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服了王根基,对于冯啸辰来说是个意外之喜。他此前一直都担心自己和王根基没法相处,前面和企业里的人斗智斗勇,后面还要提防王根基给自己拆台。没想到一顿欢迎宴,就让王根基对自己心悦诚服了,再加上周梦诗、费树理这两个下属也表示了对自己的佩服之意,至少内部的团结问题暂时可以不用操心了。

    第二天一早,副厂长邬三林和厂办主任万克俭一同来到招待所,接冯啸辰一行去食堂吃早饭。在未来这段时间里,邬三林是负责陪同工作小组考察的,宋洪生、贡振兴他们这种党政一把手不可能成天陪着客人转来转去。

    在食堂里等着冯啸辰他们的,还有总工程师胥文良。见到冯啸辰进来,胥文良连忙站起身,迎上前去,大声地说道:“小冯处长,成功了,成功了!”

    冯啸辰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不由惊讶地问道:“胥总工,你们不会是连夜开工做试验了吧?”

    胥文良满面喜色地说道:“技痒难耐啊。昨天你在饭桌上那么一说,我当时就想扔下筷子去车间找人做试验了。你们去招待所以后,我召集了几个搞焊接工艺的工程师,还有我们厂里最好的电焊工,到车间干了一宿。正像你说的那样,换成低频脉冲氩弧焊,效果非常明显。我们试验了几种开坡口的方式,又调整了电流电压,最后找到了最好的办法。我们可以宣布,夹钳吊主梁的关键技术问题,已经被我们攻克了!”

    “恭喜恭喜。”冯啸辰向胥文良拱拱手,笑着说道。

    “功劳是小冯处长的!”胥文良说道,他用一双苍老的手拉着冯啸辰的胳膊,感慨万千,絮絮叨叨地说道:“哎呀,真是年少有为,一句话就解决了困扰我们大半年的技术难题,我早上还跟邬厂长说呢,冯处长在机关里工作太浪费人才了,应当到我们企业一线来,起码能当个副总工的材料。”

    “老胥,你还让不让冯处长吃饭了?”邬三林在旁边笑着提醒道,“你有什么话,坐下说不行吗?再说了,人家冯处长是国家重装办的干部,到咱们企业里来工作才叫浪费呢,在咱们企业里能有什么前途?”

    “是是是,我糊涂了,我糊涂了。”胥文良才觉得自己的话有漏洞,连忙改口,接着又拉着冯啸辰在自己的座位旁边坐下,还非常殷勤地拿起冯啸辰面前的碗,帮他盛了一碗玉米面粥,弄得冯啸辰好生窘迫。

    “胥总工,我自己来就行了。您是长辈,您给我盛粥,可是折煞我了。”冯啸辰伸出双手接过粥碗,对胥文良说道。

    此时,王根基他们几位也已经分别在餐桌边坐下了,早有食堂的工作人员上前来替大家盛好了粥。众人看着胥文良对冯啸辰的奉承,都暗暗咂舌,这么一个大厂的总工程师,按级别算也相当于副厅了,加上岁数也比冯啸辰大出将近两倍,却发自内心地帮冯啸辰盛粥,冯啸辰昨天那几句话的份量得有多重啊。

    胥文良却并不觉得自己这个举动有什么不妥,他把粥交给冯啸辰之后,又从盘子里拿了一个包子,硬往冯啸辰手里塞,一边塞一边还说着:“你尝尝这包子,茴香馅的,特别香,我就爱吃这口……”

    “呃……胥总工,我想换个糖馅的包子行吗?”冯啸辰哭笑不得,他天生就不喜欢吃茴香,不带这样硬逼着人家吃茴香馅的好不好?

    好不容易把胥文良的热情给应付过去了,众人开始吃饭,同时说着一些诸如天气之类的闲话。胥文良坐在冯啸辰身边,唏里呼噜地喝了一碗粥,然后看着冯啸辰,讷讷地开口说道:“小冯处长,夹钳吊焊接这个事情,你说很对。不过,昨天你说的引进技术的事情,我还是有点不同看法,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对面的王根基闻听此言,眼睛又立起来了,正待说点什么,却见冯啸辰向他微微摇了一下头,王根基想起自己向冯啸辰的承诺,只得悻悻然地又低下头,把一腔辩论的热情都发泄到面前的一个咸鸭蛋身上去了。

