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秦璐的那顿酒一直喝到了天黑,天黑之后,秦璐不愿意跟朱小君再同居与一个屋檐之下,摇摇晃晃地离去回了单身宿舍。朱小君没怎么喝高,今早一早起来,神清气爽,想起了宫琳给他的五千块的额外奖金,于是一上午便流连于电脑大卖场。

    直到中午,朱小君才选定了一款心仪的笔记本,4999元,讨价还价之后以4500元成交。朱小君拎着这台笔记本又去了电信营业厅,排了老半天的队,才办理了宽带开户手续。

    弄完这些,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朱小君懒得回家,于是便拎着那台笔记本直接上夜班来了。

    五点半钟,是值白班的医生和夜班医生交班的时间,郭老二准时来了个电话,交代朱小君先接班,他大概晚个半小时就到。跟郭老二的电话同时传到朱小君手机上的还有葛辉的短信,交代朱小君趁着夜班时间把组里几张床的主任大查房的病程记录给完善了。

    跟郭老二通完了电话,又跟葛辉回了短信,朱小君向值白班的医生接了班。病区里也没啥需要特殊处理的病人,朱小君便去了护士站,准备把管床的病历抱出来,完成葛辉的指令。

    “你谁呀?”护士站中,一名俊俏的小护士冲着朱小君翻了翻眼皮:“新来实习的?”

    护士的排班跟医生有所不同,医生上夜班都是从当晚的五点半一直上到第二天的八点钟,但护士的工作强度比较大,而且夜班人手也少,所以夜班分成了小夜班和大夜班。一般来说,护士的轮夜班的周期都是连续两个小夜班再连续两个大夜班。

    这名小护士刚好轮到周六及周日的小夜班,上周五,也就是朱小君刚报到进科室的那天,这名小护士轮休,所以一直没能见过朱小君。

    “我叫朱小君,是咱们科新来的医生,美女妹妹,你叫什么名字?”跟美女搭讪,朱小君历来不怯场。

    “啊,你就是朱小君……”那小护士夸张地捂住了嘴,做出了一副吃惊的样子。

    “我长得很丑么?”朱小君现出一脸的无辜的样子:“唉!早知道我这么丑会吓到你,就该化化妆再来上班的呀!”

    “咯咯,咯咯咯,你这个人……真有趣。”

    “小美女,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哩!你看这样好吗?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呢,向你保证,今后一定化了妆再来见你,保证今后不再吓到你了!”

    小护士被逗得笑个不停,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却被朱小君的又一句话给惹得笑出了眼泪来。

    “其实,我是已经化过妆的了,没想到还是吓到了你。”

    小护士终于笑够了,半捂着嘴巴:“我叫许月。”

    “许月?月月……”朱小君坏笑了两声,他明知道这个月月绝非是他一周前摇微信摇出来的那个月月,可心里面,却怎么也不能把这俩月月区分开来。“月月姑娘长得可真不像我们人类啊!”

    趁着许月一愣的档口,朱小君捏着嗓子又道了一句:“妹妹莫非是天宫上的仙女下凡来了么?”

    这夸人夸得……许月明知道朱小君是在调侃,可心里却甜美的很,小姑娘家的虚荣心都很强,就喜欢听人家夸自己美丽漂亮,尤其是像朱小君这种长得还算不讨厌的年轻男子的赞美。

    许月的脸上泛起了红晕:“讨厌!”

    火候刚刚好!

    朱小君抱起一摞病历,叹了口气,掉头就去了医生办公室,只留下了许月姑娘在护士站中依旧在想入非非。

    泡了杯茶,点了支烟,朱小君卷起了袖管,准备开始杜撰主任大查房的查房记录。

    等等……

    杜撰?

    不杜撰还能怎么的?

    那马大主任查房基本上是走马观花,还没手术的只是安慰两句,手术之后快要出院的,更是打声招呼就算完工,只有那些刚手术下来没两天的,马大主任才会关心两句。

    关心的那两句还不能如实地记录在病历上,因为那对话的内容是这样的:

    “放屁了吗?”

    “放了!”

    “放了几个?”

    “仨!”

