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之剑虽然目前还只是中型公会,但是在自家门前出现的吃食当然不会错过,很快就有五个精英团的大多数人员出现,而且就连二十一团至四十团的第二梯队人员也出现在现场,再加上公会的普通团,两百来号人将这一块地方围的不漏滴水——外围很显然还有人。

    虽然这款游戏在第五次开放之前已经分过单机版,但是大家都知道网络版和单机版是两回事,管理层在一番讨论之后说要抽一支精英团来试一试水。

    中年会长虽然小事糊涂,不过大事绝不糊涂,要不然苍穹之剑也不可能排在联盟中游。

    “要不要我的第六团上去试试。”许小诗在这个时候看着会长笑道。

    然后玛索就看到那位林姓团长跳了出来:“这种任务,还是交给我们五团吧!”

    窝在一段倒卧在林间的枯树后的玛索,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五团上下二十四号人马气势激昂地准备着迈向死亡——这些家伙,以为自己面对的是新手副本中的那些白痴怪物吗,自以为是的笨蛋这个成语与形容词组成的句子,似乎就是专门被用来形容他们这种存在的。

    “小家伙,你说他们能成功吗。”老矮人坐到了猫崽身边。

    玛索有些羞涩的笑了笑:“玛索啊,总觉得这些狗头人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在长辈面前还是夹着尾巴做猫崽比较好。

    “你倒是看的明白,其实年轻人有朝气没问题,能够坦然面对扑面而来的死亡也是勇敢之品德,但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就带着自己的同伴迈向无意义的死亡,那就是愚蠢了。”白眉说到这儿从自己的弹药袋里掏出六颗定装弹,竖起他的猎枪,将子弹塞进了枪腹的弹舱中:“不过这是年轻人自己的事情,老头子我得先准备一下,一会儿说不定就得陷入混战了。”

    “您为什么这么觉得呢。”玛索探出半个脑袋打量了一下那个高狗一等的领主。

    “看到二十四个活蹦乱跳的人类从这块地方冲向自己,就算是再愚蠢的狗头人领主,也会对我们这片地方起疑心的。”白眉一边调整着猎枪上的机械瞄具,一边回答道:“小家伙,我想你也要准备一下,尽量将mp留给治疗神术,多一个治疗神术,也许就多一个倒霉蛋能活下来。”

    “您说的不错。”玛索现在才4级,恰好获得了第一等级的神术,其实一级神术应该是五级才能获得,不过为了不让牧师、萨满、德鲁伊等可以使用治疗神术的职业在初期没有实用性,他们的一级神术都被调整为4级的时候获得,而二级神术则为正常的1o级。

    考虑了一下,玛索决定在自己的白板拳刃上涂毒,昨天抢钱包之后还有几瓶毒剂存留,如今看起来还能派上大用场。

    “毒剂,小玛索,是你配的吗。”白眉注意到猫崽正在小心翼翼的给自己的拳刃上抹药水,老矮人立即反应了过来。

    “不是,我做了一些治疗轻伤药剂,而这些是失败品。”抹好毒剂,玛索将拳刃收回护臂之内:“萨满学习炼金术和使用自己制作的药剂与药水都会有职业加成,就像长辈你这样的矮人猎手学习工程师有奖励一样。”

    “是啊,这么一说起来,小家伙,你的草药原料有着落吗。”

    “我听说草原精灵npc说了,他们在北部的药草培育所会向奥术兄弟会、猫人和草原精灵提供优惠的草药,当然越高级的草药需要更高的草原精灵声望。”

    就在这个时候,五团的二十四个靶子终于开始了攻击——当然,他们还有一些脑子,知道用树木和枯树干来隐藏自己,而不是愚蠢的集团冲锋。

    不过过程不一样,但是结果是一样的,狗头人弩手很快就现了正在鬼鬼祟祟接近已方的人类,于是狗头人阵营立即做出了最快的反应——一波弩矢攻击,然后那些狗头人中的近战职业与萨满在弩手和术士的掩护下开始接近。

    五团一共就四个物理远程,他们完全被压制了,有一个法师想装帅丢个奥术飞弹,结果他一起身就被六、七支弩箭同时钉中,基础hd只有1d4(升一级获得的最少hp值为1,最大hp值为4)、而且撑死了也只有4级的倒霉蛋带着一身的弩矢,以腾空七百二十度转体的华丽动作摔在了草地上……很显然是没得救了。

    “远程对射!近战准备接敌!接敌之前法师不要起身!”那位林姓团长倒还知道让自己团里的几个法师小心,也许在他眼里,这些狗头人也只不过是乌合之众。

    当然,绝大多数人都这么觉得,可是接下来的接近战立即就让不包括猫崽在内的所有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七个拿着剑盾、锤盾或是斧盾的狗头人前锋队和五团在接触的一瞬间,就放倒了七个五团成员,然后五个顺势斩,剩下的近战就全在地上了。

