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露天温泉的池水里,享受着温暖泉水的猫崽貌似一门心思完全放在了面前的吃食上面——蜜汁甜虾,提夫林小猫人与特尔善人最喜欢的一道美食,由塞理斯的大个子吃货们明,之后立即横扫了整个小人种世界,无数时刻需要甜美蜜糖来平衡低血糖的特尔善人与爱海鲜胜过生命的小猫人吃货纷纷表示这是最美味不过的食物。

    明美和明恩的手艺越来越棒了,猫崽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如此做着确认。等到吃完姑娘们的爱心喂食,猫崽仰起头对着站着池边的义体开了口:“巴,我吃好了,也泡好澡了。”

    “小少爷,还有十分钟,老板娘说你每天必须泡够半小时,这样才能够让你的双腿更快接收到外部信号,成功复健。”

    好吧,知道自己没办法逃出去的猫崽只能乖乖又泡了十分钟,这才被巴从水里拎了出来——忘了介绍,巴是这些义体中年纪最大的,她可不像绪花那样耳根软,而且这位巴还是义体中少数非提尔人体型的义体——她使用的是希舍尔人义体,一米八的高个子,拎目前还只有一米三五身长的猫崽妥妥的。

    被巴放到支架上的玛索无法移动,只能被动忍受着巴的抹干服务,而巴在抹干猫崽的上半身之后,拿过吹风机将猫崽的尾巴吹干,然后继续抹干猫崽。

    “拜托,我也是大人了,不要抹前面啊!”看着巴蹲到自己面前,猫崽尖叫道——做为一个长大成人过的猫崽,如今虽然又回到了未成年的岁月,但心态早已不同,这般贴身服务让猫崽觉得自己有些……尴尬。

    不过做为义体,巴倒是没有任何心态上的问题,她很是熟练地抹干猫崽腰腿,然后很是惬意地笑了起来:“小玛索又长大了一些。”,这位义体夫人说完还伸手丈量了一下,“比起去年又多了两个公厘。”

    “巴!”玛索大羞。

    “小少爷你果然是长大了,以前都不会害羞呢。”伸手挠了挠玛索的鼻尖,巴从一边的衣架上拿过内|裤给猫崽穿上,然后套上内|衣与浴袍。

    接着这位一米八的义体拎着猫崽走向了浴室出口。

    …………

    将玛索放到按摩椅上,巴又为猫崽拿来游戏头盔,这才退出了阁楼。

    而猫崽带上游戏头盔,打开躺椅上的按摩功能,选择了上线。

    ……从马车顶背上坐起身,玛索伸了一个懒腰,小睡之前猫崽已经将自己的皮甲换成了睡衣,所以是不会有不利效果的。

    系统通信请求这个图案时候正在玛索面前不停闪烁,猫崽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点中了同意通信。

    ‘尊敬的玩家,鉴于您的连续击杀过多的占据榜单,寒武纪决定建立一个连续击杀榜,现在您的所有连续击杀都被按击杀次序融合进连续击杀榜。’

    ……寒武纪你大爷!

    玛索差一点就在马车顶上向天狂嚎——这连续击杀榜不是在暴露自己底牌吗!不过考虑到下面还有内容,猫崽压下心头的愤怒看了下去。

    ‘考虑到玩家拥有不可侵犯的**权,玩家可以对自己登上连续击杀榜的击杀录像进行包括隐藏录像与隐藏身份在内的行为,以下为详细介绍。’

    ‘隐藏录像:本行为是拒绝任何玩家观看本击杀录像请求,达到彻底隐藏其行为的行为。请注意!选择本行为,玩家将会失去进入月底连续击杀公信榜与月底风云玩家公信榜的权力,同时这次连续击杀只能受到榜外奖励的1oo黑鹰金币。’

    ‘隐藏身份:本行为是玩家选择由寒武纪修改录像中的玩家模型,达到不暴露击杀者身份的行动。请注意!选择本行为,玩家将会失去进入月底风云玩家公信榜的权力,但是可以在每周击杀榜与月底连续击杀公信榜中获得排位并获得与其排行相当的各种奖励。’

    ‘想要了解更多详细内容与视频录像设定,请通过下方网址进行了解与设定。’

