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东城很讲究效率,既然决定了的事,他丝毫也不愿意耽误,当天晚上就把设备科科长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如是如是那般那般地吩咐了一通。

    设备科科长是吴东城一手提拔上来的,对吴东城自然是言听计从,毫无违拗之心,当天连夜就起草了一份报告,第二天一早交到了吴东城的手里。

    吴东城立即签署了自己的意见,并抄送给了其他院常委。

    下午两点半,就此事,吴东城主持了一次院常委临时会议。

    肿瘤医院的院领导班子一共有九人,吴东城仅以五比四的微弱优势压制着叶兆祥,吴东城原以为叶兆祥会在常委会上对这项工作进行阻挠,没想到的是叶兆祥竟然一言不发。

    叶兆祥不说话,跟他站在一队的另外三人也是紧闭着嘴巴,到最后投票表决的时候,叶兆祥这边的四个人统一投了弃权票。

    对心内科介入耗材重新招标的工作就这样顺利开展了。

    不单是叶兆祥保持了沉默,连心内科的各位主任专家们也保持了沉默。

    退让,在这种斗争中,有时比进攻更有成效!

    吴东城就像是一拳打在了一坨棉花上,自己毫无感觉,对方也毫无感觉。虽然他知道,叶兆祥是疼在心里,但叶兆祥的表现却仍旧让吴东城觉得十分不爽。

    好在朱小君这小子还有暗地里的招数,吴东城相信,表面上保持沉默的叶兆祥在私下里一定不会继续保持沉默,他必须要面对那些原来的供应商,必须对那些供应商有所交代。

    宫琳对叶兆祥的工作做得很彻底,叶兆祥不单是按照朱小君的计划稳稳地退了一大步,而且在跟原来那些供应商进行商谈的时候,也有意无意地为朱小君的监听提供着方便,只是在谈话的时候,无论是叶兆祥还是供应商,说的都是些冠冕堂皇的官方话语,监听下来的结果是毫无收获。

    面对这样的结果,吴东城显得有些失落,他又一次把马宗泰和朱小君约到了春来茶馆。

    “我们都低估了叶兆祥的斗争经验了,这个人以前表现的并不是这样,莫非他身后另有高人指点?”吴东城就是吴东城,一开口便说中了其中奥秘。

    马宗泰摇了摇头:“或许他在对郭老二下手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咱们的反击招数,他事先做好了防备也说不定。”

    朱小君放了段他监听到的叶兆祥跟供应商的谈话内容,然后分析道:“这种说话方式明显不是叶兆祥的风格,这只能说明他早有防备,不过,不是我朱小君自视甚高,以我对叶兆祥的评价,他能做出这般应对措施,一定是背后有高人在指点。吴院长,马主任,我觉得这个高人应该不是体制内的人,叶兆祥没那么傻,会把自己跟吴院长搞斗争的这种小尾巴放到体制内的同僚手中,我觉得,这个高人应该是体制外的人,而且非常熟悉医疗行业。”

    吴东城皱折眉头想了一会:“莫非是华海肿瘤医院的老方?”

    华海肿瘤医院就是唐氏医疗集团在彭州建设的那家民营医院,而吴东城口中所说的老方,指的是华海医院的院长方新宇。

    马宗泰摇头道:“不可能是老方,我跟老方也是多年的朋友了,这个人,业务上算是一把好手,若是说到人和人之间的斗争,恐怕连我都不如,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早就从医院里退出来了。”

    朱小君问道:“那华海肿瘤医院可是家民营医院?它背后的财团是谁?”

    这话提醒了吴东城:“问的好!我明白了。”吴东城点了支烟,端起茶杯饮啜了两口,说道:“华海肿瘤医院背后的公司叫唐氏医疗集团,这个唐氏医疗集团可是不简单,短短五年,就成了气候,公司里果真是藏龙卧虎。叶兆祥跟唐氏的一个叫宫琳的女人关系挺不错,我想,一定是这个宫琳在背后给叶兆祥出谋划策。”

    朱小君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反而闭上了嘴巴,一心只顾着抽烟喝茶。

    “宫琳?这个女人和我也打过交道,听说还是唐氏医疗集团的总经理助理。嗯,能坐到这个位子的人,一定不简单。”看马宗泰的神情,似乎对宫琳颇为忌惮。

    吴东城略显颓态:“要是叶兆祥的背后有唐氏在支持,那我们的胜算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朱小君在心里偷笑。

    这正是他所希望达到的效果,体制内的人相对体制外的人虽然有着与生俱来的心理优势,但明白人都知道,说到玩斗争,体制内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体制的约束,而无法完全施展开手脚。但体制外的人就不一样了,什么招数有效,他们就会用什么招数,毫无限制绝无束缚。甚至连违法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马宗泰叹了口气:“他们内外结合,我们还真是难以应对,就像上次那件雇凶打人的事情,我还一直不明白叶兆祥又是如何跟那些黑道分子有了牵连,现在算是明白了,原来是宫琳这个女人在背后做的支持。”

    朱小君在心里呐喊着:继续,继续啊,你们越是明白,就会越担心自己会输,那么对我的依赖就会越强烈!

