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是周六。

    按照惯例,马宗泰又耀武扬威地搞了场主任大查房,大查房之后,按规矩又组织了一场病例研讨。

    吴东城也像往常一样,准时赶到了普外科的医生办公室来,看上去,吴东城的气色很不错,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跟每一位医生护士都热情地打了招呼。

    病例研讨会上,老马还是喜欢向年轻医生提些问题,但是,老马已经不再向朱小君提问了,除非是这个问题没有人能答得上来。

    朱小君为了给自己少找些麻烦,把应付老马提问的绝招传授给了科里的年轻医生们,这样一来,老马提问的回答成功率大幅度提升了,涨了老马的面子不说,朱小君也省了许多事,同时还得到了在广大年轻医生中的人缘。

    这天讨论的便是那台直肠癌的手术,从直肠癌的诊断分期到手术方式的选择,再到手术中的重点环节,老马讲的很带劲,尤其是对骶前静脉丛的保护,老马足足讲了有二十分钟。

    病例研讨结束后,吴院长笑吟吟地对大家宣布了一条命令。

    “这个直肠癌的病例啊,在马主任的指导下,我们普外科完成的非常漂亮,病人强烈要求要和你们加强一下感情交流,我推脱不掉,也就替你们答应了。今天下午四点钟,在医院门口集合,哦,恐怕今晚值夜班的同志要委屈一下了,提前一点来接班,好不好?”

    马宗泰接着补充:“那个值夜班的同志也不用遗憾,这个夜班,科里给每位值班的同志多加两百块的奖金。”

    做领导的,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就是平衡,马宗泰的这一招就很高明,两个病区,值夜班的医生和护士加起来也就八个人,二八才一千六,便平衡了所有人的心态。值班的不会因运气不好而遗憾,毕竟自己落了实惠,不值班的也不会感觉到赚了便宜,毕竟吃喝玩乐一场之后,除了记忆,也剩不下什么来。

    下午四点钟,普外科二十多医生和二十多护士集合在了医院大门口。

    吴院长派出了医院的大巴,他也跟随着车,一路来到了市郊一个名曰狩猎山庄的休闲场所。

    狩猎山庄,那可是彭州市赫赫有名的一家休闲娱乐场所,环境优雅不说,就说这娱乐项目,单是一个狩猎,就已经足够让彭州市的优质男人们神往不已的了。

    狩猎,狩的不单是货真价实的猎物,还有来自十多个国家的女人。

    当然,赵世宏请客,是绝对不会参杂这些龌龊节目的。

    五点钟,大巴车开到了狩猎山庄,车子一停,赵世宏和另一个中年人便迎了上来。吴院长是第一个下车的,他认识跟着赵世宏一块过来的那个中年人。

    此人姓徐名大鹏,是彭州市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徐大鹏早年是做建筑包工头出身的,曾经为肿瘤医院做过工程,所以跟吴院长也算是老相识了。

    赵世宏迎向了吴院长,等马宗泰也下车后,向二位医学大佬介绍说:“这是我的发小徐大鹏,我们俩大小是光屁股一块长大的,大鹏有出息啊,现在是咱们彭州市赫赫有名的企业家哦!”

    徐大鹏出于职业习惯,虽然早就认识了吴院长和马主任,却还是拿出了名片,向二位发了一张。

    明眼人都知道,这场活动是赵世宏请客,徐大鹏埋单。

    朱小君看在眼里,不由得为徐大鹏点了个赞。

    可别以为徐大鹏是个冤大头,做生意的人,最重要的就是人脉。徐大鹏虽然和赵世宏是发小,但感情代替不了生意。现在看上去赵世宏帮不了他什么,但是将来呢?虽有能保证将来徐大鹏用不上赵世宏呢?

    再说,这场活动可能会花掉徐大鹏的几万块钱,但是,吴院长知道了他跟赵世宏是发小的这层关系,那么将来肿瘤医院若是有些基建项目的话,能不给徐大鹏分一杯羹么?不要太多,只需要一项一百万左右的工程,那么今天的花费,就将成倍甚至是成几倍的赚回来。

    这就是为什么说有钱人会越来越有钱,而没钱的人只可能越来越没钱,道理就在于此。

    狩猎山庄不单有狩猎项目,还有温泉泳场、节目表演、保健按摩按摩按摩等等市面上常见的休闲娱乐项目。

    当然,最主要的项目还是吃喝。

    七点钟左右,赵世宏准备的酒宴开席了。

    一个小型的宴会厅,摆放了五张大圆桌,五十来人,热热闹闹地坐了下来。

    首席上,吴院长居中,左右分别是赵世宏和马宗泰,然后是郭老二和徐大鹏,徐大鹏身边是吴院长点了名的陶丽娟护士长。

    六个人坐一张大圆桌,那多冷场啊!可其他医生和护士为了自在,都宁愿拥挤一些也要躲着去了别的桌子。

    吴院长笑了笑,又点了一名将:“那个,周兵周主任,葛辉葛主任,你们俩坐到这边来。”

    马宗泰也跟着点了一名将:“李芳,你是老太太的责任护士,这些天没少辛苦,你也坐到这边来吧。”

    山庄在安排座位的时候是按照一桌十人布置的,现在就差了一位。

    吴院长侧过头来,对赵世宏客气道:“赵处长,你看还希望哪位过来呢?”

