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成与贺国强出了警局,就坐到了他黑色宝马车里,向着学校开去。

    “天成真是为难你了,让你给我女儿做保镖真是大材小用了!”

    国字脸身材魁梧的贺国强和梁天成坐在后排座椅上交谈着。

    “贺叔叔严重了,相对于你为国家做出的贡献,我来保护你女儿简直是不值得一提的事情!”梁天成摆了摆手,谦卑的说道。对于贺国强做的一些事,他自然是知道的。

    “身为华夏人为自己祖国效力是我的荣誉!”贺国强义正言辞的说道,随后便是带着歉意对着梁天成说道:“对于我女儿她就是有点小任性,其实内心骨子里随我,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孩子,所以有些时候你还要多担待点?”

    “放心吧,贺叔叔你不必担忧,保护好贺彩是我的职责!”

    梁天成想了想继续说道:“我来之前,贺彩已经被绑架一次了,而这次是第二次绑架,虽然我不知道第一次的什么情况,但从这次看,不过都是一些小角色,我觉得他们似乎在警告着什么,或者预谋更大的事情而绑架只是掩人耳目!”

    “嗯,对于彩彩的事情,我也再想到底是谁要针对我下手,不过你也知道这种事,既然有人敢针对我,就肯定是有备而来的,警局那些人根本就查不到什么,所以关于彩彩我还是把希望放在你身上!”

    叹了一口气,贺国强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认真的看着梁天成说道。对于两起绑架案,他也没有一点头绪可言。

    “这么相信我?”梁天成淡淡一笑,缓和了一下聊天的气氛,这样压抑正经的聊天使得他想到在组织里面无趣的规矩!

    “当然,因为你是军人你是兵王!”贺国强也哈哈笑了笑,不可置疑的说道。

    “贺叔叔抬举了,我不过是一个兵痞!”

    车子到了大德商业大学门口,梁天成下了车子,随后想了想说道:“贺叔叔可以从你商业上的竞争对手着手去查一查,或许会有突破!”

    “嗯,好的,这个我也在着手去查!”对于梁天成无伤大雅的玩笑,贺国强根本也就没放在心上,笑着对着他挥了挥手,随后黑色宝马便调转了车头,向远处驶去了。

    对于贺彩被绑架的事情,梁天成觉得有必要一针见血的抓到幕后黑手,他不可能随时随地都保护在贺彩身边,所以贺彩这边没麻烦他才能抽出身来,毕竟他还有最重要的任务要去调查!

    不过从今天的绑架案来看,想抓到幕后黑手还真不是容易的事情,今天这两位分明就是小到不能在小的觉得了,一层层扒皮找到核心,不容易啊?

    现在已经是下午二点多的时间了,第二节课都上了大半,梁天成走在去往班级的走廊里面,就被后面的人叫住了。

    “那位同学你给我站住!”

    徐若涵下午没有课,却来亲自点名了一次,结果就见到了最后排角落的位置空着,她便是气的不行,第一天来上学就敢翘课,简直不拿自己这个班主任当回事?

    而且最主要的是她有了正当理由去教训这个色胆包天的流氓!

    “徐老师你是在叫我?”

    梁天成转过头,就见到身穿着一身米色职业装,纯色丝袜将小腿包裹的浑圆,脚下一双同样米色的细高跟的徐若涵,指了指自己问道。

    “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么,不是叫你难道我叫阿猫阿狗?”徐若涵不善的走了过去说道。

    “哦,徐老师,徐若涵老师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有名字的不是那位同学!”梁天成看出来了,这徐若涵分明就是来找麻烦的,然而自己也是理直气壮,怕什么。

    “你?”

    徐若涵一阵无语,这个人还真是胡搅蛮缠,能打岔话题,转而也不跟他罗嗦的说道:“你下午翘课,你先去我办公室一趟,一会我回去和你谈谈!”

    “谈什么,理想还是人生?”

