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下课,徐若涵就踏着高跟踩着下课铃声的尾音走出了教室,她要到校长那边说一说这个色胆包天的梁天成的事,尽可能的把他赶出自己的班级,做最后的争取。

    她现在见到梁天成就心烦意乱的不行!

    贺彩一下课,就被孙晓晓怂恿着走到了最后一排,对着梁天成笑靥如花。

    梁天成有些纳闷了,贺彩这小妮子怎么突然转性了,早上还一副不待见自己的架势,这会就来跟自己聊天来了,莫不是觉得自己昨天让自己吃辣椒水的事有些出格了,来道歉的?

    嗯,听话的小美女才招人稀罕嘛,过来给爷笑一个就不打小屁屁了……

    贺彩看着梁天成那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便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忍了忍,还是将身子伏在了他的桌子上,促狭的小声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过来和你说话么?”

    “肯定是你看出来了我这个人非常的不错,然后想想你之前对我的态度不好,过来赔礼道歉来了!”梁天成顺着贺彩的领口往里面看了看,结果很失望,什么也没看到,这也太保守了吧,你要去守门,那个是不是早就冲出亚洲打遍世界了?

    “自恋狂外加流氓!”

    贺彩见到梁天成的眼神,便是俏脸突的一下红润了起来,白了他一眼,用一只手遮挡着领口,咯咯一笑:“你一会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啊,怪怪的!”

    对于贺彩说梁天成那句流氓,他也是释然,自己这么了就流氓了,根本就什么都没看到,怎么能算是流氓,不过对于贺彩莫名其妙的过来和自己主动搭话,很是纳闷,看她的样子也不是来道歉的啊?

    “梁天成同学你以后有什么学习上的事可以找我,我是咱班的班长,好了没其他事了!”

    贺彩站直身子,清了清嗓子故意放了大声,说了一句后,就急忙回到了自己的坐位上去,哼,这次你要倒霉了,你收拾不了邵无忧就等着被收拾吧,而且如果事情闹大了,我就给我爸爸打电话说你,刚来学校就打架斗殴,不适合做我保镖。

    “彩彩你的演技不错嘛,可以去好莱坞拍戏了!”孙晓晓见到贺彩回来,便是忍不住咯咯的笑着。

    “嘘,别吵,看,邵无忧去了!”

    贺彩白了孙晓晓一眼,随后就悄悄的用一只葱嫩的手指向后面指了指,等这一场好戏就要上演。

    “小子,来,出来一趟!”

    邵无忧自然一只关注着贺彩,见到贺彩下课就到一个转校生这里来说话,心里很是不舒服,自己穷追猛打这么久,也没见到贺彩主动和自己说过话啊,便是气不打一处来,一股醋意油然而生。

    梁天成看着人高马大,长得还不错,可以称作帅,但比自己还差了一截的男生过来,随后又瞟了一眼,看着自己方向得意洋洋的贺彩,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刚才贺彩故意过来和自己搭话,分明就是一个阴谋,面前这小子定然是贺彩的追求者,贺彩跟自己说话他吃醋了……

    贺彩你这个贱……呃,小妮子,老子要圈圈了你!

    虽然对面这个男生对梁天成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不过自己无端被人设计了,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的!

    自己何等英明,竟然被这个小妮子设计了,天理何在?

    “喂,大德四少之一邵无忧,无忧哥跟你说话呢,你傻啊,没听到啊?”这时候,邵无忧的忠实走狗,袁仁才走了过来,嚣张跋扈的说道。

    “哦,是无忧哥啊,你看,我这不是才知道嘛,无忧哥您有事?”梁天成站起来笑嘻嘻的说道。

    “刚才和贺彩说话了吧?”邵无忧看着梁天成的态度,心里顿时舒服了一些,便是语气有些缓和了说道。

    “说了啊,怎么了?”梁天成点了点头,木讷的回了一句。

    “我跟你说,以后不许你跟她说一句话,听到没有,第一次是警告,第二次就揍你!”邵无忧指着梁天成说道。

    “是她过来和我说的!”梁天成一阵无语,怎么你们眼神还不好使了呢。

    “那也不行!”对于梁天成犟嘴,邵无忧有些不满,大吼了一声道。

    “那我做不到,别人跟你打招呼你不回一个,多没礼貌,你家父母这样教你的?”梁天成摇头,认真的说道。

    “靠,你小子故意的事吧,找打!”邵无忧不傻,这分明是在调侃自己,说自己没家教,顿时气得不行,在大德还没谁敢骂自己呢,一拳就打了出去。

    “无忧哥你看你别激动啊,我就是实事求是的说一下而已嘛!”梁天成见到邵无忧的拳头打过来,一点没有在意,只是轻轻用手挪动了一下桌子。

    “我靠!”

