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值班室,郭老二给朱小君发了颗大中华,一边抽着烟一边聊天。

    郭老二在试探朱小君在医院有什么后台。

    关于这一点,宫琳早就对朱小君做过交代,这会子拿出来应付郭老二,倒也显得合情合理:“我有个表姨,跟马主任很熟,以前做过十多年的邻居。八十年代那时候的邻居可不像现在,那时候的邻居亲的很哩!”

    郭老二侧头想了想,回道:“那可不是,那时候都住平房,谁家晚上吃了点啥都瞒不过街坊四邻的。”

    “我倒是没啥印象,我有记忆的时候,我们家就住筒子楼了,到现在还是住在那个破旧的筒子楼中。”

    “你家里是做什么的?你怎么就考了医学院了呢?”

    朱小君重重地叹了口气:“我老爹是个老中医,非得要子承父业,而且他老人家还与时俱进,要来个上阵父子兵,开诊中西医。”

    郭老二摇了摇头:“说实话,你老爹恐怕要失望了,你还真不是块做外科医生的料!”

    朱小君的肚子里顿时生出了这么几句话:

    “卧槽,怎么说话的这是?这么直接粗暴,就不担心老子脆弱的心灵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吗?”

    “卧槽,你个死郭老二,臭老流氓,敢这么批判老子,就不怕老子将来报复你吗?”

    “卧槽,姓郭的,你妈没教过你见人只说三分话吗?干嘛那么实诚,有啥说啥哩?说的老子竟然无言以对!”

    朱小君的内心在翻江倒海,表面看上去却是愣住了,好半天没能回过神来。

    “嗯,我的基础是差了点……”

    “我说的不是基础,一个刚毕业的医学生,能有什么外科基础?我说的是灵气,朱小君,我觉得你缺少那么一点做外科医生的灵气!”

    “灵气?”朱小君嘴上念叨着,心里正在开骂:灵气是个是个什么鬼?灵气能他妈de当饭吃?

    “是的,灵气!”郭老二顿了顿,接着道:“也可以用悟性来表达。”

    那天晚上是如何结束这场不愉快的对话的,朱小君是一点也记不起来了,他能记得的就是郭老二这厮说够了,于是便一翻身打起了呼噜。

    好在那一天除了这台阑尾炎急诊手术之外,便再无其他急诊病人,朱小君也不知道在值班室的床上辗转了多长时间,总之最后还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在梦中,朱小君发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百零八个誓言:老子一定要吃口馒头争口气,不把这家医院搞垮就誓不罢休,他娘的郭老二,老子就是要让你为今天的莽撞付出应有的代价……

    错了吧!报复郭老二跟搞垮这家医院有个毛关系?

    于是朱小君立即发出了第一百零九号誓言:老子打明天开始就泡在这手术室中了,笨鸟先飞,熟能生巧,老子就不信老子不是做外科医生的那块料!

    第二天一早,朱小君是被郭老二叫醒的。“都快七点钟了,还睡着呀,起来吃早点了!”

    朱小君连忙起床穿衣。

    “你夜里瞎叫唤个啥?说梦话?”

    朱小君心里一惊,想起了夜里做梦发誓的事:“我都说什么了?”

    “叽哩哇啦的,谁能听得清?行了,赶紧起来吃东西,想做一名外科医生,就得倒头就能睡,睁眼就能醒。”

    吃着郭老二买来的早点,朱小君对他的恨意稍微减退了一些。

    减退不代表消散,昨晚上郭老二说的那话可是字字打击着朱小君的自尊心。

    就算郭老二直接骂朱小君不要脸,朱小君都不会这么生气!

    可郭老二竟然敢说朱小君没灵气?这是什么眼神啊?人家朱小君可是自认为才华横溢灵气爆棚的好么。

    “你丫郭老二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老子的手段,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子早晚要你好看!”一边吃着郭老二买来的早点,朱小君一边在心里咒骂着郭老二。

    这世上就是存在着这么一类人,心不错,就是嘴巴容易得罪人,尤其是容易得罪那些看上去比他要低一些层次的人。

    可郭老二随后做出的一件事,却使得朱小君对他的恨意顿时消散殆尽了。

    “这条烟你拿去抽!”郭老二哼着小曲,打开了他在办公室中的储物柜,拿出了一条玉溪,扔给了朱小君。“昨晚那个阑尾炎的小姑娘的家里送了两条,咱们一人一半。”

    朱小君咧开嘴巴,笑了。

    一条玉溪值不了多少钱,有了宫琳每个月支付给他的报酬,就算他朱小君天天买九五至尊也是足够的,关键是郭老二的态度,这厮虽然嘴巴上不讨人喜欢,但做起事情来总还算讲究,不是吗?