    “朱小君,你怎么不说话了?”吴东城终于注意到了朱小君的反常。

    “我在思考!”朱小君淡淡一笑,“不过,现在已经想明白了,可以开口说话了。”

    “我在临毕业的时候参加过一次就业培训,在那次培训会上,培训讲师给我们讲了一个swot分析法,这个分析法虽然是针对企业营销方面的,但我想,我们这次跟叶兆祥的斗争,也有点类似于企业的商业竞争,所以,我就按照swot分析法做了一些分析,你还别说,真是有收获。”朱小君说着,将已经快见底的烟头放到嘴里抽了最后一口,然后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中。

    “所谓swot分析法,就是搞清楚自身的优势劣势,对手的优势劣势,从而得出自己的机会和各种可能会发生的危险或威胁。那么我们先来看看咱们双方的优劣势,吴院长是正职,叶兆祥是副职,官大一级压死人,叶兆祥也无可奈何,这是一。在学术地位上,或许叶兆祥跟吴院长有的一拼,但是加上马主任就不一样了,叶兆祥必然处于下风,这是二。第三点,就是师出有名的问题了,叶兆祥想搞垮吴院长,那是出于一己之私,师出无名。而吴院长不管是在过去一直为了医院的繁荣稳定而处处退让,还是现在跟叶兆祥针锋相对,这都是出于集体之利,名正且言顺。那么反过来看叶兆祥呢?他唯一的优势就是身后有了一个体制外的人物在支持他。我却认为,叶兆祥的这点优势同时也是他最大的劣势!”

    “怎么讲?”吴东城急切地问道。

    “如果我们能掌握了叶兆祥跟宫琳之间达成的协议,那么,吴院长,马主任,你们认为,我们还需要跟叶兆祥比智商吗?我们只需要把他跟宫琳之间的交易上交给卫生局的纪委,后面的事,我想,大家只需要安心等待就好了。”

    马宗泰道:“可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朱小君笑了笑:“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往往做起来会异常简单。吴院长,马主任,只要我们步步紧逼,在医院内部对叶兆祥展开全面反击,令叶兆祥顾此失彼,那么你们想,他会怎么做呢?”

    吴东城的反应足够快:“那他一定会积极地跟宫琳联系,以求得宫琳的帮助来应对院内的形势!”

    朱小君仰了仰手上的监听器才:“只要他积极了,就一定会因为匆忙而有所疏忽,那么,我不就有了机会了么?”

    马宗泰喃喃自语:“全面反击?那样一来,医院不就全乱套了……”

    吴东城也显得颇为犹豫,他闭上了双眼,用手指在沙发的扶手上轻轻地有节奏的敲打着。

    朱小君知道,这个时候,是最关键的时候,何去何从,也许就在他们思考的这几分钟时间里。他很想再给这二位加把火,却又担心影响了他们的思维,犹豫间,朱小君不自觉地按下了监听器才的放音键。

    吴东城再次听到了叶兆祥的声音,脸上露出了厌恶的表情,他猛然睁开了双眼,喝道:“乱就乱吧!晚乱不如早乱,长痛不如短痛!”

    马宗泰也跟着点了点头:“也只好这样了。”

    ……

    从春来茶馆回到科里,一进办公室便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混球,你怎么跑来了?有啥事打个电话不就得了?”

    胡恩球显得很沮丧,向朱小君招了招手,示意朱小君到他身边来说话。

    “卧槽,你还把这儿当成你的律师事务所了?”朱小君走到了胡恩球的身边,对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啥屁事?是不是染上性病了?”

    胡恩球抓着朱小君的袖子,将朱小君拖下身子,悄声道:“昨晚办事,猛了点,结果……把小弟弟给弄出血了……到市一医院看了急诊,那边医生说是****系带撕裂,可只是给止了下血,就不再搭理我了,还说用不着处理,休息个把月就好了。猪头,我不放心啊!”

    朱小君大笑:“但我放心了啊,再也不用担心你去祸害那些善良无知的少女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