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宫琳的指令,朱小君原本应该于今日上午前去肿瘤医院报到,既然不晚了十二点都可以被称之为上午,那么朱小君便异常珍惜的睡了他人生中或许是最后一个自然醒的懒觉。

    醒来的时候,躺在床上,朱小君将意识集中在了昨天给他带来了巨大打击的局部地区。区分器质性ED和心理性ED的最简洁有效的办法就是看看是否还存在晨勃。

    结果……和预料一样,他兄弟对他的召唤不理不睬。

    朱小君悻悻然起了床换了衣裳,准备去医院报到了。

    临出门之前,他特意去敲了敲那俩姑娘霸占了的主卧的房门。

    这个时间,秦璐早就应该去上班了,而温柔那个死妮子说不准还在睡懒觉。

    为什么非得去敲一敲门呢?

    朱小君看着自己刚刚敲门用过的手指,侧耳聆听着卧房里的动静,颇为不解地给自己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这纯属好奇心在作祟!

    这个好奇心就是想知道温柔这死妮子有没有遭到秦璐的毒手!

    朱小君叹了口气:“哎,要真是被禽兽给糟蹋了,老子……还真有点舍不得呢!”

    敲了几下门,可卧房里并没有回应,朱小君下意识拧开了房门的锁把。

    只瞄了一眼,就把朱小君吓出了一身汗来,那温柔还真是能折腾,只半天的功夫,这间卧房便被布置成了……儿童乐园!

    人不在房间,朱小君也懒得去揣测她是跟着她去上了班,还是她是为了她而请了假,反正是无法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了,朱小君一咬牙一跺脚,真的去医院报到了。

    没有毕业证,没有学位证,除了孤零零的一张快失效了的身份证,朱小君在肿瘤医院的人事科却扎扎实实地受到了礼遇。

    人事科的副科长,一个姓董名青的半老徐娘,在帮助朱小君办理了各项入职手续后又亲自将朱小君带到了普外科,交给了普外科的老大马宗泰。

    “小朱啊,这位就是咱们医院外科界最为德高望重的大专家马大主任,今后啊,你就跟着马主任好好学习,争取早一天成才,为咱们医院添砖加瓦争光夺彩。”董青果真是应验了那种半老徐娘风韵犹存的说法的女人,说话间,眉目传动,神色流溢,荡漾着一股让人难以抵御的亲和感,“马大主任啊,您交代的任务小妹可算是办妥了,您答应小妹的事情,可不准反悔哦!”

    马宗泰仔仔细细地打量了朱小君,眼神中透露着满意,他冲着董青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又拍了拍朱小君的肩膀,将朱小君带进了普外科的医生办公室。

    “郭老二,这位小朋友就是前两天我跟你说起过的省城医学院的本科生朱小君,你也是省城医学院毕业的,应该知道你们学校的毕业考历来有多变态,外科综合能考过八十分的已经算很优秀了,这小子考了个……对了,小朱,你到底考了九十几来着?”

    朱小君只是听宫琳说过他的内科综合是94分,至于外科综合,宫琳只是说了不应该低于95分。不低于95分,那就意味着还有从95分至100分的六种可能,若是猜上一把的话,猜对的几率不超过六分之一。

    有人说话了:考100分的可能性基本上为零,可以率先排除,99分和98分的可能性也不大,暂时不用考虑,若是猜一猜的话,96分的可能性最大,其次就是95或97分。

    这种分析的确很有道理,但这种道理在朱小君的逻辑思维中却根本不具备任何存在的理由,因为他有着更好的应对策略——装逼!

    “呵呵,我一向不怎么看重分数,再说,我一个刚毕业的本科生,在众位专家面前,呵呵,那点分数,实在算不上什么!”

    看,这逼装的……低调且奢华,一下子就把马大主任给逗乐了:“算不上什么?哈哈哈,说得好,小朱你是不知道,那份外科综合试卷我们全科的医生合在一块,才答了个八十几分,喏,你瞧瞧,我们这中间还有好几个大博士呢!”

    朱小君顿时有了想死的心!

