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了科里,朱小君立马给姜老大去了电话。

    姜老大这哥们的学习成绩也不咋地,但是姜老大的篮球打得好,而且省城医学院的老大酷爱篮球运动,所以就搞了个特批,把姜老大给留校当老师了。

    姜老大接到朱小君的电话是很激动的,对朱小君在电话中的请求则更加激动:“老炮——儿,你开什么玩笑,我现在只是咱学校的一名辅导员,跟肿瘤学术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坨去啊!你,你这不是强人所难么?”

    “对别人那是强人所难,你姜老大能是人么?你可是咱们所有女同学心中的男神啊!所以只能说是强神所难。”朱小君调侃完了,接着央求道:“这事你必须帮忙,你要是不帮忙,我就回学校,贴你的大字报,把你上学期间的那点破事糗事全都揭露出来!嘿嘿,我朱老炮是什么人你是知道滴,我历来是说到做到,从不食言。”

    姜老大服软了,带着哭腔哀嚎:“可我那水平……做不到啊!”

    “你老兄是不是猪脑子吃多了?你做不到不代表别人做不到?你就不能求一求咱们学校的那些大博士么?”

    姜老大一听,顿时感觉到了豁然开朗:“对哦,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行吧,老炮——儿,你就等我的消息吧。”

    姜老大的效率还真不低,到了晚上,便给朱小君来了电话。

    “老炮——儿,在干嘛呢?”

    “正在看新闻联播!”朱小君接通了电话,连忙把笔记本做了静音。

    “拉倒吧你,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还新闻联播呢!”

    朱小君拿出手机一看,心里暗骂了一声,网速太慢,一部标注为七十分钟的东京热,竟然从六点钟看到了八点,还没看完。

    “我是在看重播呢,上班太忙,这不刚到家嘛!”

    “我找人给你下了大概二十多篇美国关于肺癌的临床研究文献,老炮——儿,你拿什么来感谢我呢?”

    “请你吃饭!”

    “我没吃过饭是吗?”

    “请你喝酒!”

    “我就没酒喝是吗?”

    “请你到彭州来视察工作!”

    “那得等放了寒假。”

    “你说吧,想要什么?莫非想要我以身相许?”

    “种子,一颗种子换两篇文献,怎么样?你不吃亏吧!”

    “……是不吃亏,可是我……我手上只有五颗种子啊!要不先欠着?”

    “好吧,一言为定,你小子还欠我五颗种子哦!……行了,进邮箱收邮件吧!”

    朱小君连忙关上了视频,打开了邮箱,一看那些邮件,珠江顿时懵住了,姜老大发过来的竟然全都是全英文文献。

    下载之后,朱小君随便打开了一份文献,看了两分钟,一句话也没看懂。

    这就能难倒朱小君了?

    打开谷歌翻译,复制再黏贴,来来回回折腾了五六十下,一篇文献总算是翻译过来了,虽然显得不伦不类,但勉强还是能看懂。

    接下来,如法炮制,到了快十一点钟,二十多篇文献便全都翻译成了中文。

    美帝那边对肺癌的治疗也颇有争议。

    手术放疗化疗,也是各说各有理,不过他们倒是非常强调联合手段进行治疗。

    嗯,这是一个很正确的方向,朱小君记得,在实习的时候,代教老师是个从美帝那边回来的海龟,他就说过,肿瘤的治疗一定是一个多学科的联合治疗。

    另外,朱小君还发现了一个特点,那就是在这二十多篇文献中,有五篇竟然是说一种新型的治疗方法,这方法的名称有点绕口,叫自体免疫细胞治疗。

    朱小君刚想对这个自体免疫细胞治疗的技术进行一下粗浅的研究,陈光明的电话便打进来了。

    “炮哥,干啥呢?躲家里自己撸呢?”

    “撸你个头啊!老子在研究肺癌的治疗方案哩。”

    “你丫神经病发作了?你个普外科的医生,干嘛要研究肺癌呢?”

    “有屁放屁,有话说话,你丫管我的学术研究方向啊?”

    “出来喝酒哦,我有件大好事要告诉你。”

    “你是捡着钱了还是捡着媳妇了?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我又不像你,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老子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

    “朱老炮,话我是说过了,来不来是你丫自己的事,过了今天,我陈老五要是再提这件事,我就是你孙子。”

    “ri,差不多就行了哦,我这就去找你还不行吗?”

    ……

    在彭州的夜市一条街,朱小君和陈光明一块,就像是上大学期间一样,点了四个菜,要了两箱啤酒。

    “说吧,什么大好事?”

