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走了,您不用送晚辈。”在酒馆门外,玛索对着送他出来的白眉说道,刚刚接过老人送给他的一筒+1锋锐箭矢,结合前世经历,猫崽不由得对他用上了敬语。

    “……你知道我是谁吗。”老白眉皱了皱他的白眉毛。

    “不知道,但我看团里很多人,包括明美与明恩都对您很礼貌……所以我想您应该比我们年长很多才对。”玛索自然空口说白话,他的这番解释让白眉大笑了起来,“你这孩子真是眼尖,不愧是那两个小丫头看好的孩子,白眉是老了一些,可还没有老到走不动,不过我听你这孩子的,我这就先回了。”

    说完,这位老人迈着步子走回酒馆,而玛索目送老白眉走进酒馆推门,这才转身离去,一滴雨在这时落在他的尾巴上,这让玛索不得不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对于东大6最东侧的海港小城帕罗恩斯特来说,夏天是暴雨与闪电统治天空的季节。

    很快,雨水就从淅淅沥沥展为倾盘之势,在集市上的玛索买了两块防水油布,大块的包裹住自己,小块的遮盖住军用弩。用身为佣金的两枚金币向集市中的炼金术摊位中的中年大叔学会了炼金术,用身为小费的两金买了四十份最基础的治疗轻伤药水材料和一小瓶炽火胶。

    “金币果然是万恶之源。”

    在暴雨中回到旧灯塔,玛索一开始先打磨了自己使用的一对尖刃匕,接着是制作药水,在炼金实验室制作药水会有额外成功率,但是玛索需要的不是成功,而是失败——按照正常情况,制作治疗轻伤药水有4o%的机率成功,15%机率失败血本无归,25%机率变成次一级的治疗微伤药水,2o%的机率变成一瓶毒剂——玛索需要的就是这种能够造成3d6伤害的毒剂。

    在玛索刻意地错误操作下,四十份治疗轻伤药水材料最终变成了八瓶治疗轻伤药水,十四瓶治疗微伤药水和十瓶伤害毒剂。

    将治疗药水收起,玛索开始给那筒+1锋锐箭矢上毒——在这样的夜晚,死亡需要的是寂静与效率。

    ……

    扒在旧灯塔墙垛上的玛索看着雨中的第六码头,远处城中的钟楼已经敲响了大钟,落雷声与钟声齐呜,一艘大船正停在港口外,而一条小船正在接近第六码头。

    被冰冷雨水所笼罩的玛索用自小猫人的黑暗视觉窥视着码头堤道,他很清晰地看到了码头上高矮不平的六个人。

    一个侏儒,因为玛索看到了防雨布下的侏儒最喜欢的尖头靴。

    三个地精,因为它们矮小的身体与深色皮肤做不得假。

    一个半身人,那是因为他正好站在人类身边。

    一个半兽人……玛索敢打赌,这家伙肯定就是今天晚上背箱子的不二人选。

    一个人类、这个从他的体态可以看出来,他正在向小船招手。

    很快的,一个箱子被小船上的人搬到了码头的堤道之上,两群人在一起似乎是确认彼此的身份,最终上岸的人回到了小船上,他们划着小船离岸,而堤道上的大个子半兽人背起了箱子,另一个侏儒也拿起了一个小箱子。

    从半兽人的脚步来看,这个大箱子里的东西应该很重,这让玛索有些担心。

    玛索不是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够拿下这批宝贝,而是担心自己的背包是不是可以装下这么沉重的战利品……希望这个大箱子里面的东西是金币,因为游戏中的金币对于玩家是无负重的,同时在游戏初期,一千枚金币对于玛索来说比一件传奇装备还要重要。

    掀开防雨油布,一直站在雨中的玛索举起了军用弩,从一旁的防雨油布中抽出一支早已准备好的上毒矢放入矢槽,他瞄准了队伍最后的一只地精——货物走在前面一直都是盗贼公会避免有人私吞的铁律,而今天这一条铁律就是玛索最大的帮手。

    “佩恩·比赛德斯,我的上神,我祈求您的关注……。”闪电从天空中划过,玛索果断扣下扳机,+1锋锐矢在雨线中划出一道偏斜的抛物线,它的终点是一颗地精的绿色脑袋。

    在游戏中,未被现的玩家对目标造成的攻击将被一律被视做偷袭,所有伤害数值都取最大值,同时这次攻击所有物理伤害享受4倍加成。而且如果攻击命中目标的头颅、脖子、心脏等要害时所有物理伤害还会翻倍而且造成致命效果——致命效果想来不需要解释,因此玛索对这只地精造成了88点伤害,同时一个18点的毒素伤害也出现在了战斗记录中。