    马大主任这哪是在夸他,这简直是在给他挖个大坑并推上一把啊,好了,你看吧,现在整间医生办公室全是绿光闪闪,那绿光可都是从各位前辈的眼睛里发出来的。

    这惨绿惨绿的绿光也只有当事人才能看的到,那马大主任高高在上,哪里能看的到这满办公室的绿光,他依旧笑呵呵地安排着:“小朱医生现在还没有拿到上岗证,就先跟着郭老二你们这一组见习,值班么,就跟葛大夫好了。”

    郭老二刚才算是见过了,这会被马大主任点了名的葛大夫很随和地点了点头,朱小君也就认下了,他拿出了从宫琳那儿得到的一直没舍得抽的九五至尊,从马大主任开始,挨个上了一圈烟。

    说来也怪了,这烟一上,那道道绿光顿时全都消散不见了。随即替代上来的是一道道袅袅青烟以及充斥了满屋的九五至尊的非常香气。

    这样就和谐了?朱小君捏着还剩了小半包的九五至尊,心疼的想哭。

    还真是有点和谐的趋势,先是郭老二递出了橄榄枝:“那啥,小朱医生啊,你先坐我旁边的这个位子,这张办公桌的原主人过两天就会回来收拾东西,这两天你将就一下呗。”

    朱小君过去刚坐下,葛大夫凑了过来:“老二,商量一下?小朱跟你值班,归我那组?”

    两位外科大佬在商量自己,而且还是在争夺自己,作为当事人,朱小君不能不感觉到那么一点点尴尬,当然,这种尴尬更多成分是骄傲。

    尴尬刚一出来,朱小君的手机恰当至极地响了,朱小君如获至宝,连忙捧着手机跟那俩大佬示了个意,‘跑’出办公室去接电话了。

    来电话的是宫琳。

    “我听说你已经办好了入职手续进了普外科?”

    “嗯,是的。”

    “是把你分到了郭克远那组了?”

    “郭克远?……哦,你说的是郭老二吧?”

    “……朱小君,我奉劝你一句,你现在是普外科资历最浅地位最低的一名小医生,甚至连医生还算不上,因为你毕竟还没有通过执业资格考试,所以,你一定要低调,只有低调才能在科里站住脚,只有站住了脚,才能实施我们的下一步计划。”

    “呃,你是在批评我不该直呼郭老二的这个绰号?可是,在你电话之前,我还真不知道他大名叫什么!”

    “他们普外科不是有医护人员的简介专栏么?朱小君,拜托你用点心好不好?念你初犯,这次就算了,以后若还是这么不用心,我会直接判罚你为违约的!”

    “……”

    “我知道你现在的思想,你不就是千方百计地想着如何才能被肿瘤医院给踢出局么?我告诉你,不要再耍小聪明了,你接受了我们唐氏的薪酬,在合约上也签了字,这项任务就不可能撤除,除非……你不在这个人世了!”

    “……嗯……”

    “我给你打电话的目的是想告诉你,明天是周六,周六上午是你们普外科主任大查房和病案研讨的时间,你们马主任习惯在病案研讨的时候,对年轻医生进行提问。你是省城医学院的高才生,别露馅搞砸了……”

    “明天?就他妈半天时间了,我就算得道升仙了也来不及准备啊!”

    “这……我管不了,你好自为之吧!”

    挂了电话,朱小君在病区里转了一圈,专门去看了宫琳所说的科室医护简介专栏。

    专栏上有照片,有简介,还有本人的亲笔签名。

    马大主任的大名叫马宗泰,签名就只能认出一个龙飞凤舞的马字,后面的宗泰两个字用了打了两个弯的一笔便替代了,给人一种霸气且洒脱的感觉。

    郭老二的大名叫郭克远,其亲笔签名,一个‘郭’字倒也清晰可辨,但‘克远’二字却怎么看都像是‘老二’两个字,朱小君恍然明白了这郭老二的绰号的由来。

    葛大夫的大名叫葛辉,看其签名,遒劲有力气势磅礴,但字体却中规中矩,只要读过书识过字的人,都很容易能辩的清。

    包括全科的其他医生护士的照片名字,朱小君都一一记下了。

    还别说,朱小君还就是有这点能耐,只要是他见过的人,不管是什么场合,不管是过了多久,他都会记个一清二楚,从来不会遗忘,更不会搞混淆。

    整完这些事,再回到医生办公室的时候,葛辉和郭老二之间已经达成了统一。

    “小朱,到我这边来,我跟郭老二说过了,你以后就是我们二组的人,值班就跟着郭老二好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