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到街垒上的猫崽扭头看了一眼远处带着六个海盗杂兵的Boss——海盗水手长曼恩斯特,这是第六精英团要面对第一个Boss,曼恩斯特是个敏捷类Boss,擅长双持弯刀,对于近战mT来说有一些压力,因为很少有人能够跟得上这个家伙的攻击度。

    玛索当然没有问题,猫崽有几十种办法玩死普通难度下的曼恩斯特,那怕是困难模式副本玛索也可以轻松搞定——单刷副本,是考验一个玩家是不是高手的唯一途径,何况是这种小型副本,敌人少,奖励多,玛索还准备抽时间自己单刷几次呢。

    毕竟新手副本是死的,它不像野外营地那样无时不刻在改变,副本里每个难度有什么不同,怪物的强度有什么差别,陷井的位置,那怕Boss之间装备有什么不同……这都是死的,固定的。

    做为一个精通副本的老玩家,玛索当然记得这些。

    曼恩斯特做为一个敏捷类Boss,虽然两把弯刀用的好,但是他有一个弱点,那就是长年海上生活让这个老海盗的双腿有些问题,他的转身完全没有敏捷型Boss那样快,同时移动度也慢……不过这些都被他那娴熟的弯刀技术给掩盖了。

    如果是玛索,只需要一把飞斧或一支羽箭就可以把曼恩斯特放倒在地——卸掉这个老海盗的一条腿,然后他就是待宰的羔羊了。

    不过考虑到这么做过于惊世骇俗,玛索并没有动手的打算,新手副本的第一个Boss就是拿来送给玩家们练手的,玛索可不想让自己变成保姆,他还指望着苍穹之剑能够越走越远,越做越强——因为这不是一个人就能玩得转的游戏。

    矮人灰岩走到了玛索面前,这个将灰色头梳到脑后并束着小辫的矮人双手拿着猎枪,正用一脸好奇的眼神打量着猫崽:“你的短弓用真好,你是我见过的最利害的用弓高手。”

    “高手可不敢当,我就是比较在长辈教我控弦的时候学得认真了一些。”玛索笑着回答道——所谓做事高调,做猫低调,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你这是谦虚吧。”郭龙套走了过来,这位游击骑士笑着脱掉皮手套:“我听明美说,你可是当年奥运会残疾人弓术u14组的第一名。”

    “那是我外婆教得好。”玛索继续低调。

    “对了,话说你在火星喜翠庄住对吧,那儿可是怀旧风格的一家旅馆,我还记得当年我们那届军校生毕业旅行的时候我还去住过。”郭龙套笑着说道:“是一个非常棒的旅馆,有着整个火星最棒的怀旧风格,从女仆到温泉浴池,无一例外。”

    “当然。”说到自家外婆的旅馆,玛索点了点头:“我外婆可是最严格的老板娘了。”

    “龙套,过来,我们九个近战来分配一下怎么坦这个Boss。”这个时候,许小诗在一边喊道。

    于是郭龙套和玛索道别,然后跑向了许小诗。

    而玛索继续呆,明恩与明美和其他治疗一起分配治疗额度,物理与法系远程在一起在谈论射界问题,似乎他们都把玛索给忘了,不过猫崽倒是知道原因——因为猫崽的精英身份,像詹姆斯与老白眉他们一样,精英是高手的象征,也是极少失误的代名词。

    这次开荒,其实是许小诗为了团里其他普通成员做的一次练习,毕竟大多数玩家都是菜鸟,要让他们尽快熟悉游戏与彼此的位置,是许小诗目前唯一应该做和能做的事情。

    “对了,玛索,这一次Boss你不要动手,交给我们来打,不过放心,只要过掉Boss,我会给你治疗职业的功绩。”许小诗还特意这么吩咐,很显然他也看出玛索的技术已经出其他人太多,猫崽帮的只怕会是倒忙,让整个团队的其他人过份依赖于他。

    “那我先出副本好吗,我想去外面找点任务做做。”玛索看着许小诗说道,看这些新手打Boss,对于猫崽来说的确是一种煎熬,而且最让猫崽无法忍受的是,他还没办法和明恩与明美聊天。

    “嗯……也好,反正你在这儿也没有事干,去吧,不过我找你的时候,你可要第一时间赶过来。”许小诗点了点头。

    有团长大人的亲口同意,玛索离开团队,被系统送回副本入口之后的猫崽通过系统面板重置副本,然后扭头走了进去,因为玛索决定单刷一遍普通难度阴暗巢穴。

    掏出老白眉给的十字弓,玛索熟悉的绞弦上箭,然后举着它悄悄来到第一个溶洞前——在没有现玩家入侵之前,石垣区只有四个海盗,其他海盗只有哨兵现玩家并出警报之后才会在通道里刷出来,如果玩家能够在依次暗杀石垣区的四个海盗,这个门神区就算过了。这其实已经是在给玩家们减少难度,等玩家们的等级上来,这个副本在玩家看来也会越来越简单——毕竟这是一个新手区的无限制副本,只有普通与困难两个难度选择。

    猫崽的黑暗视觉已经让他可以清晰看到石垣对面的情况——两个海盗正站在一起聊天,另两个则在另一边,其中一个坐在石垣上看着入口,而另一个干脆躺在石垣上呼呼大睡。

    玛索蹲下身,放下十字弓的猫崽偷偷来到这边石垣跟前掏出两把飞斧,将它们立在石垣上,然后原路返回。

    拾起十字弓,玛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举起十字弓,将那个坐在石垣上的海盗直接钉翻。

    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但是当尸体翻下石垣时还是引起了其它海盗的注意,而玛索在这时已经将十字弓收回空间袋,冲上石垣拿起飞斧的猫崽将它们丢了出去——目标是那对聊天聊到一半就被响动给打断了彼此雅兴的海盗。

    投出飞斧的玛索顺势跳向空中,右手飞爪钉住头顶岩壁荡向对面的同时左手飞爪指向正从石垣上坐起身的海盗。

    两把飞斧分别落在了彼此目标的脑袋上,而翻下石垣的海盗如今已经没有睡觉的心情,他正拼命跑向了通道口的铜锣,但是玛索弹出的飞爪阻止了他的行动——刺刃穿透了他的脖子。

    落地的猫崽一个翻滚卸去冲力,起身顺势用手撑住石垣翻了过去。

    还算可以。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