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去,朱小君就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此刻的朱小君完全有理由相信,身后的那辆马拉隔壁……玛莎拉蒂中坐着的宫琳正在窃笑。

    朱小君更相信,此刻的宫琳一定会认为他在装逼。

    必须承认的是,宫琳对朱小君的调查很细致,得出的结论很准确。

    不错,我们的朱小君的确善于伪装,心理素质极佳,而且足智多谋。

    用通俗一点的话来描述,就是爱装逼,脸皮厚,而且一肚子坏水。

    这种人才,能因为一点点挫折而垂头丧气吗?

    朱小君之所以每一步都走的如此艰难,真正的原因是脚下穿着的这双皮鞋……尼玛,朱小君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深刻理解了穿小鞋的痛苦。

    上了电梯,朱小君赶紧脱掉了鞋,将自己的双脚释放出来。

    是的,朱小君就是这样穿着西装,拎着一双皮鞋,赤着双脚走出了电梯,走到了那家五星级酒店的大堂之中,在光滑如镜的酒店大堂的地板上留下了一串清晰的脚印……

    很丢人么?

    迎着周围人群异样的目光,朱小君昂首阔步……他娘的,赤着脚板走在五星级酒店大堂平滑的地砖上的感觉竟然如此舒畅!

    “先生,这位先生,对不起,您能穿上鞋子吗?我们是五星级酒店,希望每一位宾客都能……”一名离朱小君最近的侍者快步靠向朱小君,弱弱滴向朱小君提出了要求。

    朱小君放慢了脚步,从钱包里拿出唯一的一张毛爷爷,在那名侍者的面前晃了晃,然后塞到了他的手中:“给你的小费!去,帮我叫一辆的士。”

    真是的有钱能使磨推鬼啊!那厮拿了钱,立马换了一副嘴脸,屁颠屁颠跑出去叫出租车了。

    从酒店到学校,车费刚好六十块,在校门口,朱小君又买了包十块一包的香烟。

    也就是说,等朱小君回到了寝室,身上就剩下两块六毛钱了。

    一进寝室,就看到了寝室老五,这厮正对着他的储物柜生闷气,看到朱小君手上拎着的正是他丢失的那双皮鞋,顿时来了精神:“卧靠,卧草,卧ri,你大爷的,我说哪个孙子敢撬老子的柜子,原来是你这个孙子!”

    朱小君将那双皮鞋扔到了寝室老五的头上,然后三下五去二脱掉了西装和衬衣,只穿着那条鸭绿色的内裤,仰倒在寝室老五的床铺上:“你个呆逼!陈老五,你那双破鞋把老子的脚都给磨破了,不行,你得请老子吃饭喝酒,赔偿老子的损失。”

    陈老五讪笑着靠向了朱小君,伸出手向朱小君讨要香烟,朱小君指了指刚脱下来的扔到了上铺的西装,道:“顺便也给老子点一支。”

    兄弟二人点上了烟,朱小君看着陈老五那如痴如醉的抽烟模样,忍不住骂道:“你个呆逼,几天没抽烟了?馋成这副熊样!”

    陈老五顾不上搭话,闷着头对付那支香烟,朱小君才抽了四分之一,他已经把烟屁股摁灭了,又重新点了一支。

    “******,以后老子要是再戒烟的话,老子就是你孙子!”抽上了第二支,陈老五似乎缓过来了,愤恨不平地赌咒发誓。

    朱小君抬起脚来,用脚趾点了下陈老五的后脑勺,笑骂道:“你丫是第几次说这种话了?你大爷的,没钱就戒烟,有了钱就宣布戒烟任务成功结束,我****媳妇的,你个呆逼能有点创意好不好?”

    陈老五猥琐地笑了,从屁股兜里掏出了一沓毛爷爷来:“炮哥,老子今天赚了点外快,走,出去喝酒去。”

    朱小君‘腾’地一下从床上弹起,死盯着陈老五手中的那一沓毛爷爷,感慨道:“草,你个呆逼,又给那个****富婆做大保健了?”

