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开我……”徐若涵被梁天成的话气的无以复加,用力的甩了甩手臂,瞪了他一眼说道。

    “小徐老师你看刚才我没经过你允许用了你的茶具,真是不好意思啊!”李主任先斩后奏的说道。其实他是故意而为的,虽然茶具每次用过都清洗了,但他喝着茶想着这杯子被徐若涵用过,心里变态得就觉得是一件爽事。

    “没事,没事,李主任如果喜欢我就把这套茶具送了你了!”徐若涵心里憋屈到了极点,面对两个自己憎恶的人,自己竟然没办法发飙,这样下去会憋出病吧?

    我要不要珍惜生命,辞职远离梁天成?

    原本是想趁着梁天成翘课这件事,大做文章的,结果被李主任这样一搅和,徐若涵便没有机会在教训他了,不过她知道日子还长,总会有机会的。

    待到梁天成和李主任两人嘻嘻哈哈不顾自己感受的喝了一阵茶离开后,她才是摔上了办公室的门,气呼呼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闷不出声老半天,最总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竟然又被他给摸了一把,上次是腰,这次是手,下次呢……”

    下午上课的时候邵无忧便是回来了,不过一直等到第二节大课,才等到梁天成,如果这小子不来,晚上放学岂不是收拾不了他了,自己可是找了校外强子哥带着人过来收拾这小子的!

    上午的事情邵无忧也并没有那么傻,认为是自己没注意撞到了桌子,自然知道这其中定然是有猫腻的,梁天成这小子有点手段,所以他不敢在冒着风险去找茬了,被打是小,在贺彩面前丢人就不好了。

    贺彩和孙晓晓一下午都没有理会梁天成,他也乐得清静,两节课都在思考着该如何入手去调查那件事情,不过最终还是没有任何的头绪,或者等到对方露出马脚,或者就等着组织上发来最新消息了,不然目前看来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下午放学,孙晓晓就挽着贺彩的手腕向校外走去,一会还有晚课,所以两人决定不回家了,到校外对面的快餐店随便吃点东西。

    “彩彩啊我想起个事来!”孙晓晓扭头看着比自己高出一点的贺彩,兴高采烈的说道。

    “什么事呀?”贺彩笑着问道。

    “我记得你说兵哥哥要圈圈叉叉咱俩……”孙晓晓奇怪的打量着贺彩,促狭的问道:“你这种假设都能说得出口,莫不是你的身体到了春天?”

    “死晓晓你才发春呢!”

    贺彩扭了一下孙晓晓的脸蛋,想了想便是讥笑的说道:“自从梁天成来了,你可是一直把他挂在嘴边啊,说,是不是你得春天来了,对他有意思!”

    “我才没有呢!”摆了摆手,孙晓晓连连摇头说道。

    “你没有你脸红什么?”

    “我脸红了嘛?没有啊!”孙晓晓看着贺彩咯咯的笑了起来,就知道自己上档了,有些委屈的说道:“讨厌了彩彩姐,就拿人家寻开心!”

    “你刚才不还想拿我开心那么!”贺彩白了孙晓晓一眼,随后提醒道:“我告诉你啊,晓晓,你可离梁天成远点,他可是一个大流氓呢!”

    “流氓,没发觉啊?莫不是流氓过你了?”

    “晓晓,你是不是想把你看小片片的事弄得全校皆知?”

    梁天成跟在两女身后,虽然不知道她们在将什么,不过从他们的口型可以看得出来,多半是再说自己如何流氓……

    不过他很坦然,自己根本也没对他们做什么流氓的事啊,但他们既然说了,那就肯定得做了,不然多让他们瞧不起……

    刚出校门,远远的看着贺彩和孙晓晓进了学校对面的小店,他正准备跟过去吃点东西蹭点饭吃,毕竟自己兜里比脸都干净,不过这个时候,一群人虎视眈眈的奔着他走了过来!

    唰!

    这群人还没走进,为首的一个穿着跨栏背心的肩膀上纹身的男人便的丢过来一个空啤酒瓶子。梁天成微微一侧身,那瓶子就砸在了地面,成了一堆玻璃碴子!

    这是针对自己来的?

    梁天成想了想便是释然了,这一定是邵无忧那小子搞的鬼。

    “哟,还挺灵活的嘛,跟个猴似的!”

    身穿跨栏背心纹身的强子带着一群小弟走过来,有些意外的看着梁天成说道。

    “错,我不是猴,我是耍猴的!”

    梁天成摇了摇头,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对于这些小地痞他还真不放在眼里,不过对付他们可就不能向对付邵无忧那么温柔了。

    “耍猴的,你的猴呢?”强子本能的问了一句,旋即知道不妙,就听到梁天成笑着说道:“你不就是猴嘛,正等着我耍呢!”

    “叉,你小子敢骂我们老大强子哥是不是找死!”

    “你不装逼会不会死?”

    “信不信把你扔江里去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群小弟都是跟着强子在这片耀武扬威的,突然自己老大被嘲笑了,这群人哪里受得了。

    “有事说事,没事赶紧滚,我还有事要做!”

    说实话梁天成有些郁闷,竟然跟小地痞斗上嘴了,这要让熟悉他的人知道,不得笑掉大牙?所以便是直截了当的跟着强子说了一句。

    “叉了,在这片我还头一次见到跟我横的,实话告诉你今天有人买了你一条胳膊!”

    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强子叼起一支烟身旁的小弟自然给点燃了,他吸了一口吐着烟气不屑的说道。

    “我的胳膊值多少钱?”梁天成到是有兴趣问问这个事。

    “五千!怎么地自己砍还是我给你砍?”

    强子从一旁的小弟手里接过刀来,凶狠的说道。

    “五千块,还真多啊,我算算啊,够我吃多久的方便面了……”

    梁天成那个郁闷啊,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要买自己胳膊买命的人不是没有,而且还很多,别说国际上的价格了,就算是国内至少也要五十万美元吧?

    这自己一条胳膊就卖了五千,简直是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吧?不行找机会得找邵无忧理论理论,咋说不卖五十万美金也得卖五十万吧!

    “叉,说你行你还拽上了,真当老子是白痴玩我啊!”

    强子看着梁天成这副态度就气不打一处来,拿着刀奔着他就砍了过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