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那猫崽的飞斧,这小崽儿已经干掉两只狗头人了。”靠在一段圆木后面的郭龙套看了一眼战绩表:“这一手投掷功夫,我看这两次击杀可以排进每周投掷击杀榜前十了吧。”

    游戏中有官方的公信记录,玩家在做出任何击杀时都会有官方给予一个难度系数的——当然,普通的击杀是没有这个难度系数的,想要获得难度系数,就要做出常人难以做到的击杀动作。

    以玛索的身手,在十年后都是击杀榜上的常客,当然那个时候的猫崽的进阶方向是操纵神术与闪电类法术的元素萨满,无论是团战还是pVp,通常都是负责掩护团中的法师姑娘,和她一起或是用闪电箭与大脸盆(炎爆火球)点杀单个来袭目标,或是与她一起极效冰风暴配极效火雨来定点群杀。

    一说到法师姑娘,窝在圆木后的玛索突然有些怀念起她,“二十码!狗头人开始冲锋……!”树上的人类游侠还没喊完话,一支弩矢就钉进了他的额头,来自狗头人弩手的一击必杀让他从树上掉了下来。

    他的惨死同时也将玛索从回忆中惊醒,抄起手身旁的两支单隧手枪,在近距离交战前的投射攻击中猫崽更喜欢配重飞斧,所以他并没有深入的训练过单隧手枪,但是想要在如此近的距离里打歪也是一个难题——所以探出半个脑袋与双手,对着正在一队狗头人持盾战士保护下的萨满搂了火,谁让他手里没有盾牌。

    猫崽丢下了打空的单隧手枪,也不管不远处那个被打中了腿的狗头人萨满,他已经看到一小队的公会成员冲了过去,如今玛索要对抗的是两个冲向他们这个掩体的狗头人战士,对手拿着剑与长盾,好几次用交替盾挡挡住了白眉长辈的射击,看起来有些难对付。

    猫崽对着自己的同职业目标搂火的时候,这个掩体里的玩家们已经动了反冲锋,第一个冲上去的半身人盗贼被一个狗头人战士一个盾击直接拍倒,后者根本没有补刀的意思,而是顺势一个跨步转身,来到另一个玩家战士前方,用木盾架住了劈向了自己的长剑,这才挥动手中的短柄斧,一个重击劈在了战士腰腹上,惨叫着倒在地上的玩家再一次用事实告诉所有人——血肉敌不过钢铁。

    第二个狗头人战士在这个时候一脚踩在了半身人的脖子上,正面对着掩体的他用手中长盾挡住了白眉和其他人对自己战友的射界,同时一个假动作引诱他侧面的玩家游侠刺出手中的刺剑,然后中门大开的游侠立即被一铅弹命中了胸口。

    从子弹的入口的位置与出口处的巨大血洞,玛索已经确认这家伙完蛋了,而做为凶手的第一个狗头人战士丢下了属于它自己的隧手枪,然后这才从那个地上的战士腰间拔出了短柄斧,于是后者一蹬腿,再标准不过的死不瞑目。

    好吧,这个掩体附近的四个近战一个照面的功夫就非死即伤,近战的全灭让白眉大吼了一声:“莎莎!灰岩!上刺刀!”

    然后他身旁的两个矮人猎手二话不说就从腰间拔出枪刺装到了猎枪上,然后这三位就呐喊着加入了反猪突的行列,这般冲动立即引来了狗头人弩手的注意,叫灰岩·钢骨的六团猎手刚刚跳出掩体就被一支从远处飞来的弩矢带翻在地,而另一个叫莎莎的矮人姑娘倒是和白眉一样,分别将将刺刀捅进了狗头人手中的木盾,只不过白眉压制住了自己的对手,而矮人姑娘却是差一点儿。

    差一点儿的结果是和她对抗的狗头人直接弃盾,然后一拳烙在了矮人姑娘的脸上,带着铁指环的拳头直接就将一张还看得过去的姑娘脸蛋揍的脸目全非,就在狗头人扑到矮人姑娘身上,拔出匕准备了结她的时候,一把飞斧抢先一步劈开了他的脑壳。

    矮人姑娘抱着狗头人尸体在尖叫,玛索倒是毫不犹豫的猫着腰跳出了掩体,知道后面这些弩手有多利害的他本来是不想给自己添麻烦,但是考虑到白眉如今正在和另一只狗头人扭打在一起,为了不让长辈被对手弄死的晚辈猫崽,已经用完了一袋配重飞斧的他只能硬着头皮冲出来。

    用尸体和草丛做掩护,手脚并用着爬到白眉身边的猫崽拉开了他身上的狗头人,后者的手里拿着一把匕,想要把它捅进白眉的眼窝,但是老白眉显然有得是力气,所以一直都在僵持,因此狗头人战士更讨厌于过来搅局的玛索,何况这还是一只猫崽。

    于是他吠了一声,举起匕就扑向了玛索,而玛索一脚踹在了对方的脸上——大家都知道,狗头人的鼻子非常敏感,这一踹让狗头人战士立即丢下匕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而玛索这时才拔出自己的匕,将狗头人战士拉倒在地,坐到它背上从身后小心翼翼的割开了它的脖子——下刀的位置避开了动脉,这样做的好处是不会让自己被狗血淋头,同时一个被割喉却还活着并失去反抗能力的狗头人俘虏很显然比一具尸体更有用。

