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让我自己上来的呀!”梁天成理所当然的说道。

    “下去!”贺彩扭过头来,瞪着梁天成跺了跺脚说道。

    “我不下!”摇了摇头,梁天成说罢躺在了后排的座椅上。

    “你赖皮不赖皮!”贺彩见到梁天成躺了下去,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就恼羞成怒了的说道:“别弄脏了我的车子!”

    “你说我赖皮我要不表现得的赖皮点,那岂不是对不起您了,说不下就不下!”梁天成嘿嘿一笑,特无邪。

    “不脏啊,而且牙齿好白呀!”孙晓晓捕捉到了这一个细节,喃喃的说道。

    没心没肺一样的孙晓晓总是能冒出古灵精怪语句的。

    “晓晓你说什么?”贺彩扭头猜疑看了看副驾驶的孙晓晓,恼怒的说道,这妮子怎么帮一个外人说话呢。

    “哦,我说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要迟到了!”孙晓晓一怔,旋即嘻嘻一笑,就将自己手腕上的坤表摆在贺彩面前,指了指表盘说道。

    贺彩瞪了孙晓晓一眼,一脚油门红色雪佛兰便是驶了出去,到距离大德一中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她便是突然一脚刹车,差点将悠哉躺在后排座椅上的梁天成摔下去。

    “下车,进了学校别说认识我!”贺彩可不想让梁天成跟着自己一起进学校,跟别人都没脸说,他是自己老爸在部队找来的保镖,而且贺彩平时也是很低调,虽然有些同学知道她的身份,但毕竟还有很多不知道,突然冒出来一个保镖,难免让人揣测!

    当然开着红色雪佛兰对于一般经商的家庭都能给子女买的起,所以她才是开着这个车子来上学,如果不低调起来,把车库里的另外一辆弄出来,那阵势可真就有点大了。

    “你不提醒我也会照做的,一点料都没有,说出去丢不丢人……”梁天成嘟囔了一句,就拉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晓晓刚才他说什么?”贺彩没注意听到梁天成下车的时候说了什么,扭头便向着孙晓晓问道。

    “她说你不是女人!”

    孙晓晓嘻嘻一笑的说道。

    “我不是女人,难道你是女人?哼,我怎么就不是女人了!”贺彩一时气急,便打开车窗探出了头,对着向前走去的梁天成喊了一嗓子。

    梁天成看着莫名其妙的贺彩,一阵无语,我什么时候说你不是女人了,又看了看坐在副驾驶的孙晓晓便是明白了,人言可畏啊……

    “彩彩,他说说你没料,不过兵哥哥说的也是实话嘛,你确实没料!”孙晓晓把贺彩拉到车里,咯咯嘲笑着说道。

    “我没料……我怎么就……呃,这个死梁天成我要撞死他!”贺彩刚要反驳,不过想想自己的身材,便是气的跺了跺脚,踩上了油门就向着梁天成撞了过去。

    “我去……这女人疯了,别说没提醒我不认识她,就是上杆子来认识我,我都得躲远远的,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啊!”

    梁天成一闪身,看着风驰电掣而过的红色雪佛兰喃喃自语。

    “哼,闪的倒是快,下次可就没那么走运了!”

    贺彩在倒车镜里看了看梁天成那副嘴脸,气的她粉拳在方向盘上打了一下,顿时疼的她要掉眼泪了,表情极度的委屈,磨着牙齿恨恨的说道。

    梁天成进了大德市商业大学,询问了几个人,找到了经济管理系主任办公室,梁天成便是敲了敲门,毕竟来之前贺彩的爸爸贺国强已经跟大德打好招呼了,只要来找系主任报个道就好了。

    可是刚要敲门,就听到屋子里面有一些怪怪动静,梁天成暗自笑了笑,早上来一发,精神一上午啊……

    “谁,谁,啊,等一下,等一下!”

    梁天成等了片刻,便是有些恶趣味的笑了笑,随后便是叩响了门板,办公室里面传出一声惊慌失措的男人声,他也不急,就站在门口等着。

    不一会的工夫,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老男人探出头来,看了看梁天成便是皱了皱眉头,气恼的说道:“你找谁,你是哪系的学生?”

    “您是李主任吧,我是今天来报道的梁天成!”梁天成促狭的说道。

    “哦,是你呀!”李主任点了点头,又向屋子里面瞟了瞟,才是打开门,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道:“进来吧,我正和张老师谈工作呢!”

    “张老师好!”梁天成上下打量了一下脸色红润的女子,而那女子期期艾艾的答应了一声,说了一句“李主任那我先去上课了”,之后便逃之夭夭,竟然被一个学生撞见了,丢死人了。

    “李主任对待工作还真是敬业啊,一大早上就谈工作,真是让人敬佩!”梁天成看了看四十多岁有点秃顶的男人忍不住发笑的说道。不过刚才那个老师虽然长得很一般,但身材绝对可入法眼,而那眉间的妩媚风韵更是有些耐人寻味的味道!

    男人嘛,那点事都懂!

    “咳咳,没办法谁让我是系主任呢,这个,这个工作忙一点累一点也是应该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李主任干咳了两声,听了梁天成的话有些不痛快,这是在调侃自己么,不过他也不好发作,就转移话题说道:“你的情况校长那边基本说了一下,走吧,我带你去班级吧!”

    “李主任辛苦了!”梁天成笑着的说道。

    原本梁天成这句话只是一句礼貌用语,可到了李主任那里就不是那个味道了,这个转校生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句句带刺,句句调侃啊,不过奈何让人抓到了把柄,还真不好翻脸,什么叫做我辛苦了,是男人谁不想辛苦?

    “这就是管理系一班了,班主任是徐若涵小徐老师,你别看她工作没几年,但教学水平在大德可是数一数二的,你就放心在这个班级吧!”

    李主任给梁天成介绍一番之后,就敲了敲门,对着里面正在上课的徐若涵献媚的笑了笑。

    啊,多么痛的领悟……不带这样玩的吧?

    梁天成看到里面正在上课的女人,顿时一愣,这不就是昨天公车上遇见那个美女吗?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