    邵无一拳挥出,可是没想要,自己一下撞到了桌角上,而且他人高马大的,那桌角正是撞在了他两腿之间,不由得一阵吃痛,双手捂着疼的蹲了下去。

    “无忧哥你没事吧?”

    梁天成暗道,你看你,自己不看着点,用那么大力气干嘛,你这废了可别怨我啊,我就微微挪了一下桌子……

    “靠,别碰我!”

    邵无忧吃痛不已,豆大的汗珠在额头上冒了出来,吼了一嗓子,随后听到贺彩和孙晓晓咯咯的笑着,便是觉得面子丢大了,就对着身边的袁仁才说道:“揍他,给我揍这小子!”

    袁仁才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看样子可能是无忧哥,自己撞到桌子了,这个无忧哥,还真有点废物,当然这话他只能在心里可不敢说出来。

    “无忧哥没事吧,你快看看,揍我不着急,他别自己撞报废了,以后的幸福可就都没了!”梁天成见到袁仁才要冲过来,就对指着邵无忧说道。

    “靠,咒我报废,才子给我狠狠打他!”邵无忧一听梁天成的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过他也是担心刚才自己撞那一下子,用力过猛,撞出个好歹了。

    “好嘞无忧哥!”袁仁才也不含糊,一扭头抄起一本书就向梁天成砸了过去,随后整个人就要跳上桌子,收拾他。

    毕竟空间窄小,邵无忧已经占了过道,现在袁仁才想要收拾梁天成就必须得跳上桌子才能接近他。

    还知道声东击西,这小子有点意思!

    见到仍过来的书,梁天成故意没躲,一下就砸在了身上,装着哎呀一声,随后向后便向后撤了撤步子,而这个同时,他一直瞄着袁仁才,等他一跳,就顺理成章的抓住了桌子,向后一拉。

    在别人眼里,梁天成被书砸了一下,本能的害怕自己摔倒拉了一把桌子。

    “啊!”

    袁仁才痛苦的大叫了一声,膝盖一下就撞在了桌角上,随后整个人就摔在了地上。

    “咯咯……”

    贺彩和孙晓晓笑出了声,还真是滑稽,这个邵无忧和袁仁才今天是不是眼神坏掉了?

    “靠,废物,扶老子去医院!”邵无忧听到贺彩和孙晓晓的笑,顿时觉得颜面无光,今天丢人丢大发了,不过现在自己保住命根子要紧,万一真像这小子说了,报废了怎么办,那自己还能给贺彩幸福……性福么?

    袁仁才叫苦不迭,自己膝盖八成都磕破了,这会还要扶你去医院,不过无可奈何谁让他是自己老大,灰溜溜的忍着疼痛,去扶邵无忧。

    邵无忧暗自纳闷,今天自己这是撞到什么灾星了,竟然傻呼的自己往桌子上撞,袁仁才眼睛度数有增加了,用膝盖往桌子上磕?

    不过这事归根结底是和梁天成这小子有关的,这事不算完!

    “兵哥哥太帅了,扮猪吃老虎么这是?”孙晓晓笑后,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哼,扮猪吃老虎?我看他不用扮就是猪!”贺彩也是气愤的说了一句,竟然没得逞,让这小子躲过了一次。

    “彩彩我觉得你和兵哥哥可以一起去好莱坞了,他的演技也不错,刚才你听到没有一口一个无忧哥叫得多顺嘴!”孙晓晓想起刚才的情景,捂着肚子再度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晓晓你不是为了看戏才出的这个馊主意吧?”贺彩看着孙晓晓的笑,顿时觉得自己好像被她耍了。

    “没有没有,彩彩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绝对是出于帮你才出的这个主意!”孙晓晓看着贺彩不善的眼神,忙不迭的解释了起来。

    “没有最好,我要知道你是故意想看戏,拿我当角色用,我非让梁天成叉叉了你!”贺彩白了一眼说道。随后想了想,不管如何,今天梁天成第一天上学就闹事,自己得给自己老爸打电话把这事夸张的说一下,把他换掉!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