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枕头旁边的手机响了,朱小君很清楚,那不是电话铃声,而是微信提示。

    朱小君连忙翻了个身,拿起了手机。

    是月月发来的微信,就一个笑脸。

    月月是朱小君前两几天摇出来的一个微友,她说她是个大一女生,今年才19岁,还把照片发给朱小君看了。

    嗯,单看盘子,还真算得上绝色美女。

    朱小君随手给她回了个色色的表情包。

    仅几秒钟,月月便回了:你昨天说要带人家去优衣库的呢,今天去吗?

    朱小君叹了口气,从枕头下面摸出了钱包。

    其实不用数,他很清楚地记得钱包里还有一百七十二块六毛钱。

    当然,这些只是现金。除了现金,朱小君的钱包里还有一张银联储蓄卡,卡里面还有存款……呃~~朱小君痛苦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终于想起来了,昨晚上在ATM机取了两百块之后,他卡里的余额便只剩下了十二块。

    是的,咱们的男主角朱小君童鞋很贫穷,是一个还要靠着家里吃饭的穷学生。

    但穷学生也有泡妞的权利和自由不是?

    所以,朱小君立即给月月回了一条微信:今天不行哦,偶老爸逼着偶去相亲,不去的话,就会把偶信用卡的信用额度从五万块降到五百块......

    点过发送后,朱小君忍不住自己的习惯动作,摸了下鼻子。

    这是打小养成的习惯,只要一撒谎,就要摸鼻子,因为小时候那个匹诺曹的故事给他的印象和刺激太深刻了。

    月月很遗憾地发来一排感叹号。

    朱小君也只能在心里报以遗憾。

    即将从医学院毕业的朱小君从来不缺泡妞的技巧,长相也说得过去,体型也堪比专业运动员,可是,唯独钱包瘪瘪,而泡妞却是一项数目不菲的消费项目。

    所以,五年医学大学读下来,朱小君泡过的妞不下三位数,可成功上手的却没有一个。

    郁闷么?

    不郁闷才怪!

    现如今,学医学的本科生就像垃圾一样不值钱,没有后台背景就连县级医院都进不去,想做医生的话,要么继续苦读硕士甚至是博士,要么就干脆去乡镇卫生所或是社区医疗诊所。

    而朱小君,恰恰就属于那种没有后台背景的人,而且,朱小君的那个学习成绩……考研就别指望了,能顺利地拿到本科毕业证就已经是烧高香了。

    至于没钱去泡妞,那还能算作个事儿吗?

    所以,朱小君的郁闷绝不是因为泡不到妞。

    朱小君之所以会郁闷,全都是因为他想到了睡在他下铺的寝室老五。寝室老五这厮在实习刚开始的时候便成功地傍上了一位富婆,并美其名曰:私人保健医生。

    保健?朱小君能想到的就是按摩院的大保健,三百块行情价,包夜翻倍。

    若是朱小君能拉下这张脸来效仿寝室老五的话,相信混得一定不会比寝室老五差。

    郁闷中的朱小君翻了身,给月月回了一句:明天吧,明天一定带你去优衣库试衣服。

    可是,月月却没有了回音。

    又过了一会,朱小君‘惊喜地’发现,他已经被月月删除了微信好友。

    好吧,删了就删了,反正未来长的很,美女多得是。

    刚把手机关了屏,隔壁寝室的姜老大就冲了进来:“老炮——儿,卧槽,都他妈几点钟了,你还没起床啊!?”

    朱小君随手扔给姜老大一支香烟,同时送给他一个白眼:“你丫把发音给老子弄端正了,不会儿化音就他妈别学人家北方人。”

    朱小君这厮从初三就开始抽烟,至今已有十年烟龄。朱小君的那些大学同学,其中会抽烟的货,一小半都是被朱小君给熏陶出来的。所以,同学们给朱小君起了个绰号,叫烟炮。

    朱小君在大学中也算是个成名人物,一来是因为他的泡妞成功次数达到了罕见的归零状态,而被踹率却达到了更为罕见的百分之一百,二来还因为他是校篮球队的队员,虽然只是个替补。

    刚才冲进他寝室的姜老大则是校篮球队的老大,此子个头虽然比朱小君矮了一个头,但是人家技术好,运起球来,那球就像是粘在他手上似的,想做什么动作就做什么动作。

    跟姜老大比,朱小君就差远了,运球经常被断,突破基本不敢,防守形同虚设……但是,朱小君的三分球却是神准,感觉上来了,这厮一场能投进十几个三分球。

    姜老大叼上了朱小君扔给他的香烟,又向朱小君借了个火,点上了,喷着烟雾道:“老炮——儿,别忘了今天下午三点钟,咱们有场篮球赛哦!”