    “嗯,今天可以吃点稀的了。”

    又或者是这样的:

    “放屁了吗?”

    “没!”

    “肚子咕咕叫了吗?”

    “没!”

    “给他弄付中药,通通气。”

    再或者是这样:

    “放屁了吗?”

    “没!”

    “肚子咕咕叫了吗?”

    “嗯!”

    “好,等放了几个屁,就可以吃点稀的了。”

    你说吧,就这种围绕着放不放屁进行的查房对话,怎么好往病历上搬呢?不杜撰,又该如何?

    好在朱小君在这方面上还算有些功底,实习的时候,这种活可没少干,杜撰起来倒也没啥难度。

    郭老二说晚半个小时,结果却晚了整整一个小时,不过郭老二做人做事还真讲究,来的时候给朱小君带了晚饭,两菜一汤,外加一大碗白米饭。

    “多吃点,吃饱了好干活,我郭老二就是命苦,夜班从来闲不下来。”

    “啊~郭主任,有急诊手术啊?”

    郭老二从口袋中摸出包大中华来,给自己点了一支,又给朱小君拿了一支,放在了菜盘子旁边:“咱们医院的急诊科啊,它就是个摆设,不像别的医院,急诊手术都在急诊科解决了。我呢,就是个注定的苦累命,但凡夜班,总是要有一例两例的急诊手术的。”

    朱小君瞄了眼那支香烟,想忍着却没能忍得住,于是也跟着点上了,边抽烟边吃饭。

    “别的夜班组或许也一样,也或许,我可能会带来一点变化……”

    朱小君的话音还没落了地,就听到护士站那边许月在叫:“郭主任!急诊会诊!”

    郭老二一听就乐了:“果然有变化,原来都是晚上九十点钟才会来活,今天倒好,这才七点钟不到,就该忙活喽!”

    郭老二伸了个懒腰,站起身就要往外走,朱小君急忙放下碗筷,要跟着一块去。

    “你去干嘛?待着好好吃饭,等会要是忙起来的话,恐怕连口水都来不及喝。”

    朱小君也明白,自己跟着郭老二去急诊,无非就是给郭老二充充场面而已,忙是绝对帮不上的,于是便听从了郭老二,坐下来继续吃饭了。

    这边刚吃完,郭老二便从急诊科打来电话,指示朱小君和许月,赶紧做好急诊收治病人的准备,并嘱咐朱小君立即去趟手术室,递交急诊手术的申请。

    十分钟后,郭老二带着病人回到了科里,是一个得了急性阑尾炎的小女孩。

    “朱医生,十分钟搞定首次病程记录,有问题么?”

    “许月,给病人办理入院手续,并测量病人各项生命体征!”

    “病人家长呢?到我这边来,手术前,咱们得把事情交代清楚!”

    郭老二的语速很快,但条理清晰,给人一种忙而不乱的感觉。

    十分钟后,朱小君完成了病人入院的首次病程记录,许月也做好了病人手术前的各项准备,手术室的护工也推着病床车上来接病人了。

    朱小君此时却开始紧张了。

    手术室?

    没进去过!

    朱小君实习的时候虽然有很多机会可以跟着代教老师上台开刀,但是每一次他都找借口躲过去了,他的未来注定了要跟着他老爹一块糊弄街坊邻里,学手术开刀,那存粹是在浪费时间。

    洗手?

    穿手术衣?

    戴无菌手套?

    给病人做术区消毒?

    做为一助上台开刀?

    朱小君只觉得头皮发麻……

    “怎么啦?紧张了?”郭老二拍了拍朱小君的肩膀。

    “紧张?紧张什么?”朱小君耸了耸肩:“挨刀的又不是我什么人,我有啥好紧张的?”

    该装就得装,不是吗?

    有什么大不了的呢?走一步看一步呗,最多演砸了被人笑话一顿就是了!

    再说,人家朱小君就不会跟在郭老二屁股后面来个超级模仿秀么?

    决定了上演一出超级模仿秀的朱小君定了定心神,然后装着若无其事淡定自若的样子,跟着郭老二上了前往手术室的专用电梯。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