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在朱小君的内心中,对唐氏医疗集团的这种做法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有些鄙视和不齿,但同时又有些敬畏和向往。

    朱小君禁不住开始幻想起来:以一己之力,搞垮一家年收入近十个亿的肿瘤专科医院,然后在唐氏医疗集团的老板及众多高层人物的掌声中凯旋……

    对唐氏医疗集团来说,这将是怎样的功勋啊!

    这将意味着朱小君从此走向辉煌,在鲜花和掌声中享受着无尽的金钱和美色。

    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朱小君的小心脏开始加速跳动。

    但是,朱小君是那种经不起诱惑的人吗?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朱小君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但是这项工作的风险也忒大了,而且难度堪比登天,值得吗?万一在过程中玩漏了……

    鲜花和掌声太遥远,金钱和美色太梦幻,朱小君心想,咱还是现实点吧,还是回家跟老爹一块坑骗街坊邻居的钱比较安逸舒心。

    所以,当绿灯亮起,宫琳再次启动车子的时候,朱小君打定了主意,准备回绝她。

    “找个地方停车!对不起,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今晚这顿西餐,我看我还是……”朱小君偷偷地看了眼宫琳,她的脸色很平静,似乎无所谓的样子。那一刻,朱小君感觉到自己的心头一颤,不知怎么就改了口:“我看我还是要先给你说清楚,说清楚了再吃这顿西餐也不迟!”

    过了路口,前方刚好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宫琳一打方向盘,将车子驶进了那家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停好了车,宫琳并没有急着下车,而朱小君却不知道该如何解开安全带,只好故作镇定,安坐于座位上,以最沉稳的口气问道:“为什么会选我来做这件事?”

    宫琳莞尔一笑,反问道:“你是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

    朱小君撇嘴一笑:“真话假话我都想听,嗯……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先假后真。”

    “假话是你跟唐氏有缘分,而我阅人无数慧眼识珠,认定你朱小君有能力有胆识有魄力,一定能非常圆满地完成这项计划。”

    “那么真话呢?”朱小君掏出香烟来,顾不上征求一下女士的意见,点着了,深深地吸了一口,他必须依靠香烟的刺激来平复那颗快要跳出胸膛的小心脏。

    “真话是你善于装逼,脸皮奇厚,抗打击能力超强,而且坏点子巨多,做这种事最合适!”稍作停顿,宫琳又补充了一句:“你的座右铭是人至贱则无敌,我们经过细致的调查,认为你的这句座右铭不是简单的说说而已,而是真正的做到了!”

    朱小君不怒反笑,笑得是浑身乱颤口角痉挛,一边笑着一边对宫琳说道:“你可以侮辱我的**,但不可以侮辱我的人格。”

    宫琳也笑了,笑容中颇有些神秘。

    “我们会安排你进入那家医院,在那里工作的所有收入都属于你自己,另外,唐氏医疗每个月还会支付你一万块的薪酬。”

    朱小君不语,静静地看着宫琳,任凭左侧胸肌突突抽搐。

    “如果你的工作出色,当然,我指的是为唐氏的工作,你还会获得额外的奖励。”宫琳拍了拍方向盘,“或许用不了多长时间,你也会拥有这样的豪车!”

    朱小君依旧不语,仍然静静地看着宫琳,但此时,他感觉到自己的左侧胸腔就要爆裂了。

    “每个月,唐氏还会支付你一万块的活动经费。”

    宫琳说完之后,像朱小君一样,也闭上了嘴巴,侧着头静静地看着朱小君。

    朱小君双眼微闭,以不易觉察的姿态做了几下深呼吸,然后看了眼宫琳——到了必须表态的时刻了。

    “你不光侮辱了我的人格,而且还侮辱了我的灵魂……”

    正说着,朱小君就看到宫琳从她的坤包中取出了一张金灿灿的银行卡,轻轻地放在了他的面前……

    朱小君稍做了一下停顿,淡淡一笑,接着道:“不过,我喜欢这种被侮辱的感觉。”

    宫琳回敬了一个微笑,然后取出一张合约,递给了朱小君,道:“这张银行卡是以你的名字开的户,里面有两万块,算是付给你的第一个月的薪酬和活动经费,好了,现在你只需要在这张合约上签个字,就能获得这张银行卡的密码。”