    对待讲究的人,朱小君的回报也一定是讲究,他立时决定下来,原谅郭老二对他的不敬,等下次值夜班,一定早起去买早点。

    那么,还需要泡在手术室吗?

    答案是当然!

    就算不为了提高自己的手术水平,能多跟那个叫刘燕的护士多接触接触也是很好的嘛!

    朱小君吃完了早点,抹了抹嘴巴,不自觉的拿了刘燕跟许月来相比,却发现刘燕对他的吸引力N倍于许月。

    这是个啥情况?莫非朱小君这厮天生的就是一喜欢泼妇的货?那刘燕的火爆个性……

    最关键的是刘燕不光是性格火爆,那身材……比性格更火爆啊!

    那么宽大的手术室护士服都遮掩不住她那对骄傲的玉峰,还有那丰满紧翘的……朱小君赶紧闭上了嘴巴,把差点流出来的口水给咽了回去。

    忘记了对郭老二的愤恨,朱小君满脑子就剩下了刘燕。

    满脑子都是刘燕那火爆身材的朱小君神色游离地熬完了早交班,又精神恍惚地跟着葛辉查完了房,然后便寻了个借口,开溜了。

    他要堵在医院的大门口,要制造出和刘燕偶遇的假象,然后搭讪,再然后随机应变,以请客约会为基本手段,达到最终的上床打炮的真实目的。

    可惜的是,朱小君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

    就在朱小君还有二十米便可以赶上刘燕的时候,刘燕钻进了一辆白色宝马轿车中……

    奶奶的,还不如一开始就把目标定位在许月身上呢!

    可是,上小夜班的许月早已经下班回家了,而朱小君根本没有许月的任何联系方式。

    这一天,注定了朱小君只能孤身一人熬过去。

    漫漫白昼啊!

    回到了家里的朱小君看了看时间,才不过早上九点一刻,距离天黑睡觉的时间还有至少十四个小时。

    怎么熬?

    正犯愁,电信局上门来装宽带了。

    装个宽带能用多长时间呢?朱小君心里又燃起了生活的热情,最多半个小时吧,等装好了宽带,呵呵,东京热啊!东京还真是热啊!

    可是,但是,有道是,希望越大则失望越大。

    那电信上门来安装宽带的师傅捣鼓了快一个小时,也没能把线路连接号,最后留了一句话:“我回去查一下原因,等明天再跟你约时间吧!”

    电信师傅潇洒地走了,挥了挥衣袖,没带走朱小君给他上的香烟,只留下了一个孤独的身影在风中独自凌乱……风是电风扇扇出来的。

    “嘛~蛋,这么热的天,没空调怎么过呀!就靠这台电风扇么?”正处于凌乱之中的朱小君嘟囔着,他三下五去二,脱光了衣服,一头扎进了洗手间去冲凉了。

    光着屁股进只能是光着屁股出。

    冲完了凉,光着屁股出了洗手间的朱小君顶头撞上了刚进门的秦璐。

    “流氓!”

    二人同时发出了惊呼,相互之间最多相差了零点零一秒。

    秦璐惊呼了之后迅速用双手捂住了眼镜,而朱小君以最快的速度抓起了沙发上的大裤衩罩住了光屁股蛋。

    “你为什么只是捂上了眼,而不是转过身呢?”朱小君罩上了大裤衩,定了定神,开起了秦璐的玩笑。他模仿着秦璐双手捂眼的动作:“哦,我明白了,这个动作可以偷看!”

    nozuonodie!朱小君在秦老大面前说这种话分明就是在作死啊!

    秦璐连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便立即扑了上去。

    朱小君也早有防备,顺势仰倒在了沙发上,摆出了一副兔子蹬鹰的架势。

    一场肉搏不可避免地开场了。

    俗话说,狭路相逢勇者胜!

    面对秦老大,朱小君不单是实力不济,就连必胜的信心都欠缺得很,所以,他很快便落了下风。

    情急之下的朱小君随手在沙发上抓起了一件什么,挥舞着想蒙住秦璐的眼睛。秦璐此时两只手全都用上了,能得空应对的就只剩下一张嘴了,于是她一张嘴,咬住了朱小君挥舞的那件什么东西。

    朱小君再也没招了,立马进入了失败求饶的模式。

    秦老大口中咬着那件什么东西,继续蹂躏着朱小君,直到自己的气力也有些不济,这才停下了手。

    “啊~~~呸呸呸。”

    停下了手的秦璐松开了口,定睛一瞧,那咬在口中的……竟然是朱小君这厮的内裤!

    不用多问了,这战斗必须继续进行下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