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小君撇嘴耸肩摊手,以表示这件事他也不怎么清楚。

    吴大院长也被惊动了,此时刚刚赶到了现场,陪同吴大院长一同出现的,还有马大主任。

    “怎么一回事啊?朱小君。”

    葛辉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朱小君的身后,接过了吴大院长的这句问话:“上午有两个病人家属在科里闹事,朱小君替老刘出头,跟他们干上了!”

    吴大院长皱了皱眉头:“这种事为什么不通知保安?我们医院每年花了那么多钱请他们,他们是吃干饭的么?”

    葛辉笑了笑:“吴院长说的还真对,那些保安还真是吃干饭的,没事的时候瞎晃悠,一旦出了事,他们跑的比谁都快!”

    葛辉的话音刚落,就跑过来了一个保安小头目。

    小头目装着不知情的样子,对着众人一通点头:“这是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

    秦璐两眼一瞪:“警察办案,你该滚哪去滚哪去!”

    见那保安小头目的目光中有所怀疑,秦璐叹了口气,亮出了警察证。

    吴大院长连忙伸出手来要跟秦璐握手:“这点小事,还麻烦警察同志出警,真是抱歉,这样,中午几位就留在我们医院吃个工作餐吧!”

    秦璐跟吴院长象征性地握了下手,带着戏谑的口气道:“吴大院长这可是典型的贿赂人民警察哦!我们其实并不是来办案的,110也没有接到这件事的报案,我们几个实际上事来替他收尸的,哈哈,没啥大事,我们就先走一步了,吴院长,这边的事情就只能由你们医院自行处理了。”

    秦璐说笑着,拍了拍朱小君的脑门,招呼了那两名同伴,跳上车走了。

    马大主任将葛辉拉到了一边,耳语了几句,然后招呼吴大院长:“咱们是不是去趟急诊科?那些挨了打的该怎么处置,还得有你大院长的一句话才行啊!”

    吴大院长笑道:“该治疗的治疗,该交钱的交钱,公事公办,谁让他们在医院动手打人呢!”

    说是这么说,吴大院长还是抬了脚,在马大主任的陪同下,去了急诊。

    朱小君拎着椅子,跟了上去。

    葛辉一把拉住了朱小君:“你跟着去干嘛?还想激化矛盾么?”

    朱小君把椅子往上提了提:“我去还人家椅子啊!”

    “就丢在这儿,他们自己会来拿,你跟我回科里去!”

    走在路上,葛辉忍不住问道:“你认识老五?”

    朱小君笑了笑:“一面之交!”

    可不是嘛,他跟老五也就是刚才在医院门口见了一面。

    葛辉道:“刚才老马指示说,这件事可能没那么简单,让你先在家里躲两天,等没事了,再回来上班。”

    “躲两天?”朱小君摇了摇头:“我为什么要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还怕他们了不成?”

    葛辉叹了口气:“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朱小君,这两年全国出了多少起伤医案件?老马说,他不希望看到他科里的医生也被人家给伤了。”

    “我在家呆两天倒也没啥,可这件事你们又该如何解决呢?”

    “怎么解决?你得先给我说句实话,你跟老五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朱小君沉默了。

    他忽然意识到,这件事远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朱小君并不认识老五,他之所以敢接招跟那俩货约架,底气就在于他有一个当警察的哥们秦老大,他相信秦老大的能力和义气,这才敢于独自一人面对对方的十多人。

    可为什么半道中会杀出一个老五来?

    听老五的说法,他是宫琳请过来的。那么宫琳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呢?是简单的只为了帮自己解围么?

    再有,那俩货和自己约架,邀来的帮手却是一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怎么看也不像是道上混的人,这其中有什么猫腻么?

    “葛主任,谢谢你的关怀,更要谢谢马主任,不过这件事你们帮不上什么忙,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只能由我自己来解决。”

    “通过老五?依靠暴力?”

    “我跟那个老五不熟,今天之前,我甚至都不认识那个老五。葛主任,你就别在追问了,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把这件事彻彻底底地解决好,而且会毛发无伤地回到科里。”

    葛辉叹了口气,站住了:“那……好吧,有什么事随时给我电话,记着,普外科就是你的大本营,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会站到你这一边的。”

    朱小君没有回到科里,就此和葛辉分了手,便直接出了医院,拨通了宫琳的电话。

    “你在哪?我想见你!”

