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狗头人弩手在同一时刻倒向脚下的草地,一个被子弹掀飞了脑壳,另一个的脖子上扎着一支弩矢,前者很显然是不得好死的典型,而后者自然属于那种不得好活的悲剧。

    李三江这个时候已经冲出了草丛,玛索开始绞弦,绞到一半的时候他就听到了第二声枪响,抬头一看——好吗,最后一个狗头人弩手已经抱着腿在地上打滚了,这一子弹有可能打断了狗头人弩手的腿部动脉,因为血液是以喷的方式‘流’出来的。

    “我看到它在跑,觉得打头没把握,就打它的腿了。”鲭姑娘看到猫崽扭头看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握紧了手中的猎枪。

    玛索摇了摇头,“不,你做的很好,现在跟我出去,这儿的战斗结束了。”,说完,绞好弦的猫崽放平十字弓对着狗头人萨满扣下了扳机——这一击毫无疑问的属于偷袭,因为猫崽手里的十字弓可不会出枪响——火枪武器和弓类武器特点各有不同,火枪的装弹慢,但是它的射快,在命中非要害的情况下杀伤力同比大于弓类武器,但是你只要一扣下扳机,就不要想再隐藏下去了,枪声会让附近所有怪物的状态提升到警惕级,同时一些群体性的怪物还会向着枪声响起的位置派出巡逻队;而弓类武器轻巧而无声,适合无声作战与偷袭,虽然箭矢飞行度比不过子弹,但是一般弓还可以用抛射来做曲线打击,完成火枪做不到的工作。

    玛索更喜欢弓类武器,因为做为一只猫崽,最喜欢就是寂静杀戮——狗头人萨满的左腿关节被弩矢穿透,在它失去身体平衡的同时,李三江也一剑砍在了它的脑袋上。

    乘你病要你命,席mT对这种夹击和助攻的手段可是再轻车熟路不过了。

    “干的漂亮!今天这一战打到现在才让人感觉舒服一些!”砍翻狗头人萨满,李三江兴奋的笑了起来:“猫崽,告诉我,你是不是玩过十字弓。”

    “虚拟训练里玩过,很有意思的一种武器,在近距离可以很轻易的做到指哪儿打哪儿。”猫崽没说自己会远距离十字弓狙击——毕竟刚刚有六个倒霉蛋死在了港口区,现在那些不知情的npc们估计还在找凶手呢,他可不希望有人大嘴巴把自己会这种高难度攻击手段的事情捅出去。

    “是啊,好了,我们继续走吧,刚刚应该是狗头人领主在呼唤自己的士兵吧。”李三江扭头看着远方,视线被草丛遮挡,因此看不到太远的距离,不过从那边方向传来的喊杀声来看,已方和狗头人的恶战还没有结束。

    “应该是这样。”玛索点头答道。

    …………

    事实也是如此,当猫崽跟在李三江身后来到主防线前时,若大的草地上躺满了狗头人和玩家,唯四还能站着的只有许小诗、狗头人领主老爷与林家双胞胎。

    “小诗!坚持住!”李三江和许小诗是同龄人,据说两位还都是同一个学校的同学,关系一直不错的他看到友人如今和风中残烛有得一拼,自然冲向了狗头人领主。

    玛索更是直接,从小就讨厌犬科生物的猫崽举起十字弓就对领主老爷扣下了扳机,不过这一次弩矢却被领主老爷身上的板甲给挡了下来,这般结果让他直接生气的丢掉了手里的粗糙手工制造的十字弓和同样粗糙的弩矢——要是手里使用的是老白眉送的军用弩和精制弩矢,别说一件生锈板甲,就连军队骑士使用的精良板甲也不一定可以挡住弩矢的穿透。

    但是玛索不能给自己脖子上的小脑袋瓜添麻烦,所以猫崽干脆从尸体堆里翻出一把猎枪——白板猎枪再烂,也有小机率可以穿透板甲的轻薄部份,再说火枪在近距离的杀伤力比起弓弩只会大不会小。

    鲭没有射击,因为她看到李三江、许小诗和狗头人领主正纠缠在一起,同时姑娘儿显然也知道游侠和猎手在初期没有点出特殊专长之前,是有固定机率在攻击与已方近身战的目标时误伤友军。