    菜还没上,陈光明先喝了一瓶啤酒,打了个酒嗝:“炮哥,我来问你,你们医院的叶兆祥和吴东城是不是很不对付,现在斗得很凶啊?”

    “你怎么知道?”朱小君也开了一瓶啤酒,喝了两口便放下了:“这种事,还是不要瞎说的好!”

    陈光明又开了一瓶啤酒:“听你这么说,那就是真的了哦?”

    朱小君叹了口气,夹了颗刚端上来的花生米,扔到了嘴里:“老五啊,咱们俩是五年上下铺的好兄弟,有些事我不能瞒着你。我们医院现在的状况很不好,叶兆祥和吴东城斗得是你死我活,你觉得你的业务还能跟肿瘤医院谈下去吗?哥劝你一句,来一次华丽转身,明天就回你的省城去,别掺和这潭泥水。”

    陈光明直接下手,抓了把花生米,一颗一颗地往嘴里扔:“他俩斗他俩的,我谈我该谈的,大不了装糊涂就是了。”

    朱小君为什么要劝陈光明回省城去,是因为吃晚饭的时候,他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利用陈光明和叶兆祥的这次业务谈判,让陈光明贿赂叶兆祥,然后再把这次贿赂的证据掌握在自己手中。

    可这么一来,就等于把陈光明这个好哥们给拖下水了,朱小君确实有点于心不忍。

    “炮哥,我的事,你不用操心,我有的是办法对付这种情况。哦,对了,给你看样东西。”陈光明说着,从挎包里摸出了一样东西递给了朱小君。

    “这啥玩意?”朱小君接过了那东西,左看看右看看,却没能看出什么门道。

    “间谍照相机!”陈老五把大排档刚端上来的一盘菜拉到了自己面前,把那盘花生米推到了朱小君的面前:“这玩意也不稀罕,网上多了去了,两三百就能买到一个很不错的。”

    “我要这玩意干啥?”朱小君就要把那照相机还给陈光明。

    “别介,收起来,等咱哥俩喝完了酒,你拿回去接到电脑上,一切就都明白了!”

    以五分钟一瓶啤酒的速度,俩兄弟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解决了那两箱啤酒。不是上学那会了,现在的朱小君和陈光明都懂的克制,于是便买了单,各自回去了。

    到了家,朱小君想起来那个照相机,心里生起了浓郁的好奇,于是便打开了电脑,接上了那只照相机。

    那种间谍照相机是带有存储器的,存储器中存放了十多张照片。

    朱小君打开了第一张,只瞄了一眼,便惊得差一点从椅子上摔落下来。

    那是一张不雅照,而里面的男主角,赫然就是吴东城。

    朱小君连忙打开了其他照片,无一例外,全都是吴东城和同一个女人的不雅照。

    “这个陈老五,搞什么鬼?”朱小君一边暗骂,一边拨通了陈光明的电话。

    可电话那头却传来了一个甜美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该怎么办呢?

    朱小君首先确认了这些照片的始作俑者绝不是陈光明。

    陈光明弄了个间谍照相机或许只是因为好玩,再说,想拍摄这种照片,那得用针孔摄像机才行。

    再有,陈光明跟吴东城又没有利益冲突,就算为了谈成那张伽玛刀的单子,那陈光明也不应该冲着吴东城,而应该冲着叶兆祥才是。

    可这些照片却落到了陈光明的手上。

    朱小君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蹊跷。

    只是那一箱啤酒多少还是有点酒劲的,朱小君躺在床上,想着想着,也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上班,马宗泰就把朱小君和郭老二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吴院长已经决定主动出击了,目标就是朱小君建议的心内科。心内科那点破事咱们都明白,但关键是该怎么操作,既可以打击了心内科那帮人,又能够保证事态不至于失控,若是闹到了检察院那里,恐怕对谁都没有好处。”

    郭老二昨天被吴东城狠狠地训了一顿,为了堵住叶兆祥的嘴,吴东城当时就建议计委吴书记给予郭老二一次记大过处分,并罚款一万块。

    郭老二也知道,自己摊上了这档子烂事,想一毛不拔安然度过是绝对不可能的,吴东城的处罚虽然狠了点,但不狠就不能堵住叶兆祥的嘴。若是任由叶兆祥来处理,不要处分,不要罚款,只需要对郭老二做出停职三个月的处理,那郭老二的损失可就不是一万块了,是好几个甚至是十几个一万块也不好说。

    虽然心里在庆幸,但郭老二对叶兆祥却恨得咬牙,一听说吴院长要反击,要对付叶兆祥的大本营心内科,郭老二顿时兴奋起来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