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苏逸和陈宇见面的地方,依然在马场里。?   ?? ?

    他到的时候,陈宇正在训练疾风,或者说是正在陪跑,通过这些方式来增加彼此的默契。

    不过,疾风一见到苏逸,就马上把陈宇丢在一旁,马上跑到苏逸的身边来了。

    陈宇走过来,看着疾风,不禁笑骂道:“这兔崽子是养不熟了。”

    只要是苏逸兑换出来的宠物,或者是吸收过原力值等等的宠物,对他都会有特殊的亲切感,甚至是惟命是从,吸收得越多,就越是依赖他。

    这样一来,无论陈宇多么努力,对疾风来说,都只是第二个主人,而苏逸才是最重要的。

    接着,陈宇在看到后面跟着而来的骏臻马,马上说道:“谢天谢地,你终于带来了,我终于不用被那么臭小子烦了。

    “有那么夸张吗?”苏逸不相信地问道。

    “比我说的还要夸张,这些臭小子每天都来烦我,一天都不知道要问几次,我都快要被烦死了,如果你今天还没有带来的话,我可能都要疯了。”陈宇夸张地说道。

    在之前,陈宇没有得到疾风的时候,何尝不是这样,每天都是心痒难耐,想要打电话给苏逸问问骏臻马的消息,但又不好意思打过去,那时候可是度日如年了,而现在这些人也是这样,在有机会得到骏臻马,但还没有见到骏臻马的时候,都会特别着急的,害怕成一场空。

    “好,那这两匹马现在就交给你了。”苏逸说道。

    陈宇让人过来,先把两匹骏臻马安置在马场里,而后他说道:“我估计这两匹马带回去后,肯定又会有很多人心动争着购买了,你要有心理准备,先备好马。”

    “我会的。”苏逸轻松地回道,现在炼兽殿可还有不少骏臻马。他可不担心没有骏臻马交货的问题。

    接着,陈宇问道:“要不要来骑几圈?”

    “好啊!”苏逸回道,他来了这里几次,都没有尝试过骑马。倒是很有兴趣。

    而后,他又说道:“不过我没有骑过马,不知道我能不能学会。”

    陈宇说道:“骑马很容易的,一学就会,就是要注意安全。不要被马甩下来。”

    关于这一点,苏逸倒是不担心,只要他做好准备,一匹普通的马匹想要把他甩下来,那还真是不可能的事情。

    陈宇在这个马场就有自己的马匹,现在可以直接骑自己的马,而苏逸就不能这样做了,龙魂现在在炼兽殿里,他之前并没有带出来,现在想要带出来。也不好做,也只能向陈宇借马了。

    没有多久,两匹马匹就被人牵了出来,一匹黑色,一匹棕色。

    “来,你先挑一匹,然后我教你怎么骑。”陈宇说道。

    苏逸也没有客气,直接走了过去,最后挑了一批黑色的马匹。

    “这都是赛马品种,脾气很傲。一般不会允许陌生人靠近的,你要小心一点。”陈宇在提醒道,他可不想见到赛马伤人。

    “我试试。”

    苏逸说完后,就向着黑色的马走去。走到它的旁边,他拍了拍它的背,也没有见它有什么反应,又摸了摸它的头,同样很温顺,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甚至还歪了一下头和他做着互动

    旁边的陈宇见到这一幕,不禁竖起大拇指来,说道:“你可真有一套,它以前可没有这么好的脾气,经常踢人的,没有想到在你的面前这么温顺,你很有训马的天赋。”

    闻言,苏逸淡淡地笑了一下,他体内的原力值可以让这些动物对他有好感,这样一来,也就让动物更加容易接受他了。

    在表达了惊叹后,陈宇开始给苏逸仔细讲解马术的要点,尽量在短时间里,让他学会骑马。

    恶补了一会知识后,陈宇让苏逸上马,不过还是先嘱咐了一句:“上马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被它甩下来。”

    不过,陈宇现自己的担心是多疑的,因为这匹马根本就没有反抗,苏逸轻轻松松就上去了,似乎一点情绪都没有,很心甘情愿地让他上去。

    这不禁让陈宇感叹同人不同命,曾经也有不少人想要骑这匹马,但都没有像现在这么顺利过,还有人被它从马背甩下来,根本就不能让陌生人骑上去。

    如果苏逸之前不是说过自己没有骑过马的话,陈宇现在都要怀疑他是马术高手,这样才可以这么轻易驯服一匹赛马,让一匹脾气很坏的马匹变得这么温顺,这可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在骑上马背后,苏逸就按照陈宇的话,尝试驱动马匹,让它开始走起来。

    在走了一段路后,他觉得已经差不多了,他已经基本掌握了要领,于是便让马奔跑起来。

    苏逸骑着马在赛道上奔腾驰骋,别提有多么痛快了,这和开车有很大的不同,这种乐趣让人很容易喜欢上。

    “怎么样?骑马是不是很容易学,一点都不难。”陈宇骑着另外一匹马追了上来,问道。

    苏逸点了点头,回道:“是不难。”

    “以后多来骑马,你会现这骑马比什么游戏都好玩多了。”陈宇又说道。

    “好啊,以后我会经常来的。”苏逸非常赞同这句话。

    这骑马的确很棒,让人感到很痛快,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骑马,其中的乐趣是开车无法体会到的。

    骑了一段时间后,苏逸才停了下来,因为他已经感觉到马匹开始累了,他现在停下来,准备让它休息一会。

    现在,他对骑马的要诀,基本上已经掌握了,并且在实践中可以做出来了,现在他想让马跑快就可以跑快点,想让它慢慢跑就让它慢慢跑,可以熟练地操控马匹。

    就连骑马多年的陈宇都夸他很有天赋,学会骑马并不难,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到这一步那是非常难的,起码他以前学了很久,才触摸到一点皮毛。

    在停下来后,苏逸和陈宇一起牵着马去马厩,让它们休息。

    马厩里,他们一边给马匹梳毛,一边交流经验,而苏逸也述说了自己刚才骑马的感受,以及遇到的问题,让陈宇为他解惑。(。)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