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成摸了摸衣兜,竟然只剩下八块钱,打车都不够了,也只能去挤公交了,谁让自己刚完成一个任务就又接了上级的任务了,真是拿自己当机器用了,不过自己是一名军人,心中叫苦也绝对不可以抗命,但这次任务到是不错,去保护一个小美女……

    大德市繁华的市区,一辆通往市郊的公交车内人满为患,一股让人闻了很不舒服的味道,弥漫其中,靠,谁吃韭菜馅儿包子了?

    梁天成皱了皱眉头,小美女啊小美女说我来保护你容易嘛,他苦笑一声,试着往窗口的位置挪了挪身子。

    咦,这还有个大美女,刚才光顾着想小美女的事了,竟然差点错过一场美丽的邂逅。

    梁天成上下打量着女子,只见女子脸蛋精致,略施粉黛,乌黑的长发自然的披在肩头,一身米色的针织开衫里面是一件较贴身的蕾丝花边小体恤,腕上挂着一只精美的蓝色手提包,下身的黑色的铅笔裙把娇好丰满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修长的双腿上裹着纯色的丝袜,看上去浑圆光滑,十分诱人,脚下一双黑色细高跟,更是给整个人增添了一股高贵的气质。

    “好香,淡淡的柠檬味,温暖夏天的味道,嗯,懂香水的女人才是好女人!”

    眯着眼睛梁天成深深的吸了一口,赞扬不已,他喜欢女孩身上那种淡淡的香水味道,这无疑面前这位美女又在他心里加了不少的分数。

    而想起他即将要去保护的小美女贺彩,也隐隐了有一些期待,她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

    随着公车的晃动,就避免不了身体上的摩擦了,梁天成开始想入非非了,身体竟然不争气的有了反应。

    长发美女似乎也感觉到了有些不对,便是努力的向着车窗的方向挪了挪身子,想要躲开后面的梁天成,避免身体上的接触。

    从梁天成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女子的侧脸,此时那张俏脸上已然是染了一层红霞,羞羞答答十分迷人可爱……

    看到女子对他开始提防了起来,梁天成叫苦不迭,自己是好人好不好,用得着跟防贼似的嘛。

    咦?挤我干嘛?

    梁天成这才发现,此时身边四五个男人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好像自己拐了人家妹妹一样,叉了,你们简直太猥琐了,竟然想占美女的便宜,这坚决不行,我这么正义,我决不允这种事许发生在我眼皮子地下……

    梁天成嘿嘿一笑,旋即便是开始借力打力,向着这四五个心怀不轨的男人挤了过去。

    “别挤别挤啊,踩到我脚了,不行我要摔了……”

    梁天成阴谋得逞,他本来就不想把这几个男人挤来,不过是找了一个让自己心安理得的借口罢了,这不怨自己啊,是他们挤过来的……

    这次梁天成可谓是明目张胆的贴了过去,这女人身子好软啊,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古人不欺我啊!而那双手看似无意的抓到了女子盈盈而握的蛮腰之上,抚摸着那开衫里面的蕾丝小体恤,手感奇佳,好滑啊……

    “你……你注意点啊!”

    长发女子蹙着眉头,含羞带怒的提醒了一句,自己都躲开了,你到变本加厉了,这也太色胆包天了吧,哼,流氓。

    刚才那一撞,她明显感觉到有凸出物撞到了自己腰间,她自然明白了怎么回事,而更可恨的是他竟然用手摸自己的腰,不过女子显然是有些害羞,并没有戳穿,转过头警告的瞪了梁天成一眼,心里惴惴不安。

    “注意点……什么?”

    梁天成看着对方的眼神,有些委屈,自己是无辜的啊,我是在保护你呀,而且这是正常生理反应好不好,如果我没这个反应,岂不是说明你的魅力不够,那是对你的极大侮辱啊?

    “注意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非要说当着这么多人说出来?”

    长发美女仰着恼怒的脸蛋,板着脸孔没好气的说道。

    原本寻思警告他一下,他就可能收敛了,可是竟然问自己注意什么,这个死流氓,真拿自己当弱势群体了么,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还真不知道姐姹紫嫣红了?

    “这个我还真是太清楚,要不这位美女你给我说说,让我知道知道?”

    梁天成有些无辜的说道。

    “你这个无耻的流氓,在贴过来我报警了你信不信!”