    梁天成嘿嘿一笑,上下打量着徐若涵的身材,同时也是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随后觉得这个动作太没有礼貌了,就带着歉意的解释说道:“我嘴唇有点干,我不是看你才舔的,呃,不对,我不是说你没魅力……”

    “梁天成立刻马上去我办公室!”

    徐若涵被梁天成的话气的满红耳赤,一点没有为人师表的指着他吼了一嗓子,随后觉察到自己站在高三学年的走廊里,已经有不少同学掀开窗帘向外看了,本能的捂了捂了嘴巴,顿时觉得怎么一遇见他总是会让自己这么急躁稳不住呢,难道他是猴子派来针对我的逗比?

    “哦,去就去咯!”梁天成转身就向着办公室的方向走了过去,高三学年组老师的办公室,就在楼梯口处,他是知道的,当他走过徐若涵身边的时候想了想就好心提醒道:“徐老师别动不动就跺脚,你的细高跟会折的,到时候走不了路我可不背你哟!”

    “你去死吧!”

    徐若涵面红耳赤的看着梁天成背影,猛的一跺脚,结果预言成真了,她的细高跟无情的折了,她委屈的都要哭了,暗暗发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不过这句话在未来的日子里面确实验证了,在某一个你侬我侬的时刻,她疯狂的喊着:“死了,死了,丢了,丢了……”

    待到徐若涵一脸委屈,一瘸一拐的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办公室里的情景更是给她气的七窍生烟,那可恶的家伙正悠闲自在的坐在自己办公桌前和系李主任在那喝茶。

    徐若涵只所以没课不在办公室待着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个李主任没事就来找自己聊天,美名其曰要谈工作,自己当然知道他的心思了,所以才是尽量找理由躲避他。

    而现在可好,这两人让自己憎恶的男人,正了得畅快拿着自己的都舍不得用的茶具在喝茶?

    徐若涵是一个极为重视养生的女子,平时可谓万事都不温步火,可直到遇到梁天成之后,似乎心中那一波碧湖就没有平静过的时候了……

    “天成啊,没想到你这么懂茶,你这个年纪懂这个的可真是难得了啊,有机会你到李哥办公室,咱俩探讨探讨茶道,我还真没发现你小子有这个天赋!”

    李主任见到同道中人一般喜笑颜开的说道,他在梁天成面前自称李哥了,看来确实对梁天成有些刮目相看了,确实李主任平生有两大爱好,第一女人,第二茶,而刚才梁天成看了徐若涵的茶具之后就头头是道的说了一通,甚至对于茶道懂得不少的李主任有些都是听所谓听闻所未闻的。

    “好说好说,小意思!”梁天成不介意李主任跟自己套近乎,有个狗官主任能替自己挡不少事呢。

    “小徐老师你这是怎么了,鞋跟怎么掉了呀,你快过来坐!”李主任说话间一扭头,就见到了一脸怒气的徐若涵,看了看她一瘸一拐的样子,不由得心生怜爱,皱着眉头,忙起身走了过去就要扶着她,趁机接近揩油。

    “啊,李主任,没事,没事,不小心崴了一下,不要紧,你看这样不就好了!”见到李主任靠近自己,徐若涵忙是把高跟脱了下来,光着脚丫站在了地板上。

    “啧啧啧,别凉到身子啊小徐老师!”李主任心里这个心疼啊,美人凉到可罪过了,这脚真美啊……

    “对呀,别凉到身子啊徐老师……你这是怎么了,鞋子还坏掉了呢,是不是用力跺脚了,不是告诉你别用力跺脚的嘛,来,快过来,李主任刚刚沏的茶,十三年的普洱还算不错……”梁天成嘿嘿一笑,直接起身走了过去,李主任不敢去扶她,自己可敢,说话就拉着徐若涵的手臂往屋子里面走,好滑啊,这么好的机会揩油,谁不楷那是傻子……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