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彩快来快来,兵哥哥做的排骨可好吃了!”孙晓晓一边吮吸着自己沾了排骨汁的手指,一面对着贺彩欢快的招呼道。

    “吃吃吃就知道吃,也不怕被人下毒!”贺彩白了孙晓晓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原本贺她想过去吃了,现在是饥肠辘辘了,不过当她听到是梁天成做的,便立刻板起了脸瞪了一眼孙晓晓,怎么这么没出息呢,刚刚不还说和自己是同一阵营的嘛,这么一会就叛变了?

    “可是我饿啊!”孙晓晓撅着嘴巴,委屈的看了看贺彩,便是很无辜的说道。

    “哼,一点好吃的就让你背叛了,你还有没有点出息!”贺彩气得脸色通红,不善的看着孙晓晓说道。她自然不能主动过去吃,毕竟刚才跟梁天成见面的时候,就没给对方好脸色,这会过去吃难免觉得面子过不去。

    “要不一起吃?”梁天成抬头看了看贺彩,便是笑着邀请道。

    “吃你个大头鬼!”贺彩瞪了梁天成一眼,随后转身便要走。

    “哦,那算了,反正菜也不多!”梁天成盯着贺彩牛仔短裤包裹着丰翘圆润,吞了吞口水说道。

    “什么?”停住脚步,想了想贺彩就转过头来,直径走了过去,气呼呼的抓起桌子上摆好的碗筷,便是吃了起来,还别说,这排骨的味道真的不错啊,还有这个土豆,好像比以前吃的都要好!

    “彩彩你不是不吃嘛?”孙晓晓疑惑的看着贺彩,小声嘟囔道。

    “我干嘛不吃,这是我家的东西,我不但要吃而且要多吃!”贺彩盯着孙晓晓,理直气壮的说道。

    她听了梁天成说,反正菜也不多,便是较起劲来了,你不是说不多嘛,我就偏吃,多吃,让你吃不到。

    “哦……啊……彩彩,彩彩你等下……”

    点了点头,旋即孙晓晓看了看贺彩,忽然惊讶一声,就急忙拉了拉贺彩的手臂劝阻的说道。

    “等什么等,不要阻止我吃东西哟,不然小心我把你的那点事宣扬出去?”轻轻甩了甩手臂,贺彩瞪了孙晓晓一眼威胁的说道。

    果然贺彩这样一说,孙晓晓不阻止了,哦了一声,想了想,嘻嘻的笑了笑,便也是拿起碗筷大快朵颐了起来。

    这两妮子,是有多久没吃饭了?

    梁天成一愣神的功夫,一盘子菜就空了,甚至最后的一点汤汁都被孙晓晓倒在了米饭里吃掉了,刷盘子都省下了吧?

    “撑死我了,不行了,太饱了……”贺彩打了一个饱嗝,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道,挑起眉头得意的看着梁天成,嘿嘿就不让你吃,想保护我那么容易的事么?

    “我也撑的要死啦,这样人家这么减肥嘛!”叹了一口气,孙晓晓埋怨的嘟囔着,旋即想起什么说道:“彩彩我想和你说个事!”

    “什么事?”

    贺彩扭头,看着孙晓晓,悠闲自得的问道。

    “我说了你别激动别生气,饭后是要养胃的,别暴躁咯!”孙晓晓小心翼翼的说道。她要提前给贺彩打一下预防针。

    “说,磨磨唧唧的还是不是个女人了?”

    “人家是女孩嘛,女孩和女人是有本质的区别的,人家可不是那种坏孩子,没结婚之前是不可以和男生叉叉的……”

    “说不说?”

    贺彩瞪着眼睛,威胁道。

    “哦,是这样的,你刚才不是用筷子吃饭了么?”孙晓晓支支吾吾的说道。

    “快说,用筷子吃饭怎么了?”贺彩催促的问道。

    “用筷子吃饭正常的,不过那筷子是兵哥哥刚才用过的!”孙晓晓点了点头,观察着贺彩的表情说道:“这样你不是吃了他的口水,或者说是间接接吻……”

    “什么?”

    贺彩张大了嘴巴惊讶的看了看孙晓晓,随后看了一眼梁天成便是暴跳如雷的说道:“你怎么不和我早说!”

