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下定了决心要泡在手术室中提高自己的手术基本功,那么朱小君说到做到,一连两个月,每天至少有一半的时间泡在了手术室中。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朱小君厚着脸皮,不管是哪个科的手术,他能赖上台就一定会上台,哪怕就是简单的拉个勾,也是乐此不疲。时间久了,整个外科片的医生们都熟悉了这个普外科的勤奋的小伙子,有时候权当是给个面子来放给朱小君一两次缝皮的机会。

    每次遇到这样的机会,朱小君都会打起百分百的精神来对待,缝合的手术切口,就连最挑剔的眼科大夫看了,都会不由得赞叹一声。

    朱小君的努力也被葛辉看在了眼里。

    葛辉最初跟郭老二争朱小君,那存粹是因为葛辉知道这朱小君是通过马大主任进的医院,葛辉虽然不知晓朱小君跟马大主任的关系,但心想既然是马大主任把朱小君带进了医院,那么,跟朱小君走得近一些就等于拍了马大主任的马屁。

    但这个朱小君的动手能力太差了,差到了没有人愿意带他做手术。虽然这个朱小君看上去在理论方面还算不错,但一个外科医生,终究还是要靠台上功夫来吃饭的。

    葛辉以为朱小君也就这样了,却没想到,一夜之间,朱小君竟然像是变了个人,谦卑且勤奋。这不由得让葛辉想起了自己的当年,那时候,他刚毕业,也是像朱小君一样,能吃苦肯用功。有了这样的感觉,葛辉对朱小君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开始发自内心地喜欢上了这个小伙子,只要有机会,葛辉一定会手把手地教朱小君开刀做手术。

    郭老二在第一个夜班评价朱小君没有灵气,不适合做一名外科医生。这句话说出来之后,郭老二自己也觉得说的有些过了,对朱小君多少都有些歉疚。第二天主动给朱小君买早点,还赏了朱小君一条烟,就是因为这种心理。

    可郭老二没想到的是,朱小君对他的态度却越发尊重,再值夜班的时候,不管当夜有多忙有多累,这个小伙子总能比他早起一步,然后去买回来两个人的早点。

    郭老二不得不对这个朱小君另眼相看。

    做为自然的反应,郭老二也开始有意无意地栽培起朱小君来。

    朱小君一是勤奋,二是有了葛辉的悉心指导,手术水平可谓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每五天一个夜班,每次夜班的急诊手术,郭老二都会感觉得到,这个朱小君的手术水平又提高了。

    直到九月初的一个夜班,郭老二破天荒地放了朱小君一台手术。

    绝大多数的普外科医生的第一台主刀手术都是阑尾切除术,但那天,郭老二放给朱小君主刀的却是一台胃穿孔修补术。

    上台前,朱小君闭目静修了十分钟,在这十分钟里,他将胃穿孔修补术的手术步骤来来回回在脑海中播放了好几遍,直到确认了毫无差池,这才起身前往手术室。

    那台手术做的很成功,整个过程非常漂亮,等到朱小君缝完了最后一针,站在一助位置上的郭老二忍不住对朱小君竖起了大拇指:“你用了两个月多一点的时间,走完了当年我郭老二两年的路,了不起!真的是了不起!”

    此刻正是装逼的最佳时刻,朱小君怎肯放过如此机会,再说,身旁的器械台上,还站着那位他一直想下手却怎么也找不到机会的刘燕。

    “我这学开刀,就像郭靖学武功一样,笨一点没关系,只要有了郭主任这样的高手在一旁悉心指教,总是能进步的。再说,还有燕儿这样的大美女在一旁鞭策,就像是郭靖的身边有了黄蓉,想不刻苦用功,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刘燕翻了翻了眼皮,一句话也没说,稀里哗啦收拾了器械,转身去清洗手术器械了。

    郭老二趁着没人,对朱小君戏谑道:“怎么样?是不是看上了?要不要二哥给你做个媒?”

    朱小君呵呵一笑:“还是自己来吧!**教导我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第一步迈开后,后面就简单了。那天的夜班也真是给力,半夜时分,又连着来了一个阑尾炎和一个肠梗阻。

    “这两台手术你都主刀好了,阑尾这台我就不过去了,你带个实习医生去做吧,我在下面准备这台肠梗阻。”

    朱小君的信心上来了,带着一名实习同学,不到二十分钟,便搞定了那台阑尾手术。

    接着,便是那台肠梗阻手术。

    朱小君一发而不可收,整个小宇宙全都燃烧了起来,整台手术下来,就连朱小君自己也有些惊叹。

    郭老二更是惊叹:“就这一夜的时间,就这两台手术的功夫,你的境界又提高了一个层次。朱小君啊,我必须向你道歉,收回以前我说过的那句话,看来你不是没有灵气,而是灵气没被激发出来而已,是我郭老二眼拙啊!”