    而且就算是玩家攻击之后,环境依然会是玩家的帮手——比如说玛索所处的这种情况下,雷声遮盖了他的杀戮,根本就没有人现同伴已经死亡,在这种情况下玛索依然被视作潜行状态,他的攻击依然被视做偷袭。

    “您是我的双眼……”玛索没有目送那个与雷声一起栽下堤道的地精,他给军用弩上好弦,“助我瞄准。”,放上新的箭矢,在闪电划过之后,玛索再度扣下扳机,箭矢在飞过了近百码距离后贯入第二个地精的脑袋,被箭矢带飞的地精直接落入海水中,而雷声掩盖了一切。

    “您是我的意志……”玛索拉开军用弩旁的上弦扳机,看着已经走过一半堤道的队伍举起了重新放上箭矢的军用弩,“助我稳定。”,又是一道闪电,打在近处的响雷让玛索的耳朵里充满了轰呜噪音,而他射出的箭矢射穿了第三只地精的脖子,捂着脖子的地精无助地滚下堤道,留下了一大滩血迹。

    飞快的拉动扳机上弦,玛索拉出一支新的军用弩矢,上毒的矢尖泛着幽绿,放好箭矢举平军用弩,玛索深吸一口气,“您是我的手指……”,看着队伍最后的人类扭身,玛索平静的扣下了扳机,“助我杀敌!”

    似乎感觉到什么人类侧过身想看一看身后的情况,结果却是看到了空无一人的堤道与堤道上正在被雨水冲刷的大滩血迹,他刚张开嘴,从远处射来箭矢就穿透了他的头盖骨,将他的生命与即将脱口而出的警告一道夺走,在雷声与海水冲击堤道的巨响中,侧着身子的人类跪了下来,失去了生命的躯体最终倒在了堤道中央。

    看着战斗记录中猛然跳出的一行字,玛索瘪了瘪小嘴:“您是全知全能的真神……”,再一次平举军用弩,看着依然没有任何反应的提货二人组离开堤道,他从防雨油布中抽出一支他特制的箭——用雕刻刀在箭矢尖端的后半端做出锯齿,这么做的原因是在游戏中半兽人的体质通常总是很高,而且他们通常有乱动伤口的习惯……所以,这样的改造通常可以造成更快的死亡,“助我胜利!”

    弹射而出的箭矢在空中飞行了近两秒,最终钉进了半兽人的左侧胸膛,后者楞了一会儿,然后才丢下背上的巨大木箱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但是在这样的雷雨天里,这咆哮甚至没办法清晰地传到玛索的耳朵里。

    “我的上神,我祈求您对我行杀戮的宽恕……”装好箭矢,玛索看着那个半身人,他正跑向堤道,半身人的手里多了一个长柱型物体,估算出风向、雨势和半身人的移动度,玛索冷静地扣下扳机……目送着箭矢将半身人与他手中出一丝光亮的信号棒一起带入大海,玛索叹了一声,“因为自然之中,唯有弱肉与强食。”

    推动了墙垛上早已被雨水浸泡透的一袋草,挂上绳索上的滑轮带着这个4o磅重的袋子滑向堤道,看到袋子挂在旗竿上都没有受到攻击,直到这时玛索才收拾好箭矢,将防雨油布披回身上,然后通过旧灯塔另一侧的绳索滑到地面。

    那个半兽人非常愚蠢地想要将钉入胸口的弩矢拉出来,于是他从伤口拉出了一支只有半截箭尖的弩矢,然后下一秒从伤口中喷射出的血液立即就将整片土地染红。

    在雨中蹲身迈着小碎步的玛索举着军用弩,看着在地上不住抽动的半兽人,他可以清楚地知道如今这个大家伙正受着每秒3点的流血伤害——在血液喷出的最开始,这个伤害是让人心惊胆颤的2o点,前前后后玛索对他造成整整237点hp的伤害,而且这个数值还在每秒增加。

    也就是说,这个半兽人是这座城市的盗贼公会中最强大的成员,一个有着至少3oohp的半兽人,他的等级至少也在25级,考虑到半兽人的群体中只有很少会成为法系职业者,而这个半兽人腰间的巨大战锤似乎也在证明着这一点,这个战职半兽人很可能还会狂暴……这样一个近战怪物,如果玩家们按照现在的等级来挑战他和他的五个兄弟会成员,那么估计至少需要死上十人左右。

    这种结果还是参战玩家都走了狗屎运。

    就在玛索靠近半兽人的时候,这个庞然大物竟然又跳起来咆哮着一跃而起冲向猫崽,面对这样一只狂暴中的半兽人,猫崽选择了射击半兽人的左膝盖,于是冲锋被打断,半兽人摔倒在了地上。

