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自习下课,梁天成跟在人群中走出了大德商业大学,一抬头就见到了不远处贺彩的座驾红色雪佛兰,顿足想了想,不是又有什么陷阱圈套吧?

    梁天成有了本能反应一样,贺彩那妮子是不待见自己的,这么好心等自己?所以觉得还有圈套,等着设计着自己。

    但不管是圈还是套,该钻还得钻不是,毕竟任务之一也也得保护这小妮子不是!

    上了车梁天成等着贺彩这小妮子说话,看看她又有什么套让自己钻,可是出奇的是贺彩并没有言语,从后视镜看了他上车,就启动了车子,向着市郊别墅而去了。

    贺彩其实是有些不好意思和梁天成说话,自从自己被梁天成救了,她就没那么烦感梁天成了,起码在危急时刻的样子还是蛮帅的,也算是接受了他做自己的保镖。

    想想之前自己的态度,不免就觉得有些吧好意思去和他说话了,而且他是雇主啊,哪有雇主去主动讨好保镖的,所以就这么矜持着,然而梁天成也不说话,就让她有些气愤了,这么没礼貌的保镖,哼,不知道讨好主子有肉吃的吗?

    孙晓晓是个话痨,看了看不言语的贺彩,便扭头开始和梁天成眉飞色舞的搭话:“兵哥哥,没想到你身手这么了得啊,那两个劫匪眨眼之间就被你解决了,你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侠客,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不对,好像你没走步就把那两人解决了,好威武霸气啊,怎么样有没有考虑收个女徒弟?”

    “收徒弟,这个还真没想过!”梁天成摇了摇头,莫不是这孙晓晓想学几手吧,要把她教会了,那自己还有机会揩油什么的嘛,那不是自找苦吃?

    “求包养会睡懒觉会吃会逛街!”孙晓晓哼了哼,还没开口就这么被他给拒绝了,顿时觉得有些丢面子,不过古灵精怪的她哪能就这么放弃,便是撒娇卖萌的说道:“兵哥哥,要不你就没事的时候教我几手?”

    “说不教就不教!”梁天成摇了摇头,想了想说道:“我告诉你啊,学这个会瘦的,你看练武术的哪有胖子!”

    “还能瘦身?”开车的贺彩一听也是一挑眉头,忙将身子想座椅上靠了靠,哪个女生不希望自己瘦一点再瘦一点呢。

    “那最好了,能瘦身多好,还不用去健身房去花钱了!”孙晓晓一听,就更加来了兴致,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梁天成央求道:“兵哥哥你快教我吧,我现在就拜师,我要变成廋子!”

    “关键我怕不该瘦的地方瘦了!”

    梁天成摇了摇头,提醒的说道。说话间眼睛也是在孙晓晓傲人的领口狠狠的盯了一眼。

    贺彩一听急忙打消了要和梁天成学几手的打算,看了看自己的领口,小声的嘟囔道:“不该瘦的可别再瘦了……”

    “什么地方该瘦什么地方不该瘦啊?我不管啦,反正你得教我,你不教我,我就和贺叔叔说你对彩彩心怀不轨!”

    孙晓晓嘟着嘴巴,有些生气的说道。

    “晓晓闭上你的嘴,别什么事都和我联系起来成吗?”贺彩扭头瞪着孙晓晓,这真是春天来了吗,她脑子里面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且梁天成明显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流氓,什么叫做不该廋的地方,这明显是说晓晓的胸部太大了嘛,男人不都是喜欢大胸的吗?

    回到别墅,孙晓晓就欢呼雀跃了起来,嚷嚷着让梁天成去做饭,贺彩也是尝过梁天成的手艺的,自然心里也是想能吃到那么美味的饭菜,也是不反对。

    梁天成很无辜,我是保镖不是保姆啊!

    “兵哥哥就知道你好嘛,你去给我和彩彩姐做饭吃吃吃好不好嘛,人家都好饿好饿了!”孙晓晓不但古灵精怪,撒娇显然也是有一手,抱着梁天成的手臂,那个摩那个擦啊。

    梁天成心中暗道,快停下来吧,对于这种诱惑自己确实没有多少定力,我可是初哥啊。

    “流氓!”

