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氏对忠诚于他的朋友是慷慨大方的,但对背叛他的敌人,是绝不会心慈手软的,朱小君,你好自为之吧!”

    不等朱小君说话,宫琳便挂上了电话。

    陈老五投来关切的目光:“你怎么啦?遇到啥麻烦事啦?”

    朱小君笑了笑,举起了酒瓶:“没事!被个小妞粘上了。”

    陈老五一愣,随即便是大笑,笑着和朱小君碰了下酒瓶,一口气吹干了瓶中剩下的半瓶啤酒。

    “你大爷的,咱哥俩还真是同命相连呢!”

    朱小君鄙视了陈老五一眼,道:“老子跟你同命相连?辣****倒吧你!粘老子的可是个小妞,而且还是个绝色大美女,你哩?一个四十多的老肥婆……”

    朱小君正准备好好奚落奚落陈老五,却被一个突发情况给打断了。

    隔壁一桌上的两男一女闹腾了起来。

    那两个男人一看就知道是个街头小混混,而那个女孩偏偏是一副很清纯的模样。

    扎着一条马尾辫,穿着一件紧身白色T恤和一条泛白的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背着一只粉红色的背包。

    整个就是一岛国高中******妹的形象。

    请原谅我们要用岛国高中******妹来形容邻桌的这个女孩,我们都希望把这个女孩纳入到真正的清纯美眉的阵营中去,可是,大晚上的,跟着俩社会小混混在大排档上拼啤酒,这种女孩能清纯吗?

    所以,明眼人都知道,那女孩只是以清纯的形象来招揽顾客而已。

    然而,事情的进展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看样子,女孩跟那两个小混混并不相熟,或者只是萍水相逢。所以,当小混混开始调戏女孩的时候,那女孩动了怒,将一杯啤酒泼在了其中一个混混的脸上。

    喔——好漂亮的脸蛋!好火辣的身材!好牛叉的个性!

    那女孩一杯啤酒泼出去之后,站起身就要离开。

    朱小君立于三米之处,凝神静气,将那女孩上下打量了一番,论盘子,虽没有宫琳那般细致,但也是别有一番风味,论条子,凹凸有序,虽然比宫琳少了一些成熟的韵味,但似乎更有活力。

    可是,这又关朱小君什么鸟事呢?

    朱小君是和陈老五出来喝酒的,又不是出来行侠仗义的。再说,你看那俩混混,胳膊臂膀后背上,乱七八糟地都是纹身,一看就是个爱打架的主,朱小君又干嘛要去招惹他们呢?

    朱小君和陈老五可都是名大学生,是天之骄子,是国家和社会的未来栋梁……

    朱小君看了眼陈老五,陈老五也同时看了朱小君一眼,然后他们俩就当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坐下来继续安静地喝他们的酒吃他们的菜。

    不料,那个女孩竟然冲到了这俩兄弟的桌边,站在朱小君身旁对那俩混混‘恐吓’道:“你们识相点,这两个可是我的保镖!他,他可是空手道黑带,一个可以打你们这样的十个。”

    “呃~你是说我?我一个能打人家十个?我还是你的保镖?”还没等朱小君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俩混混已经逼到了朱小君和陈老五的面前。

    其中一个混混站在朱小君面前,伸手拍了拍朱小君的脑门,又拧了下朱小君的耳朵:“草,这种小白脸还能当保镖?”

    朱小君顿时在心里骂开了:“****个姥姥的,老子最恨的就是被人家拧耳朵,从小到大,老子被老爹拧过,被老师拧过,被******女同桌拧过,一对耳朵都快被拧成招风耳了。”

    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朱小君笑了笑,慢慢地站起身来,然后突然爆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抄起桌上的啤酒瓶,对着面前的那名小混混轮头砸了下去。

    上帝可以作证,这一下朱小君可是倾尽了全力,他知道,这一下子下去之后,酒瓶会爆裂,而他面前的那个混混会以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他,然后缓缓地昏倒在地。

    ‘duang’……

    可是,‘duang’的一声之后,朱小君惊奇地发现自己手中的啤酒瓶竟然完好无损……然后……然后就看见那混混从他的手中夺过去了啤酒瓶,在他的眼前高高地扬起了……

    朱小君终于听到了啤酒瓶爆裂的声音,于是,他很满足地闭上了双眼,昏了过去。

    ……

    …………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反正再醒来的时候朱小君发现他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头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

    一转头,看到了病床旁边的床头柜上放着一只粉红色的背包。

    “草!看来是全军覆没了。”朱小君在心中自语,庆幸的是,那女孩毕竟没有被小混混给怎么着,要不然,她的背包也不会出现在他的眼前。

    正分析着,一张俏脸出现在朱小君的视线中,然后是脖子、胸……

    那啥,朱小君赶紧咽了口唾沫。

    在大排档的时候,朱小君还真没注意到,这女孩的一对那啥虽然不大,但非常坚挺,有动感,更有质感,总之是一句非常非常的性感。

    那女孩注意到了朱小君的淫邪目光,不但没有娇羞之色,反而还故意在他面前挺了挺胸,使的朱小君一连咽了好几口唾沫。

    “嗯。你醒了!”

    “我,我昏迷了多久?是不是昏迷了三天三夜?”其实用不着三天三夜,只需要两天两夜,朱小君便能躲掉那场该死的毕业考试,如愿以偿地拿个零分。

    “嗯~~现在是十一点差十分,你昏迷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吧!”

    酒瓶子都爆裂了,这么重的伤,朱小君竟然才昏迷了半个小时?真是不争气啊!

    “哦,那,那,我那个兄弟他怎么样了?”

    “喏,还在那边躺着呢?不过你放心好了,他没事,他主要是被吓到了。”

    呃,这话朱小君倒是相信,莫说是跟社会上的小混混干仗,就是在学校里同学打架,他也会怕的不行,若是万一见到了血……擦,这小子晕血晕的厉害。

    “你叫朱小君?认识一下,我叫温柔。”

    “温柔?嗯,这名字不错……对了,后来,后来怎么样了,那俩混混……”

    温柔扔给朱小君一袋牛奶,然后盘腿坐在了朱小君对面的病床上,仰着头想了想,回答说:“我一个打两个,把他们给打趴下喽。”

    朱小君刚好咬开了那袋牛奶,喝了一口,听闻此言,顿时被呛到了。

    温柔见朱小君不信,露出一副不屑的神态:“切,你看过天龙八部吗?知道男主角是谁吗?”

    不等朱小君做出回答,温柔又接着说道:“那段誉的六脉神剑是时有时无,我跟他一样,浑身的武功也是时有时无。”

    朱小君勉强露出笑来:“你是说看到我脑门开花,一兴奋,浑身武功就散发出来了!”

    温柔显得很兴奋,还冲着朱小君来了个隔空亲吻,道:“嗯,我发现你天资颖慧,是块练武的好材料,改天本姑娘传授你几招好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