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收藏又书评,老烟祝你事事赢!

    ------

    过程很惊险,结果很平淡。

    郭老二戴着那副眼镜,看着许月,却没有显现出任何吃惊的表情。

    反倒是许月,惊诧地捂住了嘴巴,过了几秒钟才笑道:“郭主任,你戴着这副眼镜就好像刚从动物园跑出来似的。”

    郭老二随手摘下了眼镜:“怎么说话的你,我就不能年轻年轻么?”

    许月笑道:“能!郭主任从来没老过,就算再过一千年,郭主任依旧年轻着。”

    郭老二听出来这是许月拐着弯戏谑自己是个王八,就要作势惩戒许月,而许月咯咯笑着跑开了,一边跑一边笑道:“28床说刀口疼的受不了。”

    郭老二将那副眼镜丢给了朱小君,转而去处理病人去了。

    朱小君赶紧收好了那副眼镜。

    从郭老二的表情上,朱小君断定郭老二定然没有发现眼镜的秘密,否则的话,当一个大男人突然看到对面的小女孩竟然是那种景象的话,脸上的表情一定会有变化。

    另外,郭老二第二次戴上那副眼镜的时间几乎达到了一分钟,戴了一分钟还没有出现眩晕的症状,只能说明这眼镜对郭老二来说没有任何功效。

    原来只有我朱小君才能用得了这副眼镜啊!

    朱小君虽然做出了这样的论断,但是,小心才能行得万里船,他还是不敢太大意,决定今后还是谨慎使用这副眼镜,不能把秘密泄露出去。

    这一天下来,事实上朱小君的收获还是颇为丰厚的,第一项收获是他改善了和宫琳的关系。对宫琳来说,朱小君的存在只是她手中的一颗并不怎么重要的棋子,就像是象棋中的小卒子,当它已经起到了应有的作用的时候,对弈者就会毫不留情毫无牵挂地将它舍弃。那么对小卒子来说,只能是勇敢地跨过河界,过了河的卒子抵得上半条车,对弈者就不会那么轻易地舍弃了。

    若是能成功地晋升为相或士的话,甚至成为了将或帅,那么境界就更不一样了。

    这局棋,对弈者目前看应该是宫琳,朱小君通过白天钓鱼的空当,已经成功地将宫琳拿下,现如今,在宫琳这个对弈者心里,朱小君已经成了她的将或帅。丢了,这盘棋也就等于输了。

    第二项收获便是赵世宏。

    肿瘤医院的普外科的水平虽然是响当当一块招牌,但那是对普通老百姓而言。彭州市有点地位或金钱的人,一般都不会选择这家医院,他们可能会去彭州医学院附属医院,毕竟那里的医生主任们还挂着教授副教授的头衔,听上去威风多了。更有可能的是他们会直接去省城,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省城的那些大医院,才能代表了省内的最高医疗水平。

    所以,能遇上像赵世宏这样的病人家属,也确实是肿瘤医院很难得的一次,朱小君一直想找机会建立跟赵世宏的关系,可惜的是,直到今天上夜班之前都没找得到合适的机会。

    老太太的二进宫手术给了朱小君一个机会,而朱小君借助于神奇的眼镜,也牢牢地抓住了这次机会。

    朱小君相信,像赵世宏这种大孝子,一定不会忘记他的。

    第三项收获便是对那副眼镜的更深层次的了解。

    秦老大和温柔都戴过这副眼镜,没发现个中蹊跷,朱小君原以为这眼镜对女人发挥不出奇妙的功效。现在郭老二也戴过了,也没发现什么蹊跷,这或许可以说明一点,那就是这副眼镜并非是其他人能够戴的来的,也许只有他朱小君戴上了,才能发挥出它的功效来。

    这三项收获已经是很巨大的了,朱小君想着,都禁不住笑了出来。

    可是,朱小君却没想到,第四项收获也不期而至了。

    郭老二处理完病人后,兴致冲冲地奔来了值班室,一进屋便嚷嚷:“朱小君,朱小君啊,你上电视了,赶紧起来,跟我去看重播去。”

    “上电视?”朱小君立马想起了兰欣和她的《彭州热点》。

    和往常一样,这一期的《彭州热点》仍旧是四十分钟。和往常不一样的是,这一期的内容只有一个,那就是肿瘤医院的雇黑打人事件的复原报道。

    朱小君在整个栏目中只出现了大概一分钟,他和兰欣的那场对话也被剪辑的失去了原样。电视中,兰欣依旧是神采奕奕咄咄逼人,完全没有当时被朱小君整的颇为尬尴的镜头。

    《彭州热点》果然秉承了它一贯的公正客观的宗旨,兰欣不单采访了朱小君,同时也采访了那名疝气病人,以及挨了打的病人的两个儿子,最后还采访了一些当时在看热闹的人,有医院员工,也有普通群众。

    最后,《彭州热点》做出了总结,认为这个事件被定性为医院雇凶打人的话,疑点颇多,呼吁彭州市警方立即介入,查询那些肇事凶手,让事件原委水落石出。

    看完了这档节目,朱小君的后背生出了许多冷汗。

    吴东城这个人……城府好深啊!

