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钟之前,朱小君跟温柔刚聊开,陈老五就醒过来了,而陈老五刚醒过来,他们的病房就闯进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

    那个男人进来的时候脸色很难看,阴鸷的目光扫过朱小君的脸,使的朱小君一连打了两个冷战。

    “跟我回家!”那男人懒得理会朱小君跟陈老五他们兄弟俩,只是瞪了温柔一眼。

    临出门时,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对朱小君道:“看在你帮了我女儿的份上,你们两个的医疗费我出了,但到此为止,我希望你们两个以后能够好自为之。”

    温柔见了那个男人,就像是老鼠见到了猫,乖乖地跟着走了。

    而朱小君和陈老五只能灰溜溜地离开医院。

    温柔他老爸虽然帮他们俩支付了医疗费,可是一分钱也没多付,陈老五的那一沓毛爷爷在大排档的时候给弄丢了,而朱小君刚得到的两万块的银行卡却留在了寝室中那套西装的口袋里。

    “走回去?”

    “嗯,不走回去还能睡在马路上么?”

    那俩兄弟在那一会的脑子全短路了,就忘了出租车是先乘坐后付钱的,甚至忘了还可以打个电话回学校,向兄弟们求救。

    刚走到医院大门口,一辆黑色奥迪驶过来挡住了我们,车窗缓缓地降了下来,露出了一张陌生男人的脸。

    “上车吧,温先生吩咐,把你们两个送回去。”

    上了车,那个陌生男人就再也没说过第二句话,直到车子停在了校门口,这厮才开口道:“温先生希望你们两个以后不要在跟小姐见面,喏,这是温先生对你们表示的感谢。”说完,从车窗递出来一个信封。

    搭眼一看便知道,那信封中装的一定是钞票,看厚度,估计绝对不低于五千块。

    收还是不收?朱小君正在矛盾,可陈老五却一把接了过去,并向那男人连声感谢。

    朱小君扶着自己的脑袋,照着陈老五的屁股踢了一脚,然后转身先行离去。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我辈江湖豪杰之分内,收了钱,味道就变了……所以,朱小君打算等回到了寝室再跟陈老五分赃。

    可是,这一等,就是整整两夜外加一白天,朱小君也没等到陈老五的身影。

    直到第三天的毕业考。

    “你个呆逼,我还以为你跟那个****富婆私奔了呢!”

    陈老五坐到了朱小君身边,面带愧色,“炮哥,前天晚上那个姓温的给了咱们五千块,都被我用光了,嘘……你别问我怎么花光的,就算我陈光明欠你两千五,不,欠你三千,还行啊?”

    朱小君一言不发,伸出了四根手指,在陈老五面前晃了晃。

    陈老五咬了咬牙,同意了,毕竟这厮考试的时候还要依靠朱小君。

    试卷一发下来,朱小君仅存的一丝侥幸心理全然被摧毁了,宫琳给他的试卷和面前的这份试卷竟然完全一致。

    上午是内科综合,下午是外科综合,走出考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

    姜老大约朱小君去打篮球,而陈老五却一把推开了姜老大,要朱小君陪着他去一趟市区,说有重要的事情要朱小君帮忙。

    正两难中,宫琳却打来了电话:“半个小时后,校门口见。”

    朱小君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忙音……这个宫琳,实在是霸道,竟然不给人说话的机会便直接挂了电话。

    可是,朱小君能违拗宫琳的指令吗?

    “唐氏对忠诚于他的朋友是慷慨大方的,但对背叛他的敌人,是绝不会心慈手软的,朱小君,你好自为之吧!”

    宫琳那晚在电话中冰冷的声音再次响彻于朱小君的耳边,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好吧,我承认自己是个怂货,我没种去赌上一把来看看唐氏的手段究竟如何。我毕竟只是个小人物,小到了就算被人砍上十几刀而身亡却依旧被定性为自杀且无处伸冤。

    ——何苦呢?何必呢?

    ——我乖乖地听话,美美地拿钱,不好么?

    这么一想,朱小君的气也就顺了,不到半个小时,他便等在了学校大门口。

    宫琳准时到了,还是那辆马拉……玛莎拉蒂。

    上了车,朱小君熟练地系上了安全带,然后掏出了香烟,点上了——合约里并没有要求不准在她的车里抽烟,朱小君这么做可算不上违约。

    宫琳的眉头微微一蹙,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包九五至尊,丢给了朱小君。

    “抽这个吧,你抽的那种烟太呛了。”

    朱小君很想横眉冷对,对她说,老子就爱抽这种带劲的劣质烟,你管得着么你?可是,那包九五至尊的金黄色太闪亮了,秒秒钟便亮瞎了朱小君的双眼,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迅速地拿起了那包九五至尊。

    “你的成绩出来了,内科综合94分,外科综合应该不低于95,我们帮你疏通了一些关系,德育总评分你不会低于13.5,你的既往成绩70分多一点,这样算下来,你最终的毕业成绩应该是85分左右,这个成绩,可以排在你们这一届学生中的前二十名了。”

    朱小君他们学校的规矩是平时成绩算作35分,德育成绩占15分,最后的内外综合考试占毕业成绩的50分。

    若是没有最后的内外综合考的好成绩,朱小君的毕业排名说不准是倒数前二十。

    “彭州那边我们也安排好了,不出意外的话,你下个礼拜就可以上班了,所以,你必须尽快返回彭州。这是火车票,你回到彭州之后,尽快安顿好,等我下一步的指令。”

    朱小君接过那张火车票,瞄了一眼,忍不住叫道:“什么?明天的?哎,我说宫老板,我的毕业证还没拿到手呢!”

    “我会安排人帮你做这些事情,朱小君,请你记住,你已经接受了我们唐氏付你的薪水和活动经费,所以,你现在的每一天都应该处于工作状态。”

    听上去很有道理,至少朱小君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祝你一路顺风。”

    朱小君白系了安全带,就这么在车上干坐了十分钟不到,便被轰下了车。

    ——也好,这样老子就可以陪陈老五进城办事去了,你看他求我时候的模样,可怜巴巴的,我朱小君一向仗义,自家兄弟有难,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再说,老子还希望能在明天出发之前拿到这厮欠我的四千块钱哩。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