    因此,当猫崽举起手中的猎枪时,姑娘儿立即伸手抓住了猫崽手里的猎枪:“不要开枪,你没有专长,会有误伤的。”,鲭一脸严肃的说道。

    “放心,我绝对不会打到自己人。”玛索说道——开什么玩笑,以他的经验又怎么可能误伤友军,除非许小诗和李三江舍身堵枪眼。

    “可是……”

    “拜托你看一看我的战绩表。”玛索点开战绩表,将这印有系统统计数据的虚拟屏幕拉到鲭的面前——击杀狗头人数目十,助攻数目是五,远远过了下面许小诗的五只和詹姆斯的六只。

    好不容易让鲭松开手,猫崽举着枪开始横向走动——他必须找到射界,这狗头人领主也是无比狡猾,看到有人向它瞄准,立即就开始通过走位,利用许小诗和李三江的身体来遮挡射界……刚刚要是扣下扳机,估计就已经可以让狗头人领主受伤了,所以说现在的玩家绝大多数还是迷信于一般模式,完全不知道真实模式的压倒性优势。

    玛索迈出一步,耳朵突然聆听到身后远处草丛里有动静,于是猫崽立即转身对向了声音来源:“是谁!”

    草丛里举起一只手,鲭一看就高兴的喊了起来:“是自己人!”

    玛索扣响了扳机,圆弹呼啸着钻进草丛,带起一道血泉。

    “你疯了吗!”半身人鲭举起枪指着玛索,而猫崽对此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以表达自己对这姑娘眼神的赤|裸蔑视:“你这笨姑娘,那只是一条人手。”

    事实也是如此,那条手臂在落下后就再也没有举起,倒是整整半打由狗头人战士和术士组成的队伍冲出了草丛,这个时候就算鲭家姑娘再怎么愚蠢,也知道要调整枪口再搂火。

    她和玛索的两圆弹当场就将两只狗头人术士掀翻在地——术士和法师不同,法师靠智慧来操纵奥术,而术士完全就是靠天生的才能来使用奥术,因此术士的体质普遍要比将自己泡在卷轴与书本海洋中的法师要好,但是这些狗头人术士很显然还没有进阶龙脉术士的能力,由各种皮料缝补成的术士袍和它们的皮肤理所当然的无法阻止猎枪弹丸的穿透。

    玛索熟练的推动猎枪杆杠上弹,然后对着另一个狗头人术士扣下了扳机,后者正用双手拿着一把轻质钉头锤,手里没盾的狗头人术士面对指向自己的猎枪连闪避动作都没有做出来,就被子弹打穿了脖子。

    至于鲭,这姑娘不愧是玩枪的,她的第二子弹直接掀开了狗头人战士的脑壳,这让玛索很是感叹——这姑娘,此时此刻的心理素质要比莎莎姑娘强多了,难怪能成功进阶半身人游侠的特殊进阶半身人哨卫。

    想到这儿,猫崽一边给手中猎枪上弹,一边侧身让过冲锋而来的狗头人战士手中的长剑,同时伸腿一个摔绊,猝不及防的狗头人战士立即失去平衡砸在了地上,并因为冲力而滑向了鲭的方向。

    “打死它!鲭!”

    玛索一边说,一边转身一个飞扑让过另一只狗头人战士的冲锋,在落地接一个翻滚的猫崽将手中猎枪指向目标并搂火,子弹抢在对方转身之前就打进了它的左小腿。

    丢下猎枪,玛索甩出了右手的飞爪,这一次狗头人的木盾抢在飞爪钉进脑袋之前挡住了攻击路径,但是猫崽在飞爪钉住木盾后用力一扯,失去平衡的狗头人战士根本没办法力,只能在抢夺盾牌的力量对抗中败下阵来。

    还没等它的躯体落地,玛索左手的飞爪就已经飞过了这段只有几码的距离,以直立的方式钉进了它的脖子。

    双手一抖,收回双臂上的飞爪,玛索跑向了林家姐姐,他没有那么多的闲功夫看鲭家姑娘枪毙最后一只狗头人战士,因为李三江已经在地上了——在猫崽用翻滚闪开冲锋的同时,李三江在一次闪避对抗中失误,结果被狗头人领主手里的双手锤直接锤飞。