    当半兽人挣扎着用完好的右腿支起身体抬起头,玛索左手持握的锋锐短刀已经迫近到他面前,下意识的用右手挡住这一刀,下一秒猫崽左手中的短刀就捅进了半兽人右臂肘关节,一搅一剜,就将这个半兽人的小臂切割,半兽人咆哮着想用完整的右手做一个抓取,但玛索很轻松的闪过半兽的大手,已经甩开小臂的左手持握的短刀直接从半兽人前倾脑袋的左眼窝中捅入。

    一搅入脑的短刃然后拔出,右手一推,半兽人后仰着倒在了雨水中,溅起一地水花。

    走过半兽人的尸体,玛索并没有急着翻箱子,而是先上好一支弩矢,然后才开始打开木箱——只开了一条缝,里面闪现的金光就将玛索晃花了眼,他小心翼翼的将手伸进木箱——‘尊敬的玩家,您想获得木箱中的一共32oo枚亚修比金船金币与4ooo枚金丝雀鸢尾花金币吗。’

    游戏中每个国家的金币近乎一致,因此也没会有多少兑换之苦,不同国度间的金币最大差别反而是图案上的不同。

    “财了!”

    玛索毫无犹豫地选择了确定,然后压低身子在附近找到了另一个半身人怀中抱着的小木箱,想来应该存放着非常珍贵的物品。小木箱上有锁,但是这挡不住玛索,他从半兽人尸体旁拿过那把‘单手锤’,然后用双手花尽所有气力举起它——重重的砸在了小木箱上。

    这款游戏使用的是非常真实的物理引擎,因此小木箱上的锁环坏了,出现在玛索眼中的是一对颜色不同的木制拳套,它们的护臂与护手为分离式,三个可弹式刃槽开在护手顶部,护臂边缘有着荆棘纹饰,打磨光滑的护臂中央有着一颗豹浮饰。

    玛索拿起了它们,于是装备属性立即出现在他眼前的虚拟屏幕上。

    里奥·洛万塔的元素盾卫(左手)

    物品种类:高等飞爪拳刃

    物品等级:高等传奇武器/+7

    物品阵营:同情善良/敌视邪恶

    攻击类型:穿刺/劈砍

    需要属性:力量6/感知3o

    飞爪射程:6o码、自动回收

    伤害:3d6(3-18)+7/全额冰霜伤害、对邪恶阵营目标必定造成重击

    刺刃锋利值:9

    护臂坚固值:12

    重击范围:18-2o

    重击伤害:x3

    武器说明(黄字):这是一个元素对恶的愤怒

    武器特效:装备时永不损毁、装备时永不掉落(除非阵营偏转)、在招架或格挡时无法被卸除

    基础格挡率:+15%,成功格挡能吸收1d2点伤害回复自身hp/每4个装备者等级这个数字+1d2

    武器重量:3磅

    武器材质:世界树之木

    里奥·洛万塔的元素攻势(右手)

    物品种类:高等飞爪拳刃/+7

    物品等级:高等传奇武器

    物品阵营:同情善良/敌视邪恶

    攻击类型:穿刺/劈砍

    需要属性:力量6/感知3o

    飞爪射程:6o码、自动回收

    伤害:3d6(3-18)+7/全额火焰伤害、对不死类目标必定造成重击

    锋利值:12

    坚固值:9

    重击范围:18-2o

    重击伤害:x3

    武器说明(黄字):这是一个生命对亡的救赎

    武器特效:装备时永不损毁、装备时永不掉落(除非阵营偏转)、在招架或格挡时无法被卸除

    武器重量:3磅

    武器材质:凤凰神木

    套装名称:里奥·洛万塔的冰与火之歌

    里奥·洛万塔的元素盾卫:所有对可以获得荣誉、经验、声望与传奇值的目标的近战攻击都有机率(15%)(击杀为1oo%)为装备者添加一个能量球,最大只能存储六个能量球,玩家直接使用能量球可以回复玩家5mp(每一颗能量球)

    里奥·洛万塔的元素攻势:闪电链每一跳的伤害不再减半,每个闪电链等级的可锁定目标增加四个,被伤害过的目标在总目标数目不足时会受到再次全额伤害。

    (2/2)玩家可以在自己施放闪电箭时将其化为一道能量锁链,在对目标造成全额伤害的同时将目标拉向自己或甩向某个方向,使用这个效果时将消耗一个能量球。

    (2/2)每一个能量球可以减少下一个施放的闪电箭或闪电链的25%施法时间,同时施放六个能量球将使下一个施放的闪电箭或闪电链瞬,同时这个闪电链将获得特殊效果(闪电链将获得能跳跃,每个目标间的最大可跳跃距离从6码提高到12码。)

    (2/2)每个闪电箭与闪电链等级,闪电箭与闪电链的伤害额外加2

    这是一对套装飞爪拳刃,同时更是里奥·洛万塔的传奇颂歌的武器套件,将这对飞爪拳刃塞进背包,玛索的脑袋里现在只剩下了四个字——萨满神装。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