    “法师快跑!别蹲在树后等死!之字型跑!给自己上脚底抹油!”在绝大多数人还在目瞪口呆于这一边倒战果的时候,白眉猛然的站了起来,猫崽听着老人家扣下扳机,然后就看到一个正在给伤员补刀的狗头人脑袋一歪轰然倒地——很显然,一顶皮帽是不可能在有效射程内挡住一猎枪圆弹的侵蚀,而一个被砸开了脑壳的狗头人也没办法继续活下去。

    “他们上来了!所有人准备接敌!近战不要太扎堆……近战小队试着分割他们!”那位吉祥物会长直到这个时候才出声音,不过话说的还是正确——在确认了这些狗头人的身手之后,再扎堆就是对自己与别人过不去了。

    其实这个时候已经用不任何提醒,远程玩家们或站或蹲在掩体后面和狗头人弩手们对射,而玩投掷武器的和近战职业,已经开始等待狗头人冲阵了。

    五团的三个法师都倒在血泊中,运气最好的一个在玛索的掩体前被一支弩箭钉倒,猫崽连忙探出身子把这个倒霉蛋拉过了枯树干,代价是倒霉蛋在爬过枯树干的时候屁股上又中了一支弩箭,于是这个贫血法师不可避免的进入了濒死状态,以他的体质估计很难止住血,所以玛索从口袋里掏出治疗轻伤药水给他灌下,然后将他交给了闻声而来的牧师——萨满和牧师、还有德鲁伊与圣骑士、甚至是一个战士都是外伤处理的能手,不过这种紧急时候还是交给牧师姑娘来比较好。

    “六团的小猫崽,我欠你一条命。”这个倒霉蛋一脸感激的说道。

    “客气。”玛索对着他笑了笑,然后接过一个矮人猎手递上来的单隧手枪,这是一种打了就丢了战术武器,和投掷武器一样非常适合在接敌前的近距离内使用。

    “四十码!”树冠上的人类游侠大声喊道。

    “稳住!投掷放进二十码!”会长大人不愧是虎狼之年,这嗓门可够大的:“谁丢的斧子!不要再丢……”这位还没骂完,就看到两把配重飞斧一前一后飞向了正跳过一段木桩的狗头人,拿着剑与长木盾的这位受害者很显然已经注意到呼啸而来的配重飞斧,于是第一把斧子重重钉在了木盾上,并成功的将木盾带歪,让它的脑袋暴露在第二把配重飞斧的飞行轨迹之中……于是第二把配重飞斧直接劈在了木盾主人的纤细脖子上。

    在这一刻,一个斩战绩出现在所有在场玩家的记录中,而受害者的脑袋冲天而起,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刀锋与血肉所做对抗的唯一结果。

    玛索在这个时候已经窝回了枯木干后面,猫崽伸出手,和白眉老矮人用力的一击掌。

    “小猫崽,干的好!”击掌完毕,白眉大笑着继续装弹。

    “我啊,从小就喜欢玩投掷。”玛索如此说道——事实也是如此,玛索出生的时候就因为基因缺陷而无法行走,年幼的时候,玛索就曾经迷上过投掷飞镖,因为除了这些游戏之外,玛索这只公猫崽儿别无选择,因为他是绝对不可能去玩姑娘们才会喜欢的毛线团的。

    “三十码!”

    玛索探出半个脑袋,打量了一眼前方的情况,自从自己的飞斧斩之后,这些狗头人加快了推近度,狗头人萨满也开始不停的给他们加Buff,有几个举着方盾的狗头人那青石色的皮肤更是表明了石化皮肤已经作用于它的身上。

    狗头人弩手现在距离防线还有百码左右,这些使用大型军用弩的狗头人很显然比如今绝大多数游侠与猎手利害,除了像白眉这样的老手可以偶尔击中之外,别的远程职业都受到了压制,时不时就有探出身子射击的玩家哀号着倒在血泊中。

    玛索从树干上拔出一支弩矢,现这是一支带有破甲能力十字锐头矢,两片矢锋的中间还开着放血槽,谁要是被这东西钉中,就等于被上了流血状态。

    丢掉手中弩矢,看准机会的玛索再一次投出了右手的配重飞斧,并在一秒后用尾巴甩出了另一把配重飞斧。

    第一把配重飞斧直接劈砍在了持圆木盾狗头人的左小腿上,在它因为失去平衡而侧向左侧的同时,第二把配重飞斧准确而无情的划开了狗头人的脖子,动脉失血造成的喷涌在一瞬间就让狗头人乘上了通往地狱的客船。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