    “我想早说了,可是你不让我说……”孙晓晓低着头咬着一只手指,有些委屈的小声说道。

    “啊,气死我了!”贺彩气的跺了跺脚,欲哭无泪,急忙向着洗手间跑了过去,在马桶上呕吐了起来,想起梁天成那样子,自己竟然吃了他的口水,我不要活了我,太丢人了……

    “哈哈!”孙晓晓见到贺彩跑了出去,就捧腹大笑了起来,灿烂如花,一直笑到了肚子疼,才是趴在椅子的靠背上不以为然的说道:“有什么的嘛,又不是真的接吻,只是间接的,而且就算真接吻了,你也不应该有这样的反应呢,这就去吐了,接吻不会怀孕的,叉叉才能,彩彩你要有点常识好不好嘛!”

    梁天成窃喜一阵,这有这两个小妮子自己的日子不要太有乐趣哟,说实话他很喜欢孙晓晓开心肆无忌惮的大笑。

    那领口下颤抖的……好美!

    贺彩这小妮子根本不理会梁天成,吃过了饭就跑到了二楼,幸好孙晓晓还有些良知到是给自己在一楼找了一个房间住了下来。

    梁天成心里可没在意这些小事,毕竟这次的任务除了要保护贺彩以及连带着孙晓晓沈佳宜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要去调查。

    但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片面的一些资料根本就不管用,要怎么下手去查这件事,那个人真的在大德市吗?

    想来想去,也是没有任何的头绪,不免骂了几句,旋即便是期待着沈佳宜什么时候回来,毕竟在照片上看沈佳宜的范儿,端庄贤良,很淑女识大体的样子是自己喜欢这一款的,可是等了大半天都不见有人回来,不免有些意兴阑珊了。

    沈佳宜这妮子这是要夜不归宿,简直气死老子了,等老子叉叉了你……呃,呃,怎么一来到大德市,我的思想开始不健康了,对不起,对不起沈佳宜,我们还是圈圈吧……

    想了一阵子,梁天成就脱了衣服在屋子里面配置的单独浴室洗了个澡,因为是在自己的屋子,所以也没那么多顾忌,只穿了一个小裤头,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准备去睡觉了,毕竟都连续几天没好好休息了,看着房门想了想,不锁门是不行的,自己的明哲保身可不能让这两个小妮子给破坏了。

    不过这个念头才萌发,正像着门走去的时候,卧室的门竟然一下被推开了……

    “你俩,你们两个要干什么?”

    对于这突如起来的变故,梁天成也没有准备,虽然穿了一个小裤头,但还是本能的捂住了自己的要害,自己可还是男孩啊,这不是怕什么来什么,要圈圈那个叉叉了自己吧,而且还是美女姐妹花,对于这样的事,我梁天成绝对报以鄙视的态度严重的对你们说:“我……求……虐……”

    “身材貌似不错呀!”孙晓晓将一直手指头放在唇边,盯着梁天成结实的胸膛,腹肌,人鱼线,惊喜的说道。

    “晓晓不要看……流氓!”贺彩急忙用手捂住了孙晓晓的眼睛,不过说不要看的时候自己却还是瞟了一眼,貌似还真不错,想到此处她的脸不由得一红,旋即立刻拉上了门,小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了一阵,缓和了一下才是板起脸心虚的说道:“怎么不穿衣服,不知道还有我们两个女孩在吗,要耍流氓呀你,赶紧穿好衣服。”

    光腚子不流氓,谁看谁流氓!

    梁天成很是无语,虽然这房子这房间不是自己的吧,但起码自己现在住在这,也算临时属于自己,自己不穿衣服挨着谁事了,我还没说你们不敲门就一下进来是对我有企图呢。

    “有事?”

    梁天成穿好了衣服,拉开门对着眼光迅速的瞄了一下孙晓晓的领口贺彩的长腿,装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道。

    其实他心里还是想和这两个小妮子多多接触的,当然自己可绝对不是抱着揩油的想法去的,自己是正值的人!

    揩油多没意思,来点实际的不好吗?

    贺彩看着梁天成那副不在乎的样子就有些气愤,不过奈何自己想捉摸他,也就先忍了,就推了推孙晓晓眨了眨眼睛说道:“晓晓,你不是事找他吗,让我陪着你来!”

    “啊?我有事?”用一根纤细的手指指着自己,孙晓晓抬起头惊讶看了看贺彩,心头暗道,哪是我有事啊,我只负责出主意的,可不负责行动啊,不过看了看贺彩的不善的眼神,施压自己,便的对着梁天成笑了笑说道:“是这样的,兵哥哥,我和彩彩不是把你做的排骨都吃了嘛,回到楼上我们两个人就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停,晓晓,不是我们两个,是你过意不去,我吃我家东西有什么过意不去的!”贺彩急忙打断了孙晓晓纠正了她一句,旋即又摆摆手说道:“行了,你继续……”

    “哦,不是我和彩彩,是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孙晓晓白了贺彩一眼,心头暗道委屈,不过也没办法谁让自己瞎出主意的,但不还是为了看热闹嘛,所以只能忍气吞声,看着梁天成喜气洋洋的说道:“所以就给你准备了这个,小小酥,可不准在戏院食用哟!”