    朱小君到现在才明白过来,当彭州晚报做出那篇报道之后,吴东城就已经想好了对策,至于紧急召开应对会议,还把叶兆祥的心腹王湘叫过来参与会议,无非就是想对叶兆祥传递一个信息,他吴东城很慌乱,不然的话,也不会病急乱投医,召集一大批人开了个没有结果的会议。

    至于会后他和马宗泰一起约谈自己,朱小君理解为这是吴东城在考验自己。

    在白天和宫琳一块钓鱼的时候,朱小君知道了宫琳在肿瘤医院的人脉关系,无非就是一个叶兆祥。那么,宫琳能把他朱小君安排进肿瘤医院,也一定是通过了叶兆祥的运作。至于什么和马宗泰曾经做过邻居的表姨,那都是杜撰出来的故事。

    叶兆祥把他朱小君运作进了肿瘤医院,这事肯定瞒不过吴东城,更瞒不过马宗泰,而马宗泰从表面上看,他是跟吴东城站在一起的,所以,吴东城和马宗泰很有可能研究过他朱小君,毕竟这件事的起因就在他。

    那晚喝茶,无非是吴马二人对朱小君的立场的鉴定而已。

    事情变得复杂了。

    朱小君是通过叶兆祥进的医院,那么,按照惯性思维,所有人都会认为朱小君是叶兆祥的人,而朱小君在那天晚上,无论是开会还是会后喝茶,他的表现都是站在吴马二人这边的。

    吴马二人会相信么?

    朱小君摇了摇头,叹了口,这种事,鬼才信!

    既然不信,那么吴马二人一定会认为朱小君是叶兆祥派来卧底的……

    一想到卧底这个词,朱小君哑然失笑:“老子也不想这样啊,可老子又有什么办法呢?完不成唐氏的要求,就连宫琳那样有地位的人都是一副很绝望的样子,老子呢?不是会更惨么?”

    要是那副眼镜对男人也有功效该多好啊!那样的话,朱小君就有机会看清楚吴东城和马宗泰对他的真实看法,只有掌握了这二人对他的真实看法,他才好有的放矢地计划第二步的行动。

    “朱小君,你上电视的样子好猥琐哦!”许月这会子没什么事,也跟着郭老二朱小君他们看了电视节目。

    “这怎么能用猥琐来形容呢?你应该用……非常猥琐。”一肚子心思的朱小君当然不能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他还得强装笑脸,跟许月调侃戏谑。

    “我觉得朱小君的模样还不错呀,举止得当,言谈适中,很有一副医学专家的潜质呐!”郭老二不甘寂寞,及时地插了句嘴。

    许月撅起了小嘴:“还医学专家呢,我怎么看怎么像……”

    朱小君抢道:“午夜****!”

    许月咯咯咯笑了起来:“是你自己说的,可不是我说的哦!”

    朱小君叹了口气:“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许仙女,你知道你最像谁么?”

    许月不语,瞪大了眼睛看着朱小君。

    “天蓬元帅的小姨子!”朱小君一脸的严肃。

    许月反应极快,一把掐住了朱小君的胳臂:“让你瞎胡说!”

    朱小君不闪不躲,任由许月这么掐着,嘿嘿一笑:“你知道天蓬元帅的小姨子是谁吗?”

    许月一愣,手下松了劲:“谁呀?”

    朱小君笑道:“母夜叉!”

    许月再想加劲去掐,可是朱小君却挣脱了,跳离开许月两三步,一脸坏相地笑着:“小姨子最喜欢跟姐姐抢姐夫,你可不能……”

    朱小君话没说完,许月就已经扑了过来,朱小君赶紧逃走。

    回到了值班室,郭老二皱着眉头问朱小君:“你小子到处拈花惹草,你给二哥说句实话,你到底喜欢谁?”

    朱小君翻了翻眼皮:“什么呀?怎么就到处拈花惹草了?”

    郭老二道:“二哥是过来人,看得出来,许月那小丫头对你有意思,还有啊,手术室的刘燕对你的感觉也不错,你小子,可不能脚踏两只船哦!”

    朱小君笑道:“我明白,脚踏两只船不稳当,容易翻船。”

    郭老二刚想说声是啊,结果被朱小君接下来的一句话给噎到了。

    “两只船不稳当,那就三只,三只船还不稳当,那就四只五只。”

    郭老二翻了翻白眼,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你知道刘燕的舅舅是谁吗?”

    朱小君摇头,他当然不知道。

    “行了,你也用不着知道,你记住,刘燕绝对是你惹不起的一个人,她舅舅跺跺脚,这彭州地面就会颤三颤。”

    “她老舅这么牛逼,那她还为啥要呆在手术室做个小护士呢?”

    “这就是个性,一句话,人家刘燕喜欢在手术室做护士,你管不着!”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