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放学的时候,梁天成很是意外,贺彩的雪佛兰正在校外不远处停着,这不是等自己放学回家吧,不会又是什么圈套吧?

    好吧,套就套吧,自己愿意钻小美女的套……套……

    想了想,大步走了过去,拉开车门,上了车就见到孙晓晓看着自己一直笑个不停,而贺彩则是黑着脸瞪着自己,跟自己圈圈了她似的……

    “兵哥哥你今天太帅了,扮猪吃老虎这套路你都会,看来你也有去好莱坞的天赋,正好你和彩彩一起去来一个情侣搭档!”孙晓晓转过身子伸出了大拇指,赞扬的说道。

    “晓晓,你在多嘴你就下车,兵哥哥叫的这么热乎,至于嘛,等我把他赶走,就让我爸给咱们找个厨师,天天给你调着样做好吃的!”

    贺彩见到自己闺蜜这样没心没肺,便气不打一处来,数落了她一句,旋即哼哼的看了看梁天成,一会你就哪来的回哪去吧:“笑,一会就有你哭的了!”

    掏出电话直接给自己的爸爸贺氏集团董事长贺国强打了过去,夸张的说了一下梁天成今天上学第一天打架斗殴惹是生非,勾搭女同学,在人家女生包里偷苏菲,月月舒,闹得学校人人皆知……

    梁天成纳闷,这说的是自己么,好像说的是无良纨绔吧,小妮子你这样诋毁我,你麻麻知道么?老子要圈圈了你……

    “彩彩你能懂点事么,把梁天成请来是咱们家的荣幸,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你说的那些事根本不可能发生,我相信梁天成的人品,你不要说那些莫须有的事了,好了,彩彩我现在有一个重要的合同要谈,你跟梁天成好好相处,我先挂了!”

    “彩彩,怎么样,贺叔叔是不是答应了?”孙晓晓侧头询问道:“我们现在是不是要送兵哥哥去车站或者飞机场?”

    “我想送他去火葬场!”贺彩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从后视镜看着坐在后面一脸得意的梁天成,恨得牙痒痒,发动车子,一脚油门就冲了出去。

    “哦!”

    孙晓晓点了点头,随后看了看方向,古灵精怪的说道:“可是这条路不是通往火葬场的吧?”

    “闭嘴,不然我把你看小片片的事说出去!”贺彩气愤的无以复加了,刚才自己爸爸竟然说自己不懂事,而且自己爸爸可从来没这个口气和自己说过话,今天竟然为了一个保镖跟自己用那种口气说话,而且旁边的闺蜜还有意无意的喋喋不休,更是让她火冒三丈。

    “可是,可是你已经说了啊……”孙晓晓脸腾的一下红了,后面还有一个兵哥哥呢,这种事你怎么也说得出口啊,不过她看在贺彩生气的份上,也就不去追究了,扭头不好意思的对着梁天成笑了笑说道:“你什么都没听到吧?”

    “嗯,我没听到你看小片片的事!”梁天成很认真的点头,脑海当中不由得在想,小片片看多了会不会去模仿呢,想着他就偷偷的瞄了瞄孙晓晓的中指,看看指甲有没有被剪短……

    “坏蛋!”孙晓晓娇嗔的说了一句,转过头也不吭声了,好丢脸的说,彩彩我恨你……

    想着刚才梁天成的笑,更是觉得无地自容,忙是将头扭到了车窗的方向,这次丢人了,讨厌啦,人家是无意看到小片片的嘛,干嘛用那种眼神看人家啦,人家是好孩子……

    “彩彩,你慢点,慢点开,我都晕了……”贺彩的车子急速的奔驰在公路上,孙晓晓拍着小胸脯,急切的说道:“我要吐啦……”

    贺彩因为生气,车速定然是不慢的。

    “嗨,美女,跑一圈啊?”

    不多时候旁边一辆改装过的黑色越野就追了上来,对方一个秃头,耳朵上挂着一个大耳圈,他摇开车窗,对着贺彩吹了一个口哨。

    如若平常贺彩才懒得理会这种装扮让人作呕的飙车党,她喜欢飙车不假,而且车技也着实不一般,但那都是自己和自己飙,追求那种迎风飞翔的感觉,不过今天在气头上,而且想了想,这样正好也吓唬吓唬那个梁天成,便也是扭头对着车窗说道,“来呀,谁怕谁!”

    “这妞够辣!”

    秃头笑了一笑,旋即指了指前方说道:“老城区,谁先到谁赢!”

