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子这些地痞在社会上就是败类人渣,梁天成对付他们自然不能像对付邵无忧那样的留情面了,毕竟邵无忧还只是个学生再坏也祸害不了社会,但面前这些人就不同了,简直是蛀虫,人见人恨的癞蛤蟆!

    看着强子一刀砍过来,梁天成并没有动弹一步,而是在对方的刀子就要看到自己的胳膊的时候,猛然闪人,刀子擦着自己的衣服砍了下去的同时,他双手一伸,夹在了强子的手腕处,然后用力一抖,强子就大吼了一声,手里的刀哗啦一下掉在了地上,刚想破口大骂的同时,嘴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梁天成一手捏着强子的嘴巴,一手将强子手里的烟头抢了过来,吹了吹烟灰,露出猩红的火星,嘴角扯出了一丝笑意,旋即就将烟头塞到了他的嘴里,随后捂着他的嘴巴说道:“滚,别来招惹我,爷是你惹不起的角!”

    “唔唔唔……”

    强子疼的额头都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嘴里被烟头烫出了一个大血泡,试图挣脱梁天成,赶紧吐出烟头,但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似乎也做不到。

    出刀到嘴里塞了烟头也不过短短几秒的时间,甚至于强子还没反应过来,就成了这副摸样了,此时他心中有一种恐惧感,这小子不是人……

    “还不快滚!”

    梁天成时间算的非常准确,在强子嘴里的烟头被唾液湮灭的时候,才是放开他,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寒意,冷冷的说了一句。

    “噗噗噗……”

    强子弓着身子将嘴里的烟头吐了出去,疼痛的捂着嘴巴说不出话来,他也是在社会上混了不少年头的人了,感受着梁天成身上散发出来那种寒意,身体不由得一个激灵,他知道此人不是自己招惹得起的,而且就凭借刚才把自己刀卸掉那一手,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今天算是栽了丢人丢到家门口了,而且在自己小弟面前丢人丢大发了,不过权衡一下丢人就丢人吧,不然被送去医院可就遭罪了。

    强子在气头上,不免暗骂了一阵邵无忧不是玩意,这么牛掰的人让自己过来收拾,还说只是个学生,我怎么看不出来是学生?

    强子干不过梁天成,又被收拾了,嘴里被烟头烫了大泡,这些责任就完全加在了邵无忧的身上。

    强子身边的小弟都傻眼了,刚才事情发生的太快了,以至于他们都没反应过来,自己老大就成这副摸样了,自己老大都不在出手了,他们也就不敢乱动了,强子哥打架还是有一定经验实力的了,连他都收拾不了这小子,自己这些人上去不是炮灰吗?

    “回来!”

    梁天成忽然想起一个重要的事情,便急忙喝住了转头带人要走的强子。

    “大哥,我错了,我这就走,这就走……”强子扭过头来,连忙赔不是的说道。心头暗道这家伙不是改变主意要揍自己吧?

    虽然身边带了一群小弟,但他总感觉跟没带一样。

    “兜里有没有钱?”梁天成想了想,问道。

    “有,有,都掏出来,把钱都给我掏出来!”强子一听急忙从自己裤兜将钱拿了出来,同时喝着自己身边的小弟掏钱。

    受保护费这么多年,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人给收了!

    强子将三千多块钱凑到一起,战战兢兢的送到了梁天成手里说道:“大,大哥,就,就这么多了,你收着,不够的话我在回去取……”

    “叉啊把老子当成抢劫的了么?”梁天成怒视着强子暗道:“素质啊素质,咱这么有素质的人,竟然被当成受保护费的了,天理难容啊,好冤枉啊……”

    “大哥,我,我没骗你,我现在就派人去取,我陪你在着等着……”一看梁天成不善的眼神,强子还以为刚才说的话不够有诚意,便忙是补充道。

    “这些够了!”

    梁天成在三千多块钱里,拿出了六块钱,吃碗面条可以了,随后就将剩下的钱还给了强子。

    “大哥,大哥这是我孝敬你的,初次见面,就当见面礼了,你收着,你收着……”

    强子还以为梁天成这是在考验自己,是不是真心给他钱,他怎么敢身手接过来,表情为难,忙推脱的说道。

    这要把钱收回来,不会直接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吧?强子暗道。

    “那么多废话,让你接着你就接着,滚吧,老子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嘛!”

    梁天成将钱塞了回去,便直径向着学校对面的快餐店走了过去,叉的,气死老子了,不知道这个点,快餐店还有没有一起吃饭的养眼女同学了……

    晚课是班主任徐若涵的课,整整一个晚课她都在想法设法的为难梁天成,不过让她失望的是,梁天成几乎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不要脸,提问他问题竟然理直气壮的说不会,一点不脸红不害臊。

    最终徐若涵的出结论,对于这样死不要脸的人,这种对于其他人管用,但用在他身上似乎没有任何意义可言……

    罢了,徐若涵也就懒得去看梁天成了,越看他就越生气,弄不好都没心情去讲课了……

    “这是什么人嘛,故意出难题考我让我出丑,我都配合你了,怎么还不开心呢!”

    梁天成看着郁郁不乐的徐若涵,觉得自己很是委屈,自己从来都是替别人着想的,就算不对着想,也得将心比心吧,就算不将心比心,那对我礼貌的笑一个也成吧,不会是牙齿不白吧,呃,那就是你的不对了,赶紧用黑人啊……

    晚上放学的时候,袁仁才就跟着邵无忧打听了起来,不是说好了下午放学卸梁天成一只胳膊么,怎么强子哥还没出手?

    “出你大爷的手,别跟我提这茬!”邵无忧在上晚课的时候就接到了强子的短信,给自己好一顿数落,自己给钱找人办事,结果没办成,反而给自己弄个不是人,换了谁都生气。

    但邵无忧知道通过强子哥这件事,就可以肯定自己的擦测是对的,这个梁天成不是一般人。

    “到底怎么回事啊,这事就算了,无忧哥那咱们不是太憋屈了?”袁仁才喋喋不休的说着:“那小子有什么牛的,不行一会咱俩抓了他收拾他一顿,也不非得找强子哥吧!”

    “你大爷你给我消停的,我现在一肚子火,小心泄你身上!”

    邵无忧怒视这袁仁才,怎么突然发现他跟个苍蝇似的嗡嗡嗡的,可其不知,自己在贺彩那边也是这样,嗡嗡嗡,烦透人了!

    “别,无忧哥我是直男!”

    袁仁才下意识的捂了一下自己的屁,摇头说道。

    “滚犊子,有多远滚多远!”邵无忧骂了一句,旋即想了想就把下午放学强子被收拾的事说了一遍。

    “那,小子真那么牛,直接夺了强子哥的刀,而且把烟头塞到他嘴里了?”袁仁才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说的是这个新来的转校生干的?

    “嗯!”邵无忧也不想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郁闷的嗯了一声,就不在说话了。

    “那这事就这样算了?”袁仁才憋着一口气,跟邵无忧混这么久了,还没吃过亏,如今竟然吃了亏?当一个人习惯去欺负别人的时候,反过来突然被他人欺负了,是有点不习惯的。

    “算了?哼,做梦……明天有他好看的!”邵无忧对着袁仁才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