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猪头、四蛋、混球,这四位从高中时期便结成的死党,其中猪头的家世最为草根,老爹是一个没有学历的老中医,虽然开了个诊所,可一辈子也没能治好几个病人,四蛋的老爸是个工厂的中层干部,后来那家工厂被并入了彭州市唯一的一家上市公司,四蛋老爸也跟着实现了自我价值的翻一番,而混球的家世明显比猪头四蛋要高出几个档次,这厮的老爹是彭州市检察院的一名副检察长,据传说,用不了多久就会升任检察院一把手。

    而禽兽,也就是秦璐秦老大,她的家世在四个人当中最为神秘,做为死党,那仨兄弟也只是见过秦老大的爷爷奶奶,至于老禽兽……老秦同志,只有猪头曾经跟他打过几次照面。不过弟兄们也都知道,秦老大他老爸是穿军装的。

    胡副检察长一直是那种望子成龙的家长,可惜的是,混球同志的逆反心理超出了正常人的范围,高考的分数,只是勉强上了大专的分数线。

    如今的大专……还不如去蓝翔学挖掘机呢!

    胡副检察长很想让混球复读一年,可转念一想,还不知道复读之后还能不能考上个大专,于是也就认了,把胡恩球塞进了本市的一所大专院校里。

    混球入学的第一年,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刺激,突然发奋图强起来,这边上着大专,那边自考了本科,读的居然是法律专业。

    拿到了自考本科的文凭,胡恩球一发而不可收,就在朱小君还在读大四的时候,这厮竟然考过了律师资格考试,拿到了律师资格证。要知道,这律师资格考试的难度比报考公务员要难多了,而且,任凭胡副检察长有多么神通广大,在这种考试中也帮不到什么忙。

    也就是说,当朱小君毕了业进了肿瘤医院做起了医生的时候,胡恩球已经当了两年的律师。

    国情下,公检法是一家,胡恩球有个副检察长的老爹,自己还有张律师证,那还得了,立马成了彭州市各大律师事务所竞相争夺的对象,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胡恩球没有选择彭州最大最有名气的那家,也没有选择出价最高的那家,而是选择了办公室中美女最多的那一家。

    胡恩球就是胡恩球,有着和常人绝对不一致的思想,绝对对得起混球这个绰号。

    当上了律师的胡恩球随即又变回了高中时期的胡恩球,整天无所事事,只喜欢泡妞和唱歌,这厮最喜欢唱的歌是《一生何求》,而且还喜欢唱粤语版,不细听的话,似乎唱出来的歌词确实是粤语,可仔细一听,他唱的居然是:一生何求,床榻上我将你拥有……

    别人不知道,但朱小君清楚地很,这厮两年来,过手的女朋友至少有一沓,其中有一个居然还是个……高中生!

    这种人竟然发生了那种事!

    朱小君怎么能不感慨一番人生呢?

    胡恩球有求与朱小君,也只能任由朱小君戏谑。

    朱小君戏谑了一番,却发现混球大律师根本没反应,也就失去了继续戏谑的兴趣,说起了正事。

    “我早就跟你说过,让你把****给割了,你就是不听,怎么样,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了吧?”

    胡恩球哭丧着脸:“那现在割还来得及?”

    朱小君笑道:“我说了不算,割那玩意,可不是普外科的专业,走吧,我带你找个人去。”

    带着胡恩球,朱小君去了泌尿外科,找了一个叫杨林的高年资主治医。

    杨林起初也是普外科的一名医生,手术做的顶呱呱,后来被泌尿外挖了过去,成了泌尿外科的顶梁柱。

    朱小君跟杨林吃过几次饭,彼此之间觉得颇为投缘,一来二去便成了哥们。

    杨林这哥们在肿瘤医院也算是个名人,手术做的好,人长得也清爽,平日里又超喜欢健身,这样的人,不风流才怪。

    为此,朱小君还给杨林起了个绰号,叫‘种羊’,后来遭到了杨林的坚决抵制,不得已,把‘种羊’倒了过来,改成了杨总。

    杨林瞄了眼胡恩球的那玩意,笑道:“兄弟,你这是拿着汉阳造当AK47使啊!”

    胡恩球厚着脸皮央求杨林:“杨哥,你妙手回春,就把汉阳造修理成AK47呗?”

    杨林笑道:“简单,割掉一圈****,保管你变成加特林。”

    胡恩球大喜,道:“要真能变成加特林,我请杨哥吃满汉全席。”

    朱小君在一旁插话道:“吃,你丫就知道吃,除了吃,咱就不能干点对人生有意义的事情吗?比如说,去趟云港市?”