    “胥总工,您有什么看法,尽可说出来。这会说不完,等会我们一块到车间去,还可以边走边说。罗主任派我们到秦重来,就是来听大家的意见的,重装办做事情,也需要大家配合,大家如果不能充分理解重装办的意图,后面的事情是做不好的。”冯啸辰平静地向胥文良说道。

    指望靠一个焊接的小点子就说服秦重一干人放弃原来的想法,是过于美好的幻想了,冯啸辰不会如此天真。好歹他已经用技术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让胥文良在向他提出意见的时候带着几分怯意,这就已经足够了。冯啸辰先前最担心的是秦重的人不和他讲理,现在看来,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

    “昨天我和王处长打赌,说我只要两个月的时间,就能够解决夹钳吊焊接的问题。结果,冯处长一句话,帮我们找对了思路,我们只花了一个晚上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照这样的路子,咱们如果能够集思广议,多找到一些像冯处长这样懂行的人,那么1780毫米热轧机的技术障碍,我们总是能够克服的,冯处长说对不对?”胥文良说道。

    冯啸辰笑着点点头,道:“这是肯定的。外国人也是人,他们能够想到的办法,咱们也能想到。如果我们集全国之力,克服这些技术障碍倒也不是问题。”

    “那就是了。”胥文良道,“既然如此,咱们为什么要花费高贵的外汇从国外引进这套设备呢?”

    “很简单,我们没有时间等。”冯啸辰说道。

    “这并不会耽误太多的时间啊。”胥文良道,他从放在身边的手提包里拿出一叠纸,并到冯啸辰的手上,说道:

    “你看,昨天晚上我安排技术处的工程师去试验氩弧焊,我自己在旁边拉了一个单子,这是我觉得咱们依靠国内力量建造1780毫米热轧机需要克服的技术难题,每一项我都做了一个估计。依我的计算,如果由我们秦重,加上浦江市的浦海重机,再联合几家大学,解决这些技术难题大概也就是需要三年左右的时间。

    当然啦,国家在这方面也需要给我们一些支持,比如资金上的支持,还有就是引进一些必要的试验装备,还有一些高精度机床之类。算起来,比全盘引进一套热轧机所需要的费用还是要少得多的。”

    冯啸辰接过那叠纸,认真地看了起来。不得不说,老胥不愧是行业大牛,对于问题的判断非常准确,他不但列出了国内制造大型热轧机所面临的技术难题,还分析了哪些单位有能力解决这些难题,有些地方甚至还标出了具体的人名,说某某人在某个领域颇有建树,如果请他来主持某项工作,必能旗开得胜。

    当然,作为一名前一世的重装办官员,冯啸辰能够从这张单子里看到的东西,还要更多一些。他看出了胥文良在这番设计中包含着的私心,这个私心倒不是说老爷子自己想从中捞到多少名或者多少利,而是站在秦重的立场上,选择这样的策略将是非常有利的。

    “怎么样,冯处长,你觉得这些想法可行吗?”胥文良见冯啸辰看完单子之后默不作声,心中有些惴惴,忍不住问了一句。

    他列这个单子,也是被冯啸辰给逼出来的,原来觉得重装办这帮人也不懂技术,他随便说几句就能够让对方哑口无言。昨天见识了冯啸辰的技术水平,他知道如果没有充足的准备,要想和冯啸辰辩论,是非常困难的。他熬了一个晚上拉出这样一个单子,就是想让冯啸辰知道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所提出来的建议,是完全站得住脚的。

    冯啸辰只是笑笑,说道:“胥总工写得非常好。……对了,大家也传看一下吧。”

    说罢,他把那叠纸隔着桌子递给了王根基。王根基接过去,一目十行地看了一遍,虽然对很多东西都不明就里,但也不得不承认胥文良这一回的工作做得颇为扎实,其中的论据还是很有说服力的。王根基看完,又把材料递给费树理和周梦诗看了看,最后才传回到冯啸辰的手里。

    “胥总工,这份材料,是不是可以留给我们,让我们好好学习学习。”冯啸辰用征询的语气对胥文良问道。

    “完全可以。”胥文良道,“学习的话就不要说了,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希望能够对上级领导的决策有一些帮助。”

    “那好,我就先收下了。”

    冯啸辰把材料收进自己的公文包里,然后看看桌上的众人,问道:“大家都吃饱了吗?”

    “吃饱了!”王根基带着两个下属齐声应道。

    “那好,多谢万主任安排的丰盛的早餐,邬厂长、胥总工,要不咱们就直接到车间去吧,边看边聊,一直听说秦重是咱们国家重型装备的摇篮,我们想开开眼界呢。”冯啸辰说道。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