    赵世宏在心里想的是朱小君,他很想借这个机会表示一下对朱小君的感谢,但是,他若是点了朱小君,又生怕会折损了马宗泰的面子,于是便把皮球踢给了马宗泰:“还是让马主任定夺吧!”

    马宗泰刚想把皮球踢回去,却看到吴院长抛来了个眼色,马宗泰立即领会了吴院长的意图,微微点了一下头,笑着道:“那就让朱小君过来吧!”

    这个过程以及细节,都被坐在远处的朱小君看了个一清二楚。当马宗泰最终点了他的名字的时候,朱小君不喜反忧。

    如果吴东城和马宗泰把朱小君当成自己人的话,定然会为他做长远打算,会尽力帮助他扶持他快速成长。但吴马二人的做法,分明是在捧杀朱小君,是想让普外科的其他人对朱小君产生嫉妒之心,从而会明里暗里地打压他排挤他。

    可马主任既然点了名了,朱小君也不好推辞。再说,若是能借助这个机会,和赵世宏建立起比较牢固的友谊,又或许可以达到利弊两分的结果。

    安排好了座位,饭局也就开了场。

    赵世宏先说了几句感谢之类的客套话,吴院长也代表了医院对赵世宏的宴请表示了感激,马宗泰代表普外科向赵世宏表示了接下来对病人治疗上的信心。

    然后,大家开吃开喝。

    不可否认,狩猎山庄的菜肴做的确实高档,而赵世宏安排的又是狩猎山庄中最上档次的套菜,可朱小君吃起来,却总感觉不如那些大排档做的菜好吃。

    酒水是徐大鹏专门带来的,白酒是茅台,红酒是拉菲,可朱小君喝了,却感觉还不如十二块一瓶的白瓶绿标二锅头。

    酒过三巡,按彭州市的规矩,接下来就是自由活动各找朋友。

    主桌上,赵世宏先敬了吴东城和马宗泰,接下来又敬了郭老二,之后便直接敬了朱小君。

    这……可是有违规矩的。

    虽说这个阶段是自由活动各找朋友,但对请客的主人来说,这第一轮敬酒还是要按客人们的尊卑顺序来进行的。这一桌,朱小君的资历最为浅薄,理应最后一个被敬到才是。可赵世宏却跳过了葛辉周兵护士长,直接敬了朱小君。

    葛辉和护士长倒也没啥特别的感觉,但周兵却有些受不了了。

    周兵从医十八年,年头刚刚升上了正高,当上了治疗组的组长,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同时他也是普外科第一个拿到博士学位,第一个获得了国家级科研课题,在这两方面上,就算马宗泰也是望尘莫及。

    但凡熟悉普外科的人都预测,等老马退休后,这普外科科主任的位子一定是周兵的。

    周兵刚有些受不了,这边马宗泰竟然随赵世宏之后主动跟朱小君喝了一杯,马宗泰之后便是吴东城……

    周兵简直要疯掉了。

    这就像在古代,吴马二人是当朝的皇上,而他周兵则是内定的太子,有外国礼节使前来觐见,国宴上,不管是外国礼节使,亦或是当朝皇上,都不正眼瞧一下他这位太子,而是把关切都扔给了最小的最没本事的小皇子。

    那太子能忍得下这口气么?

    周兵表面上不动声色,该跟谁喝就跟谁喝,当朱小君轮圈敬到他的时候,周兵斜着眼发话了:“朱医生,你是哪年生人啊?”

    “8……”

    朱小君刚一开口,只说了一个音节,便被周兵打断了:“现在的这些八零后九零后啊,真是把咱们中华民族的文化给糟蹋地不行了。朱小君,你知道晚辈给长辈敬酒的规矩吗?”

    你还别说,朱小君对这个还真不知道。

    “哎,算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没规矩就没规矩吧!”

    朱小君笑了笑,放下了酒杯:“周主任,您是前辈,是老师,我是晚辈,是学生。晚辈学生不懂,是晚辈学生愚钝,但前辈老师不教,那就是前辈老师太自私。”摸了下鼻子后,朱小君又反问了一句:“您说呢?”

    周兵被朱小君反呛了一顿,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赵世宏就要插话打圆场,却被吴东城扯住了,一桌人也都暂停了自己要做的事,都安静下来,看着周兵朱小君二人。

    周兵很想痛痛快快地对朱小君发上一通无名火,灭一灭这个朱小君的气势和自信,可是,刚才朱小君所说的话却是有礼有节,逼得他只能耐心地教了一些酒桌上的文化和规矩。

    “这酒杯一碰,就要干了,你们这些八零九零后啊,嘴巴上喊着干了,可实际上呢,一杯酒至少还得剩下三分之一。依我说啊,酒量不行就别撑着,就算是以茶代酒也比弄虚作假要有面子啊!”周兵说到最后,话语间已经含杂了些许羞辱的意味。

    饭桌上,气氛陡然凝住了,熟悉朱小君的人都知道,这小子面对两个混社会的老家伙都敢说干就干,还会怕了周兵不成?

    都没想到的是,朱小君竟然哈哈一笑,取了三只喝红酒的高脚杯,满满的倒上了三大杯。

    “周主任,你可以侮辱我的酒品,但绝对不可以侮辱我的酒量!”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