    陈老五在朱小君眼前挥舞着那沓毛爷爷,阴险地笑道:“你管我?你大爷的!你就说一声你去还是不去?”

    十秒钟之后,朱小君已经穿上了大裤衩和圆领衫,踏了双拖鞋,跟在陈老五身后走出了寝室。

    弟兄们平常喝酒都是在学校旁边的大排档,但是,这一次陈老五却提议去市区酒吧好好潇洒一番。

    对朱小君来说,酒吧只是一个在起点YY小说中才能见到的名词,因此充满了神秘和诱惑。

    所以,朱小君毫不犹豫地同意了陈老五的意见,哪怕他现在正是饥肠辘辘,十二万分的想先吃上一个煎饼果子。

    俩兄弟打了辆车,去了市区的奥杰酒吧。

    这是朱小君二十四年人生道路上第一次进入这种场合,因此,他毫无资格对这个奥杰酒吧做出任何评价。他只是觉得酒吧里面的男男女女的目光都很奇特,就像是动物世界中那些觅食的母狼雄豺一样。

    转了一圈,没能找到座位,等转回来到了吧台,却发现吧台上也坐满了。

    “要不,咱俩就站在人群中喝上两杯?”陈老五提出了一个颇有创意的想法。

    朱小君白了陈老五一眼:“算球吧!咱们兄弟就是个大排档的命,你个呆逼,走啦!”

    朱小君之所以坚决要求换个地方,是因为他发现那酒吧……竟然没有下酒菜卖。

    只有大排档的命的俩兄弟在附近找了个大排档,点了四个菜,要了两箱啤酒。

    吃着菜,喝着酒,聊着女人,不时地发出一阵淫邪的笑声……不得不承认,伟大的朱小君和猥琐的陈老五无论是人生观世界观还是价值观,都是那么的雷同。

    “炮哥,你毕了业还真跟你老爹去混呀?草,干个小诊所有意思吗?”

    朱小君用牙齿启开了一瓶啤酒,碰了下陈老五面前的那瓶,然后对着酒瓶吹了一气,抹了抹嘴,吃了口菜,才回答他道:“你个呆逼,哪个女人叫小诊所呀?介绍给老子认识认识?”

    说这话的时候,朱小君有了一个冲动,很想把自己今天的奇遇告诉陈老五,毕竟五年大学,朱小君跟陈老五这厮是最好的哥们,几乎不分彼此。

    但是,话到了嘴边,朱小君还是咽了回去。

    不是担心走漏了消息,朱小君只是想,万一让这厮知道了老子今天赚了两万块,恐怕今晚结账买单的人就是老子自个了。

    刚为自己的机智暗自喝了声彩,就听到了电话铃声,朱小君拿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嗯,估计是个骗子,嘘!看本尊是怎么调戏这种骗子的。”

    接通了电话,对方的第一句话就把朱小君吓了一跳:“朱小君,我是宫琳!”宫琳的话音中带着很浓烈的不开心:“记住,喝酒可以,但不能对陈光明吐露半个字,如果泄露了我们之间的秘密,那么就等于你违约。”

    陈光明就是陈老五,能知道此刻朱小君正与陈老五一块喝酒,就说明宫琳就在不远处一直盯着他。

    朱小君很紧张,捂着电话四处观察,可是,哪里能看的到宫琳的身影。

    “你看见我了?你在什么地方?要不要过来一起喝两杯?”

    “记住我的话,朱小君,你必须要学会尊重唐氏医疗集团,我善意地提醒你一句,如果你有任何违约的行为,请先准备好相应的违约金,否则的话,你将……”

    朱小君打断了宫琳,抢着道:“我将被告上法庭,麻烦缠身,生不如死。”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就听到宫琳异常冰冷的声音:“唐氏对违约的人从来就没有打过官司。”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