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抢救完李三江,苍穹之剑很多玩家已经赶过来,狗头人领主的脑袋还在地上,自然而然的交由公会会长他们去处理,同时玛索也受到了公会会长用联邦标准货币支付的奖励,之所以不是使用金币而是联邦标准货币,完全是因为游戏目前一个像苍穹之剑这样的中型公会,流动资金也不过十几枚金币而已——现在是游戏初期,一枚银币都能当大钱的时代,何况初期的公会花钱如流水,玛索都听说公会精英团的德鲁伊们都已经在排队做神莓补贴家用了。

    奖励是一千二百联邦标准货币,以狗头人领主的价值,玛索觉得少了一点,不过这只是公会的奖励,npc给他的奖励绝对不会少,而且等到公会管理层明白狗头人领主的脑袋有多么值钱之后,林家姑娘一定会为自己争取更多奖励。

    想到这里,玛索决定下线休息一会儿,明美理所当然的同意玛索的决定,而明恩说要来见玛索……除了再一次确认开私人穿梭舰来往于火星与月球之间的姑娘儿伤不起之外,玛索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

    脱下头盔,按摩椅早已停止工作,玛索移动了一下,然后安心的躺在了椅子上开始思考最近一段时间来的情况——先关于狗头人领主的成功讨伐,会让公会在帕罗恩斯特城的城主兼领主林克·k·勃劳根的心里留下一个不错的印像,这是一件为将来展卫星城铺路的好事,但是就和之前想的一样,玛索根本没有足够的资本在接下来的利益重新分配中获得属于自己的那一部份。

    玛索没有那种将钱看的无比巨大的商人性格,但是之前的五年人生让猫崽明白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玛索不求自己这一世富可敌国,也不求自己能够权倾天下,猫崽只是不想自己的人生再错过一次……因为有些美好他已经失去过一次。

    他要展现自己的能力,让明美和明恩都真正注意到自己,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只是将自己当做一只宠物……但是,这一切都需要钱,而玛索最缺少的就是联邦标准货币。何况为了治疗玛索的双腿,母亲早已经花光了积蓄,玛索清楚的记得,母亲为了偿还手术费用,这段时间就连人工流制食物都一天只吃一袋……多亏外婆看在外孙无辜的份上接济了猫崽,猫崽这才有衣食住行。

    地球有一句古谚语叫一文钱难死英雄汉,玛索觉得说的没错,这么好的机会……只能眼睁睁放弃。

    现实总是如此残酷,玛索有些无奈,因为他坚信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可是现实不得不让猫崽低下脑袋,但是他很快又仰起头——没有这个优势,玛索也坚信自己可以获得自己能够获得的一切,猫崽的脑袋里记着太多太多的往事,游戏史上的一次又一次资本操作都在记忆中,不求每一次投机交易都做大头,猫崽只要抓住几次机会,就可以让自己手中的金币以雪崩的态势膨胀起来。

    最近就有一次近在咫尺的机会——游戏时间四个月后,现实时间两个月后,初级草药市场会有一次非常大的波动,草原精灵玩家们的草药田开始收获,低级草药由其是银月草和梦见花,这两种治疗中度伤药水和小瓶装冥想精华的主要原料将会分别从从每株十个银币和二十六个银币,直落到两个银币与四个银币的价位上。

    玛索只要把握住机会,找那些大些公会的采购负责人做上几笔期货——在游戏时间三个半月之后,与他们签定游戏时间一个月后提供海量‘分别为八个银币和二十四个银币’的银月草与梦见花合同,顺带在合同的毁约金上多添几个零——在三个半月之后,银月草与梦见花的价钱将会达到最高点,而再过一个月,那就是历史最低点,两个银币与四个银币价位的货物那是满地都是。

    当然,如何增加毁约金的确是一个问题,但是玛索可以早一些开始运作,现在的银月草与梦见花的价格还在一个银币的低价位上运作,玛索只要吃进它们,然后分批以期货的方式出手,这么做既可以放长线钓大鱼,又可以让那些收购者觉得毁约金不是制约他们的问题而是制约猫崽的手段。

    没错,就这样,一会儿上线,玛索就要开一个交易帐号,开始无限量的收购梦见花与银月草,价钱吗……九十个铜板好了——这就是资本的操作,美学与力量的一种特殊结合形式,猫崽可是听自家外公这么说过,他还说过这么一句谚语:资本可以让人飞黄腾达,也可以让人不得好死,这一切就看人怎么操作它们。

    拿起床头柜上名为《蝴蝶效应》厚重书籍,靠在柔软椅背上的玛索不禁感叹于长辈睿智,这可真是贴切的形容呢,想到这里,玛索的心情又好过了一些。

    重读手中书的猫崽在一个小时之后就听到了拉有窗帘的窗外传来的敲击声,于是放下手中书籍的他爬到床边,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就看到正扒在窗外的明恩。

    “玛索,午安,看明恩今天给你带什么好吃的。”这位银披肩的漂亮特尔善少女举起手中的保温盒扬了扬,接着直接就从窗口爬了进来。猫崽扶了姑娘一把,同时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窗外的静音型交通艇——这姑娘的操作技术是越来越好了,要知道上个月第一次靠过来的时候明恩直接把猫崽栖身的阁楼窗台撞成了一个窟窿,差一点儿就夺了猫崽的这条烂命。

