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成坐在架势的位置上,摸了摸方向盘,旋即看着后视镜里的两个表情不一的小妮子笑了笑,便是推动档位,一脚油门,突然一种推背感油然而生……

    孙晓晓后悔了,这个兵哥哥还真是万能的。

    “兵哥哥停车,不行了,你慢点,你厉害,你比彩彩厉害多了,我见识了,快停下,还是让彩彩……呕……”

    孙晓晓连连挥手央求着,话还没说完,一下没忍住直接吐在了车里。

    贺彩也是惊讶梁天成的车技竟然这样好,只是片刻就超越了那黑色改装越野,而这速度,自己也有点受不了了,不过倔强的她怎么能随便就认输呢,强忍着作呕的感觉,故作镇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担心一开口会吐。

    梁天成嘴角上扬,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已经在吐了的孙晓晓和那个强忍着脸色已经变得苍白的贺彩,便是在前面一个不远处一个荒废的烂尾楼停了下来。

    可别真把两个小妮子吓到了,不是还有一个来大姨妈嘛,姨妈吓没了,自己可承担不起后果!

    车子一停,瞬间,孙晓晓就连滚带爬的跑了下去,弓着身体吐了起来,然而贺彩此时也没好到哪里去,开了车门,不顾梁天成的嘲笑,也是连连作呕,暗骂着他,流氓,你车技也太好了,开的我想吐……

    梁天成看着贺彩和孙晓晓的样子,摇头笑了笑,点燃一支烟倚在车身,悠闲自得的抽了起来,不多时候黑色的越野车就追了上来,打开车门,秃头和一个平头男便不善的走了过来。

    “太弱了,叉!”梁天成见到两人走过来,悠哉的吸了一口烟,用国际手势伸出了中指打了一个招呼,他早就判断出了两人并不是飙车党。

    这是一种职业的直觉,非凡玄妙的东西,有时候这种直觉可以化险为夷!

    “靠!”

    秃头见到梁天成伸出中指,便是怒了,直接动手,给身边刚才开车的小五一个眼神,他两人便同时掏出了枪,对着梁天成走了过去:“老子崩了你!”

    砰!

    一声枪响,贺彩和孙晓晓才是从呕吐当中缓和过来,这才知道,那两人是劫匪,而在他们两人一愣神的功夫,那平头男和秃头已经倒在了地上,晕死了过去。

    孙晓晓张着嘴巴,有些不可思议,她根本就没见到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甚至觉得梁天成都没有动过,可是,那两个人是怎么倒在地上的?

    贺彩瞪着眼睛,惊恐的看着梁天成,这两人是这弱体格子的杰作吗,自己刚才的瞬间失明了?

    “我都说过了,太弱了,简直弱爆了,竟然还不知道死活往上冲,差点脏了我的手,不过幸好我没用手!”对于这两个小毛贼,梁天成一点不夸张还真是懒得动用自己的手。

    而在此时,几辆警车远远的行驶了过来,梁天成暗自诽谤了一阵,难道警察都是在完事之后来收场的?

    梁天成在秃子叫嚣着要和贺彩飙车的时候已然是从他的眼神当中看到了阴谋,所以他直接掏出电话给警局发了一条信息,虽然这事他可以轻松解决,但自己可是守法公民,可不能乱杀乱打的,一些不必要的事,还是交给警察来处理吧。

    但是他等到秃子和平头男追了上来,都没见到警察出现,就忍不了了,在忍自己脑袋就开花了!

    “不许动,举起手来!”

    警车上快速的跑下来一群人,为首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警,拿着一把手枪指着梁天成说道。

    “叉,不是这么傻帽把自己当成劫匪了吧?”梁天成举起手,面对数只黑洞洞的枪,他可不想自己成筛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解释道:“我不是劫匪,我是他们的保镖,不信你问他们,而且你们相信劫匪会报警的?”

    “他是劫匪?”

    身材高挑的女警王丽颖看了看两女,心头顿时后怕了起来,这不是前一阵子被绑架的贺氏集团董事长贺国强的女儿嘛,怎么那案子没破,又被绑架了,这次要是贺彩出点什么事,自己的乌纱帽都不保了。

    “啊,他不……”孙晓晓一愣刚要去解释,就被贺彩拉住她,指着梁天成毫不犹豫的说道:“他就是劫匪,你们千万别被他骗了,他打了他的同伙,要圈圈叉叉了我们……快抓了他,警察姐姐……”

    梁天成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贺彩,这妮子真是往死里整自己啊,自己可是刚刚救过他啊,你不知恩图报,你也得说实话啊。

    我圈圈叉叉了你吗,你这么恨我,但我估计我圈圈叉叉你,你会爱上我的持久力量!

    “还有什么狡辩了,你现在别动,手抱头!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成为呈堂证供!”

    身材高挑的女警王丽颖一摆头,身后几个警察就拿着枪走上前去将梁天成带上了警车,随后便是来到贺彩跟前关心的询问了起来。

    “彩彩不会有什么事吧?”

