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梁天成,我过来找贺彩,你是孙晓晓,晓晓吧?”

    这幢别墅里面除了贺彩还有另外两位女主人,来别墅之前,梁天成已经在贺彩她爸爸贺国强那里看过他们照片了,自然知道这出来迎接的自己是谁了!

    梁天成欣赏着孙晓晓那波涛澎湃,暗道这不科学啊,怎么就造物主对她这么好,肉都长到该长的地方了,盯了片刻他不禁吞了吞口水,这么有料,光是想想晚上躺被窝里自己就能鼓捣一阵了,呃,自己这么正直的人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这种想法一定要扼杀在摇篮里,尽量去实际行动!

    “哦,原来真是兵哥哥你呀,快进屋快进屋!”原本有着一些警惕的孙晓晓一听梁天成报出了名字,便是换了一副笑颜,急忙走过去,打开了别墅的银白色大门,非常亲切的就挽住了梁天成的手臂。

    孙晓晓是知道今天会有个兵哥哥过来保护贺彩的,所以并没有见外陌生,毕竟以后可是要住在同一屋檐下嘛,而且处好了关系,没事是不是也可以充当一下自己的护花使者?

    这一接触梁天成浑身便是一激灵,眼看为虚,真实触碰到了才知道有多大,手臂摩擦着那弹性十足,在斜眼看一看她领口露出的雪白,他不由得暗爽了起来。

    “贺彩在吗?”

    对于孙晓晓这样抱着自己的手臂梁天成很是享受,突然他脑袋里想起一句话,英雄难过美人关,恩,古人还是有一定经验的,不对,古人真流氓……

    “在家呢,一直就等你来呢,贺叔叔打来电话她就兴奋不已,期待兵哥哥你的到来呢!”

    孙晓晓欢喜的点了点头,说话的语气很是雀跃,突然家里多出一个人来,她很是高兴,不然别墅里面住着三个人,周末就两个人在家,也够无趣的了,她嘻嘻笑了笑向别墅里挥了挥手,大声的嚷嚷道:“彩彩,快出来,快出来啊,兵哥哥来了,你的白马来了……”

    呃,白马,是白马王子还是白龙马?希望是前者吧……

    “晓晓嚷嚷什么呢,你被谁叉叉了么,叫的这么大的声音,什么白马,你是说兵哥哥来了吗?”

    身穿红底粗线白格子衬衫,下身的短牛仔裤的贺彩,晃着让人眼晕的长腿也是快速的走了出来,语气之中也是难以掩饰惊喜之色,随后便是见到了院子里的梁天成打量了一番,不禁皱了皱眉有些讶异,用一根葱嫩的手指指着他疑惑的道:“你是梁天成,传说中的兵哥哥?”

    “彩彩怎么了,兵哥哥来了你怎么还不高兴了呢,刚才不是还说要他做你的白马吗?”

    孙晓晓看着贺彩的表情,便是歪着脑袋好奇的问道。

    “死晓晓给我闭嘴,我什么时候说要他做我的白马了,而且你看他有做白马的资本吗?”

    贺彩白了孙晓晓一眼,连连摇头,矢口否认的说道,撇了梁天成一眼,这是哪来的农民工……

    “我不是白马这个我承认,可你也不是公主,也别痴心妄想去找白马了,妮子见利就走吧!”

    梁天成打量了一下贺彩,是谁给你的勇气挺直的胸膛,不知道自己没料吗?不过貌似那大长腿还真是让人惦记……

    自己容易嘛,闻了一路的韭菜馅儿包子味坐公车过来找你,还差点被人误认为流氓,不对,已经误认是流氓了,你说我多委屈,来了你还给我穿小鞋……

    “哼……你管我是公主还是公主呀,我不认识你,你赶快哪来回哪去!”

    双手掐小蛮腰,贺彩眉宇之间展露一丝不悦,口齿伶俐的说道。爸爸不是说是一个帅气的兵哥哥么,怎么差距这么大,身高还是可以,不过这弱小的体格子能保护我?

    是他保护我,还是我保护他,而且哪有跟雇主顶嘴的保镖?

    显然在贺彩的印象里,兵哥哥应该是有气质帅气的,可这些现在怎么也难加在梁天成的身上!