    一说起云港市,杨林顿时心领神会,连声说好。前些日子,杨林去云港市做了台手术,那边的同行请杨林去了一家叫海州湾的休闲娱乐场所,那里面,居然是清一色的岛国妹子。杨林潇洒了一回,却意犹未尽,跟朱小君喝酒的时候提起了,约好了找个时间再去趟海州湾。

    可胡恩球并不知情,迷茫的双眼看着朱小君和杨林:“去云港市?去那干球?”

    杨林笑道:“保管你去了不后悔。”

    ……

    安排好胡恩球,朱小君想起了正事,连忙给宫琳去了电话,吴东城既然决定了要对叶兆祥展开全面反击,那么他一定要帮助叶兆祥做好应对准备,另外,关于那十来张不雅照片,朱小君也一直是个心思,或许通过宫琳可以得到答案。

    仍旧在那家咖啡馆,朱小君见到了宫琳。

    “我已经挑唆吴东城对叶兆祥展开全面反击了,现在就等着叶兆祥针锋相对了,宫琳,你有把握说服叶兆祥不计后果,全面迎战吴东城么?若是能说服叶兆祥的话,那么最多两个礼拜,我们就可以对你们唐氏的老板有所交代了。”一想到即将可以摆脱掉唐氏,朱小君顿感一身轻松。

    宫琳不假思索,回答道:“应该没多大问题,上次劝他退让一步的时候,叶兆祥就有些不情愿,我费了好多口舌才说服的他,现在吴东城要不留余地了,那么叶兆祥也不得不迎战。”

    “可是,我却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担心这场战争打不起来。”

    宫琳的眼皮猛然跳动了一下:“怎么会?”

    朱小君拿出了特意带来的电脑,开机后,点开了那些图片:“你看看这些东西吧!”

    宫琳接过了电脑,只看了一眼,便羞得满脸通红,刚想怒斥朱小君不怀好意,却突然发现那些不雅照的男女主角竟然都是自己认识的人。

    宫琳‘啪’地一声合上了电脑,双手捂住了口鼻,呆呆地盯着那台电脑的LOGO,一言不发,但呼吸却明显急促起来。

    “这些照片,叶兆祥那边也有一份,而且是原版。”朱小君喝着茶,平静地说道:“只要叶兆祥把这些照片交到卫生局纪委那边,战争就会戛然而止,肿瘤医院势必成为叶兆祥的天下。到那时,我们想搞乱肿瘤医院,基本上就是天方夜谭了。”

    宫琳保持着原有姿态,仍旧是一言不发,只是呼吸稍微平缓了一些。

    “这些照片是我两天前无意间得到的,我不明白的是,叶兆祥为什么一直会按兵不动,宫琳,你必须帮我弄清楚这其中的原因。”

    宫琳缓缓地抬起了头:“他不会,他不会把这些照片交出去的。”

    “为什么?”

    宫琳的表情显得很痛苦,她犹豫着,斗争着,可最终还是说出了答案。

    “照片中的那个女人,是叶兆祥的夫人。”

    犹如被一道闪电劈中了一般,朱小君顿时僵住了。

    僵住的不单是身躯,还有他的思维。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十几秒钟之后,朱小君渐渐地恢复了过来,他一点一点清理着思绪。

    三年前,原本是叶兆祥的院长宝座被吴东城抢了去,叶兆祥就此对吴东城有了仇恨,但这种仇恨尚未达到撕破脸的地步,而吴东城对叶兆祥也是有所退让,这么一来,二人便形成了默契中的平衡状态。

    但后来,吴东城居然给叶兆祥戴了顶绿帽子。当叶兆祥觉察到自己老婆可能出轨了的时候,他并没有打草惊蛇,而是雇佣了私家侦探,对吴东城和他老婆的不轨行为进行了跟踪监视,最终,被叶兆祥拿到了证据。

    这种羞辱,放到任何一个男人的头上都会受不了,因此,叶兆祥开始不顾一切地真对吴东城展开了报复。

    而理亏的吴东城则一忍再忍一退再退,直到上次的雇凶伤人事件,吴东城终于意识到,叶兆祥是不把他赶下台而誓不罢休的。

    朱小君一边清理着自己的思绪,一边将自己的推断小声地述说给宫琳听,宫琳一边听一边点着头。

    “你说得对,叶兆祥的确不会把这些照片上交出去,但是,这只能建立在叶兆祥尚有反击之力的时候,若是叶兆祥败局一定的话,面子或许就不重要了。”

    宫琳拢了下头发,笑道:“或许到那个时候,你我早已经全身而退了。”

    朱小君叹了口气:“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算不算是丧尽天良……”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