    坐在雪佛兰里面,返回学校的路上,孙晓晓有些担忧的问道。

    “有事才好,我看他那副德行我就生气,这回好了,眼不见心不烦!”贺彩不以为然的说了一句,可嘴上这样说,心里也是有些后悔,这个恶作剧是不是有点玩的太大了。

    “要不,要不你给贺叔叔打个电话吧!”孙晓晓想了想,试探的问道。

    “哼,就知道你关心这个家伙,也不知道怎么让你那么在意,好了,我打,不过这是你让我打的呀,我可是看你面子的,跟我本人没有一点关系!”一脸无辜看着孙晓晓,贺彩有些口是心非的说道。

    “哦哦,是哟,和彩彩姐一点关系都没有!”孙晓晓听了贺彩的话不禁咯咯的笑了起来。

    贺国强接到自己女儿的电话之后,听她叙述了一遍,便是有些气躁,胡闹,太胡闹了,不过毕竟是自己女儿,而且事情也已经发生了,责怪她也没用,毕竟这孩子从小就没得到过母爱,而她的这些性格也都是自己的溺爱,要怪也只能怪自己。

    挂了电话,贺国强便是急忙的往警局赶了过去!

    大德市警局,审讯室。

    “姓名,年龄,工作单位,你的幕后主使者是谁……”

    前去抓捕梁天成身材高挑的女警王丽颖这个副队长,便是亲自过来审讯。

    “姓名自己猜,年龄你看着写,工作单位……保镖,性别男,爱好女……”梁天成上下打量着这个长着一张英姿飒爽的脸庞叫做王丽颖的副队长,心头暗道,惨无人道啊,这衣服都快被撑爆了,警局就不能在给她发一套大一点的衣服嘛?这要是执行工作,也太不方便了吧,抓个小偷劫匪什么的,一用力衣服扣子崩开怎么办。

    咦,难道这是故意,玩色诱?

    “你爱好挺广泛啊?”

    王丽颖对于梁天成的态度很是不满意,一拍桌子,而此时也是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便是提醒的说道:“眼睛,老实点!”

    “嘿嘿,还成,佛曰要博爱众生嘛,我没那么大修行,博爱一些漂亮女子还是可以的,警官你有没有宗教信仰,我对这方面比较了解,如果有咱们可以相互交,交,交,交流交流……怎么还磕巴了!”

    梁天成嘿嘿一笑的说道。

    “放肆,别跟我耍什么花招,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王丽颖听了梁天成的话脸色也是微微泛红,这可可恶的劫匪竟然敢调戏自己,越想就越来气,她便是站了起来,一手抓住了桌子对面的梁天成的脖领子一字一顿的说道:“别以为你不说,我就没有办法让你说了!”

    “那你就想办法呀!”

    这么近距离,梁天成一眼便的盯在了王丽颖的脖领处,暗自欢喜,外表庄重,看里面布料的款式,内心应该是火热的嘛,而且最重要的是,从现在这个距离看,简直是一座不可翻越的山峰啊,就让我死在山上吧,不自觉的就将鼻子贴过去深深的吸了一口,闭着眼睛享受一般的说道:“好香啊……”

    “别以为我真没办法收拾你!”

    王丽颖勃然大怒,伸手就将腰间的手枪掏了出来,顶在了梁天成的脑门上!

    “王队你要干什么,放下枪!”

    而正在这时候,贺国强便是由局长的带领直接来到了审讯室,见到这个场景警局局长直接喝住了王丽颖。

    “局长,呃,那个贺董好!”

    王丽颖见到进来的两人,心中一紧忙是松开了梁天成是脖领子,急忙将枪插回了枪带,对着两人微微点头。

    警局是不可以严刑逼供的,想起刚才拿着枪顶在人家的脑门上架势,便对着局长满怀歉意的一笑,随后对着贺国强信誓旦旦的说道:“贺董你放心吧,这案子我一定竭尽全力的去调查,现在三名劫匪由于发生内杠已经死了两个,现在剩下这个我在审讯,您不要着急,这次我一定把幕后黑手抓出来!”

    “小王啊你错怪这位小兄弟了,他可不是你说的什么劫匪啊!”局长自然听了贺国强的解释,所以直接开口说道。

    “他不是劫匪?”王丽颖有些不可思议,疑惑的看了看一脸悠闲自在的梁天成,心头暗道,他不是劫匪也是流氓色狼。

    “是这样的,王警官!”贺国强简单的把梁天成是自己女儿的保镖的事情说了一下。

    经过一番解释,事情真相大白了,可是王丽颖心里还是觉得梁天成不是什么好人不想放他,最少让他在里面蹲几天,竟然敢公然调戏执法人员,可是自己再不情愿放人也是没有办法的,贺国强和局长都亲自过来了,她也只好咬了咬牙齿放人走了。

    “红色蕾丝的,品位不错哟!”

    梁天成走到王丽颖身边,小声的说了一句,旋即就和贺国强离开了警局。

    “什么红色蕾丝的?”

    王丽颖有些纳闷,他在说什么怪怪的!

    不过想了想,豁然想起来自己今天不就是穿得那个颜色款式吗,顿时气得脸色红晕了,猛的跺了跺脚,大声嚷嚷道:“梁天成,老娘要你好看!”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