    不过这也不怨梁天成,他才完成了一个任务,刚从国外飞回来,才下飞机,组织上就给了他一个新的任务,还没来得及换衣服,甚至都没洗洗澡就直接杀到了大德市。

    表面上梁天成确实是过来保护贺彩的,但实际上在组织里十分优秀的一员,自然是还有更重要任务要在大德去调查的,这是绝对要重视起来的事情,甚至为了这件事自己的性命都可以抛在外!

    梁天成有些郁闷了,这就被拒之门外了?

    想想自己风流倜傥,在国外有多少女人为之疯狂啊,今天竟然被一个小妮子给回绝了?

    “彩彩你怎么了,这是兵哥哥,他叫梁天成我问了,贺叔叔不是在电话里面说明白的了吗,怎么这会儿就不认识人家要赶人家走了!”

    孙晓晓不明所以,疑惑不解的问道。

    “孙晓晓注意你的行为,走跟姐姐进屋,这不是兵哥哥,这是大灰狼,乖啦,走了走了!”

    贺彩看着梁天成盯着晓晓领口的眼睛就是一阵恼火,色狼,爸爸竟然给我找来一个色狼,这不是引狼入室吗?随后又看了看还不知不觉天真的抱着他的孙晓晓,更是气的七窍生烟,这个不省心的晓晓,把你卖了还帮人数钱呢,我都说不认识了,就不能从我这话里听出点什么来?

    貌似彩彩好像不欢迎这个兵哥哥啊,孙晓晓顿时领悟了,不过也是觉得有些委屈,多个人一起玩不好嘛,但她还是松开了梁天成的手臂,走到了贺彩身边,跟着她走向别墅,在快进门的时候,趁着贺彩不注意,回头对着梁天成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既来之则安之,不管贺彩这小妮子对自己什么看法,反正梁天成知道,所有在自己身边的异性都会爱上自己的,当然其实他想说,同性也会爱上,但考虑到自己的取向正常,恶心的话还是甭说了。

    进了别墅,梁天成就见到了大厅一侧墙壁上液晶电视正播放着动画片,不过沙发上却没有两个小妮子的身影,看了看楼梯,估计的上了二楼了。

    梁天成在一楼晃悠了一圈,没见到这栋别墅的第三个女人不免有些失望,从照片上看,那个叫沈佳宜的女孩可是很端庄贤惠的样子的,是自己十分喜欢的类型呢?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饭的时间了,自己饿肚子都一天了,他就直径走到了厨房,一点不装假,在冰箱里面找了找,找出了一块切割好的生排骨,几个土豆,随后便是在厨房鼓捣了起来。

    不多时候,一盘色香味俱全的排骨土豆就作好放在了餐桌上,当然刚才在炖排骨土豆的时候,他也不忘了焖了一锅米饭出来。

    正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忽然楼梯传来的脚步声,孙晓晓兴奋的小脸蛋红扑扑的钻进了厨房:“好香啊,康师傅来一桶,就是这个味!”

    “一起吃?”

    梁天成看着因为跑过来还在微微颤抖的丰满,暗自纳闷,这个孙晓晓发育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这个不好吧?”

    孙晓晓双眼放光的看着那枣红色的排骨吞了吞口水,将一只葱嫩的手指头放在红艳的唇边轻轻的摩挲着,期期艾艾的说道。

    “那就算了!”

    梁天成看着孙晓晓的动作暗道,这还是十七八如果到了二十几岁张成一朵花了,还了得,简直是妖精啊!

    “我,我就那么一说,有好吃的不吃才傻呢,而且我都饿了一天了!”孙晓晓一愣,旋即嘻嘻笑道。

    没想到这个梁天成竟然这么不懂风情,自己说不吃就不让自己吃嘛,这可是我们家的东西,我没有理由不吃。

    “其实我也是那么一说!”

    梁天成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就见到孙晓晓扑了过来,不顾及女生形象的抓起一只排骨就迫不及待的放倒了嘴里,眉开眼笑,边吃还边夸赞的说道:“不错啊,好吃,兵哥哥你在部队里是炊事班的吧?”

    这是在夸自己?

    梁天成想了想,一阵无语,吃了自己做的饭,然后还讽刺自己,真是个古灵精怪让人又爱又恨的小妮子。

    “晓晓你干什么呢,有好吃的也不叫我?”

    贺彩也是一下午都没吃东西了,原本说好的,佳宜姐下午会早点回来给自己做饭,可是一直到这个点了,也没回来,她也只好吃点零食对付了一口,现在闻到了厨房的香味,也是无法控制的被吸引了过来,不过当她见到孙晓晓正坐在那吃着排骨,便是气恼的说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