    朱小君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才上午十点四十。

    朱小君戴的这块表可是块劳力士,金光灿灿的,绝对拉风。想当初,那可是他花了半个月的生活费买回来的。

    姜老大冲着朱小君喷出一口浓烟,指了指床铺上的手机:“老炮——儿,你还是看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吧!”

    卧槽,这显然是妒忌朱小君的那块劳力士的节奏么!

    朱小君翻了翻白眼,向姜老大表示了严重的鄙视。

    可朱小君最终还是拿起了手机,只看了一眼,就赶紧把劳力士从手腕上退了下来,然后开始调整时间。

    姜老大叼着香烟走了,临走的时候,给朱小君下了个套:“老炮——儿,今天你要是能投进五个三分球,晚上老子就请你吃西餐!”

    朱小君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冲着姜老大的背影大吼:“你说的哦,麦当劳肯德基可不算西餐!”

    姜老大虽然已经走远了,但还是扭过头来,给了朱小君一个妩媚的微笑:“必胜客!”

    管他是必胜客还是麦当劳,有的吃总比没得吃要强。

    所以,朱小君赶紧换上了校篮球队的队服,同时,胡乱泡了包方便面。

    那块劳力士已经调整好了时间,现在是北京时间十四时四十分,距离那场毕业纪念系列活动之一的篮球比赛的开场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换好了球衣球鞋,吃完了方便面,然后又从容不迫地抽了根香烟,再一看那块劳力士,居然还是十四时四十分。

    Isun!当初网购这块手表的时候不是说是精品高仿吗?就这种状态还算******什么精品?这他妈才买回来不到两个月啊!

    朱小君一边在内心中哀嚎,一边忙不迭再看手机:我嘞个去,已经三点过五分了。

    于是,朱小君左手抓着手机,右手握着劳力士,冲出了寝室,冲向了篮球场。

    这场篮球赛是大五年级队对阵学院教工队,朱小君在校篮球队是替补,但在大五年级队中却是不可或缺的主力。

    为了集体荣誉,更为了姜老大的承诺,朱小君没有理由不倾尽全力。

    等朱小君赶到时,比赛已经开场十分钟了,姜老大看到了朱小君,立即要了个暂停,安排换人!

    主力登场,自然要先牛逼一下,朱小君没有着急入场,而是站到了球场边上,做了几个热身动作,然后环视四周。

    那包含杀气的目光所到之处,无人不是浑身一颤!

    就连这场比赛的裁判和朱小君的目光对视了之后也是浑身一颤!

    担任这场比赛裁判的是医学院体育教研室的一个美女教师,这小娘子的身材长相……怎么描述呢?反正朱小君童鞋每次撸管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她。

    美女裁判看了朱小君一眼,接着浑身一颤,然后走到了朱小君的身边,小声说道:“那个…那个…这位同学,你的球裤穿反了,而且…而且…你还是自己低头看看吧!”

    朱小君低头一看:嘿嘿!那球裤不单穿反了,而且,裤裆还炸了线,若隐若现间,露出了那条内裤的鸭绿色出来。

    朱小君淡定自若,走到球场边一个学妹身旁,露出了迷人的微笑,柔声道:“你是叫沉鱼还是落雁来着?哦,我想起来了,你一定是羞花,哦不,应该是闭月。”

    那女孩倒也不害羞,捂着嘴咯咯笑开了,旁边一男生却显得很紧张:“你想干什么?”

    朱小君指了指那女孩头上的一个发卡(最简易的黑色的那种):“能借我一个发卡用吗?为了表示感谢,晚上我可以请你,哦,不,请你们这对神雕侠侣去吃西餐。”

    那男生的目光似乎有些不善,但女孩却表示出绝对的友好,她从头上拿下来一根发卡,扔给了朱小君。

    朱小君单手背后,另一只手伸出了两只手指,使出了江湖失传已久的拈花指神功,向着半空中的发卡夹了过去……哇塞,那动作,简直是帅呆了酷毙了。

    此时,暂停时间已经快到了,美女裁判正吹着哨督促队员上场。

    朱小君潇洒地捋了捋头发,又换了一个动作——从地上捡起了那根发卡。

    然后,朱小君脱下了球裤。

    是的,朱小君就是这样当着上百名观众的面,从容不迫、淡定自若地脱下了球裤。

    用那根发卡把球裤的裤裆对穿过来,再拧了圈,固定好,重新穿上了。

    再然后,朱小君迎着目瞪口呆的美女裁判的目光,隆重登场。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