    玛索拉起了被割喉的狗头人战士,对着冲过来想抢人的狗头人战士挥了挥手里的匕,这种威胁动作在任何种族间都是通用的,于是狗头人战士立即放慢了脚步,很显然他也现自己的战友还活着,而且似乎还能抢救一下。

    “长辈,快点退到掩体后面去。”玛索没有回头,他知道白眉就在他身后:“听晚辈的。”

    “……好吧。”白眉的脚步声很快远去,猫崽将手里的俘虏推向了正逼近的狗头人战士,然后扭头一个飞身跳到了被腰斩的玩家尸体后面,用尸体挡住了一支弩矢与一铅弹后,猫崽连滚带爬着来到可怜的莎莎身旁,矮人姑娘直到这个时候还在尖叫,日后这个姑娘被白眉长辈训练成一个用八倍镜配猎枪的矮人神射手,三四百码外爆人家脑袋从来不皱眉头,但是现在她却还是一个再标准不过的菜鸟级新人。

    推开她身上的狗头人尸体,猫崽将木盾丢到姑娘怀里:“横着举盾,掩护我和你的胸腹部。”,然后没等矮人姑娘回答,就一把扯住她身上粗糙链甲的肩带,压低了身子往后退——这个时候一只活着的狗头人俘虏的效果显现了出来,那怕狗头人战士再怎么想干掉猫崽,他都不得不优先照顾自己的战友。

    不过远处的狗头人弩手倒是全程‘照顾’着玛索,只可惜木盾的优异质量让它们最终无功而返。

    拖着姑娘回到枯树干后,玛索打量了一眼主战场,到处都是玩家和狗头人战士的尸体,这些狗头人战士深得战场训练,三十多号狗头人战士配上萨满的冲阵就让菜鸟玩家们组成的防线尸横遍地,只可惜狗头人们也没有想到它们面对的人类如此的众多与不畏死。

    公会战团名单上成片的黑色名字更是从一个侧面讲述了等级压制对于菜鸟玩家来说有多痛苦——单机版的游戏里,npc和怪物远没有网络版中的这般有智慧,由其是领主级的怪物与它的部下们,这是玩家们必须要交的一种学费。

    幸好寒武纪也有准备,十级以下的新手玩家无论死多少次都不会有复活后的虚弱状态,同样的新手玩家也不需要支付复活费用或是复活石来复活自己或是别的新手玩家——新手玩家只需要选择复活选项,就可以从城镇中的自己信仰的神的神殿中免费复活。

    “嗨!六团还有谁能动的!”郭龙套的声音在这个时候从主战场那边响了起来。

    “白眉、玛索和莎莎还能战斗!”白眉回喊道:“林家姑娘推荐的猫崽是个好苗子!我和莎莎都欠他一条命!”

    “艾斯基摩和詹姆斯还能战斗!詹姆斯是个好小伙子!他一个人搞定了四个狗头人!”主战场那边传来了艾斯基摩的笑声:“这些狗杂种,把我的腿打断了,好痛!”

    “兰迪、死鱼和臭鼬死了,抹布、吉米和瑞恩重伤,林家的姑娘在照顾他们!”更远的地方也传来了回答:“这里是三狗,我还活着!”

    “妈的,三狗,你这样还能活着啊!你的亲戚们可真给力!”一个大嗓门出现在防线的另一侧:“龙套,这儿是斯托克顿,钱家小子,卡卡和箭鱼仔都死了,我的腿断了,可是我们和四团的二十几个兄弟保住了十二个牧师……打仗打的真他妈憋屈!狗头人都这么利害!乔!你还活着吗!”

    “乔、安茹和杰克他们都死了,我是三团的李,哈卡的尸体就在我身边!他们都是好样的!”一个声音回答了大嗓门的提问。

    “好吧,看起来我们六团就剩下九个人还能战斗了,其他团呢!会长!”许小诗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我说会长,你还活着吗!”

    “六团长,我是二团的喜乐,会长的身子在我身边,要我帮你找一下他的脑袋吗。”一个陌生的男性声音回答道。

    “呃……那就不用了,不过我说我和龙套说了这么久的话,其他团长呢。”许小诗的声音里很显然的多了一份无奈:“我说一团的银光,你还能吱声不。”

    “我们家的倒霉团长被一个萨满用双手斧给腰斩了,我是团副凯特琳。”一个女性的声音回答了许小诗的提问,然后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二团团长帕特和团副虞美人都在地上躺尸,这一仗打的真憋屈!”

    “三团团长被电熟了,团副被一锤子打破了脑壳,今天真是倒了血霉。”

    “四团团长重伤昏迷,团副还活着,不过没了一条腿,他们都被牧师运下去了。”

    玛索突然听到了身后掩体外传来的一声细微响动,于是猫崽直接对着身后挥了一拳,同时弹出了拳刃长刺。

    “嗨,猫崽儿你……”白眉转头,看到玛索的拳刃刺刀钉在一个狗头人弩手的脸上:“该死的!狗头人弩手有游荡者的兼职!他们摸上来了!”,做为一个参加过第四次开放的老玩家,白眉大喊道。

    于是通信基本靠吼的防线上又陷入了乱战,玛索刚踢开尸体,就被另一个狗头人萨满扑倒在地。

    喵的!好臭的一张狗嘴!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