    贺彩坐在沙发上一扭头,就见到了孙晓晓撒娇,然而余光一扫就看到了梁天成男性特征十分明显的站了起来,俏脸兀的一下红晕了起来,啐了一口就将头转了过去。

    “呵,我去做饭我去做饭!”梁天成也是有些尴尬,挠了挠头便向厨房走去,自己也太不争气了,摩了一个擦就斗志昂扬了?而且丢脸的是竟然被贺彩这妮子看到了。

    “彩彩姐你说什么流氓啊?”见到梁天成去做饭,孙晓晓便是兴高采烈的跑了过去,将带着卡通图案的拖鞋随意踢到了一边,就跳到了沙发上对着贺彩问道。

    “我说你是流氓!”贺彩没好气的白了孙晓晓一眼,随后又十分羡慕的看了看孙晓晓因为在沙发上不停跳跃,而忽闪忽闪颤抖的领口,这妮子也不知道吃了什么,竟然这么大,讨厌死了。

    “我怎么了流氓了嘛?”孙晓晓疑惑的看着贺彩,想了想就委屈的说道:“我不惜用我的清白去让兵哥哥做饭容易嘛,你还说我流氓!”

    “你还知道?”贺彩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孙晓晓这妮子还真是拿她没办法,也不小了,怎么还童心未泯,难道不知道被人揩油了,还是真的不在乎?

    “我知道什么啊,佳宜姐也不回来,都两天没见到她了,不知道她那个合同谈的怎么样了!”孙晓晓盘坐在沙发上,身手在贺彩手里的零食袋里拿了一个薯条放在嘴里嘟囔道。

    “哟没心没肺的孙晓晓出息了,还惦记佳宜姐了,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贺彩长着嘴巴扭过头上下打量着孙晓晓,调侃的说道。

    “哪有了,我什么时候不出息,我一直惦记佳宜姐的好吧!”孙晓晓喃喃自语,一只手握着小拳头顶在下颌上说道:“两天没吃芹菜瘦肉粥了!”

    “就知道你想佳宜姐的饭菜了!”贺彩说了一句,同时也是再想要不要给佳宜姐打个电话,问问她的情况,这样总是加班身体可会出问题的,特别是女孩子,就比如自己,这么爱学习,都把肉学没了,想着想着又气呼呼的看了看自己的领口。

    梁天成在厨房鼓捣了大半个小时,才是对付了三菜一汤,巧媳妇难做无米之炊,这话一点不假,厨房里能用上的食材基本上都用上了,要让他再鼓捣出一个来,那就只能是煮泡面了。

    见到饭菜做好,孙晓晓拉着贺彩一片欢呼,就坐在了桌子上,正准备开吃的时候,忽然贺彩的电话响了起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是佳宜姐!”贺彩对着孙晓晓晃了晃手机,随后按了接听键:“佳宜姐,怎么会这么忙啊,今晚回来住吧,别太拼……什么,佳宜姐你说……你说什么,喂,你怎么了……喂喂喂……”

    “怎么了,彩彩,佳宜姐和你说了什么,是不是合同谈好了?”孙晓晓将一口菜囫囵吞枣的咽了下去,就奇怪的看着贺彩,大呼小叫的,还说自己不淑女,她才不淑女嘛。

    “佳宜,佳宜姐说让我去救她,好像是被人下了药!”贺彩大脑有些空白,机械的说完,就想了想,佳宜姐不是会和自己开玩笑的,如果说她真被人下了药,那肯定就是了。

    “什么?”孙晓晓看着贺彩严肃认真的样子,也是急切的摇晃着她的手臂说道:“彩彩,那我们快去救佳宜姐吧!”

    “好好好!”贺彩这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站起身来急忙向着楼上跑去,去拿车钥匙。

    “快,兵哥哥跟上,佳宜姐出事了!”孙晓晓跟在贺彩的身后,向楼上跑去,还不忘回头对着梁天成招收。

    梁天成在厨房磨蹭了一分钟,再大的事也得吃口饭啊,不然多浪费,而且沈佳宜着妮子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谁让她夜不归宿,给她点小惩戒也是好的嘛,再说了自己也没见过,不对,见过照片,也没揩油过……

    “你们就这样去?”

    梁天成抱着肩膀,看着从楼上匆匆跑下来的贺彩说道,随后看了看孙晓晓手里拿着一个棒球棒更是无语,这妮子你手里拿个原子弹估计也没有任何杀伤力吧?

    这两妮子竟然要去救人?

    梁天成相信这两妮子是可以去救人的,不过救不救得回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