    朱小君接过那张合约,却发现自己的手止不住地在颤抖。是害怕?还是激动?朱小君说不清楚。他只知道此刻他的心率一定超过了每分钟120次,正向每分钟160次进发。

    合约很简单,基本上就是两块内容,其一是保密条款,其二就是要求朱小君必须遵守唐氏医疗集团的指令,要按照他们的意思在彭州市肿瘤医院开展工作,直到搞垮那家医院。若是朱小君中途毁约的话,那么至少要付出唐氏医疗集团支付给他的所有费用的十倍违约金。

    也就是说,朱小君今天拿了那两万块钱,明天对唐氏说老子不干了,那么朱小君就必须要偿还唐氏医疗集团二十万的违约金。

    这他娘的可是一张卖身契啊!

    面对宫琳递过来的签字笔,朱小君犹豫了。

    “签了字,你就将成为唐氏医疗的一员,而我则是你的直接领导,朱小君,我很希望有一天能侮辱一下你的**哦!”

    朱小君心头猛滴一颤,心率迅速飙到160次每分钟以上,只觉得浑身上下热血翻涌,局部地区极度膨胀。

    那一刻,朱小君陡生英雄胆,顿显好汉色,接过宫琳手中的签字笔,在那合约上龙飞凤舞一般签上了他的大名。

    “你可以告诉我密码了!”当宫琳准备接过那张合约的时候,朱小君没有松手。

    “密码是你身份证号的后六位。”

    朱小君笑了笑,将那张合约抓得更紧了:“我怎么才能验证这卡里真的有两万块呢?”

    宫琳拿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然后递给了朱小君:“这是开户行的********电话,你可以输入银行卡号码,用密码查询。”

    朱小君扬起了嘴角,给了宫琳一个甜美的微笑,松开手来,却没有接她递过来的手机:“好了,我相信你!”

    宫琳收好了那张合约,然后伸出手来要跟朱小君握手:“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轻轻松松地去吃晚餐了?”

    朱小君握着宫琳那只柔若无骨的芊芊玉手,眯起了双眼,微微蹙起了眉头,深邃的目光游走在宫琳的身躯上下。

    “能和你这样的美女共进晚餐,那是我朱小君的荣幸,但是……”朱小君停顿了一下,故作严肃,“但是,这里虽然是省城,虽然距离彭州市尚有四百多公里,可我还是要小心谨慎,不能让人发现了你我之间的关系,所以……”

    宫琳打断了朱小君的演说:“我知道你想去做什么,好吧,不过在你尽情狂欢之后,把这两份试卷好好研究一下。”

    “试卷?”朱小君的小心脏又颤动了一下。

    “嗯,你们毕业考试的内科综合及外科综合的试卷,这两份试卷我已经找专家做出了标准答案,我现在对你下达第一项工作指令,这两个综合考试的成绩,你不能低于九十分,否则,我将视你为违约。”

    朱小君的后背已经开始出汗,尽管车内的空调开的很强劲,但是他却感觉到燥热无比。

    “那……那要是你提供的试卷不对,或者是答案有问题,责任可不在我哦!”

    宫琳微笑道:“你放心,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若是你违了约,我们会拿出你的试卷一题一题的比对,让你心服口服。”

    朱小君僵硬地伸出手,接下了那两份试卷,然后艰难地打开了车门,将身体挪出了车子,缓步向电梯的方向走去。

    仅仅是五十米的距离,朱小君足足走了五分钟,在这五分钟里,他悲观,懊丧,后悔……甚至绝望。

    几分钟之前,朱小君还在为着自己的智慧而崇拜着自己。

    在车上,在面对那张银行卡的时候,朱小君产生了一个天才想法,可以把那两万块拿到手而不需要担负任何责任。

    朱小君的天才想法就是在毕业考的时候故意考砸,考砸到拿不到学士学位甚至连毕业证都拿不到的地步,这样的话,就算她宫琳有着通天的本领,也无法安排他进入彭州市肿瘤医院。只要朱小君进不去那家医院,那么,那张合约就是废纸一张。

    “我他娘的还以为我是大智若愚,可实际上,我他娘的是大愚若智!”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