    “那谢了!”梁天成淡淡一笑,接过了孙晓晓手中的开过封的食品袋,就要返回屋子,不过却被贺彩一下拉住了焦急的说道:“你干什么去?”

    “啊,我进屋啊!”

    梁天成暗道难道不让进屋,要我上楼,那样不好吧刚认识,抹不开面子下手啊,我是害羞的人!

    “难得晓晓这么关心你,你好意思进屋吃吗,就在这吃吧,这样才有诚意嘛,是不是晓晓!”贺彩说了一句,随后看了看孙晓晓。

    “对呀,对呀,你怎么可以进屋吃呢,那样人家多伤心……”到了关键时刻,孙晓晓可不能让梁天成溜到屋子里去,不然计划就全盘泡汤了,自己看不到好戏了。

    “哦,是这样,你们说的也对,那就我在这里吃!”梁天成欣赏着两个妮子的领口,美腿,要是都放在一个人身材那该有多完美,想着就将那膨化食品放在了嘴里嘎嘣脆的咀嚼了起来。

    见到梁天成吃了,孙晓晓和贺彩就促狭着一脸期待的看着梁天成出丑,心中暗道,玩不死你……

    可是,梁天成都快吃光一袋了,也没见他有任何的反应,两人不禁就有些怀疑了。

    “兵哥哥要喝点水不,好吃不?”孙晓晓实在憋不住了,歪着头打量着梁天成的表情,好奇的问道。

    “不用,好吃好吃!”梁天成暗道,这两妮子真不让人省心,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好心啊,竟然往这里面放辣椒水,不过这点辣能算什么呢,自己执行任务的时候,别说辣椒水了,就是老鼠蟑螂蝎子蜥蜴等等也都是吃过的,还在乎这个?

    “你不觉得辣吗?”贺彩惊讶的看着梁天成,刚才自己可是亲自试验过了,吃了一块自己喝了几瓶矿泉水才解辣,而他竟然吃光了一袋,简直是让他不敢相信,还是人嘛你?

    “不辣啊,不信你尝尝!”梁天成作势就要递给贺彩。

    “不,不用了,你吃吧,我吃饱饱的了什么都吃不下了!”强颜欢笑,贺彩连连摆手,推脱的说道。那辣椒水可不是自己能承受得起的,贺彩和孙晓晓手牵着手慌慌张张的跑回了楼上,这也太邪乎了吧?

    “还有没有了,有的话再来一袋,真心好吃……哦,对了,忘说了,谢谢奥!”梁天成对着上楼的两个小妮子背影招呼了一声,而这个声音一响起,贺彩和孙晓晓开始跑了。

    真丢脸,本想捉弄捉弄他,结果差点被他给调侃了,丢死人了,哼哼,我就不信捉弄不了你,让你出不了丑……

    第二天一早,梁天成在厨房鼓捣了一点早餐,顺便也给两位大小姐带了一点,毕竟看她们的样子,大家闺秀的能指着她们会做饭?

    孙晓晓昨天吃了梁天成的排骨,今天吃早餐就更加的自然而然了,然而贺彩到还是觉得有些尴尬,面子过不去,但肚子的反抗她的承受不住的,也只好装作没看到梁天成,吃了早餐。

    吃过早餐,孙晓晓和贺彩穿戴整齐,毕竟今天是周一了,要去上课了,梁天成自然也是跟了出去,因为他也要成为一名大二的学生了!

    贺彩到车库取出了自己的代步车红色的雪佛兰,孙晓晓上车的空挡,梁天成也是钻了进去,这可不能含糊,这上晚了估计自己就得做公交车去学校了,最主要的是自己不认识路,这才头一次来大德市,而且口袋比脸都干净……

    虽然他也期待能在公车上再次遇到那位美女,然后在无私奉献一般的去捍卫她,不让流氓靠近她,自己做好人好事,可是最终想想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谁让你上来的?”贺彩见到梁天成也钻到了自己的车里,皱着眉头言语不善的说道。他怎么敢上自己车呢,自己车可还没载过男人呢,这么就要了人家第一次,可恶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