    长发美女一愣,没想到,这男人竟然还敢问自己,显然她是没遇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流氓,自己一个女孩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男人争吵,虽然自己占理,但毕竟不太好看,想了想她还是觉得和这种胡搅蛮缠的人纠缠不起,他不要脸自己还要脸呢,瞪着美眸强硬的说了一句,就再度挪了挪位置,远离梁天成一些。

    看了看长发美女因为气愤红晕的脸颊,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梁天成并没有得寸进尺,针锋相对,而是看了看身边的几个男人心里暗自想了一阵,来呀,来呀,你们再挤挤我呀,不过嘴上却是义正言辞的说道:“叉,别挤了别挤了,没看这里有个美女么?”

    这句话说完,原本拥挤的车厢,这四五个男人硬是给梁天成腾出来一块空地,鄙夷的看了看他,心中暗道,哼,分明是自己往人家身上贴,还找借口说别人挤过来的?

    “用得着这么团结么?”

    梁天成无奈四下看了看,叫苦不迭,这真是人不逢时,世态炎凉作风日下啊。

    “哼!”

    听了梁天成的话,翻了个白眼,女子咬了咬嘴唇,心生厌恶。

    流氓不可恨,可恨的是流氓不承认!

    我比窦娥还冤有没有?我分明是抱着正义的态度去解救你不被别人揩油,反而被她当做是流氓了,天理何在,主神耶稣何在,六月飞雪有没有,来证明一下我的冤屈成不?

    公车停靠在站点,女子挤过人群,踩着高跟,急切的下了车子,被一个流氓盯上了,这种感觉太让人感觉恶心了。

    梁天成透过车窗啧啧摇头,暗叫可惜,还没蹭够呢,这么快就到站了?

    随后不紧不慢的也是跟了下去……

    长发美女下了车子,嘟起小嘴深呼了一口气,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总算是摆脱这个胡搅蛮缠的大流氓了,想起那个大流氓她便是再度了暗骂了一阵,真是可恶至极。

    正待长发美女甩了甩额前的秀发,无意间一扭头,她表情一滞,旋即便是满腔怒火的指着梁天成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

    “我也到站了好吧!”

    梁天成有些委屈了,还真把自己当成那种人了么,自己像么?

    “哼,我打死你这个大流氓!”

    梁天成在车上的表现,现在谁会相信他到站了,肯定都会觉得他色心不死追了过来,长发美女恨的咬了咬牙齿,向着他扑了过去。

    在车上人多自己顾及形象,现在对方竟然紧逼不放,她也顾不得在不在大街上了,抓着精致的蓝色手提包向着梁天成歇斯底里的打了过去。

    “谋害亲夫啦,大家快来看呀,谋害亲夫了……”

    梁天成自然不会打女人,而且是这样貌美如花的美女,怎么会舍得动手,所以他便是一边躲闪一边嚷嚷道。

    “让你胡说让你胡说!”

    长发美女彻底崩溃了,心里委屈到了极点,同时怒意也已经完全燃烧了起来,现在就算路人说自己是疯女人,对她指指点点,她也要泄一泄心头之恨,说罢,一脚就踩在了梁天成的鞋子上,落脚之后更狠狠的扭了扭,这样看你还胡说不胡说。

    梁天成成功的激怒了美女,都说看一个女人漂不漂亮就看她生气时候的样子,果然生气了也很美丽……

    “哼,下次别让我在遇见你,不然见一次踩一次!”长发美女杏子一样的眼睛中满是恨意,踩了他一脚顿时觉得心里舒服了不少。

    “叉,最毒妇人心啊,那可是足足有五厘米长的细高跟鞋啊!”

    梁天成看着扭头走远的女人,暗自在心里圈圈叉叉了她一百遍,随后便是动了动被踩的脚趾头,嘴角上扬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说道:“幸好老子的鞋子大了一号,呵,还想着下次,莫非这美女对我有意思了……”

    十分钟后,梁天成按照地址顺利的来到了一栋独桩别墅的门口,按了几下银白色大门上的门铃,不多时候一个身穿白色紧身t恤,前襟雄伟饱满,随着步调一颤一颤的,下身是一袭碎花蕾丝边白裙的女孩便是走了出来,皱了皱眉头,警惕的看了看,随后不善的问道:“你找谁?”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