了,啧啧,想想我都把持不住了!”

    坐在沈佳宜对面的中年男子舔了舔嘴唇,随后推了下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也不急着下手,看了看手表,随后就贪婪的看着沈佳宜,仿佛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一般,自言自语的说道:“不过你放心,上了你,那份合同我自然也会签的,但你提出的那些优惠条件可是没了哟,谁让你不听话!”

    自称张哥的男子拿起桌子上的红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旋即又看了看时间,才的放下杯子搓了搓手,双眼如同一只饿狼一般的盯着沈佳宜,站起身来走了过去:“差不多了药效也该发挥了吧,想想一会你浪起来的样子,我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不过在这里显然是没有情调的,走我们去海边野战……”

    正待自称张哥的佑德强要过去抱着身上散发着淡淡幽香的沈佳宜离开的时候,突然包间的门响了起来。

    “谁?”

    佑德强一惊,旋即便是没好气的站直了身子,心虚的正了正衣领对着外面吼道:“不是说过了吗,不用服务员,别打扰我们在谈生意!”

    “先生你该交水费了!”

    “交什么水费,你这酒店还负责收物业费不?”佑德强一听便是冒火了,这个酒店的老板是他的朋友,竟然有服务员过来跟自己找麻烦,他能忍得了吗,直径走了过去,拉开门就大骂道:“我叉你个妈的,老子弄死你信不……”

    话还没说完,梁天成就掐住了他的脖子,推进了包间。阴冷的看着对方,旋即笑呵呵的说道:“哦,认错人了!”

    佑德强被掐住的时候看着梁天成的眼神,就知道对方来者不善,心头咯噔一下,不是哪个竞争对手派来找自己麻烦的吧,然而听了梁天成的话也是松了一口气,看着嬉皮笑脸的梁天成,便停止了身板,瞪着眼睛大吼道:“认错人了,就道歉,立刻滚!”

    “咦,好像又没认错!”

    梁天成收起笑脸,再度换上了衣服寒气逼人的眼神注视着佑德强说道。

    “你,你要干什么,你是谁派来的,给你多少钱,我给,我加倍给你!”佑德强心里忽悠一下,看来没有那么巧合认错,这人是在玩自己,而能这样肆无忌惮看着很是悠闲的过来找自己,那肯定也不是善茬,想了想,便想拿钱收买他。

    “好,五十万!”

    梁天成也不含糊,直接伸出了手。

    “五十万?”佑德强虽然是公司老板,但也是属于和沈佳宜相差不多的在大德市只能算得上中小型公司的,一下让他拿出五十万到是能拿得出来,可是有些舍不得就这么白白的给人家了。

    “怎么少了,那就一百万!”梁天成疑惑的问道。

    “不是,不是,五十万,五十万我现在没有,等,等明天我汇给你,你看怎么样?”佑德强连连摆手,有些紧张的说道。他在商场上混不是没听说过,那个老板一夜蒸发的事情,自己没少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说不好就是拿个对手找人来买自己命的,不过一方面是钱,一方面是命,他都不想丢!

    “玩我叉!”

    梁天成身手了两个手掌一个双峰灌耳,直接将佑德强打蒙圈了,随后说道:“当我小孩子还是你公司属下啊,没钱,没钱的话……咦,这有个妞不错,就这妞了,今天放你一马,下次别让我遇见你了,藏的隐蔽点,不然在有人花钱雇我做了你,我上了你的妞,可不好下手杀你……”

    “好,好,这妞……不是,我女朋友你带走,我女朋友你带走吧!”晃晃荡荡,总算是没有倒在地上,一手扶着椅子,佑德强透过强挂在耳朵上的金丝眼里,扭曲的眼镜框里仅剩下的一小片的镜片看着梁天成,十分大度的说道。

    “这是你女朋友?”梁天成侧头看着张德才问道。

    “啊,是,是我女朋友啊!”佑德强顿了顿,急忙点头。

    “叉,成了,那以后她就是我女朋友了,你没意见吧?”梁天成一脸人畜无害的说道。

    “没意见,一点没有!”佑德强摇了摇头,直到梁天成将沈佳宜带走,他才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心头暗道,没出人命没丢钱已经不错了,算自己捡便宜了,不过可惜了,沈佳宜这妞白送给人家爽了……

    人就是这样,危机过后,就会想那些在危机时不顾及的东西,这跟温饱思淫欲是一个道理!

    梁天成刚才那可谓是一场表演,但也不是他闲着没事锻炼演技的,这是因为他知道沈佳宜是和对方谈合同,是属于合作方,如果上来就说自己认识沈佳宜,那么今天就救了她,自然而然也失去了以后合作赚钱的机会了,所以他制造了这个假象出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