    “我不在彭州,要到后天才能回来,有什么事在电话中说吧!”

    “……”真要说的时候,朱小君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今天这件事你做的不错,放心吧,那俩家属不会再找你的麻烦的,老五会帮你彻底解决他们两个。”

    “这么做,你的目的是什么?”

    “怎么啦?朱小君,你不是想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吧?想想我们唐氏每个月付给你的薪水吧,这些钱,哪里是你在肿瘤医院能赚到的?是,我承认,做一名好医生,尤其是有了点名气的外科医生,一个月赚的钱比两万要多得多,可是,像你这样的,想混到那个份,至少也得是十年之后啊!”

    “……”

    “朱小君,今天我不想跟你说什么唐氏的手段,我就想跟你说一句,等你有了钱可以吃得起牛排的时候,你已经老的吃不动牛排了。这可能就是做医生的最大的悲哀了。朱小君,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趁着年轻,要好好的享受人生,而享受人生,是不能缺钱的。”

    “好吧,你说服我了!”

    说服是假话,说不下去了,才是真实。

    朱小君知道,跟宫琳再说下去都是徒劳,宫琳今天能够跟他如此说话,已经是给他天大的面子了,若不然,宫琳只需要把唐氏对付叛逆者的规矩拿出来就足够对付朱小君的了。

    再说下去,有意义么?

    挂上了电话,朱小君隐隐感觉到宫琳还留了后手,而这个后手,才会是对肿瘤医院致命的打击。

    果然,数个小时后,当天的彭州晚报上刊登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治疝气,肿瘤医院对患者实施断根手术;平纠纷,黑恶势力对家属痛下暴力黑手》。

    文章的文字辛辣,还配发了几张照片,字里行间,都是在指责肿瘤医院和黑恶势力有着不干不净的关联。

    看了这篇报道,朱小君的头大了。

    软刀子捅人,伤起人来要比硬刀子厉害多了。单凭这篇报道,若是情节被坐实的话,那么对肿瘤医院的口碑形象来说,那影响可就大了去了。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朱小君和唐氏医疗集团签订的合约,其目的不就是想达到这样的结果吗?

    坐立不安的朱小君刚想给宫琳去个电话,却不想有电话先一步进来了。

    是马大主任主任打来的,要朱小君立即赶回医院,到行政楼三楼的会议室去参加一个会议。

    用屁股也能想得到,这个会议的主题一定是如何应对晚报的这篇报道。

    待朱小君赶到那间会议室的时候,会议室中已经坐满了各色人等。

    还好,宫琳给了朱小君一份肿瘤医院各位大佬的资料,更好的是,朱小君并没有让这份资料在家睡大觉,他是花了时间认认真真地阅读了这份资料的,所以,对在座的的各位,朱小君基本上都能认识。

    左边一排,从第一个开始,是主管宣传及市场的副院长袁德刚,政治部的主任魏恒,医务处的处长黄正北,还有一位是对外联络办公室的主任薛家强。右边一排,坐在首位的是马大主任,马大主任旁边是院办的王湘,再过来则是普外科的刘跃进和葛辉。

    正中首座还空着,看来吴大院长还有事没能赶过来。

    朱小君进了会议室,很知趣地走到了尾座附近,拉了张椅子,坐在了一旁。

    “啊~人都来齐了,吴院长正在会见一个重要的客人,他稍晚一会儿就会过来,咱们先开始。”

    主持这场会议的是副院长袁德刚。

    “今天的彭州晚报大家都看到了吧?刘主任,你先给大家说说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刘跃进摘下了鼻梁上的老花镜,站了起来。

    袁副院长摆了摆手,示意刘跃进还是坐下来说话好了。

    刘跃进乖乖地坐了下来:“这个病人今年已经六十九岁了,腹股沟斜疝反复发作好几年,其中做过一次手术,但失败了……今天上午,我给病人的两个儿子做了耐心的解释,几乎就要说服了那两个病人儿子,没想到我们科里的朱小君医生跟他们两个发生了冲突,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高!实在是高!死老刘,编起瞎话来面部红耳不赤,确实是高手中的高手!

    ——马拉个巴子,若不是老子替你出头,那俩二百五还不把你给玩死了?靠,尼玛脸上被人家喷了多少唾沫星子,居然还能心平气静地在那编瞎话?

    ——卧曹,葛辉这是要干啥呢?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