    喜翠庄所在的火星环带如今是六月天气,因此这银黑瞳的姑娘儿穿着一件白色的丝边长袖连衣裙,胸前的蓝色丝带在风的带动下舞动着,手里拿着保温盒——不要看着姑娘儿穿着朴素,因为这衣服是明恩推着他出去玩的时候买的,全套上下用全天然丝织就,猫崽见过标价上那令猫觉得绝望的六个零。

    这就是林明恩,玛索和她从幼校一年级开始就是同学,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这个小姑娘在惊奇中一把抓住猫崽尾巴,差一点儿就把它给拉脱臼……总而言之,这是玛索这短暂二十五年猫生中遇到的最脱线,也是最贴心的女孩。

    说她脱线,那是因为她小时候的好奇心,玛索的尾巴和耳朵为此可没少遭罪。至于说她贴心,那是因为她长大之后的厨艺,玛索最近这几年可以说是吃着她和她姐姐烤的肉与鱼干长大,接下去的一段时间更是天天如此。

    “呐,玛索,听说你又做手术了,完成了吗。”跳到了床上的明恩大咧咧地坐在了上面,一点也没有男女有别的意思。

    “嗯,已经完成了,医生说半个月至一个月左右,我的腿可能就会有知觉了。”玛索笑着伸手拍了拍明恩的小脑袋,母亲的所有积蓄都用在了猫崽身上,如今猫崽想钱想到快要疯,除了想让自己梦想成真之外,何尝不是希望自己的母亲不再负责着名为玛索的负担。

    母亲才四十多岁,在这个人均寿命快接近一百五十岁的时代,母亲还有很长的人生路要走,猫崽不想她为了自己而虚度……那怕独自找一个好男人嫁了,也比陪着猫崽要好。

    “太好了。”明恩搂住了玛索脖子,她用额头顶着猫崽的额头:“玛索啊,姐姐我可是和你的明美姐姐一起给你做了好吃的鲜虾饺子呢。”

    “你也就大我一天啊。”猫崽伸出自己的尾巴,在姑娘儿脸上重重刮了一下。

    “大你一天也是姐姐啊。”说到这儿,明恩眨了眨她的黑色大眼睛,然后笑着松开了玛索的脖子:“玛索,你的生日快到了呢。”

    “你是想说你的生日也快到了,对吧。”玛索歪起脑袋,他伸手抓住明恩的小手:“今年还是想要照着表格上的礼物送吗。”

    “对啊,看,这是你去年送的钱包,明恩一直在用着呢。”明恩从白色袋子里拿出一个碎花小钱包——这个真的很便宜,因为它是玛索亲手做的,1o个标准货币的布料,2o个标准货币的钱包链子,配合猫崽惨不忍睹的针织手艺。

    玛索还记得两个姑娘第一次拿出钱包炫耀时,四周人们那种无奈的表情——也对啊,一号坑最强力的富二代双胞胎突然拿出一个穷酸到极点的钱包当着他们和她们的面炫耀,只怕谁都受不了这种视觉冲击,所谓的男默女泪,放在那个时候还真是贴切。

    “嗯,我想想,今年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唇膏对吧。”玛索回忆了一下——那个表格是姑娘们和猫崽自己在十五岁的时候写下的约定,那个时候大家都还幼小,总觉得彼此都是混血儿,就应该亲密无间,所以玛索就照着表格上的东西,一年一度的送给明恩和明美,当然两个姑娘也会在第二天返还礼物。

    能够回到五年前,能够再一次站在这个起点,依然记得并能够享受到明恩与明美对自己的好,更想要这一辈子留着姑娘对他一个人好,玛索不想让别人夺走她们……所以要加倍努力。

    同时,更要加倍小心,因为只有活着,才能实现梦想。

    “呐,玛索,你怎么又走神了。”明恩抓着猫崽的衣领不住摇摆,玛索连忙点头:“还有什么事吗。”

    “今年生日,我和姐姐根据表单上面会送你一盒鱼子酱……”说到这儿,姑娘儿打开饭盒:“泽姆达尔产的!”

    泽姆达尔产鱼子酱是地球联邦最棒的鱼子酱,当初的玛索最想获得的美食,五年前获得它的时候,猫崽却一直将它放在床头舍不得食用……那时想来真是单纯。

    倒是明恩已经从饭盒里拿出筷子,将满满的一盒虾饺递到猫崽面前:“快点吃下去喔。”,猫崽还没接过筷子,就听到姑娘儿腹部传来的抗议之音,没有言语的猫崽只是默默的从盒子里夹起一个饺子,将它送到姑娘儿的嘴边。

    ……

    喂饱彼此,放下筷子的猫崽望着明恩,让正在收拾起饭盒的姑娘有些奇怪的歪起脑袋:“玛索,你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虫子吗。”,姑娘儿问道。

    “嘴吧没抹干净。”看着眼前这稚嫩了许多的容颜,玛索伸出手抹去姑娘嘴边残留的小面点儿。

    任凭猫崽抹了嘴,姑娘儿这才笑着用额头碰了碰玛索的额头,将饭盒放进保温盒内:“玛索,明天想吃什么。”

    ‘想吃你。’

    玛索在内心深处的回答并不想,也不能让姑娘儿知晓,因此猫崽儿只是做出思考的模样想了一会儿:“想吃蟹肉炒饭。”

    “没问题。”

    姑娘儿笑着点了点头,伸出手拍了拍玛索的猫脑袋,算是应承了眼前这只猫崽的**——当然,只是关于胃口方面的。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