    “ok!”

    贺彩一脚油门首当其冲了出去。

    “彩彩,不要飙车吧,这样危险,而且老城区那是什么地方啊,那里乱的很的,你忘了你上次被绑架的事了,那种人烟稀少又脏又乱的地方咱们还是不要去了吧?”

    孙晓晓皱了皱眉头,看着贺彩劝阻的说道。

    “哼,怕什么,我爸给我找的保镖也不是白花钱养他的,遇到绑架的不是更好,让他显显身手!”贺彩看了一眼后视镜,气呼呼的说道。

    “可是,可是,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孙晓晓一时之间想不到该如何反驳,不过想了想便是说道:“不过咱们不能知道事不好,还偏偏往上凑合吧?”

    “这不正好嘛,万一他们真是绑匪,正好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实力,如果只是个吃干饭的,那直接让他滚蛋好了!”

    贺彩冷冷哼了哼,理直气壮的说道。旋即看了看追上来的越野,便是又加了一个档位。

    “彩彩你气糊涂了吧,兵哥哥要不行的话,你,你还有心思让他滚蛋……”孙晓晓俯过身子,歪着脑袋提醒的说道。如果真是劫匪,到时候哭天抹泪都晚了!

    对于两人的对话,梁天成也不说话反驳,都没正眼瞧一下外面的越野车,而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贺彩已经脱下去的外套,露出里面白色的紧身体恤,啧啧啧,差了一点,如果我帮着努努力,可能会再丰满一些……

    孙晓晓劝不动贺彩,转头看了看一副无所谓的梁天成,把希望放在了他的身上,同时也是安慰自己,希望自己是多虑了吧。

    “老大,已经上道了,这妞好像没什么警惕……”越野上的秃头拿着电话拨了出去说道:“而且这次还不只一条鱼,那个孙晓晓也在车上……”

    “孙晓晓,孙家的人?”电话那端顿了顿,随后说道:“她暂时不要动,抓了贺彩就行,动了孙家的人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车上还有谁?”

    “收到!”秃头不屑的说道:“车上还有一个傻小子,估计是坐顺风车的学生吧!”

    “嗯,注意点,事情做的干净点,那傻小子干掉!”说完电话那端便是挂了电话。

    秃头收起电话,便是看了看坐在驾驶位置的男子说道:“小五超过去……”

    黑色改装越野一阵疾风一般超越了红色雪佛兰,秃头在与贺彩平行的时候笑着嚷嚷了一句:“小妞,来呀,追我啊,不行就认输吧……”

    “哼,得意什么,我贺彩可没那么容易输的!”

    贺彩看着超越自己的越野车紧了紧鼻子,不屑一顾,随后白皙的手握在档位上挪动了一下,红色雪佛兰再度提速飞奔一般的追了出去。

    “彩彩,快停下,停下啊,太快了,我心脏受不了了,好害怕,我晕了,我要吐了,我受不了了……”孙晓晓一手拍着胸脯,极为难受的说道。

    “真是没出息,这就要吐了……”贺彩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孙晓晓,有些无奈,旋即在后视镜里看了看抱着肩膀昏昏欲睡的梁天成,便是暗道,我开这么快,他竟然没一点反应,一点不害怕,你怎么就不害怕,气死我了?

    “有没有出息我也不行了……我受到惊吓了……快停下啦……在这样下去会把我大姨妈吓没的啦……”

    孙晓晓忍着胃里向上反的酸水,连连摇头。

    “你没事?”贺彩没理会孙晓晓,但还是减缓了车速,对着身后的梁天成惊奇的问了一句。

    “哦,有点困了!”梁天成张开眼睛,点了点头说道。

    “你说什么?”打击绝对的打击,这是在讽刺自己没有车技吗,竟然说困了,贺彩动怒了,指梁天成提高分贝说了一句。

    “我说你开的太慢!”笑了笑,梁天成直言不讳的回应道。

    “你开的快,你有能耐,来你来开呀,你给我追上他们!”贺彩气急败坏,直接踩了刹车,对着梁天成说道。

    “我开就我开!”梁天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对,让兵哥哥开,让他来开!”孙晓晓的印象当中,贺彩飙车确实有一手,这回换做梁天成来开,定然没有刚才贺彩那个速度了,虽然他是当兵的,但也不是万能的不是,所以她就催促了起来,希望梁天成能开的慢些,不然自己真受到惊吓了,今天正来大姨妈呢……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