    凡夫俗子,谁没有个眼拙的时候?

    朱小君将这句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也或许是郭主任的那句话激发了我的潜力,所以,小君能有今天,还得多谢郭主任,这声谢谢是发自肺腑的,没有参杂任何虚假成分。”

    刘燕在一旁实在受不了了:“真假!怪不得这间手术室一股马屁的臭味,就是你们两个相互吹捧,拍马屁拍出来的。”

    郭老二斜了刘燕一眼,想戏谑一下刘燕,却被朱小君抢了先:“啊~~燕儿姑娘的爱好还真广泛,连马屁都闻过呐!”

    刘燕白了朱小君一眼:“就会贫嘴,你不贫嘴能死啊?”

    朱小君斩钉截铁回答道:“能!”

    刘燕还想发火,看了眼朱小君,却莫名地笑了:“怪不得姓朱,猪八戒,脸皮真厚!”

    朱小君立即还了回去:“怪不得姓刘,真像个榴莲!”

    刘燕二话不说,撩起一脚,刚好踢在了朱小君的屁股上。

    朱小君夸张地捂住了屁股:“你这一脚要是把我的痔疮给踢破了,算谁的呀?”

    刘燕作势还要打,朱小君却连躲的的意思都没有,挺着头迎了上去:“打吧,只要你开心,随便打!”

    趁着刘燕一愣,朱小君又补充了一句:“反正俺有医保,打坏了自己也不用花钱。”

    刘燕被逗得想笑,却又不情愿就这么被朱小君给逗笑了,于是就憋着,小脸蛋也悄悄地抹上了些许红晕。

    朱小君不依不饶,再来了一句:“俺就一个要求,别打脸,行不?”

    刘燕终于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开了,这一笑便是不可收拾的大笑,笑得是站立不住,弯下了腰。

    朱小君抓住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轻轻地抚拍着刘燕的后颈:“生气伤肝,大笑伤胃,姑娘,矜持些。”

    刘燕一拧身子,甩开了朱小君:“滚一边去,讨厌。”

    朱小君也算是久经情场的老手了,以他的经验,但凡一个姑娘带着笑对一个男孩说讨厌,那就说明她不单是不讨厌这个男孩,反而是有些喜欢。

    心情大爽的朱小君立即抛下了刘燕,转头出了手术室,边走边哀叹:“滚就滚,就跟谁不敢滚似的。”

    泡妞得讲究节奏,不能求得一步到位,得慢慢来,循序渐进。

    不是有句老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吗?

    朱小君在把握这个节奏上做的就非常好,此时气氛虽然融洽,但接下来却缺少题材,反而容易出现不易把控的冷场。与其是那样,还不如见好就收,给人家姑娘留一点美好的回忆。

    回到了科里,给病人下过了医嘱,又补写了两个病人的手术记录,看看窗外,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郭老二先一步回到了值班室,这会子睡得跟头死猪似的,朱小君也不想打搅他,索性下了楼,去了院子里锻炼身体了。

    七点钟整,出了一身热汗的朱小君带着两份早点回到了科室。

    冲了个澡,吃完了早点,朱小君正准备写交班报告的时候,手机响了。

    “是谁这么不懂事?那么早就打电话!”朱小君放下了手中的钢笔,摸出了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浑身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这么久了,都快要把她给忘记了!哎,若是她此生此世永不出现,那该有多么的美好啊!

    “朱小君,你最近的表现很不错,我都听说了。”

    “嗯,谢谢夸奖,都是你领导有方!”

    “好了,说正事,今天上午,会有两个病人家属去你们科闹事。哦,就是你们刘主任做的那个疝气的病人,他不是顺便把人家的****给摘除了一个吗?人家两个儿子不愿意了,要找你们刘主任讨个说法。”

    “我跟刘主任也不是一个医疗组的,我能做些什么?”

    “你的任务就是把事情闹大!”

    “啥?闹大?我怎么闹大呀?”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只要结果,这件事闹得越大,你的功劳就越大。朱小君,你要记住了,我们唐氏从来不会亏待那些忠诚为集团做事的员工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