    ……喵的,不早说。

    收起问候某个托斯拉集团大爷的愿望,玛索通过网址打开了虚拟网页,看了一下所谓的更多详细内容——其实也就是关于奖励,排行榜奖励多种多样,比如说一个玩家在一周所有排行榜中出镜次数达到一定数目,那么他就可以获得参加风云玩家公信榜的权力,获得这个权力就有基础奖励,而排行越高,额外奖励也就越多。

    玛索有获得奖励的**,但是这种**不会‘进化’成贪婪,所以猫崽先将十字弓六连杀隐藏身份——前者是猫崽的一张底牌,为了误导他人而选择隐藏身份,以后做湿活的时候可就指望它了。

    至于单刷中创造的长唐刀六连斩接飞斧断腿杀、十弓字起手接飞斧三连杀、用飞爪刺喉终结战斗和十字弓起手七连杀,最后用绞丝绞死王尔德的这几段,猫崽选择了隐藏录像——这些连续击杀里有太多的飞斧击杀,注定会长时间接触猫崽能力的有心人如果看过录像,终有一天会想到猫崽。

    为了安全第一,玛索放弃了奖励——至于1oo枚亚修比黑鹰金币,再少那也是蚊子前肢上的二头肌。

    考虑到还有很长一段路途,玛索干脆从货物里拿出一把七弦琴——在第一次开放的时候只有然吟游诗人能够演奏乐器,但是寒武纪也无法阻止其他职业的玩家对演奏的热爱,如今的演奏技能已经变成了通用技能,当然吟游诗人在演奏方面有独一无二的加成,同时也只有他们能够演奏出带有加成的乐曲。

    猫崽试着试拨了拨弦,然后小心的调整了一下琴弦,然后开始演奏起前年上一届月球歌姬告别演唱会时唱的一歌。

    那是一慢调短歌,虽然平凡,但作词极美,但是当年猫崽年幼,对歌词中的深意大为不解,只是如今想来……果然是一好词神曲。

    “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伴着乐器和弦,玛索唱起了这歌:“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这短短的歌词,就让玛索想起了年幼时跟着母亲生活的日子,那个时候因为穷困,母亲总是早早带着猫崽出门上工,那个时候的月球七号坑有人都市还在夜中,街道上只有灯光照耀,只有街边的早点店开着,贩卖着中式早点,玛索最喜欢的就是小笼包。

    那位与母亲似乎认识的老板,总是会玛索热一杯牛奶,在那座城市居住的两年里,每天清晨被光暗交替统治的长街上的那家早点店,是猫崽最喜欢长坐的地方。后来搬家的时候,那位当时年轻的老板就那么站在街道上,对着玛索与母亲坐着的搬家公司的工作车招手道别。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唱到此处,仰起头的玛索想到了自己的过去……往日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对林家姐妹的爱慕,对焰的感情,都是猫崽无法忘却的记忆,如今回到过去,玛索觉得曾经的自己怎么能够爱上那无法追逐的身影……毕竟那是穷尽一生,也无法表示自己心意的对象。

    如今时光流转,玛索决定不再犯下过去的错误,他与她可以和以前那样成为无话不说的朋友,却不可能成为同床异梦的爱侣。

    “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当最后一个音符消失在空气中,玛索睁开了眼,看着站在马车站上的八个土妖精——这是游戏里的一种元素妖精,他们的身高在六十至一百公分间,他们的性格与dnd中的皮克精类似,但是土妖精的脾气比皮克精好多,它们是混乱善良阵营,非常喜欢草原精灵的工艺品与美食。

    个子最高,戴着一顶尖顶折帽的土妖精开了口:“外乡人,你刚刚唱的像是宋人的音乐,但又不是像是他们的曲调。”,在游戏里,宋人的文字就是汉字,而《从前慢》这字就是用汉字组成的语言歌唱出来的。

    “因为这是属于外乡人的音乐。”玛索笑着回答道,这些土妖精是大地的守护者,他们是世界树声望系统中的一个分支,他们是优秀的侦察员与天生的德鲁伊,会种植与照顾各种植物,很多时候世界树会与它们形成共生关系,总而言之,这些妖精对于萨满来说是最好的朋友。

    “是吗,可以再给我们演奏一次吗。”一个小个子土妖精眨着他的大眼睛问道。

    “……好啊。”反正闲来无事,玛索拨了拨弦,再一开始唱起自己所喜欢的曲子。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