    挨上这一下子,就算李三江骨骼倾奇命格过硬,那也不可能用他手里的木盾挡住双手锤这种开罐器,而且事实也是如此,李三江在落地后就一直在挣扎,可是他一直没能在挣扎中重新站起来。

    李三江倒在地上之后,狗头人领主并没有再理会李三江,而是直接冲向了林明美。

    许小诗当然不可能让领主的想法成真,他冲向了狗头人领主,希望可以纠缠住它,就连那位拿着锤与盾的牧师也顶了上去,一前一后的想要夹击它。

    玛索已经想骂人了——在猫崽看来许小诗敢上那是因为他有对抗领主的能力,那个牧师上去只能被领主一锤放倒顺带给它制造一个顺势斩的机会!

    事实也是如此,狗头人领主一锤就将牧师连人带盾打飞了过去,看到牧师飞向自己,玛索还不得不做一个翻滚来避过这人肉炮弹,等到猫崽起身,许小诗已经倒飞了出去——这狗头人好大的力量,要击飞一个至少有12力量的人类玩家,除了需要武器重量之外,对攻击者的力量需求也高,这只狗头人的力量至少有18……不,也许是2o或是更高。

    玛索弹出了护臂飞爪,因为他知道他的身后是林家姑娘,是他多年以来单相思着的恋人,那怕这一生依然如旧……也绝不退缩。

    “来得好!猫人,你的双手沾满了我的族人的血,我闻到了!”狗头人领主拖着双手锤迎上了玛索,这位领主的通用语说的真不错。

    “玛索!退开!你会被杀掉的!”身后传来明恩的呼喊,当然还有明美的:“听到了吗!不要硬拼!再拖一下,后援就到了!”

    后援?等那些家伙从副本里跑出来再过来,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接近狗头人领人,玛索一蹲身,然后用尽力气跳向空中,在在狗头人领主的上方完成倒立的同时,猫崽将双臂飞爪射出,并挥动双臂让飞爪的钢索中段形成两个环形,飞爪刺入狗头人领主两侧地面之际,两个套环一前一后将狗头人领主的脑袋套住——飞爪倒十字杀,这在后世的刺客职业中也是一个非常高的难度,因为这需要非常高的跳跃与滞空能力,在前期通常只有小猫人玩家才有完成的机率。

    落地的玛索收紧飞爪钢索,被机关索引的钢索立即死死‘掐’住了狗头人领主的脖子,后者死命的抓着脖子上的钢索,但是这没有用,新手武器虽然白板,可是质量是绝对有保证的。

    护臂中的机关绞动着钢索,狗头人领主掰不过机械之力,只能转而想将飞爪从地里拔出来,它的确成功了,泥土不比钢索,狗头人领主很快就将飞爪拔出。

    就将狗头人领主以为自己脱困之际,玛索双臂交叉,护臂中的机关继续牵引着钢索,狗头人领主以为自己脱困,其实必死无疑——在失去了飞爪落点的支撑后,钢索会在机关的牵引下快收起,钢索会继续缠绕着脖子,直到最后一刻,它的脖子被卷过来的飞爪刺刃划开。

    事实也是如此,狗头人领主很快就现了这一情况,它不得不抓住钢索,但是这么做也是在延缓死亡的来临,失去空气的窒息感最终让他再也无力抓紧手中钢索,于是当飞爪刺刃将他脖子整个划开,狗头人领主也正式的向着死亡大道迈出了它的脚步。

    飞爪再一次回到护臂前端,玛索拔出腰后的两把火枪,用它们从狗头人领主的身后击碎了它的双膝——关节部分的护甲向来轻薄,而且玛索在这只领主的双膝上并没有见到板甲护片,它使用的是皮甲护片。

    狗头人领主跪在了草地上,最开始的喷涌失血期已经过去,它那对红色的眼球已经完全失去了之前的灵动与狡诈,绕了大半圈来观察领主的玛索最终低头从地上捡起一把长剑,上辈子的猫崽最后为了保护姑娘而惨死在领主的锤下,如今的猫崽走到狗头人领主身后举起长剑。

    ……你的这条狗命,本猫已经确实的收下了。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